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谁是真话?向谁要真相?何以获得真相?/王德邦
(博讯2006年8月02日)
    近来网络世界争执不断,这原本也是正常的事。然而在同仁们内部分歧连连,并且延伸到网络上公开纷争时,这就不是很正常了,至少这种方式不是妥善解决问题的途径,或者说它所反映出还没有找到妥善解决分歧的途径。近日网上又传出了质问真相、指斥谎言的文章。完全可以预见,这又是一个可能引起巨大分歧,进而可能导致大的分化的议题。为此,我想先出来谈点自己的看法。

    在一个靠恐惧与谎言统治的社会,之所以能让恐惧与谎言弥漫社会,是因为有无所不控制的极权。极权是恐惧与谎言得以横行的基础,是恐惧与谎言的制造者。由此而言,极权是因,恐惧与谎言是果。在这样的社会,反抗就是说出真相,生活在真实中,用真相来颠覆谎言,用真实的生活来战胜恐惧!这是一批批与极权统治不懈战斗并最终从极权社会走过来的先贤们的经验。这无疑值得我们记取。在今天中国风起云涌的维权大潮中,用真话来维权无疑是一条基本准则,是反抗极权维护民权的基本条件。在这点上我想不会有人提出异议。

     然而中国在反抗极权的维权大潮中的确涌现出一些不尽人情的东西,传出了一些让人听来匪夷所思的事情,甚至于让普通国民听来觉得某些事存在故意编造的嫌疑。应该说,作为个人有权对此表示怀疑,甚至提出质疑。然而在一个极权统治的社会,在没有基本的言论自由,没有独立调查机构的情况下,我们怎么样才能获得真相呢?在一个没有获得真相所应具有的基本社会条件的情况下,我们对一些事情提出疑问是正常的,然而作出是真话还是假话的判断,却是缺乏依据的。在此情况下,请问我们有什么理由去说别人是说谎呢?对于说谎的结论,我们是建立在常识判断、还是事实判断? (博讯 boxun.com)

    如果是常识判断,那么中国的常识是什么?在奥斯维辛没有公布前,以人类的常识不会想到它的残忍!在萨达姆统治没有被推翻前,伊拉克人民并不知道这片土地上有群体灭绝性罪恶。因为在那样的国度,知道真相的都死了,或者就是参与灭绝者。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怎么去寻求真相?我们能根据自己的判决来说谁在撒谎吗?当常识被颠覆时,当人类的底线被抛开后,常识判决必将被否定。从人类已经揭示出来的极权统治罪恶来看,常识只能成为极权愚弄与嘲讽的对象!

    那么事实判断呢?无容置疑,事实是一切真话与谎言的识别器!然而我们怎么样获得事实呢?或者说,我们在作出他在说谎判断时是掌握了什么事实?我们去调查过吗?还是我们就是参与者?我想,在一个极权笼罩的国度,别说根本没有不受干扰的独立的调查,就是放开让所谓记者调查,谁能肯定那就是真相?因为无所不在的恐惧在左右着普通人说出真相!同时,无所不在的控制,让他们有条件制造出与事实完全相反的“真相”。在此情况下,我们纵使能去了解,结果更可能是获得假象。这已经一再为我们身边所发生的事件证明了:山东临沂、广东汕尾等等,不胜枚举的事件证明着:真相不会让外界染指。在一个极权政体下,一切想得真相的努力注定──没门!

    在一个没有提供基本获取真相社会条件的现实中,我们判断一件事物真假的依据注定是极其匮乏的。这些事只有那些亲历者才有发言权。而当我们对那些亲历者的言说表示怀疑时,我想,我们是没有根据判断那就是谎言的。当此情况下,我们只能要求社会给予获得真相的条件,以便我们去了解那言说背后的事实,而不是指斥某某在说谎。在没有事实的前提下,我们指责人说谎显然是武断的,是根当局的谎言合拍的。

    正是如此,在一个恐惧与谎言统治的社会,任何真相都被极权所掩盖。面对这种状况,我们努力争取一个可以获得真相的环境才是最根本的。而在没有公开、公正,没有任何干扰阻碍获取信息的前提下,我们去指斥任何谎言都是没有根据的。

    所谓谎言止于公开!与其我们去谈论、实际很难排除是意测他人的说谎,不如坚决去争取寻求事实真相的社会环境。只要这种极权统治没有结束,公开、公正获得信息的路径没有疏通,真相就永远不会到来。为了让我们不被欺骗在谎言中,让大家携起手来,坚决结束制造谎言的罪恶现实吧!

    (2006-07-30于北京)

    民主论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读余杰文章“以真话来维权”有感/三妹          
  • 章天亮:也谈“以真话来维权”
  • 以真话来维权/余杰
  • 赵达功:用“说真话”来对付中共谎言
  • 自称“说真话”、“清扫伪学”的黎鸣何以遗忘“六四”血案?/刘书木
  • 刘晓竹:为孩子,希望胡说真话、温讲宽容
  • 黄天源:讲真话为什么这样难?
  • 余杰:谁是说真话的人?— 悼念刘宾雁先生(组图)(图)
  • 真话论/朱长超
  • 刘晓波:用真话运动瓦解现代独裁政权
  • 以真话为生命的黄万里/老戚
  • “不讲真话”的经济解读
  • 他说了真话?/古德明
  • 卫生部为什么讲这种“真话”:医改没有“不成功”?/云淡水暖
  • 真话与幻想:建一座“民工博物馆”/云淡水暖
  • 我们有李昌平说真话的勇气吗
  • 朱学勤评论杨振宁:说真话并不需要付出太大代价
  • 让我们来扶植敢讲真话的华人媒体
  • 回答胡星斗等质问者:不说话或不说真话的若干原因
  • 温总理想听到真话有多难?
  • “一句真话”有多重?—质疑《南方周末》的2006年“新年献辞”
  • 大陆传媒评选十大敢说真话人物 李敖获选
  • 卫生部为什么讲这种“真话”:医改没有“不成功”?
  • 真话与幻想:建一座“民工博物馆”
  • 一些干部对巡视组不讲真话 对当前巡视工作的思考
  • 中国问题学专家胡星斗:中国知识分子说真话者少
  • 蒋彦永:「我就信说真话」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