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三自教会:专横的谦卑/綦彦臣
(博讯2006年8月04日)
    綦彦臣更多文章请看綦彦臣专栏
    作为在家庭教会受洗的基督徒,我一向以开放的态度对待三自教会,比如到乡下老家休息时要去三自教会做礼拜,又比如帮助尚未得到官方批准的一个聚会点起草申请文件等,简言之:我从来不认可“神没在三自教会”的那种全面否定三自的观点。但是,三自教会确实存在许多问题,比如不允许或技术性地阻挠讲道人员对《新约·启示录》的宣讲,又比如按官方的口径宣传对美国的贬化,并且坚决反对与国外信徒的交通(特别对“请外国人讲道”持先入为主的观点),凡此等等。
     最近,由于我帮助我太太等几位信徒建立了一个小型的教会(地点就在我家),问题就更显突出,其中重要诱因是这个只有七八个人的小型家庭教会的主要人员是从“准三自”教会“出逃”而来的。所谓准三自,是指那个聚会点正在努力申请官方宗教管理当局的许可证,虽未得以批准,但她从隶属关系上归沧州三自教会管辖。 (博讯 boxun.com)

    在过来的交通中,三自教会一直以谦卑自居,如称无条件地“服从世上的王权”至少是宗教管理当局,又比如前指的不讲启示——以为世人的智慧不足以理解它——应当谦卑地回避。
    一、“你才信了几天?!”
    七月份,我与太太乘公交车回乡下老家,遇到一位资深的三自教会女长老。由于该长老负有上级三自教会指定的管理任务,她对原来属“准三自”几位信徒的“出逃”非常不满。她非常不满的原因,不仅仅是几个人从“准三自”“出逃”,而且其中的一个是讲道人,另几位是义工。对这个“事件”,沧州的牧师说:“泊头教会乱套了!”
    我与该长老的交通引起了全车乘客的注意。
    我的核心观点有二:1,我是从家庭教会受洗的,从来没声称一定进入三自教会;2,三自教会不讲“启示录”是我不能接受的。附带的观点则有:1,教会不管是家庭的还是三自的,“分裂”——越办越多是好事;2,“准三自”的合理不合法的状况,不如家庭教会的自我定位明确。
    我太太米洪武(——准确地说,我只是米的助手——在小型家庭教会的助手)是个新信又比较虔诚的信徒,她也参与到我与长老的交通中,核心问题仍然是:为什么三自不讲《创世纪》与《启示录》,要对《圣经》“掐头去尾”?
    长老反驳说:《创世纪》是讲的,但这《启示录》是怕人们领会偏了,才不能讲。米因为最近正根据灵修版的《圣经》研读《启示录》,且最近这个小型家庭教会也在讲《启示录》,所以她的诸多问题几乎难住了长老。可见长老对《圣经》其他篇章甚为熟悉,然而可以肯定地几乎没读过《启示录》。
    长老对米的“发难”大为不悦,竟大声斥责她:“你才信了几天?!”
    “出逃”作为一个“事件”确实引起了“准三自”那边的不小的震动,但是,他们并没采取理性与宽容的方法对待原来的弟兄姊妹,反而散布言论说:“他们信四两粮”、“有病不吃药”。这两个特征是属官方确指的“邪教”——传福音派或叫蒙头派的,与我们几个人的小型家庭教会无关。
    作为这个小型家庭教会的“服务员”,也就是我太太的助手,我提过一个建议,教会的名字就叫“开放”。欢迎三自的来听,来交通(辩论),也欢迎警察来听。一不拒绝任何人(哪怕他来捣乱),二不拒绝“特种人员”,因为所有活动无秘密可言,包括对时政的批评,大家也愿承担责任。(即绝不无的放矢地胡说八道!)
    当然作为一个“服务员”我还不合格,有时因写作或强迫自己休息而参加不了聚会(每周三次,三、六的晚上,星期天的上午)。
    二、世俗化(权争)及习惯的冷漠
    泊头市内实际上有两个“准三自”,由于两边长期的纷争即哪一个争得批准,就有了对另一个的管辖权。最为主要的是,被沧州的教会按立为长老的人,就能拿到国家工作人员(干部)那样的工资待遇。
    这个争执的存在,也是导致官方迟迟不下发许可证(全称宗教活动场所临时许可证)的原因之一。
    有一次,我应一位姓白的弟兄的邀请,到另外(我没去过的)“准三自”去交通。在听完一位任姓讲道人的讲道后,任弟兄夫妇主动和我交通。但是,他们最后警告我:“以后别来了,要来,就不能去那边(指另一个我常去的‘准三自’)!”在正常人来理解,这似乎是一场“阴谋”,因为你请我来,又“教训”我以后不准来,岂不是有意地导致我的“难堪”吗?我没有责怪他们,但我明白他们把我想象成一位竞争长老职务的人了。因为此前我应邀到沧州三自教会去,也遇到过白任二位。也就是在那次聚会中,白弟兄主动给我留了手机号。
    但是,那次沧州“合法”聚会给我个人感觉非常之差,那位女牧师完全没了传道人的基本风范,几乎像训斥小孩子一样地指斥信众或某个县的教会负责人。我试图两次到她的办公室去交通,都被她“你能不能等一会儿”的不客气地推拒。仍如后来白弟兄约我去一样,这次来沧州是应本文开头提到的那位长老的邀请而去的。并且,她非常诚恳地说:沧州的牧师愿见你,交通一下;如果我愿意全职服侍,可以拿到工资。我的意思是:我有些稿费收入,尚能养家糊口,不想拿教会的钱。
    其实,在三自遭遇这种冷漠并非偶然,即便是在北京也如此。有一次,我去海淀的一个三自教会图书服务部买宗教书籍(一曰《基督教词语英汉、汉英对照手册》,一曰斯托得著《使徒行传》),工作人员非常冷漠,连一般的书店的服务态度都不如。用“形同路人”来形容,丝毫不过分。来时也不问候你,走时也没“再见”之声。尤其我挑两个小十字架时,那位女士不耐烦地说:“要哪个,快说!”我吓了一跳,但细一想,她们不太可能是信徒。一种可能是三自教会领牧人员的亲属,为就业而来;二是,宗教管理当局设置的“三产”,其人员亦不信教。
    除此,没有别的解释。
    三、不尊重别的宗教,也不知道信仰可以“跳槽”
    三自教会以“顺服地上的王权”为由,无条件地在民族主义立场上与官方保持一致,即攻击所谓帝国主义传教士,是众人皆知之事。但她们很少有学习的兴趣,比如基督教对中国的教育现代化的贡献(如燕京、金陵等大学的建立与科系设置),更不了解在(她们一直敌视的)美国有“信仰跳槽”现象。
    那些来自底层社会的三自教牧人员以反智力荣耀,他们说上帝要教那聪明得变为愚拙。殊不知《圣经·旧约·诗篇》119:65-68是要信徒努力学习,增长智慧的。由于没有较为宽阔的知识视野,他们只能接受官方统一口径的宗教政策宣传,特别是在对待法轮功问题上,不但对官方的“邪教”定调高度认同,还对个案迫害表现出幸灾乐祸态度。我想一个有良知的三自教牧人员,应当利用自己与政府宗教当局沟通较为方面的条件,劝说当局降停止迫害或降低迫害烈度。如果作不到这一点,完全可以保持缄默(回避对此问题的回答!)。
    没有任何一个正常人,不管你信仰如何,你都没权力阻止别人的信仰发生变化,以及从某个宗教的一个支派转到别一个支派。虽然我没出过国门,但据美国大使馆每季赠送给我的《交流》杂志看(2004年春夏季合刊),“信仰跳槽”是一种很正常的现象。如小布什总统从小受长老会的教诲,后来却变成了卫理公会的信徒。曾是总统竞选人克拉克将军,少年时代是卫理公会信徒;后来,又成了浸信会教友;成年后,他改信了天主教。同时,作为一名天主教徒,但又常去长老会教堂做礼拜。
    我相信,如果三自教会的人们没有先入为主的反美意识(狭隘的民族主义情绪),又有比较开阔的眼界,肯定会理解三自(还有“准三自”)教会的信徒“出逃”为家庭教会成员的事情。
    结语:谦卑造成极端
    谦卑是基督徒的基本素养。但是,一旦这种谦卑成了一种言说手段或人生面具,那么它必然变一种专横,并且这种专横往往是(教会内)多数人暴政的原因。耶稣之死,就是死于犹太旧派的谦卑。他们不允许耶稣的新的教导方式兴起,因此耶稣也就成了不折不扣的“邪教”。耶稣死在了多数人的暴政之下,也死在了“专横的谦卑”之下。
    专横的谦卑,更多的时候是冒充人性,而在这冒充背后是一具斯芬克斯之床:不符合我标准的不是被锯掉多余,就是被强行拉长,以塞空余。
    中国从本质上不缺乏文明,但文明里充满了“专横的谦卑”,所以整个文明缺乏创新动力,(自李耳之后)也没大的思想家与宗教革命家出现,就别说出现有深刻宗教情感但有不偏激的民权领袖了——“我有一个梦”——对于我来说,就是等待中国的马丁·路德·金出现。中国现在不缺乏宗教,而可最令人可怕的是宗教极端,恰恰是由谦卑掩盖的极端,是反人性的,更是反神性的!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易中天误读赤壁/綦彦臣
  • 想起了“老右”与造反派的对骂/綦彦臣
  • 史中有史:“借寇一年”/綦彦臣
  • 群体事件与宰相丧命/綦彦臣
  • 沧州无山/綦彦臣
  • 綦彦臣: 关于会见郭起真问题的说帖
  • 唐朝的政治特区/綦彦臣
  • 人逢乱世,才不济德/綦彦臣
  • “土河”与“冷汤”兼及钱易“杂考功夫”/綦彦臣
  • 綦彦臣: 评中央党校的政改设计提纲
  • 关于出租车维权及其他——就维权问题的一些看法致齐志勇弟兄/綦彦臣
  • 巴蛇食象与六鷁退飞/綦彦臣
  • 怀念史学的黄金时代/綦彦臣
  • 唐山大地震30年祭:24万人成了毛泽东的“人殉”/綦彦臣
  • 綦彦臣:郑经不再 !—兼说清代台湾问题影响下的耿尚二系政治命运
  • 綦彦臣:在自己的谎言中为别人而忍耐
  • “勿言革命”与阿瞒的心机/綦彦臣
  • 给自由一个尊贵的身份/綦彦臣
  • 关于本人侵吞綦彦臣先生捐款之争的来龙去脉/郭庆海
  • 綦彦臣:关于退出中华绿党的函告及善后处理
  • 綦彦臣:与晓波讨论,圆满结局
  • 独立中文作家綦彦臣签名售书通告
  • 綦彦臣:被枪决吓蒙了的小伙子
  • 綦彦臣:幽静的山谷,丰硕的果实!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