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一舟:恋足俱乐部,炒做病态欲望的“病态经济”
(博讯2006年7月30日)
    陳一舟(山東作家 歐洲導報社[email protected] 供稿 原載國風網歐洲導報版http://www.guofeng.info)
    
     近來,濟南不少市民向媒體爆料:在某報紙的分類廣告中,出現了“戀足俱樂部”的廣告。“戀足俱樂部”是怎麼回事?高跟鞋、絲襪、美足會給人們提供什麼服務?可以提供相關服務的女性,穿上性感皮鞋和絲襪,再配上專用的人體皮鞭,就成了“女王”;她們稱戀足者為“狗奴”,在“女王”近乎虐待的服務中,呵斥和拿捏作態都能讓戀足者獲得莫大的心理滿足……(《濟南時報》7月30日) (博讯 boxun.com)

    
    “戀足”,是一種心理病態——通過接觸異性的腳、足來獲得快感,屬於戀物癖的一種。“戀足者”一邊悄然躲在“灰色的角落”發洩自己病態的欲望並獲得病態的快感,一邊又忍受著強烈的痛苦折磨唯恐“割裂”於社會。某種意義上說,“戀足者”是需要社會寬容和幫助的,不能給予不屑和嘲諷。但對於眼下這種以滿足戀足病態欲望為主要業務的“戀足俱樂部”,我們卻要保持足夠的警惕。
    
    看看吧——舔、摸服務小姐的腳,然後是她穿上絲襪後舔、摸。如果戀足者的抗打擊能力還可以,還可以求“女王”扇耳光,戴上手腳鏈“遛狗”,用鞭子抽,在身上滴蠟燭……此類骯髒變態的服務專案,讓筆者心底油然而生一股“寒意”。如此“戀足俱樂部”意欲何為?
    
    毫無疑問,在“戀足俱樂部”這種市場組織的刻意迎合下,“戀足”病態欲望會得到某種縱容和擴散——個體的病態欲望會更加永無止境,個體的病態欲望會傳播給社會……因此,為病態欲望提供服務,顯然是一種非常不道德的經濟行為。這不是對戀足者的“關懷”,而是引誘戀足者進行病態的消費,以此牟利。可以試想,兩個小時就要收費300多元(據報導),多麼高昂的收費!以“真誠為您服務”的幌子,打出“高跟鞋、絲襪、美足”的招牌,赤裸裸的斂財動機已經是昭然若揭了。
    
    在筆者看來,欲望的病態是可以得到“拯救”的,並不是一種可恥的事情;而拿別人的病態欲望進行炒作,當成是商機,將自己的利益建立在病態欲望快感表像背後深層痛苦之上,才是真正的、最大的無恥——這是一種炒作病態欲望的“病態經濟”,有關部門決不能坐視不管。
    
    (新聞鏈結:http://news.163.com/06/0730/03/2N8HP9LC00011229.html
    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misc/2006/07/200607300841.shtml)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一舟:一只宠物狗的“临终遗言”(图)
  • 陈一舟“”花木兰“咋成了”朱木兰“?
  • 陈一舟:读“色情小说”,治“不孕不育”?
  • 陈一舟:“强闯人大抓人”折射“警权沦为公权附庸”
  • 陈一舟:“禁播”总在“忽悠”后?
  • 陈一舟:誰來替夏衍寫一篇“包身工续”
  • 陈一舟:“喷泉里洗澡”与“脱衣服讨薪”
  • 陈一舟:沒有功利的大學,哪來功利的教授?
  • 陈一舟:“店慶讓‘鬼子’捧場”是雙重反倫理
  • 陈一舟:公務員招考應引入“迴圈經濟理念”
  • 陈一舟:陈景润和徐本禹算不算“高素质人才”?
  • 陈一舟:公共演習能否不再搞“資訊封鎖”?
  • 舒圣祥、陈一舟:大可质问的“钟南山被抢为何破案神速”
  • 陈一舟:“城管被泼油”与群体性盲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