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潘一丁:不讲诚信的理论铸就没有诚信的社会
(博讯2006年8月02日)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今天被认为“文明了”的全人类社会(那些瓦努阿图之类,物质文明不发达的国家当然除外),几乎都在受同一个问题的困扰,那就是在这些国家的社会中,从上到下,从里(国内)到外(国际),从公(集体、组织)到私(个人),从大(人)到小(孩),都普遍存在“没有诚信”的现象或问题。例如:政策朝令夕改,承诺不兑现;国际交往中口是心非、尔虞我诈、各怀鬼胎,视神圣条约如儿戏:对国民隐恶扬善、只报喜不报忧,为达到目的不惜制造虚假情报 ,奉行“谣言说一千遍就变成真理”的信条;在社会经济活动中,绕过政策法令监督去行贿受贿。造假帐欺上瞒下、施放谣言操纵股市。市场上虚假广告盛行,假冒伪劣、坑蒙拐骗现象泛滥;青年男女之间,结婚前指天对地、山盟海誓,结婚后同床异梦、各怀鬼胎,最后劳燕分飞;面对口口声声要以为鉴的历史事实,到头来发现成了可以“任人打扮的女孩子”而真假难辨、面目全非 ,害得外国哲学家要作出“历史的真相就是没有真相”的结论;到了家庭之中,家长或老师出于善意地,一面警告孩子不要说谎,说否则会长出“长鼻子”,一面却以以捏造杜撰出来的故事教育孩子 。孩子则以在家庭、社会中耳濡目染、却不长“长鼻子”的谎话为榜样,来规避对自己所有不当行为的监督;……等等诸如此类。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一句话,就是随手拾来,比比皆是、举不胜举 而罄竹难书。 (博讯 boxun.com)

    
    这只要看看由同文同种的大陆两岸同胞各自的表现就知道了。虽然那里社会都出于提升社会道德品质的良好愿望,不约而同地、先后发动了“学雷锋”“五讲四美”、“树立革命荣辱观”等(大陆),以及“心灵净化”、“(举行)洗脚礼”“社会一起迎佛指”(台湾)等动机无可非议的活动。更不用说民选出来的台湾领袖人物,上台时无不信誓旦旦地,对民众甚至国际社会“几要几不要”地赌咒发誓。但是结果呢? 一个没有兑现的。而两岸普遍贪污腐败的现象不减反增,现在连一向标榜清廉、草根的台湾民进党和陈水扁家族,也早已被“糖衣炮弹”击中投降。和当初许下的诺言相比, 反而只能用和诚信背道而驰的“弥天大谎”来形容。更不用说包括美国和联合国在内的全世界,他们的政府和领袖,总是把努力“编织各种谎言”当成自己的日常工作和成就。可以毫不夸张而负责任地说,今天的人类社会,就是由无数谎言堆砌起来的“金字塔”总成。而“要讲诚信”的口号本身 ,就整体而言,更是一句用来自欺欺人的最大谎言,尽管用心良苦,事实上却是万万行不通的,在中国人心中,早就得出“老实人吃亏”的结论,就是对今天这种“谎言世界”结果的准确判断。
    
    其实,我们对这种『所有社会原来都根本没有“诚信”』的事实存在,完全不必大惊小怪,更无需同仇敌忾、貌似义正词严地加以讨伐,却总是无功而返。因为大多数人至今还根本不知道“敌人”在哪里?要是胡批乱打一气,最后一定会遇到“大水冲了龙王庙”般尴尬--打到了自己供奉的理论“祖师爷”头上。
    
    事实上这根本就是有轨迹可寻,有源头可查的一段“公案”,而且符合“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子会打洞”的自然科学规律。也就是说,我们今天的社会之所以没有诚信,完全是因为作为依据来指导这个社会的 西方理论“祖师爷”,自己开始就不懂“诚信”,甚至根本就没有这个概念。这也是必然的,因为这种理论,就是建立在达尔文以观察动物行为作依据,并以只有在原始丛林环境条件下才有效的“丛林法则”为仿效蓝本的基础上, 延伸发展出来的。这种理论完全不顾我们从走出丛林起,早已经就生活在和丛林环境完全不同的“(人造)社会”中的事实。甚至可以不客气地指出,如果当初的达尔文先生以及他后来的接班学者们,能从猴子堆里,以它们的行为当作参照对比物,要是真总结得出“诚信”这样的概念,那今天人类自己,恐怕就要像亚当、夏娃一样,光着屁股被放进动物园里,去供先我们一步进化的猴子们来观赏、研究了!
    
    这也是说西方社会理论落后的重要根据之一。因为他们至今都认识不了人类自己和自己的社会,以及天性和人性的本质特征。当然也认识不到人和动物,丛林和社会的根本性、原则性区别。所以才会稀里糊涂地、拿人和高等动物混为一谈。更把在自然生态环境系统中(比如原始丛林环境)才适用的运动规则--“丛林法则”,直接套用到自己“人造”的非自然生态系统中来,终于犯下在逻辑科学常识看来,是极其明显幼稚、低级,但确是不可原谅的严重原则错误。以至于那些受过高等教育,自以为知识渊博的社会学者、专家、权威们,甚至不愿意(也许是不敢面对)去屈尊认真思考这个迟早要被事实证明的错误,和未来一定会产生的严重后果。反而出于保全自身现有的名誉地位,和利害得失的考量,最后 装聋作哑般地、置全人类长远福祉或危险于不顾, 举着这块早该砸烂、抛弃的理论祖师爷的“牌位”不放。还要连哄带骗地,制造资本主义制度优越性的谎言和假象,让世人跟着他们一条路走到黑!
    
    就拿让西方引以为骄傲的法制来说吧,这是典型动物思维下的产物。因为当人类社会主要通过集体分工合作的形式,得以靠集中全人类社会的智慧,取得了物质文明领域里的巨大成功。而在武器方面的同步提高,就使得抢先拥有这种能力和条件的一小部分国家,具备了可以轻易战胜数量上比自己多得多的 、另外一部分国家或民族,拿他们当原始社会中的“奴隶”来予取予求。除了表象上因为生产力的提高而使得物质大大丰富,不必再像刀耕火种的原始时代那样穷凶极恶、甚至不惜“杀鸡取卵“般地剥削、压榨奴隶外,在精神本质上,跟“奴隶社会”完全是一脉相传。唯一的区别,就是奴隶社会时代,人们更多的是出于天性的求生和贪婪本能,下意识地去按照丛林法则行事。而到了中世纪、特别是“进化论”和“丛林法则”开始主导人类的社会行为以后,这种本能就因为有了“(其实是错误的)理论根据”的支持或教唆,而变成了有意识的主动行为。
    
    这时,从知其所以然的层次来客观地看,人类社会就被分成了两个部分,其中一部分“强者”成了掠夺、盗窃、霸占他人财富积累的强盗或骗子、小偷。另一部分受害者,就在这种理论的 主导下,“顺理成章”地成了活该被吃的“弱肉”。只是因为这种行为已经上升到集体有意识的主动,不再是丛林中动物的个体本能行为。强者的概念逐渐被“强者们”(可以是种族、国家或集团)取代。这时在强者们内部之间,就出现了一个新的分配问题,因为他们自己一定体会到,要是也实行丛林法则的话,就意味着必须自相残杀地争夺战利品,长此以往,真要退回到丛林时代,重新再当猴子去竞争猴王了。所以在“强者”之间就需要一个共同的约定,这就是所谓的法律的起源,并随着时代的需要而在表象内容方面不断完善,形成一整套的法律体系。但是本质上仍然只不过是强盗、小偷集团内部之间要遵守的“江湖规则”罢了。
    
    这种看似“恶毒”的诽谤、诬陷,实则证明起来一点也不困难,证据比比皆是。比如近一、二百年来,列强们对积弱的中国无法无天的所作所为,要是按照他们国内实行的法律,绝对可以把他们当成罪犯送上法庭;还有战后自誉为“自由、民主”的法治国家美国,在国际上却经常置他们自己以及由他们主导制定的联合国法律原则不顾,去支持世界各地的独裁者(比如前伊朗、伊拉克、南斯拉夫和古巴、海地等国家中的独裁者)。更在九十年代后,连续入侵阿富汗和伊拉克,建立傀儡政府,却至今不承认古巴的民选政府;以及在当下发生的以巴、以黎武装冲突中、公开支持以色列的、足以送上海牙国际法庭受审的战争行为;更在袒护印度发展核武器的同时,却对朝鲜和伊朗基于几乎同样的理由,要发展自己的核武计划横加干扰阻挠,甚至不惜发出武力干预的威胁,摆出一副典型“奴隶主说了算”的独裁 嘴脸。其原因无它,就是因为这种被说成全世界都要遵守的“神圣公平”法律,原来只不过是强者们内部的“江湖规则”,根本没有普世应用的意义和价值。何况制定者们,也从来没有这样的普及打算(所以外国的反抗者,可以不经法律审判,直接被关进监狱。而自己的士兵在别人的国家里,明明犯了虐待犯人、甚至强奸杀人罪,也可以送回国内从轻发落。因为在根据这种在进化论和丛林法则基础上发展出来的社会理论的追随者们眼里,只有强者们才算“人”,其余的都只不过是供他们这种“高等动物”来随意支配享用的“弱肉”而已。西方那些不断出现的、从希特勒德国的“种族优越论”,到1995年在美国旧金山举行的“费尔蒙特饭店会议”(http://www.newmilestone.org/zl/zl0323.html)中提出的“喂奶论”,都提供了无法抵赖的确凿证据。包括历史上的西方人,曾经为了垄断丁香、象胶、甚至鸦片的生产销售,不惜以谎言欺骗,并在原生产地实行“种族灭绝”政策。如果全人类都对这种还没有脱离原始野蛮的“兽文化”影响而形成的落后社会理论,不加思考地吹捧 、追随。对“强者们”以外的大部分人而言,只不过是一厢情愿的自作多情罢了。到时一定会“后悔莫及”的!
    
    现在再回过头来看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那里由中国文化加工出来的“社会人”和社会,早就具备“诚信”概念,并形成包括诚信在内的一系列提倡“自我约束”的道德标准。创造了远比法 治(制)社会不知先进、有效多少倍的、依靠发挥作为“天性克星”的人性,来实现社会主人们(大众皇帝)的真正自治--理论上(含金量百分之百)最高级层次的民主!
    
    可惜的是,受到客观时代环境和物质条件的限制,中国古代的圣贤学者们,不仅不能具备“解压缩”中国文化的能力,从而总结出一套适用于人类自己创造的非自然生态环境系统的运动规则——社会科学理论。反而受天性自私的本能影响,在提倡诚信的同时,塞进了对自己有利、却跟诚信原则背道而驰的“私货”,这也是有据可查的。其中最突出的“主谋”,就是孔子的“父子互隐为直”,以及“为圣、贤、尊者讳”之说,就证明是他自己带头首开了违背诚信原则的先例。也就是说表面道貌岸然的孔子,却认为要是父亲或儿子中有一人当小偷偷了人家的羊,那就要为对方隐瞒(等于犯了”包庇或窝赃罪”)。而那个绝对有“拍马屁”嫌疑的“讳”,同样也是隐瞒的意思,而且可以以常识来推断,要“讳”的一定是见不得人的坏事、丑事,因为就这类人(圣贤尊者)而言,对他们有利的好事,哪怕是无中生有,都要捏造出一点来广为宣传的。要是真做出来的话,大张旗鼓地宣传还来不及呢,怎么会要去“讳”呢?由此可见,孔子一开始就直接违背了“诚信”的原则,却又被历代统治者“正中下怀”地欣赏,捧为要所有人效法的“至圣先师”和“万世师表”。如此口是心非的说教,看在聪明的中国人眼里,当然心领神会地如法炮制,并付诸于社会实践。在一致高呼“要讲诚信”的表象口号下,做出毫无诚信可言的行动。终于异曲同工、殊途同归地,在诚信问题上无需“接轨”,而和西方直接“并轨”了。而且因为文化功能的强大,其具体表现(可惜是负面),已经足以让西方社会瞠目结舌而“自愧不如”,甚至可以断言,他们在这方面也一定会再当“跟屁虫”的。那么这样“你追我赶”下去,我们还能指望人类社会会有好下场吗?看看今天国际社会如此不堪的现状就知道了。
    
    特别需要强调指出的一点是,人类有史以来就从来没有停止过的“肉体战争”,是泯灭社会“诚信”的主要“杀手”。因为几乎所有国家的政权,都建立在某一场战争胜利的基础上。长期交替延续的结果,使孙子兵法中的“兵不厌诈(没有诚信和不择手段)”,成了最高的战争信条。取得胜利后的统治者,会自然而然地把这种成功经验养成的习惯,通过自己的属下带到社会的各个层面,继而扩散到全社会。这不仅适用于认识中国历史,对全世界也是没有例外的。在这样的现实环境下,以联合国当初就在“各怀鬼胎”的动机下,通过尔虞我诈的妥协手段,树立起来的和平理念。要是用来和“丛林法则”对峙,完全就像“东坡先生”面对“中山狼”,马上就现出软弱无能的本性。所以可以认为,只要原始、野蛮、残酷、恐怖,你死我活的肉体战争还存在于人类社会的相互之间,“诚信”就永远是一条可望不可及的地平线,是谎言中最大的谎言!
    
    按照中医理论,人生了病,就要先找出“病根”后加以“根治”,才能彻底治好病。现在我们已经找到人类“社会病”的病根--东西方至今都没有一个正确的、经得起推敲质疑和实践检验的社会科学理论为指导。所以只要不“讳疾忌医”,该如何下药?是再清楚不过的事情。非要等到“病入膏肓”时,就来不及了!
    
    (其它相关文字,请浏览网站《新里程碑》,从同名文字的链接中查阅。http://www.newmilestone.org/06/czl60801.html)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潘一丁:现有社会理论无知和愚蠢的新证据
  • 潘一丁:维和需要威权-联合国只不过是“泥菩萨”!
  • 潘一丁:一个“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问题
  • 潘一丁:潘一丁是什麽“东西”?
  • 潘一丁:人不教、理论之过,教不严、社会之惰
  • 潘一丁:最幸福国家的启示
  • 潘一丁:解铃还须系铃人
  • 潘一丁:理工科思维的用武之地
  • 潘一丁:论慈善事业的最高境界
  • 潘一丁:台湾经济跟“民主”风牛马不相及
  • 朝鲜导弹危机:解铃还须系铃人/潘一丁
  • 潘一丁:台湾丑闻和香港罢工都是假民主惹的祸
  • 潘一丁:腐败源自于社会主人的寡廉鲜耻
  • 潘一丁:检验民主的唯一标准
  • 潘一丁:民主就应该是包治百病的“万灵药”
  • 潘一丁:台湾的现状是大陆未来民主的沙盘推演
  • 潘一丁:羞耻感的表象和本质
  • 潘一丁:文革是中国民主要吸取的教训
  • 潘一丁: 假得“理所当然”
  • 潘一丁:中国人需要良知而不是激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