[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舒圣祥:拆除清代妓院與選擇歷史假想
(博讯2006年8月15日)
     舒聖祥(杭州評論家、註冊會計師 歐洲導報社張英轉發 原載國風網歐洲導報版http://www.guofeng.info)
    
     妓院,作為封建社會千百年來的醜陋現象,在新中國成立後迅速絕跡。《長沙晚報》報導,坐落於湖南靖港古鎮溈水河畔的長沙最後一個清代妓院遺址“宏泰坊”卻正處在去留兩難的尷尬中。我們必須面對的一個問題是:應如何處理封建社會遺留下來的妓院遺址?保留妓院遺址是否表明對娼妓現象的肯定?將其拆除又是否意味著對古建築文化的破壞和對歷史脈絡的割裂? (博讯 boxun.com)

    
    按照現代人的審美標準,妓院當然屬於與文明對立的糟粕之列,而蕩盡社會糟粕不僅是對文明的拯救,更是我們義不容辭的當然責任,所以我們要旗幟鮮明地掃黃打非。但是,這樣的審美標準是否應該追溯到清代妓院上去呢?我認為不應該。至少,在那時,妓院是合法的,就像德國之類的現代國家仍然實行娼妓合法一樣。都說不需要替古人擔憂,自然也不需要替古人審美。
    
    而且,妓院作為一個古代建築與娼妓作為一種文化糟粕,是不同的兩個概念。我們掃黃打非沒有必要把藏汙納垢的場所一併拆毀,我們反對腐朽歷史文化糟粕,自然也沒有必要把“不幸”成為妓院的古建築同時拆除。否則,我們反對封建帝制,是否也該把故宮一併拆毀呢?如果我們稍許有點“物”道主義精神的話,不難發現:古代建築對自己的古代用途其實毫無選擇權,但是,在它們身上卻承載了我們一旦損毀就永遠無法修復的“活的歷史”——歷史不是如椽大筆“寫”出來的,而是一磚一瓦“記錄”下來的。
    
    歷史的價值在於真實,而不可修復性又是歷史遺跡的脆弱,所以我們在保護歷史遺跡時,沒有必要更沒有權利擅自行使“選擇權”,自以為是地歸類文明和糟粕,然後保留“五千年的文明”,刪除“五千年的糟粕”。假使按照這樣的評判標準,秦始皇兵馬俑其實毫無保留的價值,因為它不過是一個腐朽帝王死後仍要勞民傷財,為一己之死不惜犧牲千萬之生的殘酷罪證而已。因此,保留清代妓院不存在肯定娼妓的問題,正如保留兵馬俑不存在肯定暴君暴行一樣,我們所要保護的是“歷史的見證”,目的在於為子孫後代留下一個“可以撫摩的歷史”。
    
    主張拆除清代妓院者認為,保留妓院會污染後代,乃至“勾起有些人對風月場所的嚮往”。在我看來,這奉行的不僅是一種“眼不見為淨”理念——似乎只要把妓院拆光,那些人就不會“嚮往”風月場所了;更是一種“選擇歷史假想”——仿佛只要拆光了妓院,也就“潔淨”了我們的歷史。
    
    人回到過去可以干預歷史,改變歷史,這被霍金稱為“選擇歷史假想”。但實際上這只會產生一個新的世界和歷史,而那個新的世界上還有沒有回到過去並改變歷史的“你”,將是一個很大的問題;而“你”既然都已經不存在,又如何回到過去並改變歷史呢?我們生活在一系列十分複雜卻環環相扣的因果鏈中,歷史是先因,我們是後果——只能是先因產生後果,而後果不可能干預先因,更無法改變先因。既然我們永遠無法“選擇”歷史,而未來也不授予我們“篡改”歷史的權利,那麼坦然面對歷史並努力保護好歷史遺跡,就是我們的唯一選擇。□
    
    (新聞鏈結::http://news.163.com/06/0813/02/2OCD4FH900011229.html)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舒圣祥:“衝擊收費站”,暈輪效應下失衡的公眾評價
  • 舒圣祥:医疗红包难道是一种“小费”?
  • 舒圣祥:“要官”该找谁?
  • 舒圣祥:国民待遇是我們能給外國人的底線
  • 舒圣祥:“半數導師不滿”為何不“為權利而鬥爭”?
  • 舒圣祥:“标语崇拜”本质是观赏性执法
  • 舒圣祥:止步無辜權利是“權力博弈”的底線
  • 舒圣祥:“救助殺人嫌犯”也是一種善
  • 舒圣祥:绝对权力导致“权力相轻”
  • 舒圣祥:农民为何远离土地才能致富?
  • 舒圣祥:北大該如何就“引才騙錢說”自證清白?
  • 舒圣祥:人才浪费是权力变现的副产品
  • 舒圣祥:“政府部門100%違規”背後的惡性循環
  • 舒圣祥:“天價滯納金”容易滋生“釣魚執法”
  • 舒圣祥:一紙殺人戶口比摔兒莽父更需要審判
  • 舒圣祥:“員警衝擊省人大”顯人大憲法地位尷尬
  • 舒圣祥:“冒死抵抗强奸”与“旁观者迷当局者清”
  • 舒圣祥:“統一KTV曲庫”是一種娛樂壟斷
  • 舒圣祥:科研經費為何成了分錢遊戲?
  • 舒圣祥:中国老百姓为何“不乐意消费”?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