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舒圣祥:“衝擊收費站”,暈輪效應下失衡的公眾評價
(博讯2006年8月12日)
     舒聖祥 (杭州評論家、註冊會計師 歐洲導報社[email protected] 張英轉發 原載國風網歐洲導報版http://www.guofeng.info)
    
     國道建成通車僅19個月,強行沖卡逃費和暴力抗費的車輛達1.6萬餘輛次,其中40%為當地基層機關車輛或公務人員所乘車輛。新華社記者在江西萍鄉市採訪時瞭解到,受“特權”思想的影響,319國道萍蓮段一些基層幹部帶頭沖卡逃費成風。個別人還頻頻組織衝擊收費站,打砸破壞收費設施,打傷收費人員,在當地造成惡劣影響。(8月11日新華視點) (博讯 boxun.com)

    
    面對這樣一條新聞,理智的反應,當然應該是對“特權”幹部們的野蠻行經進行猛烈的聲討,因為他們強行衝擊收費站、聚眾毆打收費員的舉動,簡直就是無視國法,是在以狂妄的“特權”公然挑戰社會正義和國家法律。奇怪的是,一向痛恨官員“特權”和狂妄行經的社會輿論,在這件事情上卻不可思議地倒向了另一邊:衝擊收費站儼然成了“正義”之舉。人們高聲質問為何要收費,似乎收費站本來就是該被“衝擊”的,因此帶頭衝擊收費站的當地幹部,倒成了“為民謀福”的“先進模範”!
    
    顯然,是公眾對收費公路的切齒痛恨讓他們有意或無意地忽略了對官員特權的必要聲討,反將被濫用的特權視為公平正義有力的“救濟”途徑。就事論事地說,公眾對江西萍鄉幹部衝擊收費站事件的評價,只能用顛倒黑白來形容。這不禁使人想起心理學上的暈輪效應。
    
    暈輪效應是指人們的認知和判斷往往只從局部出發,擴散而得出整體印象,也即常常以偏概全:一個人如果被標明是好的,他就會被一種積極肯定的光環籠罩,並被賦予一切都好的品質;如果一個人被標明是壞的,他就被一種消極否定的光環所籠罩,並被認為具有各種壞品質——正如月亮周圍有時出現的朦朧圓環(暈輪),其實不過是月亮光的擴大化而已。公眾對於“衝擊收費站”事件奇怪的評價,正是暈輪效應的體現:收費站被認為是壞的,因此衝擊收費站必然是好的。
    
    “中國收費公路長度全球第一”、“普通公路收費員月薪8000”、“貴州審計出還貸收費僅占總收費的15.07%”、“大學生爭當公路收費員”——當新聞焦點一次又一次聚焦到收費公路之後,脆弱而敏感的公眾神經,經過一遍又一遍挑釁與痛感的歷練,已經對收費站形成了清晰的“定見”:天下收費站都一樣黑,都是新時代的攔路劫匪。從此以後,只要見到收費站的新聞,哪怕是完全正面的,也會習慣性地大力批判之;只要有人和收費站作對,哪怕是絕對的惡勢力,也禁不住要為之熱情拊掌。
    
    雖然筆者對於中國公路的“私路”化,對於“貸款修路,收費還貸”的名不副實,對於“賣路”的“無本暴利”,和所有人一樣深惡痛絕,但是一碼歸一碼,政府官員暴力衝擊收費站肯定是不對的。在他們“勇敢”衝擊收費站的時候,絕對不是想著為“打破壟斷”出力,更不會是為了“給群眾掙來一點點的好處”,濫用特權唯一目的就是謀求私欲。官員特權相比收費站對於公眾權益的戕害,有過之而無不及。
    
    當然,聰明如大文豪普希金尚且難避暈輪效應,為了一個漂亮女人不惜丟下創作債臺高築,最後為她決鬥而死;過分要求普通國民時刻保持不偏不倚的絕對理智,顯然是不公平而且不實際的。比這個更重要的,是收費站之流必須通過實際行動努力改變在公眾心目中的惡劣形象,並時刻牢記:千萬不要欺民太甚。□
    
    (新聞鏈結:http://news.sina.com.cn/c/2006-08-11/09309720938s.shtml)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舒圣祥:医疗红包难道是一种“小费”?
  • 舒圣祥:“要官”该找谁?
  • 舒圣祥:国民待遇是我們能給外國人的底線
  • 舒圣祥:“半數導師不滿”為何不“為權利而鬥爭”?
  • 舒圣祥:“标语崇拜”本质是观赏性执法
  • 舒圣祥:止步無辜權利是“權力博弈”的底線
  • 舒圣祥:“救助殺人嫌犯”也是一種善
  • 舒圣祥:绝对权力导致“权力相轻”
  • 舒圣祥:农民为何远离土地才能致富?
  • 舒圣祥:北大該如何就“引才騙錢說”自證清白?
  • 舒圣祥:人才浪费是权力变现的副产品
  • 舒圣祥:“政府部門100%違規”背後的惡性循環
  • 舒圣祥:“天價滯納金”容易滋生“釣魚執法”
  • 舒圣祥:一紙殺人戶口比摔兒莽父更需要審判
  • 舒圣祥:“員警衝擊省人大”顯人大憲法地位尷尬
  • 舒圣祥:“冒死抵抗强奸”与“旁观者迷当局者清”
  • 舒圣祥:“統一KTV曲庫”是一種娛樂壟斷
  • 舒圣祥:科研經費為何成了分錢遊戲?
  • 舒圣祥:“奖学金抵学费”吹响“全面收费”的号角
  • 舒圣祥:中国老百姓为何“不乐意消费”?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