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舒圣祥:止步無辜權利是“權力博弈”的底線
(博讯2006年8月04日)
    舒聖祥 (杭州評論家、註冊會計師 歐洲導報社張英[email protected] 供稿,原載國風網歐洲導報版http://www.guofeng.info)
    
     甲和乙打架,雙方都毫髮無損,作為局外人的丙卻被打得鼻青臉腫,因為雙方的拳頭都是朝丙襲來的。——此等咄咄怪事在現實中竟能堂而皇之地發生:甲是眾著名高校,乙是江蘇考試院,而丙就是無辜的江蘇籍考生。 (博讯 boxun.com)

    
    自1999年高考採取網上錄取方式以來,多數省份均要求高校向省招辦交費,而由於質疑其合理性,高校拖欠此項費用由來已久。因江蘇教育考試院將收費與寄送錄取名冊掛鈎,遭到北大、清華、人大等7校聯合“抵制”,致使585名學生未及時收到通知書。而所涉高校和江蘇省考試院均表示,如無解決方案,來年仍會繼續“頂牛”。(8月3日《新京報》)
    
    高校認為考試院已經向考生收取了報名費,再向高校收費,有重複收費之嫌;而考試院則認為報名費和網上錄取費是兩回事,且多數省份都是這麼收的——圍繞30元錄取費,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誰也不比誰“好欺負”。於是,考試院不惜扣留錄取名冊,而沒有錄取名冊就沒法辦理註冊和畢業,但高校並不著急自己的學生不能及時領取通知書和畢業證,反倒理直氣壯地“不得不減少在江蘇的招生名額”。
    
    權力“頂牛”,考生倒楣——誰都不“好欺負”,無辜考生“好欺負”,可江蘇考生又遭誰惹誰了呢?既不能及時領取通知書,乃至畢業都受影響,還無緣無故地被割減了享受優質教育資源的機會,“權力博弈”的雙方有誰替無辜考生想過?
    
    如果考試院願意替本省考生著想,就不會採取扣留錄取名冊的方式索要錄取費,完全可以通過訴訟,或者通過教育部,為何非要拿無辜考生做“人質”?如果高校願意替本校學生著想,就不會採取不要名冊也不繳費的方式和考試院做鬥爭,每生30元的錄取費對高校來說不過幾千塊錢的事,完全可以先把錢繳了然後再通過其他方式理論,怎能無視學生被“綁架”而按“錢”不救?
    
    顯然,“權力博弈”的雙方誰也沒有把考生利益放在重要的位置,而是事不關己地將之置於非常次要的角落——遠遠沒有區區30元錢來得重要。這充分說明,我們的“權力博弈”幾乎是沒有底線的:博弈場上的權力雙方,誰都有轉嫁成本和風險的能力,誰都能很輕鬆把成本和風險轉嫁給自己的下家,因此為了哪怕並不可觀的蠅頭小利,他們也寧願拼個炮火連天,誰也不服小誰也不低頭,反正雙方都由自己的下家來埋單——而權力的“下家”無一例外都是無辜的權利,都是無辜的公民。
    
    這樣的例子其實不勝枚舉,比如年初的“煤電博弈”,雙方博弈來博弈去,最後煤價漲了,電價也漲了,實現了“互利共贏”,只有無辜的消費者可憐,所有的博弈成本最後全部轉嫁給了他們。
    
    無論從哪個角度來說,“權力博弈”的成本和風險都沒有理由讓一個局外的無辜者來承擔。所以,止步無辜權利是“權力博弈”的底線。突破了這個基本底線,所謂的“權力博弈”不僅將毫無正義可言,而且必將演繹成對無辜權利的損害和剝奪。這個意義上,江蘇考試院和7所高校都欠江蘇考生一句道歉,無辜考生的利益損失必須有人賠償。□
    
    (新聞來源:http://news.sina.com.cn/c/edu/2006-08-03/04189642316s.shtml)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