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舒圣祥:“救助殺人嫌犯”也是一種善
(博讯2006年8月03日)
     舒聖祥 (杭州評論家、註冊會計師 歐洲導報社[email protected] 張英供稿,原載國風網歐洲導報版http://www.guofeng.info)
    
     在鄭州市新華一廠家屬院,一名叫郭寶尚的男子持刀致人一死一傷後自殘,被送到醫院後危在旦夕。郭寶尚住院後,救治需要醫藥費,但嫌犯親屬說家庭貧困,出不起;送他去醫院的民警稱公安部門沒這項開支,拒絕出;醫院上報民政部門,民政部門認為嫌犯不在救助之列,也不出。為了挽救殺人嫌犯的生命,《河南商報》記者白潤岱為其送去2000元醫療費,不想卻引來各方爭議。 (博讯 boxun.com)

    
    有專家指責記者“越位元”,認為“救助重傷嫌疑人應該是政府出面”;更多人質疑記者“作秀”:救助殺人嫌犯,有這個必要嗎?有那麼多貧困和需要幫助的人,幹嘛浪費在一個殺人嫌犯身上?無論“越位”還是“作秀”,其實表達的都是一個意思:殺人嫌犯不值得記者去救助。某種程度上,在法律宣判之前,人們已經集體宣判了郭寶尚死刑:死了就死了吧,早晚都是一個死,還去救助他幹啥?
    
    “記者只是事件的記錄者”,專家以這樣的理由來判定記者“越位元”,並否定記者救助殺人嫌犯的價值,無疑是讓人費解的。以此類推,救助溺水兒童的河南電視臺女記者曹愛文,似乎也應該屬於“越位”,又有什麼資格被譽為“中國最漂亮女記者”呢?是的,無論從法律的角度,還是從倫理的角度,殺人嫌犯都應該由政府出面解決,原本無須記者來救助,就像給溺水兒童做人工呼吸本來也該由專業醫生來實施一樣。我們都說,在醫生未到之前,記者放棄採訪而去搶救溺水兒童是至善;那麼,在體制漏洞未被彌補之前,難道我們就只能眼睜睜看著一個垂危的人無助地死掉嗎?
    
    與“越位”相比,“作秀”觀點的支持者更多:記者放著那麼多貧困的好人不去救,單單救了一個壞人,不是作秀能是什麼?首先要說,把一個未經宣判的嫌犯直接定義為壞人,是非常武斷的。就算真是壞人,那也只能通過法律規定的程式進行宣判並以法律規定的方式執行判決,這是我們常說的程式正義,也是基本的人道主義。否則,殺人嫌犯都直接餓死他得了,何必浪費國家的糧食?對於救助而言,沒有任何規定說,某人救助了一個人,就得救助需要救助的所有的人,如果連這點“救助選擇權”都沒有,誰還敢救助別人?記者救助了殺人嫌犯,我們無權指摘他沒有救助貧困大學生,或者其他所謂的“好人”。何況,“好人”有很多人在救助,而殺人嫌犯卻連政府都不管,救助自己遇到的“最需要救助的人”,這有什麼錯呢?
    
    我們說“犯人首先是一個人,然後才是一個犯人”。殺人嫌犯首先是一個公民,他的公民權受到法律的保護。按照契約論的觀點,犯人是因為行使了他業已“讓渡給政府的那部分權利”(如“殺人的權利”),而必須受到事前共同訂立並已經宣佈的法律的懲罰,以維護他與其他守法公民之間的權利平衡,他沒有讓渡出的以及沒有被剝奪的那部分權利仍然隸屬於他。因此,我們不能讓一個殺人嫌犯在未被宣判並被執行判決之前,在監獄裏餓死,或者在醫院裏病死。他有權利要求政府給他提供救助,他當然也有資格獲得社會的救助——正是這個“資格”把救助者的行為歸於一種善,而不是歸於“為虎作倀”。
    
    (新聞:http://news.sohu.com/20060802/n244574227.shtml)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舒圣祥:绝对权力导致“权力相轻”
  • 舒圣祥:农民为何远离土地才能致富?
  • 舒圣祥:北大該如何就“引才騙錢說”自證清白?
  • 舒圣祥:人才浪费是权力变现的副产品
  • 舒圣祥:“政府部門100%違規”背後的惡性循環
  • 舒圣祥:“天價滯納金”容易滋生“釣魚執法”
  • 舒圣祥:一紙殺人戶口比摔兒莽父更需要審判
  • 舒圣祥:“員警衝擊省人大”顯人大憲法地位尷尬
  • 舒圣祥:“冒死抵抗强奸”与“旁观者迷当局者清”
  • 舒圣祥:“統一KTV曲庫”是一種娛樂壟斷
  • 舒圣祥:科研經費為何成了分錢遊戲?
  • 舒圣祥:“奖学金抵学费”吹响“全面收费”的号角
  • 舒圣祥:從“糖丸事件”看公共品供給缺陷
  • 舒圣祥:“高鶯鶯之死”與“恐怖的權力”
  • 舒圣祥:豐都鬼城,政府永遠不要做城市“老闆”
  • 舒圣祥:审计报告“不点名”偏离了“纳税人立场”
  • 舒圣祥:银行“操作失误”引发的诚信焦虑
  • 舒圣祥:永州评“超警”是捷径崇拜下的伪民主
  • 舒圣祥、陈一舟:大可质问的“钟南山被抢为何破案神速”
  • 舒圣祥:中国老百姓为何“不乐意消费”?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