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林金芳:土地產權不明,貪污腐敗不止
(博讯2006年8月04日)
    林金芳(南昌評論家、江西師範大學政法學院教師 歐洲導報社張英[email protected]供稿 原載國風網歐洲導報版http://www.guofeng.info)
    
     《領導決策資訊》2006年30期刊登文章《土地奪官:反腐風暴正悄然展開,席捲地產界》,文章談到:一場涉及全國多個省市的反腐風暴正在展開。迄今為止,已有多名副省級官員被中紀委“雙規”。據報道,此次反腐風暴與已然風聲鶴唳的房地產市場有直接聯繫。此次對不法官員的查處,基本都涉及到資金密集、“權力”密集的房地產業。(新華網8月3日) (博讯 boxun.com)

    
    北京市副市長劉志華、安徽省副省長何閩旭、天津市檢察院檢察長李寶金、郴州市市委書記李大倫、福州市國土資源局局長王炳毅、以及逃亡在外的福建省工商局局長周金夥等等,這一大批高官的落馬,都與土地,與房地產有著緊密的聯繫。一年前,中央電視臺新聞會客廳曾做過一期關於土地的節目,主持人白岩松在採訪國土資源部副部長鹿心社時提到,“查到的十個貪官當中也許有八個就都會跟土地是有關係的”。
    
    土地真是貪官的多發地段。除了以上官員外,我們還可以屈指算算,田鳳山就是在國土資源部部長的位子上倒下的;還有楊秀珠,這個小女人,就是靠控制溫州土地發財的;最典型的莫過於廣東省原副省長于飛,他利用職權為其女兒在香港註冊的皮包公司批地3500畝,一轉手便狂賺2800萬元人民幣。還有成克傑、慕綏新、馬向東等等,個個都曾是“炒地皮”的高手。馬克思曾引用威廉•配第的話說,“勞動是財富之父,土地是財富之母”,對於貪官而言,土地可算是“又父又母”以至“衣食父母”。
    
    土地何以成了貪官的多發地段,成為腐敗的溫床?我國憲法表明,城市土地國家所有,而農村土地集體所有,為什麼在法律文本和現實生活中,人民不能掌控好自己的財產。
    
    南風窗記者應笑我曾撰文指出,中國土地問題的根本在於,……土地價值飛漲後在國家、地方政府和農民之間的分配,被滯後的法律法規扭曲。“同樣一塊地,種糧食和蓋廠房,價值有天壤之別。但在中國現有法律框架下,不能隨意改變土地用途。”政府的這種規制,使得農地所有者本應獲得的收益在政府參與的“流轉”中被“合法”地剝奪。而這種行為,又與不透明的審批制度聯結在一起,這樣一來,掌握一方權力的人物,實際上就掌握著對土地的處置權。
    
    法律法規的扭曲,正是源於的是土地產權的模糊性。一種產權在還沒有界定好的情況下,用哲學家霍布斯的話來說,就是產生“契約交易”以前的那種自然狀態——“人對人是狼”的戰爭狀態。有權者作為是強勢階層,在這場力量懸殊的戰爭中,土地理所當然成了他們的囊中之物。我國憲法和法律規定的土地所有權,只是一個抽象的概念,國家、集體、人民,作為是一個目標函數不一樣的“虛擬”個體集合,隨著利益集團的分化,正慢慢被多元化的經濟形式和社會組織所泛化。
    
    法律上的文本一旦與實踐中的可操作性脫節,法律規則很快就會被潛規則所代替。產權的模糊性正是產權虛位的表現,土地所有者的缺席,結果不但使控制權旁落,而且還產生“內部人控制”的代理危機。正因為土地的產權形式無法被具體“人格化”,才使土地一次次地淪為成了腐敗的溫床。可以說,土地產權不明,貪污腐敗不止。□
    
    (新聞鏈結:http://news.163.com/06/0803/11/2NJKRJJ90001124J.html)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