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针对贵阳市“清退夜市”的维权声明
(博讯2006年8月02日)
    据报载:贵阳市人民政府为了开展“整脏治乱”将于今年内对贵阳市夜市实行“清退”。声明人就此问题于2006年7月19日和20日,按程序分别走访了延安中路政府办事处和贵阳市人民政府信访局的有关工作人员,同时递交和邮寄了《公民给人民政府的信》。声明人提出政府活动行为侵犯了公民的劳动权、工作权、生存权和知情权等等,政府的有关工作人员都没有给声明人以满意答复。如:知情权问题,政府的有关工作人员对政府决策的“清退”计划、部署、安排以及法律上的依据都不知情(推定这是真实的),却一味强调政府的行政行为是宪法权利。政府的该项行政内容,是拒绝和排斥广大民众权利的不光彩行为。(包括政府工作人员)
    
     对此,我们必须郑重申明——公民也有宪法权利。公民的宪法权利高于政府的宪法权利!没有公民权利就没有政府权利!公民的基本权利是绝对权利,政府的行政权力是受公民基本权利制约的权利。政府在行使行政权利时必须坚持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保证公民对政府行政行为有充分的监督、参与、议论、干预的权利。这就是对“民主执政”的基本要求。 (博讯 boxun.com)
    
    今天贵阳市政府的行政行为不能本末倒置,无视公民的宪法权利;不能亵渎和践踏《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侵害或剥夺公民的利益和权利。贵阳市政府开展“整脏治乱”活动中的“清退夜市”内容,明显地与公民基本权利发生了冲突。为了维护《宪法》权威,为了维护公民的基本权利,特发表声明如下:
    
    贵阳市政府开展的一切社会活动,必须避免对公民基本权利和利益的伤害。
    
    对于即将“清退夜市”的行动是政府单方面的行为,已经造成了夜市经营户精神上的极度恐慌和对未来生活前景的担忧,这是无视和剥夺了公民对政府行政参与权、知情权的恶果。政府必须有人对此承担责任并公开道歉!
    
    第二、政府“清退夜市”的行为,即将与夜市经营户的权益发生冲突。 
    
          在冲突可能发生或不可避免时,政府首先要自责。并主动与经营户或经营户推选的代表充分讨论、协商来达到双方利益的相对平衡,尽最大努力保障保护民众利益免遭伤害。到目前为止政府是自恃强势,表示出了一意孤行的决心,这是对公民权利的藐视和侮辱!政府必须有人对此承担责任并公开道歉!
    
    第三、政府“清退夜市”的决策应该公开透明。
    
    政府“清退夜市”的决策直接地造成对部分民众生存、生活、学习、工作权利的伤害和丧失,至今未见对民众权利有明确的保护措施。政府的决策明知对民众权利有直接的伤害,确表现出“我就是要伤害,你能怎么样?”的态度,这显然是恐怖主义或黑社会的做法。政府的决策不能公开透明,对此必须有人承担责任。
    
    第四、政府“清退夜市”的行为在决策上是出于政治上或形式上的考虑?
    
          如果是出于政治上的考虑,避免不了“政绩工程”的嫌疑;如果是出于形式上的考虑,夜市这种形式可以加以调整、规范,而不应以伤害和剥夺夜市经营户的权益为代价。贵阳市夜市这种形式创建十年来,曾经是“贵阳市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曾经提供了下岗、老弱、病残、特困家庭的一个生存空间。今天,这道风景线怎么就不再亮丽了?依赖夜市生存的下岗、老弱、病残、特困家庭的今后生活出路又在哪里?民众有权明白知道。民众的工作权、劳动权、生存权必需得到维护。决策“清退夜市”,政府必须举证足够的法律依据。
    
    第五、贵阳市夜市经营户的经济利益和政治权利必须受到保护。
    
    “清退”夜市是“清理、退还”的缩写。对经营户“清理”的是利益,要“退还”的是权利。
    
          对政府机关及政府工作人员却正好相反,是清理不作为和乱作为;是清理违法,清理腐败。
    
      政府希望还路于民,还人行道于民,还“整齐划一”于民。
    
    我们要求政府还政于民,还权于民。这是我们的政治权利。
    
    第六、政府必须开辟和拓展贵阳市民的生存空间。
    
          生活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上的公民都有同等的生存、劳动、言论、集会、游行、居住、迁徙……宪法基本权利。进城务工的乡民回乡后仍有“一亩二分地”的生存空间;清退夜市后这些市民回家后,他们的生存空间在哪里?市民也要有“一亩二分地”生存空间的权利!一个真正为民众服务的政府必须给予明确的答复。
    
    第七、如果我们的维权声明不能获得政府官员足够的重视,我们将寻求广泛的社会支持。

告贵阳市市民及同胞书

伟大的贵阳市民以及在屈辱中生活的同胞们,据最近地方政府的报载,政府在实施城市市容市貌“整脏、治乱”的活动中,将以政府意志对贵阳市的“夜市行业”实行“清退”!这个活动内容的后果直截侵犯和剥夺了市民和夜市从业人员的基本人权,为了伸张和主张我们的权利,为了遏止政府可能采取的不理智行为,特发出告贵阳市市民及同胞书。

 在上个世纪末期,中国政府推行“经济体制改革”的过程中,无数的国有企业、集体企业、合营企业……被强行兼并、改制、破产、拍卖,造成大量工人失业流向城市社会(下岗)。这些曾经日以继夜为国家创造财富的人们一夜之间就变得一无所有,连同国家的主人、企业的主人冠冕的政治待遇也被荡涤无存!生存的权利与生存方式的选择面临着严峻的挑战和考验。政府曾将这种对人民权利的无视与伤害称之为改制的“阵痛”!贵阳市延安中路“夜市一条街”就是在减轻这种“阵痛”的背景下出现的。不容质疑贵阳市的“下岗工人”和市民同胞在当时的处境下,是表现出了高度的理智和克制。与原有的失业民众一起克服了“阵痛”造成的失落感和为了自己利益必须斤斤计较的羞涩感,积极筹措短缺的夜市启动资金,努力学习商业物资购销流通各个环节的知识与技巧,自觉自愿地配合政府实行人员“分流”。走上一条“自谋”出路的艰辛历程!当然我们也不会忘记政府“社区办事处”在创建夜市一条街过程中的种种努力,包括对沿街夜市摊点地段的选定设计,交通安全、供电照明、卫生保证、秩序维护、日常管理都进行了科学的论证与协调;对“下岗”和失业人员的劝导、帮助、支持以及强制威逼(如:从业者必须保持每天出摊,无正当理由连续3日以上不出摊者,将收回摊位不与补偿等等)。可以说通过民众与政府的共同努力和充分的协商,克服了种种困难,夜市的这种经营形式受到了各方面的认可和肯定,其中贡献最大的当数广大市民在态度上和行为上的宽容理解与大力支持,使得从事夜市的业者以及他们背后的家庭能够苟延残喘地生活到今天!在对社会的另一方面,夜市这种经营方式的出现兴起,加速了物资与货币的流通,提供和扩大了国家税利来源的空间,在有的地方还直接支持了家庭作坊、中小企业的建立和发展壮大,并构建起了特色商品与品牌商品的竞争平台。这些成就都是有目共睹!

从根本上讲,贵阳市夜市的创建是当时当政的市政府某些领导,为缓解当时国企改制造成的大量社会政治压力的应急之策,这也是一种不得已而为之的行为。但是通过这种方式确实达到了缓解政治社会压力的作用,这种应急之策是成功的。这就为他们在官场上的升迁打下了良好坚实的“政绩”基础。事实上作为一届政府领导人的“政绩”目的达到了。当时以及后一段时期的大报、小报、电视、广播包括全国性的中央电视台都作过大量的宣传报道,至今我们记忆犹新非常深刻的那句宣传用语就是——“夜市,是贵阳市又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可以这么说:应届政府领导人因创建了夜市而获得了政治上的直接利益,历届的领导也因夜市的存在,在政绩上沾了不少光。

凡是贵阳市的市民都知道自从中国实行改革开放以来,贵阳市出现了一位“李挖路”市长。他的政绩也是从挖路、修路、扩路、建广场的决策上突显出来的。历届市政府领导人对自己前任的政绩有肯定保留的。但,更多的是采取否定的态度。在选取构建自己“政绩”的切入点上,既没有创新精神又没有独到之处,只能拿前任或前几任领导人的政绩来开涮,批判其“目光短浅,意识落后”。因此在贵阳市的各主要路段出现了:路——挖了修,修了又挖;人行天桥——建了拆,拆了又建的“大好形势”。至今仍在挖路不止,修桥不断!这大量重复浪费流失的资金是纳税人的钱,民众敢怒不敢言。

据说贵阳市有城市市政建设的总体规划,这一次又一次的重复修建,哪一次是属于总体规划的?显然,这种无规划的重复行为都是出自政府决策人的个人好恶,都是出自于决策人狭隘的政绩心理或腐败的经济途径!过去所有这些行为的推行民众都是不知情的,更不能参与决策。完全都是“政府行为”。在“政府行为”光环的笼罩下,贵阳市民失去了自己应有的参政议政权利!

虽然这种“政府行为”已经造成了民众社会的怨声一片。资金的流失对民众生活质量的冲击和影响是潜在和隐性的,民众还能忍受还能听之任之。那么对于“清退”夜市的“政府行为”就是直接具体地对夜市从业者及家庭生存权利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和威胁!

多少年来,夜市的经营者们经过了长期的努力和磨练,很多家庭生活的基本来源逐渐驱于对夜市经营微薄利润的依赖,有了不同程度的稳定性,同时还提供了部分夜市城管工作人员的工资来源,甚至还提高了某些政府官员和工作人员的奖金与福利。这当中也不可避免地造就出了某一级政府官员和工作人员的官僚作风,任意取消了夜市经营者的社会最低生活保障权利,只是在经营费用上由他们作微小的调整照顾,恣意将民众的应有权利转化为政府某些个人的施舍行为,并需要对其感恩戴德……

事实上夜市经营者勇于自食其力的精神与顶风冒雪的创业艰辛,政府从来就没有正视过,历次在遭受不可抗拒的灾害时,政府从来也没有关心过,更不要说年头岁尾的座谈慰问。政府对于贵阳市夜市的存在与否,在态度和行为上只考虑到利益的索取,而根本无视对夜市从业者权利的维护和保障,对此我们感到非常的痛心!很显然,政府在度过了改制“阵痛”的难关后,竟忘恩负义地又将这种“阵痛”全部推给了民众,成为长期、永远的痛!

我们认为:各级政府应该是广大民众利益的服务机关,而不是民众利益的控制结构。在这样的基础上,政府领导人的利益和民众的利益是共存的。今天一个或几个人站在“政府”的层面为了“政治”的利益,就要剥夺和侵害民众的生存权利和切身利益。这合理吗?合法吗?现在“政府权利”是强势,民众利益是弱势。我们不希望政府利益与民众利益对峙的事件发生,力求通过有效途径与政府进行交流协商,达到双方利益的平衡。

为此,希望贵阳市民及广大同胞密切关注“贵阳市夜市”,将在一种什么样的环境和气氛下合法的“清”,合理的“退”!

    公民签名:
    
    李任科    身份证号: 520103195006062018    电话: 13037881410
    
    卢  云    身份证号: 520103196205165284    电话: 08518980345
    
    邓贤华                                     电话: 13037858879
    
    罗宪华                                     电话: 08518718992
    
    周慧棒                                     电话: 08518629265
    
    张忠菊                                     电话: 13885028053
    
    吴秀林                                     电话: 13087840235
    
    刘顺兴                                     电话: 08516830414
    
    王泰勋                                     电话: 13885095838
    
    范贞敏                                     电话: 08516772697
    
    汪启兰                                     电话: 13984117098
    
    王立贵  樊建敏  李世康  黄文龙  向涛  杨飞  谢明静  罗均良 赵白莉  徐进书  陈全良  唐朝兴  姚秀莉  余贵华  刘大莲  李兴礼 李杏  仁代翠  杨忠秀  武黎  武娟  陈秀琴  吴霞英  袁连中 王金珍  陈开菊  顾秀林  周维荣  孙昌林  彭文斌  刘正坤  霍之必 史洪俊  彭进  代恒凤  赵良昭  谢刚  文林  赵青  袁学银 毛克明  何秀珍  胡亚贤  冯大树  佘建新  张霞  何远英  粟用元 杜菊花  卫明刚  吴桂香  孙文秀  陈耀志  丁贵生  班海星  甘双喜 汪静林  陆远美  孙仕珍  张道文  任正兰  邱忠秀  张明碧  钟文敏 方文广  李波  张万里  陈良翠  金玉贵  杨超德  郑维琴  周艳 范艳  刘洋  汪德书  朱国英  曹国珍  袁昌琴  孙玉珍  庞小兰 马红苟  颜良瑞  庞玉兰  颜魁  何江红  王蓓  李远学  叶明 朱启明  刘祖意  魏应良  王声玉  潘敏  代朝荣  漆红  方文广 彭加林  刘琴  李升耀  王国莉  武绍英  童小英  崔绍周  龙云梅 陈润元  陈彬  彭成  尹世文  李刚  石勇  胡常国  吴友平 张颖华  付桂萍  尹世琴  王常彪  肖农发  谭英文  兰绍勇  江红 朱淑英  黄俊秋  黄新惠  彭忠艺  余洪颜  吴俊英  陈勇  潘应芳 溥小路  汪长华  姬玉先  王国秀  李毅文  段贤容  刘新建  赵远凤 何克芬  李光群  田文香  鲍启发  白能和  孙雄飞  陈雅康  左晓娟 杨金艳  黄远碧  沈平  王庆祝  龙圆梅  周斌兵  龙学飞  龙学慧 周平  钱阿坤  夏凤英  毛蕊  张红  刘进  李连进  陈莲兰 郭云鹏  杨超德  丁琳  李仲云  李生明  杨睿  杨浚  方占琴 李红林  余丽  蔡敏  于吉平  蒋寿良  张志成  肖敏  袁忠 陶兴友  杨富强  刘解新  樊绍华  蒙昌贵  田锐  周新平  晏小凤 韦龙云  周蒲英  余黔英  黄苗子  彭忠荣  王泰平  樊金  梅立军 张正友  王梅  周兰  卢凤云  郭田义  龙枫  李光辉  梁丽萍 龙艳  胡晓豹  胡德华  刘慧 潘成英  唐志柏  陈玉宁  邓启明  周贯忠  刘维娜  罗芝琴  王志梅 王春明  陈祖华  黄芹  胡靖琳  黄群  梅杰慧  刘云  冯惠 徐秋香  邱中英  陈志先  陈志玉  韩奎  张世贵  安碧辉  朱大建 马文星  高中银  田向明  吴玉红  周泽秀  杜  春  李黎年  周鸿君 张贵平  汪志华  黄佑英  孙兰英  吴一兵  向春林  程志刚  邱明跃 周莲秀  祝雅玉  王国平  李龙菊  杨玉梅  焦阳春  李莲轩  任林 王亚  陈玉梅  郝昌仙  徐光明  胡涛  程志中  马荣新  李有贵 陈红霞  周  艳  汪安贵  严卓玉  王  丽  唐刚英  潘秀龙  张静 何一川  杨国府  汪兰  刘远群  周国新  段富红  张  辉  况幸福 黄淑雄  肖金兰  郭云龙  樊翰遥  陈燕  周燕  王勇  张发敏 唐恒建  何艳  梁永林  杨永学  罗莲  武俊  赵桂花  孙光秀 杨玉屏  潘英  陈晓凤  王琴  韩磊  黄玮  罗银  申柏连 陈树林  罗花云  张昌俊  陆群芳  吴昌群  江盛满  吴明美  罗金良 钟文敏  吴学文  李慧  王恩芳  罗琴  黄恬  林仁平  姜丽 顾春艳  罗应琴  谌贻爱  朱淑沛  张灿  胡思成  林小龙  孙晓燕  陶远海  李洪仙  胡皓  陈青梅  杨映秋  郭念  周先琼  刘白兰 何  梅  陈睿莉  吴玉芳  杜真真  聂建平  魏正红  胡少汉  谌跃 吴光杰  赵彩明  张静  徐洪兰  杜长明  王永蓉  蒋善平  葛光梅 李国珍  吴卫东  葛金平  叶强美  刘宝定  黄德珍  张英  蒋伟 刘帮贵  刘燕  刘玉帛  张药师  王碟子  彭祖勋  陈锟  周德伦 牟国奇  姜艳  崔桂珍  赵祖章  刘敏  唐健  罗荣贤  王静 彭龙帅  刘国平  何  伟  陈永庆  杜晏霖  古素梅  谢德阔  何黔梅 胡德荡  彦昌健  孙健平  马志德  骆帝容  张桂英  陈兰  刘梅 翟德菊  杜师  何晓明  吴维琴  甘永忠  杨秀莲  张华  向雅 陈芳  袁红霞  涂在香  黄华珍  涂小兵  娜娜  姚小夏  赵飞 朱福碧  吴小彬  何伟  杨信丽  黄林红  何海荣  何国平  雷敏 周淑  张琳  黎娜  汤明洪  杨秀云  陈景谊  周启文  张桂兰 潘华菊  潘盛龙  蒋平旭  罗希恩  黄小凤  李凤云  李德明  毛艺 代启华  彭忠萍  龚联聪  袁东华  邓先宇  周宇  周星  李宗英 胡兰  张明  姜祥英  顾雨
    
    (共451人)
    
    
    人的权利,有的不可缺失、有的不可交易、有的不可被剥夺!凡是人应该有的权利每一个人都必须可以实践!凡是意识到自己的《宪法》权利和利益已经遭受到侵害、甚至即将被剥夺的公民们:请勇敢的维护和捍卫自己的权利,自觉地加入我们的行列!我们将按程序依法据理力争!
    
    
    李任科执笔并撰改
 2006年8月2日

致贵阳市政府的信

贵阳市人民政府 台鉴

政府自今年开展“整脏治乱”活动以来,已有时日。其中具体项目有关于“清退”贵阳市夜市等内容,为此公民可以依法维护自己的权利和提出我们的意见和建议。望政府加以必须的尊重为感!

首先我们必须清楚关于贵阳市夜市的形成包括历史的原因和现实的因素。

历史原因:自从人类社会有物资交流活动以来市场就已经形存,这是人类活动的必然。在现代意义的社会活动中,人们为了争取更多生存空间和顺应人们的生活习惯,夜间市场的自发形成无可厚非!形式是散落在城市的各个街区。这是一种自谋生路的自然方式。

在贵阳市人民政府的领导下,由各街道社区自行组织规划地段集中经营。如:过去小十字的富水中路段和喷水池的中华中路段夜市。虽几经取缔,自今仍然存在。历史的习惯给予了这种自然方式足够的生存空间。

现实因素: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在实现经济体制改革期间出现了大量的“下岗人员”,加之原有的城市失业人口以及城市超低收入的特困家庭,共同形成了社会政治的压力。而国家又不能很快从根本上解决这些人员家庭的生存、生活问题,贵阳市延安中路夜市又一次出现。既而,若干社区纷纷效仿。从现实意义上讲这是一种社会自我救助的表现!因这种自救的方式先由贵阳市政府的延安中路办事处牵头,也应视为基层政府的行政行为。最后获得了贵阳市人民政府的支持并被加以规范。贵阳市夜市的出现,合情合理又合法,同时取得了较好的社会影响。

贵阳市的夜市形成符合社会、政府、民众各方利益的统一。

第一、   化解社会矛盾,减轻社会压力。(经济体制改革在较短时间内使社会失业人数急剧增加,民众生存问题突出,对未来社会生活无望恐惧,不满情绪普遍上扬)

第二、   基层政府有经济利益空间。(可解决社区部分工作人员的工资来源和提高部门工作人员的福利和奖金)

第三、   满足了政府领导人在特定时间的政治利益欲望。(缓解了突出的社会矛盾,减少了失业人员因改制对个人生存、生命的过多直接伤害;引导社会矛盾进入缓冲区,平稳过度,实现了杜绝和制止“不安定因素”社会反抗力量形成的“政绩”)

过去贵阳市政府虽然在推行夜市出台过有关政策,给民众多一条生路的选择。但是只有政策而没有实施的细则,也没有对推行夜市政策中出现的问题加以指导帮助;从来没有与经营者进行过了解、对话、沟通,也没有解决或帮助过经营户的实际困难;更没有征求过市民以及经营户的具体意见与建议。因此造成和出现了很多弊端如:腐败问题,官僚问题,环境影响问题……

今天政府的“整脏治乱”活动,也是政绩工程!

对于城市远景规划,城市目前升位的主要矛盾,最根本的是取决于贵阳市以及贵州省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水平的同步提高,这是一项长远艰苦的社会基础工程。“整脏治乱”活动达到的是表面的整洁,结果还得靠市民的整体素质来维护。如果要突出本届政府领导人的政绩,敦请政府放弃对市民权利的侵害!

市民希望与政府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沟通和协商,历史客观地看待贵阳市人民政府的作为。确实,历届政府领导人没有任何一位在处理政治、经济、文化、体育、环境等诸多问题上,表现得十全十美。造成了今天贵阳市的“脏、乱”现象,如要究其原因,历代的政府领导人都难逃其究!市民拥护从根本上整顿历代政府领导人在主导思想上的肮脏,在行为政策上的混乱。要求政府对贵阳市的城市建设总体规划公布于众,让所有的市民都能充分参与讨论决策。这是市民的政治权利必须实现必须落实!市政建设要符合保证生活在贵阳市广大市民的生存条件逐步提高的原则。不能因个别领导人政治上的需要而无端侵害剥夺市民的基本人权,充分地听取市民对贵阳市城市建设规划的意见和建议,让市政建设规范化,法律化。从此不因政治利益的需要今天一项政策,明天一项措施,要保证“规划”有科学的严肃性,生态的合理性,有持续具体的可操作性。如果这一代政府领导人肯花大力作好这方面的基础工作,形成下一代政府领导人执政有法可依,杜绝一切胡作非为,杜绝一切政治利益上的追逐,或对上一代或前几代政府领导人的既得利益清算,同时也保证了本代领导人因科学、合理、民意的决策措施不被后代政府领导人再清算……。只有这样,市民才能与政府共同拥有一片蓝天,一份清新的政治空气,共同提高生存和生活的质量。

市民希望贵阳市政府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民主政府,在这个过程中摈弃个人利益上的得失考虑,充分关注关心民情民意,做好各民众群体之间利益的协调和平衡。决不能顾此失彼,用伤害一部分群体的利益来保证另一部分群体的利益。市政府的每一项决策都应该保持在本市政治、经济、文化、环境、生态等的长远规划推进层面,建立以法治为基础的公民社会,加强和完善各职能部门的职责,赏罚分明。出现官民矛盾不应官官相护,对该追究的部门官员决不手软。政府必须高度的谦虚,经常保持自责、自省并自觉接受公众的监督批评和建议。如果只注重形式活动的政府,短时间也许能获得好评,对改变目前脏乱现象有一定的积极作用,最终也只能被视为政府领导人的“政治秀”。仍然免不了被后任政府官员所不耻!仍然逃不脱被历史清算的命运!何去何从?望三思。

   “清退”夜市的决策,关系民权民生的利害!民众对自己的未来生存生活有主导权,知情权!政府决不能以暗箱操作的方式,置民权民生的利害于不顾。

市民希望政府不要把很多民众赖以生存的原有夜市当成贵阳市形象的“城市疤痕”。对夜市的“清退”应该是:“清理各级政府官员的腐败混乱,退还民众被侵害与剥夺的利益和权利!”。政府决策人应该从保障民众的生存生活条件、环境、质量在原有的基础上有更进一步的提高来加以思考。不应朝令夕改,更不能对民众耍弄朝三暮四的伎俩!坚决反对为了一己的政治私利,视民众的基本利益而不顾的倒行逆施!让贵阳市夜市这道曾经“亮丽的风景线”更加亮丽。……

   以上内容和意见,请贵阳市人民政府按程序适时给以明确的答复。

致礼

 公民:   李任科
(Modified on 2006/8/02)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贵阳骚乱事件反映民众对立情绪?
  • 贵阳数百人砸警车,冲击派出所!
  • 贵阳警方拒办暂住证引发大规模骚乱 数百人砸坏十余警车(图)
  • 贵阳“天上人间”裸陪小姐被抓(图)
  • 中日战略对话贵阳继续 改善关系成焦点
  • 贵阳市乌当区发生高致病性禽流感疫情
  • 贵阳在建大桥突然垮塌 22人坠入深谷4人死亡 (图)
  • 贵阳运输法庭今审“警贼勾结”
  • 贵阳机场因跑道发现裂痕关闭5小时
  • 贵阳宝马车辗过人腿 伤者家人反遭高压水枪扫射
  • 从阜阳到贵阳:毒奶粉再现
  • 贵阳一彩票销售现场发生人为爆炸
  • 智障人贵阳街头等死,政府不闻不问(图)
  • 贵阳:政府车将被害者撞伤后还要进行殴打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