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一舟:一只宠物狗的“临终遗言”(图)
(博讯2006年7月30日)
     陳一舟(山東作家 歐洲導報社[email protected] 供稿 原載國風網歐洲導報版http://www.guofeng.info)
    
    我是一隻寵物狗,現在我快要死了。關於我的遭遇,請看這一則新聞——雲南楚雄州牟定縣正在掀起一場“打狗風暴”,原因是在該縣連續發生了人畜被狗咬傷後死亡的事件,之後被確定為狂犬病。該縣政府出臺檔,從7月25日到30日5天之內,全縣所有的狗(不分流浪狗還是寵物狗看家狗)都要撲殺乾淨,不得遺漏。在牟定的街頭和鄉村,隨處都能看到追狗的情景,以之相伴的是淒慘的狗叫聲。(《生活新報》7月30日)
    
    被关的宠物狗在等待
    陈一舟:一只宠物狗的“临终遗言”
    
    网络图片:被打死的宠物狗陈一舟:一只宠物狗的“临终遗言”


    
    我比較幸運,在打狗隊員的亂棍夾擊下勉強逃了出來,沒有當場斃命。但我知道,這是我活在這個世界上的最後一天了,在臨死之前,我有幾句話要說。
    
    雖然即將被奪去生命,但我並不怨恨人類。因為,我和我的“兄弟姐妹”們給這個縣城帶來了一場災難——我們狗類中有一些狗患上了狂犬病,已經感染給了很多人類,導致他們不治死亡。不徹底消滅我們,人類怎麼能獲得生命的安全呢?我們確實該打、該捕殺。
    
    然而,這卻並非是我們狗類的本意。我們也不願意患上這麼一種惹人類憤怒的可怕病毒,我們始終非常樂意充當人類的看家狗和寵物狗,為人類服務和增添快樂。而事實上,我們在幾天之前還是人類最親密無間的朋友。就拿我來說吧,是一隻名貴的“蝴蝶犬”,擁有高貴的狗血脈和美麗的狗容顏,有幸福的家和主人的寵愛,可如今,我卻在主人的眼皮低下被棒打至將死之境地——說到這裏,兩行狗淚奪眶而出,讓我先擦擦眼睛。
    
    另外,我還想給人類提一個建議。能否不要這樣不分青紅皂白進行“滅絕式”的狗類大捕殺?狂犬病雖然具有很強的傳播性,但對於我們這種生活環境健康而且打了狂犬疫苗的家養寵物狗,能不能“網開一面”?最起碼,對我們進行一番“檢疫”,身體健康的就“擾我們不死”吧!螻蟻尚且貪生,何況我們狗狗乎?當然,如果人類執意要這麼“徹底掃除後患”,就請打狗隊員們別再這麼粗暴,動輒棍棒加身,這種兇狠的手段來對付狗,太殘忍、太不人道了。我們再可惡,也是一條生命,一頓亂棍打得我們頭破血流、腦漿迸裂,難道人們就沒有感到一絲的不忍?要剝奪我們的生命,請採用一種“仁慈”一點的方法,讓我們“體面”地死去。
    
    最後,我祝福我的主人(某醫院外科的年輕女醫生)以及全縣城的人工作順利、萬事如意。希望人們今後別再養狗了,讓狗永遠從這個地方“絕跡”,避免再次給人類帶來健康危機。
    
    (新聞鏈結:http://news.163.com/06/0730/09/2N95DP410001124J.html)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一舟“”花木兰“咋成了”朱木兰“?
  • 陈一舟:读“色情小说”,治“不孕不育”?
  • 陈一舟:“强闯人大抓人”折射“警权沦为公权附庸”
  • 陈一舟:“禁播”总在“忽悠”后?
  • 陈一舟:誰來替夏衍寫一篇“包身工续”
  • 陈一舟:“喷泉里洗澡”与“脱衣服讨薪”
  • 陈一舟:沒有功利的大學,哪來功利的教授?
  • 陈一舟:“店慶讓‘鬼子’捧場”是雙重反倫理
  • 陈一舟:公務員招考應引入“迴圈經濟理念”
  • 陈一舟:陈景润和徐本禹算不算“高素质人才”?
  • 陈一舟:公共演習能否不再搞“資訊封鎖”?
  • 舒圣祥、陈一舟:大可质问的“钟南山被抢为何破案神速”
  • 陈一舟:“城管被泼油”与群体性盲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