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朱学渊:评《颜色革命产生的乌克兰智慧》
(博讯2006年8月03日)
    朱学渊更多文章请看朱学渊专栏
    
     学渊评:乌克兰发生“橙色革命”,给中共带来了恐惧。事实上,它给乌克兰带来的是国家统一的智慧。人类的智慧是从何来的?是从思辨中来的,而思辨就是两种或多种思想间的斗争。虽然,台湾已经走出中国传统政治文化的怪圈,但中共仍然在坚持“兵不厌诈”“独尊专制”的歪门邪道。没有现代政治的智慧,是因为没有现代政治思辨的机制;如果中共不以“颜色革命”来建立这种机制,它必将成为国家和民族分裂的元凶。 (博讯 boxun.com)

    
    颜色革命产生的乌克兰智慧
    
    乌克兰总统尤先科八月三日宣布,他已批准提名他的橙色革命的政敌、乌克兰地区党主席亚努科维奇为政府总理候选人。尤先科强调说,此项决定将会有助于使已经分裂的国家重新团结起来,但他同时也承认,此举可能会造成误解,也不会被一些人接受。
    
    法新社说,乌克兰总统尤先科最新宣布,他已批准提名地区党主席亚努科维奇为政府总理候选人,结束了乌克兰持续四个月的政治对峙。报导引述尤先科的全国电视讲话时说,
    “我已经决定提名亚努科维奇为政府总理候选人。”
    
    八月二日,乌克兰宪法规定的尤先科向议会提名亚努科维奇为总理的期限到期。一日,尤先科全天都在总统秘书处会见议会党团领袖,讨论解散议会提前选举的前景问题,与亚努科维奇的会谈一直持续到二日凌晨一点。
    
    美联社指出,尤先科的决定将会结束因议会选举无党派获得多数席位而引发的持续四个多月的政治混乱局面。尤先科在宪法规定的最后期限过了几个小时后,于八月三日凌晨宣布了这项决定。尤先科说,他的这项决定是在亚努科维奇签署了一项国家团结备忘录后作出的,这个备忘录保留了总统亲西方和进行改革的政策。
    
    尤先科在讲话中说,对于二○○四年底在基辅独立广场发生的橙色革命和这次革命的梦想,同“我请求人民能理解,我们拥有一次独一无二的机会”。尤先科把批准当初的革命对象亚努科维奇出任总理的决定,比喻成“聂伯河两岸在理解上团结起来的一次机会”。
    
    在今年三月举行的议会选举中,亚努科维奇领导的正常赢得了绝大多数选票,使这个前苏联阵营产生了更深的分歧。东部说俄语的亲俄罗斯的地区,强烈支持亚努科维奇,而许多讲乌克兰语的生活在西部和中部的乌克兰人则警告说,若是亚努科维奇出任总理,将会被视为一种背叛。
    
    为此,在橙色革命后当选总统的尤先科表示,他清楚他的这项决定可能不会被一些乌克兰人所接受。乌克兰总统也拥有解散议会呼吁重新进行大选的选择,但这个程序只会威胁到这场政治危机可能要持续到二○○七年初。尤先科说,他所做出的任何决定,可能都不会被一些乌克兰人所接受,或将造成一些误解,“但我认为,现在到了我们必须团结起来的非常时刻。”
    
    尤先科强调说,从现在起,乌克兰议会有机会在未来五年保持稳定。不过,尤先科没有透露,他的正常是否将会与亚努科维奇所领导的政党结成联盟。
    
    美联社分析说,如果尤先科所领导的政党决定与亚努科维奇所领导的政党结盟,那么预计将会在内阁中占有多数席位。由于尤先科仍保留外长和防长的任命权,他所领导的一个广泛联盟可能仍会对亚努科维奇政府,继续执行早前的向北约和欧盟靠近的政策,不断施加压力。
    
    尤先科还说,他所领导的政党已经与亚努科维奇和议长默罗兹就国家团结达成了共识,也欢迎乌克兰其它党派签署这项共识。尤先科说:“今天,伟大的理想是,为了乌克兰的繁荣,我们必须团结起来。我们拥有一次历史机会。”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朱学渊、宾服合评:美国《公民读本》的第一课
  • 朱学渊评:“政治评论家”的眼力不及格
  • 朱学渊:评胡锦涛不去北戴河
  • 朱学渊:评《从瑞典笔会的一次内部风波谈起》
  • 朱学渊:评《大学毕业生成为社会不稳定因素》
  • 朱学渊评《胡锦涛政改思路浮出水面》
  • 朱学渊:评《海军副司令王守业的腐败业绩》
  • 朱学渊:读《康正果:一些老家伙没被打死的后果》有感
  • 朱学渊评《中国危机或现端倪》
  • 朱学渊:评预警机事件
  • 朱学渊:读万润南《我的学长胡锦涛》有感
  • 朱学渊:看万润南的政治智慧
  • 朱学渊:评卫子游反对“人民文革”
  • 朱学渊:兰绿两营共同奋斗,台湾走向独立。
  • 朱学渊:陈水扁为何敢废统?胡锦涛将如何卖国?
  • 胡锦涛露出凶相/朱学渊
  • 朱学渊:“五帝”是“爱新氏”,“华夏”是“回纥国”
  • 朱学渊:论政治“裸奔”之意义
  • 朱学渊:中国能玩得转朝鲜越南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