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彭兴庭:限房价,又一张“画饼”?
(博讯2006年8月06日)

——我為什麼對“限價房”沒有信心
    
     ● 彭興庭(南昌評論家、江西財經大學研究生 歐洲導報社張英供稿 (博讯 boxun.com)

     [email protected] 供稿 原載國風網歐洲導報版http://www.guofeng.info)
    
    最高6000元/平方米!昨日,廣州市國土房管局對位於開發區的兩塊住宅地進行掛牌,要求建成90平方米以下中小戶型,該比例的房價不得超過6000元/平方米。業內人士稱,作為首次推進限房價建設,此次賣地被認為有很大的標竿作用。(《信息時報》8月5日 新聞鏈結:http://finance.163.com/06/0805/09/2NOJ15UU00251OB6.html )
    
    細看這次廣州的限價房,“這讓平民百姓本來熱盼的心又轉入一片淒涼”,誠如記者所言,就這樣的地段,每平方米不超過6000元的最高價,其實等於沒有限價,因為沒有哪個開發商會傻到把價位定在6000元/平方米以上。在開發商、老百姓和政府的博弈中,這第一回合,開發商顯然贏了,而且贏得很徹底,沒做絲毫讓步。面對這樣的結局,我不禁想,這何嘗不是在我們的意料之中。
    
    多年前,全國性的機場建設費並不統一,有的地方收10元,有的地方收20,有的地方收40,弄得顧客滿腹牢騷。後來,主管部門為了“順應民意”,對機場建設費進行限制,規定“一律不准超過50元”。一夜之間,全國的機場建設費全都漲到了50,老百姓吃了一個啞巴虧。今天的“限價房”何嘗不是走在一條相同的道路上。
    
    這還讓我想起曾經被當作解決老百姓住房問題的“利刃”――經濟適用房。1998年的時候,國務院出臺通知,要求“建立和完善以經濟適用住房為主的住房供應體系”,建設部也明文規定,各地住宅建設70%至80%應建經濟適用房,銷售給中低收入家庭。如今,不過幾年時間,經濟適用房政策就徹底失敗了。這幾年來,經濟適用房所占投資比例不但連年下降,建設部這一目標遠遠沒有達到,甚至有限的經濟適用房,也成了腐敗的溫床。經濟適用房在開發過程,搖身一變成了高檔住宅,這也不是沒有的事。
    
    如今,建設部醞釀的“限價房”,會不會重蹈“經濟適用房”的覆轍,在我看來,這不僅是有可能,幾乎可以說是一定。首先,“限價房”對於地方政府來說,根本就沒有足夠的激勵。限價房的基礎是“限價土地”,現在,“賣地”是地方政府財政收入的主要來源之一,土地價格越高,地方政府的手頭也就越活。在這種情況下,要地方政府壓價,有可能嗎?即使有,也不免淪為“形象工程”的可能。就像現在廣州市出臺的這個限價房政策,對於廣大老百姓來說,何嘗不是一張“畫餅”。
    
    “限價房”的出現,唯一獲益的是地方政府,因為他們手中又多了一項“審批權”――政府有權力為商品房制定市場價格。對於開發商來說,為了能夠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他們就必須“疏通”政府,以使政府決策傾向自己一方。一方面,這極有可能誘發新的腐敗行為,使限價房最終游離於主體適用範圍之外;另一方面,為了達到“限價房”起初的目標,政府又不得不要花費一筆監督成本。
    
    追求利潤最大化,這是企業的本性使然。如果限價房沒有讓開發商在現有約束條件現達到利潤最大化,他們自然不會善罷甘休。如同經濟適用房市場中出現的“豪華房”,土地市場中的“黑市”,現在的限價房與福利分房時代的暗箱操作有什麼區別?房地產市場的壟斷,主要是政府對土地市場的行政壟斷。在我看來,對於房價,政府不是管得太少,而是太多,而且,應該管的沒管,不該管的又管了。資源配置要達到“物盡其用,地盡其利”,重回計劃經濟老路,能行嗎?□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彭兴庭:性道德救不了青少年的性開放
  • 彭兴庭:多少父母“因學致病”?
  • 彭兴庭:对“城管打城管”一些猜想
  • 彭兴庭:總有一些“政績”令人揪心
  • 彭兴庭:限价令救得了“医疗器械”价格虚高吗?
  • 彭兴庭:“农民工医疗保障”的救赎之道
  • 彭兴庭:“營業稅”,房價上漲的推手?
  • 彭兴庭:不孝罪,施于國則成俗
  • 彭兴庭:日本式的民主和“派閥政治”的未來
  • 彭兴庭:喝斥記者和有權者的行為慣性
  • 彭兴庭:科研領域的“道德風險”源于泛行政化
  • 彭兴庭:“轉移支付”是怎樣滲漏的?
  • 彭兴庭:烟草专卖,该退出历史舞台了
  • 彭兴庭::“掛牌督辦”不應成為執法常態
  • 彭兴庭: “藥監局收贊助”其實就是“保護費”
  • 彭兴庭:住房公積金不能成了“沉澱資金”更應加強“風險控制”
  • 彭兴庭:新“義務教育法”,又一部過剩的法律?
  • 彭兴庭:以平常心看待“南昌上榜全球十大活力城市”
  • 彭兴庭:当佛门圣地卷入市场逻辑 和尚学MBA意欲何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