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舒圣祥:医疗红包难道是一种“小费”?
(博讯2006年8月12日)
    舒聖祥 (杭州評論家、註冊會計師 歐洲導報社[email protected] 張英轉發 原載國風網歐洲導報版http://www.guofeng.info)
    
     據《京華時報》報導,針對媒體將“紅包”誤以為商業賄賂,北京市衛生局治理商業賄賂領導小組負責人表態,治理商業賄賂並不意味著在催促醫生上繳“紅包”。該負責人表示,商業賄賂是生產廠家、醫藥公司和醫療機構之間的不正當交易行為,“紅包”是指醫患之間收送的禮金。收送“紅包”是不正之風,也要認真進行治理,但與商業賄賂是不同性質的問題。 (博讯 boxun.com)

    
    我注意到,此前衛生部發言人毛群安也有過類似的表述:北京媒體報導該市建立“醫療紅包帳戶”可能是媒體理解的偏差。這次治理商業賄賂主要是針對醫務人員和醫療機構接受生產流通企業的回扣、提成行為,收受紅包不在其列。
    
    顯然,衛生部門向來是不把醫療紅包納入商業賄賂來治理的。醫療紅包被定性為“不正之風”,也就是說僅僅只是一個道德問題。其實這是很矛盾的,因為既然醫療紅包不屬於商業賄賂,那也就不違法,又何談“不正”?衛生部門又依據什麼來治理醫療紅包呢?
    
    從法律意義上說,任何事物都只可能有兩種身份,要麼合法,要麼違法,別扯上個什麼“不正之風”——除非它違反了法律,否則我們沒有依據判定它“不正”。如果讓醫療紅包逍遙於法律的大網之外,那麼,醫療紅包大概只能有一種“合法身份”,那就是作為一種文明存在於西方國家的小費制度。換句話說,是患者向醫生的服務表達感謝的一種方式。至少在表面上看來,患者是自願掏錢的,醫生並沒有拿槍指著他。事實真是這樣嗎?
    
    對於衛生部門來說,認定醫療紅包屬於商業賄賂,還是屬於“小費”,這是一個問題。這個問題的背後隱藏著另一個問題:是打擊醫療紅包,還是放縱醫療紅包。原因很簡單,放棄法律責任的追究,而局限於職業道德方面的訓斥,是不可能會有治理效果的。而且也從來沒聽說過,有把“小費”當作“不正之風”來治理的。
    
    誠然,衛生部門比較忌諱把醫患之間的關係定性為“商業”,而更喜歡定性為“公益”。但是事實卻是,“看不起病”早已成為老百姓頭頂上的一座生存“大山”,“公益”根本無從體現,患者和醫生之間,不是患者與雷鋒的關係,而是絕對的商業關係——醫院見死不救的新聞發生得還少嗎?
    
    既然是“商業”關係,那麼兩個主體之間的紅包行為,如果不是出於事後感謝的表示,也就要排除屬於“小費”的可能,而只能是商業賄賂。只不過,患者送紅包所要“收買”的,不是什麼非法利益,而是醫生採取“非道德行為”的“權力”。因此患者的行賄罪比一般商業賄賂要輕,醫生的受賄罪卻比一般的商業賄賂更重。醫療紅包表現出來的仿佛是一種“主動行賄”,但實際卻是一種隱蔽的“主動索賄”,正是因為紅包在醫療機構內已經成為慣例乃至產生了“劣幣驅逐良幣”效應,患者才不得不贈送金錢以“收買”操控著自己生命的醫生那業已被明碼標價的“職業道德”。
    
    我們應該質問這樣一個問題:有多少患者送紅包是出於一種感謝的表示?然後就可以判斷,醫療紅包究竟是一種“小費”,還是一種商業賄賂。□
    
    (新聞鏈結:http://news.163.com/06/0810/02/2O4O3R8L00011229.html)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胡祈:开除红包医生,中国会不会更缺医少药了?
  • “红包进化论”横空出世
  • 西安儿童医院医生收红包当场被抓包(图)
  • 贫苦父亲给富豪写信救女续:富豪年前送大红包
  • 穷父向富豪写信救女:施正荣捐2万 黄光裕送红包
  • 泰国总理到广东祭祖 送表舅母红包(图)
  • 警察考驾照也得送红包
  • 海南文昌市龙楼派出所乔迁摆宴大收红包(图)
  • 中共领导干部党校进修有吃有喝又有红包拿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