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舒圣祥:“半數導師不滿”為何不“為權利而鬥爭”?
(博讯2006年8月08日)
    舒聖祥 (杭州評論家、註冊會計師 歐洲導報社[email protected] 張英供稿,原載國風網歐洲導報版http://www.guofeng.info)
    
     《北京娛樂信報》報道,北大公佈近期教育研究成果,其中在研究生教育現狀調查中,研究者通過對全國97所普通高校、20個研究所的千余名碩士生導師、博士生導師進行問卷調查,得出結論:有56.9%的碩士生導師和47.8%的博士生導師認為研究生品質在下降。 (博讯 boxun.com)

    
    “半數高校導師不滿意研究生品質”——在連續劇式“科研老闆”、“學術腐敗”、“崇權媚錢”的新聞語境下,“半數導師不滿”遭到輿論狂轟幾乎是必然的。馬上有人建議,搞一個研究生對導師滿意度的現狀調查。更多人則直接給出了自己的心理答案,譬如:90%的研究生不滿意導師品質。
    
    如此看來,當下的研究生教育似乎陷入了一個“雙向不滿意”的怪異格局。顯然,這已經不單是哪一方出了問題,而是將雙方聯繫到一起的教育體制整個出了問題。因此,簡單地將導師與研究生之間的“雙向不滿意”演化成一場師生內訌,無益於任何問題的解決。更有意義的是,讓“不滿意”的雙方“團結”起來,合力作用於當下不合理的教育體制。
    
    但是,與導師相比,作為受教育者的研究生之“弱勢地位”更為明顯,他們在堅固的教育體制面前只能有兩種選擇:要麼捨棄受教育的機會,要麼被動接受一切。正因為如此,社會對高等教育三角形格局中的導師這一方寄予了更高的希望。他們既有知識的儲備,也有地位的儲備和影響力的儲備,更重要的是他們所須付出的代價和風險要較研究生們小很多。所以,“半數高校導師不滿意研究生品質”的新聞後面,我們真正需要質問的是:既然不滿,而且不滿的導師達到了半數之多,為何卻一直安之若素,而不向僵化的體制發飆,為個人和全社會的權利而鬥爭?
    
    去年,中國頂尖高校北大清華各發生了一起影響廣泛的教授“為權利而鬥爭”事件:清華陳丹青辭職,北大賀衛方停招。賀衛方和陳丹青,一個停招,一個辭職,都由於研究生招生體制所致。這在當時曾被輿論奉為“中國學院知識份子覺醒的標誌”。現在看來,與兩位教授“英雄所見略同”的導師並不在少數,而是多達半數之多。可惜的是,所見略同的“半數導師”並未能形成什麼“陳丹青效應”、“賀衛方效應”,知識份子的智慧和勇氣沒有被“激發”出來,更多的人仍然只是私下抱怨“研究生品質在下降”。
    
    研究生品質為何下降?是優秀的研究生越來越少了嗎?還是優秀的研究生被僵化的教育體制擋在門外,或者扼殺於搖籃之中?既然“半數導師不滿”,為何不去勇敢地表達自己的不滿,這種在調查問卷上發洩抱怨又有什麼用?正如賀衛方教授在解釋停招事件時所說:當一個社會有不合理現象的時候,我們每一個人,都有責任去表達我們的不滿。這種表達是現代社會每一個公民的義務。如果大家面臨不合理的東西都忍氣吞聲,不去表達自己的不滿,其實傷害的不僅僅是自己,而且包括社會的整體利益。
    
    德國法學家耶林宣導“為權利而鬥爭”,他告訴我們,為權利而鬥爭不僅是對自己的義務,更是對社會的義務,“必須用你頭上汗水結晶換取你的麵包,你必須到鬥爭中去尋找你的權利”。如果“半數導師”將不滿轉化成表達和行動,也許就是啟蒙和改革的開始;相反,如果“半數導師不滿”只是安之若素下的抱怨和不滿,那麼所得到的就只有被抱怨之弱者百倍奉還的抱怨和不滿。□
    
    (新聞鏈結::http://news.163.com/06/0807/02/2NT1AHO70001124J.html
    我的博客:http://ssx4501.blog.sohu.com)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