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牟传珩:来自中共看守所内的“人权”经验
(博讯2006年8月03日)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2001年8月13日,我有幸再次被冠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请进中共青岛市看守所内“采风”。
     按看守所惯例,凡入所在押人员,前几天都要先进“过渡号”进行“入所教育”,要新入所者懂得狱内规矩,背诵悬挂着的《监规》与《在押人员行为规范》,然后再分配到各个监室去。每个监室都有个“老大”,警方给他们的学名叫“读报员”,又叫号长,负责监室秩序和生产劳动,更重要的一点是及时向政府汇报监室内的情况,充当狱方“耳目”。新入过渡号的人员,首先要接受“老大”的盘问,“交待”来历与案情。然后被拥进室内厕所,扒光衣服泼冷水,泼多少盆,要看“老大”的眼色,即使三九天也不例外。乖巧些的,免得挨打,否则“老大”的打手们便拳脚相加。新来者还要先学会擦洗厕所,蹲下小便,明白自己坐在什么位置上,连放屁都要先向“老大”报告。室内的一切用具,都是分等级的,“老大”有专用碗盆。谁如果不懂规矩错用了,就要受皮肉之苦。监室日常生活都有明确分工,谁打扫监室,谁整放被褥,谁打饭分饭,都不能乱动。号内不管谁家送来被褥、衣物、食品,都要由“老大”先挑,其次是打手们的。狱内秩序有条不紊。 (博讯 boxun.com)

    看守所在押人员天天都要干加工活,有时要日夜加班。大家为了匆匆吃顿饭,把满屋子的工具与材料清理到四边,腾出床中央的空场,便把一盆黑面馒头与半桶连皮带泥的清水土豆片端上来,各按严格的等级落座。“老大”坐最里面的正中,身边围着他照顾或充当打手的几个,其他再依此向外排,而一些新来者或外地人,则是伺候床上的,只能蹲在地上吃饭。早饭不久,只听“小劳”高喊一声:“交班了!”号内所有袒胸露背的人都立即穿好衣服,在床上端坐成两排。这时走廊里的号门依次打开,值白班与值夜班的狱警进行交接,就像进仓库里清点货物似的清点人数。狱警们到哪个监室,哪个监室的在押人员就要依次报数,接着便关闭铁门,集体大声朗诵《狱规》。如果监室有生病的,要在这时向狱警打报告登记。交过班后,在押人员立即干加工活,隅有空闲,又要像交班时那样,排坐在大铺上,不能随便走动,俗称“坐大铺”。
    如今的看守所,较以前会做在押人员的生意了。他们鼓励在押人员家属、朋友来看守所买食品,送给养或钱,让他们在所里消费。但监室里不管谁送的钱、物,一律归“老大”统一支配使用。就餐时“老大”吃送来的最好食品,顿顿有肉食罐头,也分给周围的几个一点,自己不用花一文钱。那些处于劣势的嫌犯,即使进了钱、物,也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别人享用。在里面有些关系的人,还常常通过所里管事的带进些新鲜食品及烟酒,也都是要先孝敬“老大”的。而“老大”全是狱警们最“铁”的关系户。在整个社会已全面腐败的背景下,狱中讲的就是暗中交易。当时202号有个经济犯,涉嫌诈骗金额5000万,所里无人不知。他在押一年多,从未吃过一顿囚饭,全是关系在外面给他炒菜带进来,甚至连市公安监管处的人,都进来给他送水果。他的案情内外串通,常被提出来与家人会见,高墙铁网似对他没有意义。他一审被青岛中级法院判无期徒刑,上诉到山东省高级法院时,硬是按他的意图扭转乾坤,判三缓五,释放回家。狱中在押人员无不慨叹,在中国特色的社会里,才真正是“有钱能使鬼推磨”。
    本来牢房封闭,室小人多,按监狱规定是禁止吸烟的,打火机也属违禁品。但在一切“向钱看”的中华大地上,腐败的浪潮袭击了每一个角落。看守所正好借机大发犯人的财。他们大批购进低价假烟,再高价卖给犯人,且没有丝毫税费。看守所里的烟大批积压时,他们便放出风说为了应付上级检查,将停止卖烟。于是各号便大肆买烟,积压在号里。遇到上级真来检查时,狱警便通知监室,赶紧抽完。抽不完的,他们集体收出来,由所里藏着,等检查完毕,他们再发回监室。其实所有的检查,都提前打招呼,全是坑人的。
    看守所里流行一句话“宁可闲着骡子马,也不闲着犯人耍 ”,因此监室很少晚上没有活的。在押人员大都心理变态,那天活结束得早,床一铺下,老大便与一些能打能闹的人,开始欺凌、折磨他人取乐。他们就像群狼戏羊似的,围堵那些弱者寻开心。我所在的205号监室,自己发明的惩罚、折磨人的“刑罚”有20多种,主要用于平时惩罚犯了错或不听指令的人,有时也用于空闲时取乐。这些刑罚有:“开飞机”,让人弯下身,把头低在裤裆里,两手扬起,翻扶在门框上,嘴里要发出飞机的声音,不断地报飞经的地点;“常娥奔月”,单腿独立,长时间伸出手臂托一碗水;“抠板筋”,大拇指抠进颈下的梭子骨里;“夹奶头”,用指甲掐乳头;“滚石榴”,握紧拳头满头满身滚动;“按酸枣”,狠压鼻头;“八带蛸”用手掌抓大腿上的肉等等。205号监室在楼头上,狱警们下班后,值班人员也很少走过来,所以他们就没命地折磨人取乐。当时监室里有个绰号“福建”的外地人,就是因受不了这些刑罚而请求调号,但却不敢说明缘由,否则调到哪个监室都要挨打。看守所内所有监室的“老大”关系都是相通的。
    在这样的环境中,一些人被折磨的死去活来,一些人却又乐的前仰后歪。那些受折磨的人一旦得势,又用同样的方法折磨后来的人。他们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折腾,谁也无法睡觉,直到几个打手们不想玩了为止。监狱内的“老大”是不干活的。他们想什么时候睡就什么时候睡。只要“老大”头一落枕,便燃起一颗烟,身旁就有两个专门饲候着的,为他做全身按摩,最后再抱着他的脚,揉着他睡去。这是我进看守所最看不惯的事情,但狱警们却熟视无睹,因他们需要的就是“老大”式的管理。
    按看守所里的规定,每晚室内都要有在押人员轮流值班,不能睡觉,一夜四班倒,每班两人,这是看守所让在押人员自己监控自己的制度。按说监控是狱警的职责,不允许在押人员代替。但管教们却依赖在押人员自己监控自己,他们才可以偷闲。因此如果在押人员当班时打盹被他们发现,轻则要把头伸出小窗挨棍子或皮管子,重则要把手反铐在铁门上一夜。值夜班的狱警每二个小时巡视一次,敲门督促号内交接班。
    我进看守所那年秋后,狱内突发了一次重大事件,气氛异常严峻。管教们楼上楼下来回穿梭,对狱内各号进行人员大调整,但谁都不准打听,好不神秘。然而,消息还是不翼而飞,每个监室里都流传楼下监室内打坏了人。有的说已打死了;有的说还在抢救。所里领导、管教忙成一团,各个号的在押人员,都从小窗口里向外窥视、侧听。
    本来,看守所内打人司空见惯,自古而言。从某种意义上讲,在这类坑蒙拐骗、强奸、盗窃,甚至杀人如麻的群体中,是没有道德、公平与民主可言的。这里贯彻的是“强者为首,其余从之”的自然程序,和依赖力量对比决定各自地位的游戏规则,只不过由于现代社会腐败的参与,使力量成份又掺入了权力、金钱、裙带等多种因素。而中共狱内用犯人管理犯人的实践,更加剧了每个监室内维护一个权力核心构成等级秩序的状态。好像这种秩序的形成,降底了他们的管理成本。否则犯人谁听谁的,活怎么完成,是件劳心费神的事。说窜了,官方是在毫无人权意识情况下,有意进行制度偷懒!这就是看守所里牢头狱霸禁而不止的内在原由。正是基于此,号里产生冲突,狱警们总是站在维护“老大”权威的立场出发,严惩不服从管理的人。由此以来,在这种环境中,形成权威就是真理的事实。监狱文化里没有是非曲直的概念。我多次想为弱者们抱一点不平,制止打人,但结果是被欺凌者都不敢与你一起抗争。监狱里的习惯力量,由不得你不平。我有时倍感到螳臂挡车般的无奈。我甚至悲哀自己连一个小小监室里的正义都伸张不了,还硬要担当社会的良知,扮演真理的化身?唐吉坷德般地挑战大风轮,岂不可笑?狱中的暴力,不能不说有时是一种简单、高效解决问题的道理。可这道理太有限了。靠暴力维持的秩序是不稳定、不持久、不彻底的。一旦发生问题,它的成本会更高,代价也会更惨。如果一些人肯联合起来付出代价,维护正义,制止暴力,也许会避免年年都有伤人悲剧的发生。对比之下,还是依靠科学、公正管理群体的规则更可靠、更划算。可惜在一个根本就没有人权的国家里,政府、公民、罪犯并没有对此达成共识。那么,该发生的就注定要发生了。
    此次伤人新闻,震撼了看守所里的每个角落。不仅所里的大小头头们忙碌起来,也令所有的在押犯人们都忐忑不安。因为每次看守所发生问题,都不可避免地要拿犯人出气,进行严管。
    那天所部开了紧急会议,决定将楼下出事监室的人员拆散,分到各个号里。发生事件监室里的号长与打手们,都被打了脚镣,戴了“捧子”,勾了起来。所谓“捧子”,是用铁板加螺丝制作的一种,掐在双手腕上,使之不能动的刑具。所谓“勾起来”,就是将手上戴上“捧子”与脚镣勾在一起,使之日夜无法直立,只能蹲着生活,吃饭、睡觉、上厕所都需别人帮助。这是所里惩罚违规者最常见的手段。隔壁204号就有一个涉嫌贩毒的人员王鹏,自称头痛难耐,经常在监室搅闹,被勾起来6个月,结果导致无法站立,长期躺在大铺上,连每次提审都要担架抬他,后来判了刑都无法去劳改。
    出事那个监室被拆散后,我们监室也分来一个。他高高的,胖胖的,是个打手,也被“勾”了起来。送他来的狱警对号里人严肃地说,谁也不准问他什么。因而尽管大家对他的到来充满好奇,但谁也不主动开口。狱中各号的情况都如此紧张。接下来所里分管狱警就对打人号里的人连夜进行轮番提审,连饭都不吃,一夜提审几次,监室内的人都没法睡觉,一直忙活了好多天。从那时开始,所里对打人现象开始重视,进行整顿,但并未触及狱中实际存在的等级问题和管理偷懒问题,而更根本的是没有人权意识。后来得知,楼下受伤人被打碎颅骨,经抢救脱险,成了植物人,花去所里10多万人民币的医疗费。所有打人者都被起诉加刑。后来听说受害犯人家属,起诉了看守所。有责任的管教都受到降职处分,而所长也受此株连
    不久便被调往市公安交通支队任职。这个教训太深刻了。
    楼下伤人事件风波过后,狱内又开始忙于应付上级检查。所有犯人都必须熟背《狱内规则》和《在押人员行为规则》等,没活时必须排在床上正襟危坐。这本是些表面文章,做给领导看的,但各号“老大”却又以此为借口,整治、折磨他人了,谁背不下就挨打,掌鞋底是常事。与此同时,看守所里里外外忙于打扫卫生,清理环境。监室各号搜查违禁品,禁烟,也禁食品,把各号的烟和食品都集中起来,暂时藏进仓库。狱警们把各监室号长召集起来开会,交待他们回来传达上面来人检查时,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例如不准说号内都有狱方指派的号长,即读报员;不准说夜晚让犯人轮流值班;甚至不准说随便抽烟,夜里干活等等。如此忙活了一个月,终于迎来了省公安厅检查团,结果他们进所不过走过场看了一下,就在过渡号发现了鸡骨头、鞋心铁等问题,但吃顿大餐,什么事也没有,便打道回府了。检查团走后,一切又恢复正常。中共看守内还是“强者为首,其余从之”的规矩。
    
    (首发《自由圣火》)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牟传珩:共同妥协斗争观
  •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历史分期问题探索之五
  • 牟传珩:前对抗时代——历史分期问题探索之四
  • 牟传珩:新文明时期——历史分期问题探索之三
  • 牟传珩:旧文明时期——历史分期问题探索之二
  • 牟传珩:前文明时期——历史分期问题探索之一
  • 牟传珩:中国经济发展的负面代价——环境恶化严重
  • 牟传珩:心圆体和——有关人性的哲学思考
  • 牟传珩:我骑策命运的脊背(外二首)
  • 市场失灵还是社会腐败?——中国“医改”/牟传珩
  • 牟传珩:走向理性大反思的后对抗时代
  • 牟传珩:市场失灵还是社会腐败——中国“医改”失败
  • 牟传珩: 古希腊神话的启示
  • 牟传珩:通往新文明时代的“未来之路”
  • 牟传珩:中国古代文化遗产的精髓——《太极图>与太极思维
  • 牟传珩:“三角一圈”宪政改革初探
  • 牟传珩:快餐小炒
  • 牟传珩: 一掬幽思飘飘
  • 牟传珩: “白脸盆提来的”往事
  • 牟传珩 :向山东省第一监狱走去
  • 牟传珩“胡温新政”思路清晰,纲领模糊
  • 牟传珩:中共第四代领导人政治哲学探秘
  • 牟传珩、燕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法庭辩论纪实
  • 山东民运人士牟传珩出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