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舒圣祥:绝对权力导致“权力相轻”
(博讯2006年8月02日)
    舒聖祥 (杭州評論家、註冊會計師 歐洲導報社[email protected] 供稿,原載國風網歐洲導報版http://www.guofeng.info)
    
     “市城管隊員遭街道城管隊員當街扒褲”——這可是正兒八經的“大水猛衝龍王廟,一家人不認一家人”啊。《南方都市報》報導,深圳市城管聯動執法大隊在龍華執法時,遭遇到意外情況:龍華街道辦城管執法隊數輛車卡死市城管執法車,質疑他們的合法身份。隨後,30多人下車開始毆打市城管執法隊6名隊員,並當街將他們的褲子扒下,還將他們扭送到當地派出所。 (博讯 boxun.com)

    
    從太原員警打死北京員警,到山西侯馬刑警打交警,再到深圳街道城管打市城管,一個新詞漸趨流行起來:權力相輕。權力相輕與一般的文人相輕、美女相輕不同,權力顯然更喜歡使用暴力,奉行“君子動口更動手”的鬥爭原則。也正是這一點,讓一直以來在公眾視線之外激烈進行的權力交鋒浮出水面,成為新聞紙上的熱門事件和公共話題。
    
    雖然有關領導把這次扒褲事件解釋為“完全是一場誤會”,但看上去並不像。市城管隊員出示了執法證,街道城管隊員也看了,而且市城管還開著有標誌的執法車,怎麼“誤會”得起來呢?公眾似乎更願意把原因理解為“利益衝突”:市城管到街道城管地盤上來執法,有搶人飯碗的嫌疑。而且,也只有用“利益衝突”下的報復心理才能解釋得清街道城管隊員的“野蠻”:拳打腳踢,當街扒褲,捆綁手腳,狂砸手機。
    
    城管對城管尚且這樣,城管對百姓會如何“文明執法”就不難想像了。事實上,“我的野蠻城管”向來是很有名的,搜索一下“城管打人”出來了27萬多條資訊,比如:協管員揭城管黑幕——用鐵錘打人,逼吃煙灰;農民因在街頭賣玉米被城管打折肋骨;上海城管打人致死,等等。人們通常把“我的野蠻城管”的“野蠻”,歸結於權力的不受約束,歸結於絕對的權力必然導致絕對的暴戾。
    
    確實,管理的不力和弱者維權能力的不足,讓城管在面對弱勢執法物件時,常常無所顧忌。這種執法過程中自然養成的野蠻慣性和權力優越意識,被他們完整地移植到了“權力相輕”的鬥爭中來,成為了權力鬥爭的有力武器。
    
    本來,在“治權民授”意義上,人民讓渡出個人權利設置各種不同的權力崗位,目的在於互補互督,共同作用以實現公共利益的最大化。如果權力都在最初設計的軌道上運行,“權力相輕”就不會發生。但是絕對的權力拋棄了與權力相對應的那份義務與責任,使權力淪為了謀私的工具。正是因為權力喪失了公共性,基於私利的追逐讓不同的權力成了怒目而視的“競爭者”,“權力相輕”由此而始。
    
    目前發生的“權力相輕”案例,沒有一起是出於維護公共利益的目的而發生,相反全都是“私利衝突”——這種私利在“絕對權力”看來本來應該能夠輕鬆獲得,但另一種權力的出現卻阻撓了私利的實現:比如太原員警打死北京員警中的“員警有權闖紅燈”,比如山西侯馬刑警打交警中的“刑警有交通違章豁免權”,比如深圳城管打城管中的“我的地盤我做主”。
    
    這個意義上,絕對的權力除了會導致絕對的腐敗,同時也必然會導致絕對的“權力相輕”,乃至於絕對的“權力割據”。□
    
    (新聞:http://news.sina.com.cn/c/p/2006-08-01/085610593069.shtml)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舒圣祥:农民为何远离土地才能致富?
  • 舒圣祥:北大該如何就“引才騙錢說”自證清白?
  • 舒圣祥:人才浪费是权力变现的副产品
  • 舒圣祥:“政府部門100%違規”背後的惡性循環
  • 舒圣祥:“天價滯納金”容易滋生“釣魚執法”
  • 舒圣祥:一紙殺人戶口比摔兒莽父更需要審判
  • 舒圣祥:“員警衝擊省人大”顯人大憲法地位尷尬
  • 舒圣祥:“冒死抵抗强奸”与“旁观者迷当局者清”
  • 舒圣祥:“統一KTV曲庫”是一種娛樂壟斷
  • 舒圣祥:科研經費為何成了分錢遊戲?
  • 舒圣祥:“奖学金抵学费”吹响“全面收费”的号角
  • 舒圣祥:從“糖丸事件”看公共品供給缺陷
  • 舒圣祥:“高鶯鶯之死”與“恐怖的權力”
  • 舒圣祥:豐都鬼城,政府永遠不要做城市“老闆”
  • 舒圣祥:审计报告“不点名”偏离了“纳税人立场”
  • 舒圣祥:银行“操作失误”引发的诚信焦虑
  • 舒圣祥:永州评“超警”是捷径崇拜下的伪民主
  • 舒圣祥、陈一舟:大可质问的“钟南山被抢为何破案神速”
  • 杭州会计师舒圣祥:农民应“追溯”参与征地增值收益
  • 舒圣祥:中国老百姓为何“不乐意消费”?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