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赵昕:我该怎么办?
请看博讯热点:新闻自由

(博讯2006年8月02日)
    赵昕更多文章请看赵昕专栏
    这两天,几位朋友跟我打电话,都是讲余某在《以真话来维权》(该文首发《苹果日报》,后《观察》、《北京之春》、《博讯》予以转载)一文中,含沙射影地攻击了包括我在内的几个维权人士,其中一位看我不敢相信,还特意读了其中关键的一段给我听。
     (博讯 boxun.com)

    
    
    确实,连国保人员都已经在我回京的第二天,5月25日我38岁生日时,正式向我认错道歉、请求我的原谅了,身为公共知识分子的余某怎么可能信口雌黄、诬蔑陷害呢?!初听此说后,我真是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即便上了《博讯》看到此文,我还在怀疑是不是网特冒名捣鬼、故意扰乱民间阵营。后来在朋友指点下在《观察》、《北京之春》也看到此文,并注明了转自《苹果日报》,我才开始慢慢相信这是真的了。在咨询了我尊敬的几位师长的意见后,赵昕于2006年8月1日下午14:46分,拨通了余某手机,以主内肢体的身份进行了如下沟通:
    
    
    
    赵昕:“余某弟兄,你好!”
    
    余某:“哪位?”
    
    赵昕:“我是赵昕。我想证实一下《以真话来维权》这篇文章是不是你写的。”
    
    余某:“是我写的。”
    
    赵昕:“许多人都认为你写的这段:‘有人出没娱乐场所,并与地方黑势力发生冲突,却非得将这样的事件泛政治化,将其描述成国安策划的阴谋’是指责我。请问这是你的本意吗?”
    
    余某:“我并没有写上你的名字,这样的事发生多了,你不要对号入座。别人对号入座不是我的责任。”
    
    赵昕:“你有怀疑一切的权利,但是作为公共人物起码应该文责自负、对得起自己得良心。哪你看能不能够找个时间,我把被打成重伤的全面经过跟你私下详细地沟通一下?!”
    
    余某:“我有我的信息来源。你觉得你背后所作所为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
    
    赵昕:“哪你是拒绝私下进行善意沟通了?”
    
    余某:“是的,这是我的选择权利。”
    
    赵昕:“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哪能不能请你进一步的,把你所掌握的全部真相证据,在网上公布出来?”
    
    余某:“我没有写上你的名字,你不要对号入座。我个人不会再就此事发表任何文字评论。”
    
    赵昕:“人存有什么用心自然神知道,没有掩藏得住的事实,真相总会有水落石出、大白天下的一天。如果有一天真是证明了你的判断是错误的,你是否可以向我认错、道歉?”
    
    余某:“我看没有这个必要,我相信我自己的判断。”
    
    赵昕:“你真是连我们进行一次私下交流和沟通,权当真相调查,都不愿意吗?”
    
    余某:“没有这个必要,我不会与你们一起出现在公共场所。”
    
    赵昕:“哪好吧,你不愿意就算了。再会!”
    
    
    
    之后,我们挂了电话,我随即把这个情况向晓波老师简单交流了一下。颇富戏剧性的是,这时警察挂电话来了,说是海淀国保要找我,约我16:30在北京交大对面的蜀园饭店见面。当然了,这是我们在临沂为陈光诚事件身体力行非暴力公民不服从抗争,又回到北京在郊区休养了几天后,北京警方首次找我谈话,见面的话题自然大家都心知肚明。
    
    
    
    饶有意思的是,在讲完了诸如“出门打招呼、不要离开北京”这样的上级指示后,其中一个警官主动提起了余某:
    
    
    
    “余某最近怎么回事?老是在攻击、排斥你们啊。”
    
    
    
    我哭笑不得,只能警惕地回答:
    
    
    
    “也许是误会太深了吧。这不,这两天他还写了篇文章,含沙射影地指责我在四川被打伤是黑社会所为,却撒谎栽赃在你们头上,冤枉你们,‘将其描述成国安策划的阴谋’呢!”
    
    
    
    这警官劝道:“不过你做事也太猛了。你即便不为自己安全着想,还是应该为家里人着想。你们在国内生活,日子还得一天一天过啊!你看你去年做得太猛,结果被挨打受罪了吧?!以前你的事不归我俩管。自从你这次从云南回到北京后,我们俩接手你的专管以来,我保证打你的事情是不会再发生了。但是你做得太过的话,惊动了有关领导,他们下指示要抓你,我们无能为力,又有什么办法?!”
    
    
    
    “是啊,生活总得继续呀。我答应过你们,不把你们向我认错道歉和请求原谅的事情再捅出去,也是为了真正宽恕到底、摆脱仇恨捆绑,前两个多月我也确实做到了。但是现在看来,我可能起码得把给胡锦涛的感谢信等一些资料公开在网络上了。”我无可奈何地回答道。
    
    
    
    两个警官再三劝说道:“再说吧,最好不要这样做。”
    
    
    
    “是啊,即便我公开了这个消息,怀疑者们一样可以义正言辞地要求我拿出证据,说出证人名字,要求你们出来作证等等。现下这些当然是不可能了,这样不但给你们个人带来麻烦不说,而且你们还有可能受上级指示,站出来极口否认、进行所谓‘公开辟谣’呢!”——我深感无奈,就象那些最早揭发纳粹集中营惨况的逃犯却被善良的人们视为疯子一样,就像那些最先揭示南非白人当局对自己的阴谋陷害而被形形色色的人们抱着形形色色的目的斥为“撒谎者”、“骗子”、“沽名钓誉者”一样,恍如陷入了一个荒谬可怕的陷阱里,无力,无助﹍﹍
    
    
    
    是的,我确实不能把身在体制内却向我通风报讯的正直警官和良心官员的名字和情况公布出来,在目前情况下这样做无疑于出卖与背叛!是的,我确实不能把帮助我打探情况的体制内外朋友所说的一切情况全都兜出来,在目前情势下这样做无疑于伤害与自私!是的,我确实不想为了我个人的事情就激烈冲突、你死我活,因为我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家人孩子考虑!是的,我也不愿意因为在中共高层的关注下有所解决就多说什么,免得人们说是借题吵作而忘却了依然在受苦受难的兄弟姐妹!是的,我甚至不能把前批专管我的国保警官、跟踪我执行任务的“军人兄弟”、今年我生日时来向我认错道歉的良知警官的姓名情况全部公布出来,因为他们仅仅是执行任务而已,我们之间没有任何个人冤仇,我绝不愿意在不恰当的时候勉强他们、伤害他们!更加重要的是,既然我提倡在中国大地上推行“真相与和解”运动,既然我已经信主基督得了自由,难道不应该以身作则,秉持所有生命共同体不可分割的“班图精神”,真正出离仇恨的捆绑、永远坚守正义与宽恕,活出一个基督徒的样式来吗?!
    
    
    
    我不断说服自己,心里面好像想通了,却似乎又正在征战不休,“没意思”、“算了吧”、“与其活着还不如六四死去”、“决斗”、“死个轰轰烈烈算了”等等负面词汇和念头不断地在我脑海里涌现。是可忍孰不可忍啊!更何况这还算是一个著名“公共知识份子”说的话,更何况这还是来自同一战壕的明枪暗箭,更何况这已经严重侮辱和伤害了我的人格尊严,却又不负责任不肯承认,甚至也拒绝了我善意地邀请进行私下交流和沟通的建议!更何况,纵恶就是帮凶。
    
    
    
    我无法决定我要做什么,我也真不知道我该做什么。虽然有律师朋友出主意说“打官司”,虽然有善良师长建议我们“私下谈谈”,虽然有睿智的师友建议我“置之不理”,虽然有义愤的朋友张口就“打丫的”,甚至有师长苦口婆心地花了四、五个小时做我的思想工作,但是说老实话,我还是不知道,我到底该怎么办?!
    
    
    
    我知道“三尺头上有神灵”,我知道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我知道该全心全意仰望神,我知道唯一正确的就是:请求上帝宽恕我,也宽恕“不知道在做什么”的余某弟兄!可是我实在不知道,同样处境要是换了你,你会怎么办?!
    
    
    
    已经凌晨四点多。先记录下这些情况和心理状态,先附上几份以前多未曾公开的资料,先发出去立此存照吧!差点忘了告诉你,网上先是说:“经过详尽调查查无此事”,后来纸包不住火,就开始言之凿凿地说:“赵昕是强奸犯!”——至于“强奸”了谁,那就说法甚多了,有说“服务员”的,有说“小姐”的。阿坝的报告就 “一变再变”,“经济搞断,名誉搞臭,身体搞垮”,多精致多厉害。
    
    
    
    
    
     赵昕于2006年8月2日凌晨4:35北京
    
    
    
    
    
    附一:赵昕今年5月26日致朋友的一封信
    
    附二:致胡锦涛先生感谢信
    
    附三: 四川省委书记张学忠关于“11﹒17”事件的讲话
    
    附四:赵昕关于“血溅人间天堂”事件的公开声明
    
    
    
    
    
    附一:赵昕5月26致朋友的一封信(略去个别名字)
    
    
    
    某某老师:
    
    
    
    昨天我非常高兴,不是因为昨天是我的生日,而且是因为慈爱的上帝给了我一个极好的生日礼物!
    
    
我前天回到北京的,昨天国保找我谈了话,很是融洽。他们没有再派布置陷阱的前国保人员等来,而是换了另外的一批我不认识的人,特别不让我象以前一样到派出所去,而是非常客气地到我家小区,三个人耐心地等着我喝茶。对我公开揭穿他们的构陷和伤害也主动表示理解,只是告诉我最好不要公开这样的事情,这让他们很难堪。而且也请我原谅,他们个人也有苦衷,也很无奈,上级的命令不得不执行等等。

    
    
    
    我当然表示理解,因为这确实不是个人的恩怨,也希望他们带话给相关人员,我对他们没有一丝一毫仇恨,希望以后还是可以友善相处、可以见面沟通。
    
    
    
    能够充满爱和宽恕地揭过这次痛苦和残酷的事件,我真是非常高兴。感谢主,是他给了我爱的力量与智慧,并使我更加信靠慈爱的耶和华!阿门。
    
    
    
    关于上次您提的人道计划,我想推荐以下人员:胡石根、许万平、杨天水、吴玉龙、李海、齐志勇、胡佳、陈树庆、欧阳懿、陈西、毛庆祥、朱虞夫、何德普、胡明君、王森、吕新华、王文江、冷万宝、杨子立、刘世遵等20人。其中有些是已经出了监狱的,但是人很优秀,又极困难。如果不妥,请指出。有什么需要我配合的,也请说。
    
    
    
    祝好!
    
    
    
    你的弟兄:子轩
    
    
     附二:致胡锦涛先生感谢信
    
    
    
    尊敬的锦涛先生:
    
    
    
    您好!
    
    
    
    我是在四川省九寨沟陪同父母旅游时,被不明身份暴徒殴打成重伤的公民赵昕,现在已基本康复,回到北京。
    
    
    
    从多个渠道传来的信息表明,正是在您的直接关注和批示下,此案才得到了各级政府的高度重视:四川省委张学忠书记三次在公开会议上就此案作出严肃指示,主管旅游的王怀臣副省长也为此亲自到北京接受批评并作出检查,其他各级行政官员也为此受到不同程度的批评和行政处分,我个人的医疗费用也得到了基本解决。目前,我的人身安全也得到一定的保障,个别警官已经诚恳地请求我的宽谅。
    
    
    
    尽管此案真相表面上依然迷雾重重,但是我已经在2006年4月18日公开的《真相与宽恕公开声明》里,郑重承诺:
    
    
    
    “为了这份爱,赵昕在此明确宣布:放弃对你们的一切起诉和追索,不管是策划者、决策者还是执行者、协助者、受蒙蔽者,不管是今天还是将来,不管是打残我还是打死我!我只是请求你们,在将来可能的时候,能够把这一切真相都揭示出来,能够让公道重回这片浸透血泪的土地。因为,正如图图大主教所说:‘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没有宽恕就真的没有未来’!”
    
    
    
    是的,八九一代人大都已经从仇恨与激进中走出来,变得非常理性和明智,坚决主张中国走渐进民主的道路,希望通过保持民间的监督和压力,与体制内的健康改革力量互相配合,以最小的成本和代价,积极稳健地推进中国的和平宪政民主转型伟大事业。在我2004年底至您的万言书里,也可以看到这样的观点。
    
    
    
    您一定非常清楚:在中国社会稳定的时候,在中央执行力较强的时候,主动、积极地解决一些历史遗留问题,可以避免产生许多负面效应,尤其是避免政治冒险家和投机家的出现,把中华民族引向又一个灾难。历史赋予您的担子确实很重,需要极高的政治智慧和远见,需要体制内外更多的理解与支持。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尽最大努力推动中国的“真相与和解”运动,化解仇恨、消弭分歧,在揭示真相、追求正义的同时,以爱和宽恕的精神,推动整个社会的大和解和中华民族的大复兴。
    
    
    
    为了这份共同的爱,晚辈郑重地向您表示由衷的感谢,感谢您对我的真诚关切,并诚心敬意地祈求上帝:给予您和您的全家,也给予我们多灾多难的民族,以特别的祝福和关爱!阿们。
    
    
    
    当然,晚辈真切希望,象这样的感谢不再有下次了,希望祖国真正实现“依宪治国”、“和谐社会”,所有受侵犯者都可以循正常法律程序,寻求公平与正义。
    
    
    
    祝您工作愉快,身体健康!
    
    
    
    
    
    晚辈:子轩谨呈
    
    电话:13001116454
    
     2006-6-15 北京
    
    
    
    
    
    
    
    附三:四川省委书记张学忠关于“11﹒17”事件的讲话
    
    
    
    据许多朋友和四川官员们来医院探视我时所讲,四川省委书记张学忠曾多次就我在九寨沟被打成重伤一事,发表讲话或作出批示:一次在2005年底在攀枝花召开的四川省冬季旅游发展大会上,一次在2006年初的四川省委常委扩大会议,发表讲话批评相关官员,并先后两次在阿坝州一变再变的报告和主管旅游的王怀臣副省长的检查上作出批示。
    
    
    
    当然,大家分析,这一切和胡锦涛先生的批示密切相关:作为党的新闻喉舌新华社下属的新华网,不仅在旅游和发展两个论坛转载了我的“血腥恐怖的九寨沟人间天堂游”一文,引起总计高达十多万的点击率和数百条回帖,而且在阿坝官方交涉下也坚持没有撤下主贴,只是停掉了帖子的回复功能;个别官员看我不相信胡锦涛就此作出批示,还悄悄叙述了胡锦涛批示的详细情况给我听;一个军队的中将也悄悄托人来看望我,表示慰问——可以肯定,专制保守力量的很多决策和做法,高层和行政体系未必全都知道!据传胡锦涛就曾经为公安和国安系统上报的材料竟然经过了修改加工而大发雷霆,严厉要求必须原件上报,不得擅自修改。
    
    
    
    下面记述的,就是一个四川朋友发给我的短信,通报了张学忠书记的一段讲话。为了保护体制内的朋友,暂把名字和电话尾数隐去:
    
    
    
    
    
    2006-01-27 10:44:37-41 1060288166XXXX至13001116454短信
    
    
    
    昨天朋友来说,学忠书记曾在省委常委扩大会上谈到领导的工作作风问题,以你的事件为例,严斥阿坝州委书记,说你们的申诉材料到了他那里,阿坝的报告一变再变,说别人赵*找小姐,哪里有带着父母家人去找小姐的?你们公安局长在干什么?对九寨沟的影响太坏!省旅游局来没有?你们在干什么?省公安厅的听到,负责全面调查,弄清事实,找出责任人,一查到底。子轩,上述情况来得太晚,也许是面子话,但毕竟是发了话。先生为你的事出门了,祝举家平安!xx
    
    
    
    
    
    附四: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没有宽恕就没有未来
    
    ——赵昕关于“血溅人间天堂”事件的公开声明
    
    
    
    
    
    国家专政机构的某些官员:
    
    
    
    今年三月中旬,我在北京的家人收到四川省茂县检察院寄来的书面通知,通知我可以聘请诉讼代理人。其时我正在雲南昭通被非法拘禁25天,无法作出回应;四月初,我又接到四川省茂县法院的电话,通知我可以进行刑事及民事诉讼。4月9日,云南昭通国保支隊的警车載我前往成都,准备穷尽一切法律程序,揭示真相,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及法律尊严。
    
    
    
    去年底,我就為此聘请杨渝生律师代理诉讼,由于受到种种骚扰,既不让他转所,又长达四个月不给他开具任何法律文书和介绍信,以至于他无法再为我进行法律诉讼。约见其他律师,也因为高压与恐惧而表示无法代理此案。无奈之下,我只能聘请四川省自贡市的维权农民刘正有先生进行公民代理,并在成都八一骨科医院补办了出院手续后,于4月11日一起乘坐茂县公安局的警车到达茂县。
    
    
    
    我们依法向茂县法院提出:1、必须由受害人对犯罪嫌疑人进行面对面的甄别,以确保其落入法网;2、复印此案相关的法律文书和卷宗,由我们研究和提起诉讼。茂县法院先是答应立案,后又在层层请示上级之后,拒绝了我们的合法要求。即便是我的医疗出院证明和茂县检察院起诉书,也是在我们的据理力争下才从茂县法院拿到的。至于那份由茂县公安局委托华西医科大学法医学院所做的“赵昕伤情伤残鉴定报告”(四处主要伤情只做了三处伤情鉴定,而且公然弄虚作假鉴定为“轻伤”、“三处十级伤残合并计为九级伤残”),依然百般推诿,不能依法取得。无奈之下,我只好聘请高智晟律师作为我的代理律师,并准备返回成都市进行独立伤残鉴定、取证等工作。
    
    
    
    4月13日上午,在我们准备回成都而去公交汽车站的路上,接到茂县公安局周局长的电话,他坚持要派警车送我们到成都。随后,当我们乘坐警车到达青城山时,我坚持要下车会见朋友,却遭到车上警察的无理阻拦。车到成都高速公路入口处,四川省公安厅国保总队的四辆轿车已经在苏涛支队长的带领下等候多时,他们把我的公民代理人刘正有非法拉走,并明确表示不许高智晟律师代理我的案子,不许我去和高智晟律师会面等等。之后,不顾我“受害人会见自己的代理律师何罪之有”的强烈抗议,强行把我直送四川宜宾、云南水富,又被云南国保支队接回到我在云南的老家,软禁在昭通市。
    
    
    
     正如去年12月21日,还未侦查结案时,阿坝日报的官方特稿早就定好的调子一样:对殴打我致残的犯罪嫌疑人,茂县检察院在对其的起诉书中,却把此案定性为所谓"消费纠纷"。如此指鹿为马,混淆是非、颠倒黑白,在这个弯曲的世代真是没有真相和正义可言!看来,许多朋友分析的结论不幸言中:“国家强制力量集团为了隐藏黑白交攻的恐怖真相,地方既得利益集团为了掩盖官匪勾结的肮脏事实,一定不可能给你一个真正的公道和真相的。”但是,“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没有掩藏得住的真相,将来总会有真相大白的一天!
    
    
    
    鉴于目前无可奈何的现实情况,鉴于法律已经成为强权的奴仆和遮羞布,鉴于我自己一直在提倡中国现代化三阶段论——“自由民主启蒙运动阶段”、“非暴力公民权利运动阶段”、“真相与和解运动阶段”,鉴于“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没有宽恕就真的没有未来”,赵昕声明如下:
    
    
    
    一、 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去年六月,你们就提高了对赵昕的监视级别;去年九月,你们就研究制定了对付赵昕方案,已经在我的北京住所附近的公共娱乐场所布下陷阱;11月13日,你们就开始一路跟踪我和父母到达四川成都和九寨沟;11月17日晚上九点,在得知我和旅游团团员已经外出逛街、吃小吃时,你们的四个成员已提前到茂县羌林大酒店现场踩点布局;当晚十一点时,当我们吃完夜宵,过桥走到羌林大酒店门口时,便利用我的松懈和毫不设防的性格,引我入套,企图靠制造一个“歌厅消费纠纷”的案子,一箭双雕一石二鸟,达到“既打残其身体,又搞臭其名誉”的目的!
    
    二、 如果我也一样抗议“敲诈”不愿给钱,这倒真是一个几近完美的圈套!完美得不仅仅局外人疑窦丛生,甚至连我自己有时都怀疑,是不是脑子真的被打坏了!可是,正是因为编造得太完美了,反倒是欲盖弥彰,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你们没有想到我会在争执一起时,立即主动提出自己付钱!你们没有想到,我会在“给钱也照打” 时,遵从圣雄甘地的“非暴力人士如何面对暴力侵害”的原则,绝对顺从而无所畏惧地提出“脱了外衣给你们打”!你们没有想到,我会在神的灵运行下,打完不但不走,又挣扎着进去“要什么给什么”,主动给钱!你们没有想到,我竟然会遵从主耶稣“爱你的仇敌”的话,给完钱后还说:“弟兄们,你们也是人,我原谅你们,就这样吧!请给我一杯水喝,让我漱漱嘴里的血”,结果又换来了第二轮暴打:“打的就是你,你还这么多废话!”你们没有想到,明目张胆跟踪的结果,让我认出了主打者正在车上,并多了许多的证人!你们没有想到,要掩盖这一切真相,全方位封锁,必然要大动干戈,露出马脚!
    
    三、 即便如此,伤害我的你们,仍然是我的弟兄姊妹,仍然是我所热爱的华夏同胞,仍然是值得我为之流血牺牲,换得将来共同自由的中国公民!如果我的血能够洗净你们的一点点良心,如果我的头颅能够为我们祖国的自由福趾增添一点点力量,那就请你们随时来放我的血,随时来把我的头拿去吧!我已经遭受了你们五次暴殴,为了生存干过苦力卖过鲜血,戒严部队战士的子弹擦耳而过没有打死我,两次水中救人、一次山上救火也活着回来了, 92年甚至在我诀志跳昆明龙门的悬崖殉情自杀时也挺过来了,在神的看顾下也算是多次出生入死,今生已经活出生命的意义,也可以死而无悔了!即使你们今天不打死我,将来为了替你们抵挡愤怒的暴民挥向你们的棍棒,也许我一样得死在暴力的枪口下!
    
    四、 是的,在受伤的那天夜里,在茂县人民医院的病房,我确实是失声痛哭了!我确实是伤心绝望之极,向神哭诉:我真爱的你们,怎么堕落到毫无人性的地步!即便你们把我和高智晟等已经定性为“敌我矛盾”,我们也依然要坚持“非暴力、无敌人、不流血”的原则,以我们的生命和鲜血,来祭奠我们共同的祖国,来浇灌和平宪政民主转型伟大事业!我热爱这片苦难的土地,热爱你们——我的“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的弟兄姊妹!
    
    五、 为了这份爱,赵昕在此明确宣布:放弃对你们的一切起诉和追索,不管是策划者、决策者还是执行者、协助者、受蒙蔽者,不管是今天还是将来,不管是打残我还是打死我!我只是请求你们,在将来可能的时候,能够把这一切真相都揭示出来,能够让公道重回这片浸透血泪的土地。因为,正如图图大主教所说:“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没有宽恕就真的没有未来”!
    
    六、 我真诚感谢海内外良知人士的关心帮助,感谢体制内外健康力量的依法维护!我请求中国公民们,在将中国非暴力公民权利运动进行到底的同时,能够理性而睿智地吸取南非图图大主教和曼德拉总统等圣贤倡导的“真相与和解运动”的真谛,在将来中国的和平宪政民主转型过程中,坚持真相、正义与宽恕、和解并重的根本原则,对所有违法人员实行全国大赦法令,只要是能够说出真相,自愿承担一定经济补偿,我们就应该既往不咎,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和解、伟大复兴!
    
    
    
    我们的中华民族苦难深重,我们的现代化道路坎坷曲折,我们为了子孙后代的自由福趾所付出的经验教训,实在太多太多!我们必须从暴力恶性循环的悲惨深渊中挣扎出来,不分体制内外、海内外,一起契而不舍、百折不饶,以各自的方式团结协作,共同致力于我们祖国的和平宪政民主转型伟大事业吧!
    
    
    
    为了我们共同的自由中国,我青春无悔,死而无憾!
    
    
    
    
    
    赵昕2006-4-18于云南昭通
    
    
    
    
    
    立此存照:
    
    附1:血腥恐怖的九寨沟“人间天堂”游
    
    附2:赵昕血溅九寨沟,奇怪处多多
    
    附3:赵昕受暴事件导游钟燕小姐的关键证词
    
    附4:2004年羌林大酒店就是四川省限期整改的酒店
    
    附5:茂县羌林大酒店歌城发生殴打游客事件
    
    附6:赵昕致四川阿坝州领导的抗议信
    
    附7:与受暴现场三东北军官(王队、孙队、申队)中孙队的短信通讯
    
    附8:没有掩盖得住的事实与真相
    
    附9:赵昕出院医疗证明书
    
    附10:茂县检察院起诉书
    
    附11:赵昕受伤后相关照片
    
    附12:新华网上总点击数达到12万的议论帖子
    
    
    
    子轩
    2006-08-02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佚名:好汉赵昕
  • 死里逃生的赵昕
  • 赵昕:我们能够为人权卫士陈光诚做点什么
  • “六四悲剧”天天在发生/赵昕
  • 赵昕关于“血溅人间天堂”事件的公开声明(图)
  • 赵昕:这个盲人我们并不认识—思念光诚伟静和他们断奶的婴儿(图)
  • 赵昕:“人间蒸发”的欧阳小戎
  • 赵昕:"中国人权风波"引人深思
  • 赵昕:如何挽救中国和平宪政民主转型事业
  • 赵昕:金子般纯粹的胡佳
  • 赵昕:谁来拯救你,我的共产党员兄弟?
  • 黄琦:赵昕刚与家父通电话 前期报道引起广泛争议
  • 黄琦:《赵昕被警察带走...》居然引起这么多争议
  • 赵昕:为什么给赵紫阳先生覆盖党旗?!
  • 赵昕:郭飞熊回家— 走太石道路还是重蹈东州悲剧?!
  • 赵昕:平安夜就是不让杨天水平安
  • 赵昕:神权、人权与主权
  • 赵昕:当局第三次监锢自由斗士许万平
  • 从四川的旅游常态来看赵昕被打的事件/邓永亮
  • 陈光诚案:赵昕等人已经赶往东师古村
  • 陈光诚案:赵昕等维权人士在沂南被打
  • 赵昕:英雄律师前赴后继,警匪一家猖狂以待
  • 赵昕急讯: 陈光诚母亲和兄弟在滕彪家楼下被劫持!
  • 赵昕:这个盲人我们并不认识—思念光诚伟静和他们断奶的婴儿
  • 赵昕:陈光诚"涉嫌毁坏财物扰乱交通罪"的真相调查
  • 赵昕:我们能够为人权卫士陈光诚们做点什么
  • RFA专访赵昕:纪念六四,我们一直在坚持抗争
  • 杨天水被判12年,赵昕等绝食24小时抗议
  • 赵昕:毕节法院今日开庭审判李元龙
  • 黄琦:赵昕被带回云南 刘正有下落不明
  • 赵昕重伤未愈被拘 老父急吁当局放人(图)
  • 黄琦:赵昕被警察带走 家属被监控
  • 著名维权人士赵昕被警察带走
  • 赵昕:郭飞熊已被送回广东家中
  • 赵昕:郭飞雄今日前往新华门绝食维权
  • 赵昕绝食48小时维权声明
  • 赵昕:郭飞熊回家,走太石道路还是重蹈东州悲剧?!
  • 太石村喜讯:郭飞熊和太石村维权村民已全部释放/赵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