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透视中共高官落马的幕后/公月
(博讯2006年8月03日)
    
    作者:公月
     (博讯 boxun.com)

    关注中国社会政治问题的观察家们普遍重视的事实是,最近一段时间里,中共军队和地方的许多高级官员纷纷下台。其中比较突出的有,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海军副司令员王守业中将,因“生活腐化堕落”被迅速免职的北京副市长刘志华,被中纪委查处“双规”的安徽副省长何闽旭及天津市检察院检察长李宝金等。
    
    中共高官纷纷落马
    
    本来,在贪污腐败成风的中国共产党内,每年每月每星期处置一些官员是一种正常现象,并不值得奇怪。就在最近的这批官员落马风潮中,王守业、何闽旭、李宝金等也都是被按照一般程序进行的,即先有党的机构中纪委、军纪委传话、“双规”,然后进入司法作业程序,逮捕、审判,而且一般都是在保密多时之后再由官方媒体选择性地公布消息。唯一不同的是对北京副市长刘志华的处置,程序不大寻常,而且公布得尤其迅速,从而引起了外界的特别关注。
    
    我们从国内了解到的消息是,今年6月9日,中共总书记和国家主席胡锦涛因中纪委负责人的特别请求,出席了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会议,他原先准备在会上的讲话中,最初只是一般地表示今年要抓几个反腐败的大案要案以正党风国纪。也就在这个会议上,有关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生活腐化的举报材料被很自然地直接放到了胡锦涛面前。胡锦涛看后极为气愤,当即指定查办刘志华。刘志华6月10日上午还公开出席活动,下午即被中纪委“双规”,而且几乎同时,北京市召开全市区县级领导干部大会,市委、市政府正式通报了中纪委关于审查刘志华的决定。北京市人大常委会也做出决定,免去刘志华的党政职务。再过一天,6月11日新华社就播发消息,说刘志华“包养情妇、生活糜烂”,“错误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情节严重,影响恶劣”,“违反党纪、政纪,中纪委、监察部已决定对他立案审查”。于是,在胡锦涛的直接干预下,刘志华就成了近年来没有经过一般程式下台的高级干部,而且是继1995年北京市委书记陈希同垮台以来受到查处的最高级别的京官。胡锦涛的介入是刘志华案件查办迅速,措施严厉,公布快捷的原因。一些分析家因此猜测,这一案件可能牵涉到中共官场黑幕后面更多官员的更大的经济和政治利益。
    
    
    中共内部的权力斗争的新变化
    
    海外中国问题评论家历来喜欢从中共内部权力斗争的角度来分析一些官员的升迁或下台,这大致没有错。不过我认为,重要的是要知道这种权力斗争格局在当前有什么新的变化,新的特点和新的走向。
    
    比如,中共官方公布的刘志华的问题或罪行是“生活腐化堕落”。在中共干部队伍之中,“生活腐化堕落”者遍遍皆是,中共当局何时单单以这种罪名来惩治腐败官员的?刘志华在北京权贵圈子里早就有贪色之名,他的行为事实上长期得到了包括市委书记刘淇在内的整个北京权势集团的默许。现在刘志华被查处,对中共高层当权者来说,是否意味着决心对这个受到中国老百姓普遍愤怒的腐败问题全面开刀,或者以此警告全国范围内的风流色情官员好自为之?对各级中共纪检部门、执法机构来说,是否意味着可以对其他“生活腐化堕落”的官员同样查处?对中国老百姓来说,是否也可以对仅仅有“生活腐化堕落”问题,而没有发现其他政治经济罪行的官员检举揭发?这是我们观察中国问题应当注意的问题。
    
    再有,对刘志华腐化行为的检举材料是如何出现在胡锦涛面前的?是出于高层人物的授意,还是仅仅出于纪委干部的义愤?而胡锦涛又为什么如此处置出现在他面前的举报材料?凭胡锦涛深厚的官场经验,他不可能不知道具有刘志华式的生活腐败行为的官员在中共内部俯拾皆是;他也不可能不知道,一般群众的举报材料不会在如此高层的会议上自然出现在他面前。然而,他还是迅速决定查处此案。这种反应,是胡锦涛大义凛然的真情流露?还是他老谋深算地装傻,顺水推舟?还是他在众目睽睽下迫不得已地以示公正?从毛泽东、邓小平到江泽民,独裁者们都曾经借反腐败的名义除掉自己的政治对手,胡锦涛是否继承了同样的
    衣钵(如同1995年江泽民将北京市委书记陈希同赶下台),还是真的是要制造一种正面的社会气氛,既顺应老百姓希望正直清廉的强烈愿望,又杀鸡戒猴,让各方官员收敛自己的行为,乖乖地听从中央的政令?这些也是值得我们特别加以思考的。
    
    有些分析家将王守业案件与中国军队的海陆空的军种矛盾联系起来;将刘志华案件与此人和北京市长王岐山长期不和,近期里北京市将进行换届选举的人事安排联系起来;将何闽旭案件与今年10月将召开的安徽省委代表大会的“大换血”联系起来;将李金宝案件与天津市委书记张立昌的退位接班联系起来;甚至将这些案件的处置说成是中共纪检部门和公安检察部门的矛盾表现,说成是为今秋中共16届6中全会乃至明年中共17大洗牌做组织准备。这些说法虽然不无道理,但总是觉得略显牵强或者联想得过于遥远。我们当然要注意中共黑幕后面的权力斗争,但是对这些案件的分析,更要注重其实际存在的具体的政治原因和社会结果。
    
    被侮辱被迫害人们的抗争
    
    毫无疑问,在今日中国,对腐败官员是否处置及如何处置的权力只属于中共的当权者,而不属于中国老百姓。可是,如果我们仔细观察上述案件的发展过程,就会发现,受苦受难的被侮辱、被迫害人们的抗争,在其中起了不可取代的作用。
    
    以王守业案件为例,首先将王守业风流丑事揭发出来的是王守业的一位蒋姓情妇,她不仅首先向中央军委、海军司令部上访告状,而且还串联了王的另外两名情妇,联名写信给中央政治局和中央军委。在中国,小小老百姓的上访、举报结果通常是石沉大海的。但是她们锲而不舍,连续写了58封举报信,终于引起关注,让中纪委不得不立案调查。人们有理由给开口向王守业要几百万的这个情妇投以鄙视的眼光,但是,她毕竟是受害者,是专制制度的受害者,是被使用强权和金钱霸占自己精神和肉体的官员的受害者。当她从2005年开始向总政治部、中央军委纪律检查委员会等部门告发王守业的时候,面对的是衙门的官官相护和互相推诿。在这种严酷的社会面前,蒋姓女子没有屈服,她站在北京市公主坟大街的海军大院门口,向来往行人散发传单;天天如此,风雨不误。于是,王守业的恶行迅速被公开扩散,试图庇护王的人也束手无策,中央军委纪委面对“政治影响很坏”,被迫下令对王守业“双规”,随后将王守业正式逮捕,移交军事检察院,交付军事法庭审判。
    
    至于在刘志华下马的过程中,也与他的一名情妇向北京市纪委与中央纪委举报有关。我劝人们暂且不要谴责这些女性在争风吃醋,在攀附权贵,在出卖身体和灵魂:如果没有这些受害者举报只有这些特殊人物才知道的内幕,共产党内那些利用权力和金钱肆无忌惮地侵犯人权者何时才能受到惩罚?
    
    所以,在今天中国社会正义与邪恶的较量之中,受侮辱、受迫害人们的抗争实在是值得提倡和肯定的。近年来,人们看到了全国各地被各级政府强行夺取土地,毁坏住房的农民们愈来愈多的奋起反抗,看到了工矿企业中被迫失去职业、福利的工人愈来愈多的公开呼冤叫屈。可以设想,当那些洋洋得意不可一世的权贵们的情妇、二奶们也起来控诉他们所受到鲜为人知的蹂躏时,那将是一种何等规模的全国维护人权运动!
    
    在今天中国的刑法中是没有通奸罪的(只有“破坏军婚罪”),在以毛泽东提倡的“在小姐少奶奶的牙床上滚一滚”为光荣传统的中国共产党内,当权者搞几个女人历来是“生活小节”,只要“政治方向、路线正确”,这些问题不值得一谈。中国共产党的这一政治特征在文化大革命中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现在似乎有点不一样了,在媒体披露的2004年2月18日正式发布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相关条款”中,第150条明确规定通奸要受处罚,尤其是“与现役军人的配偶通奸的”要加重处分,“重婚或者包养情妇(夫)的,给与开除党籍处分”。请不要小看了这种规定,至少,中国老百姓手中多了一个与共产党邪恶势力作斗争的法规武器,这应该让更多的人知道并运用。
    
    打碎富豪与贪官的结盟
    
    在今天中国,“资本原始积累”、“圈地运动”还在血淋淋地进行。共产党官员的贪污犯罪,常常与一些不法致富的富豪连结在一起,这是权力与金钱的联盟。在那些因为经济犯罪而身败名裂的富豪——例如上海首富周正毅、北京富豪国洪起、辽宁巨富杨斌背后,常常有一连串的贪官名字。前面所说的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的垮台的公开理由是“生活腐化堕落”,其实人们分析,刘志华肯定和他经手的奥运工程有关。正因为如此,刘志华案件震动了北京乃至中国的地产界,北京多家房地产开发公司受到了调查,包括房首都创业集团董事长刘晓光。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王守业的同一份公告里,同时宣布了被终止人大代表资格的还有浙江省通和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葛政与广东省十八宝医药保健有限公司董事长和总经理罗泽勤。这两位企业界的全国人大代表因为“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和“所经营的企业偷税漏税”辞去人大代表职务。人们大致可以肯定,在这两人的背后将会有一批贪官被连带揪出。
    
    被称为“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的邓小平的家族如何发财致富几乎家喻户晓,李鹏、江泽民家族与财富和金钱的关系也已经被多方披露。至今为止,中国最高领导人胡锦涛在这一方面似乎还是清白的。善良的人们因此有理由希望他在肃清中国贪官的斗争中发挥更多的正面作用;但是鉴于非民主的一党专制制度的约束,人们又觉得没有理由对他寄予太多的期盼。不管怎样,中国国内和海外的民主力量,应当把打碎中国官僚集团与富豪们结盟当作一个主要的目标。这个任务不完成,自由、民主、法治的新中国就不可能实现。
    
    2006年中共腐败高干的落马风潮毕竟显示了正义对邪恶的胜利。站在海外遥望中国苍茫大地,我们没有理由不对中国的未来充满信心。太石村的农民,重庆特钢的工人,天安门的母亲,双目失明而心中充满光明的侠义盲人,为弱势群体奔走呼喊的律师团队,还有那些被侮辱,被损害的觉悟的女性,组成了当代中国浩浩荡荡的维权洪流。世界东方最大的专制大厦一定会被这个洪流冲垮,我们可以看到这一时刻来临。
    
    ──转自《北京之春06年8月号》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牟传珩:来自中共看守所内的“人权”经验
  • 中共为何如此绝情的不接收被美国谴返的中国公民?
  • 刘晓波:不断蜕变中的中共独裁
  • 刘逸明:唐山大地震30周年,中共的血依然冰冷 (图)
  • 民主驼鸟态度和中共组织建设/马铭
  • 冯兰瑞、应松年、姜明安、张思之、茅于轼、吴思:就陈光诚被捕事件致胡锦涛总书记及中共中央常委的信
  • 赵达功:用“说真话”来对付中共谎言
  • 中共再次为北朝鲜保驾护航/林保华
  • 大富豪近半数是中共党员!
  • 中共党军高级将领对中共本质逐步认识的
  • 毛化薩達姆化﹕中共滿意度97%﹗/林保華
  • 袁红冰怒骂中共特务书!/袁红冰
  • 逃不出中共掌心,李嘉诚次子变身/凌锋
  • 卫理:台独是中共巩固统治的帮凶
  • 汪伟:潘岳为加强中共合法性谋划
  • 刘逸明:中共八十五年 依然旧性不改
  • 陈维健:中共的后台金家的导弹
  • 陈奎德:必也更名乎?—哀中共八十五岁文
  • 高瑜:中共八十五岁了,还剩几杆子?
  • 黄琦:7成投票网民支持中共总书记差额竞选产生(图)
  • VOA:中共干部换届买官卖官猖獗受关注
  • 中共干部换届买官卖官猖獗受关注
  • 传中共巡视组考察地方 禁止有情妇者入选十七大
  • 中共扩大"钦差"微服私巡工作(图)
  • 紀檢砍上海幫》黃菊妻與弟/中共六中全會
  • 中共十六届中央委员会第六次会议10月在京召开
  • 中共监控20万网民黑名单
  • 农民问题将影响中共政权稳固
  • 大陆民革网站被骇客入侵 中共禁报消息
  • 周瑞金(皇甫平)搬出邓小平向中共最高层施压
  • 中共严控文革等大事类影音品出版
  • 记者无国界谴责中共当局判处李元龙两年徒刑
  • VOA:分析:中共难解决政治制度性腐败
  • 「皇甫平」再次石破惊天:中共总书记应该差额选举
  • VOA:外界预测中共政治局常委人事变动
  • 透视未来中国:中共十七大接班群体(图)
  • 黄琦:中共新闻高峰会议秘密召开
  • 中共十七大人事布局 “西部板块”高层变动最活跃
  • 【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谬信权"中国司法制度必然
  • 中共叛逃外交官陈用林自述: 踏上人性自由之路
  • 我们被中共中央新闻办控制
  • 任靖玺:中共恶政借机抢钱 司法黑洞制造冤案
  • 四川宜宾7.26事件-致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的公开信
  • 致中共及未来执政集团的公开信 
  • 恐惧反动,中共三封中文维基
  • 中共牡丹江市纪检委吴长利书记等充当贪污,腐败犯罪
  • 古侯:彝族人与中共攀枝花市
  • 强烈要求中共依法尽快释放清水君!
  • 请看中共高级机关人员之素质(车号甲A02072)
  • 试看中共政府如此这般亲民
  • 美多次关切香港基本法23条但中共峻拒
  • 张钢:高强同志,您是否还打算和中共中央“保持一致”?!
  • 兰剑:再次证明不能对中共独裁抱有任何幻想
  • 中共再施阴招, 让张宏堡身边的人来干掉张宏堡
  • 兰剑:中共暂住证和强制收容制度是法西斯暴政
  • 黄鹤云:中共政权就是萨斯政权
  • 骗取“子弹费”:评中共外围组织在海外的募捐活动
  • 《自由人民中国 》中共有民主吗?所谓农村“选举”真相
  • 吕占锁:中共说「五十年不变」,结果呢?五年就变!
  • [启事]---清水君原有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被中共网特盗用,,请网友注意安全,暂停联系
  • 中共贪官毁了美丽的椰城──海口
  • 给中共16大全体代表的一封公开信:呼吁恢复前总书记赵紫阳同志的人身自由
  • 下岗者为活命怒闯中南海 中共怀天下志先忧他国之忧
  • 中共领袖行宫知多少?
  • 安魂曲: 对死伤人数的“巧妙”说法,反映了大陆中共政府对事实真相的故意回避误导
  • 还我民权!抗议黑、腐、恶势力再次对我的迫害──致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先生的公开信
  • 助长民间反人类论调,赞美国际恐怖主义,中共政府罪责难逃
  • 坚决响应中共中央关于全面分裂中国的伟大号召
  • 中共统治的中国是最大的反华势力
  • 赵南: 江泽民为什么要出卖“无产阶级”──评中共的转型
  • 过度吹捧中共 最近的新闻实在看不下去
  • 福建劳务输出:中共官商勾结、剥削压迫 外派劳工
  • 海外学子: 公众施压促中共释放高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