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舒圣祥:“要官”该找谁?
(博讯2006年8月10日)
    舒聖祥 (杭州評論家、註冊會計師 歐洲導報社[email protected] 張英供稿,原載國風網歐洲導報版http://www.guofeng.info)
    
     《華商報》報道,陝西宜君縣委書記熊暉在休息室大門張貼的一張“告示”,在該縣政壇掀起不小的波瀾。為防止部分幹部在鄉鎮領導班子換屆之際跑官要官,防止個別領導幹部說情當“說客”,“告示”坦言:要官別找我。據悉,熊書記的做法已經得到了省委巡視組的肯定。 (博讯 boxun.com)

    
    換屆之年,“跑官要官”與“賣官鬻爵”當然是新聞紙上的熱門辭彙。因而當我們看到“要官別找我”的新聞時,不免五味雜陳。幸運的是,畢竟有一些領導依靠個人道德和操守,在和歪風邪雨做勇敢的鬥爭;不幸的是,更多人卻是在利用時機大做廉潔清風的表面文章;更不幸的是,跑官要官確實是一個真實而普遍的存在,個人之力豈能除制度之弊?
    
    前幾天的新聞:甘肅省天水市甘穀縣今年在縣長楊永暉離任前突擊進行了115人的人事調動:10天之內使縣裏一批領導幹部和退休幹部的親屬吃上了“財政飯”,一批教師和醫務人員也從鄉村進入縣城工作。——看,只要領導願意,官帽完全可以當人情送,完全可以批發拍賣出售,個別官員貼出“要官別找我”的告示,又怎能讓人欣慰得起來呢?一個官員在休息室大門上貼“要官別找我”,會不會有十個官員在腦門上貼“要官沒錢別找我”,會不會有二十個官員在嘴巴上貼“要官請找我”?如張改萍之流都當了“官帽批發公司”總經理了,怎麼捨得錯過換屆之年這樣的大好發財機會?
    
    更重要的問題是,官總是要有人當的,所以“伯樂”總是必不可少。理想的設計是讓德才兼備之人來當官,而按照我們的制度,這樣的人才得以被重用,必須有夠分量的“伯樂”引薦。這個意義上,包括德才兼備之人在內,要想當官都離不開“跑”,離不開“要”,否則只能是開在深山無人知,官位都被善“跑”善“要”之人搶去了。問題於是來了:書記告訴大家“要官別找我”,那麼“要官”該找誰呢?
    
    熊書記給出的辦法是:凡推薦或自薦要求變動職務者,一律到縣委組織部向部領導面談,並填寫幹部推薦表。這句話“翻譯”一下也許就是:要官請找組織部領導。原來,不過是變換了一下主角罷了,縣委書記把主角讓給了組織部領導,如此而已。可是,誰又能保證組織部領導一定會公平而公正呢?我看,如果縣委書記真對自己的清正廉潔信心滿滿,倒不如自己攬下這個活兒,親自挑選德才兼備之人,並力求公平公正。
    
    說到底,“要官別找我”式的清正廉潔是不可靠的,因為那畢竟只是建立在個人的道德良知基礎上,而制度之外的高尚道德良知是可遇不可求的。我們都只是荀子說的“生而有欲”的常人,賢人政治是孔孟的幻想,常人政治才是現實的實情。
    
    有位網友在新聞後發了一句酸溜溜的評論:要官怎麼不找我呢?確實,在理論意義上,包括那些大呼“作秀”之人在內的“我們”,才是國家真正的主人,而所有的官員不過是“我們”聘請的公僕而已。誰想當官,怎麼不來找“我們”呢?雖然事實上“我們”只是被治者與被管理者,但仍不妨將之作為對未來的美妙設想:什麼時候,官員要官不找領導而找百姓,不是做政績向上級邀賞,而是幹實事向百姓示好,張改萍之流的“官帽批發”生意肯定就做不成了。□
    
    (新聞:http://news.sina.com.cn/c/2006-08-09/01219694065s.shtml)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舒圣祥:国民待遇是我們能給外國人的底線
  • 舒圣祥:“半數導師不滿”為何不“為權利而鬥爭”?
  • 舒圣祥:“标语崇拜”本质是观赏性执法
  • 舒圣祥:止步無辜權利是“權力博弈”的底線
  • 舒圣祥:“救助殺人嫌犯”也是一種善
  • 舒圣祥:绝对权力导致“权力相轻”
  • 舒圣祥:农民为何远离土地才能致富?
  • 舒圣祥:北大該如何就“引才騙錢說”自證清白?
  • 舒圣祥:人才浪费是权力变现的副产品
  • 舒圣祥:“政府部門100%違規”背後的惡性循環
  • 舒圣祥:“天價滯納金”容易滋生“釣魚執法”
  • 舒圣祥:一紙殺人戶口比摔兒莽父更需要審判
  • 舒圣祥:“員警衝擊省人大”顯人大憲法地位尷尬
  • 舒圣祥:“冒死抵抗强奸”与“旁观者迷当局者清”
  • 舒圣祥:“統一KTV曲庫”是一種娛樂壟斷
  • 舒圣祥:科研經費為何成了分錢遊戲?
  • 舒圣祥:“奖学金抵学费”吹响“全面收费”的号角
  • 舒圣祥:從“糖丸事件”看公共品供給缺陷
  • 舒圣祥:“高鶯鶯之死”與“恐怖的權力”
  • 舒圣祥:中国老百姓为何“不乐意消费”?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