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历史分期问题探索之五
(博讯2006年7月30日)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后对抗时代(缓和时代——意识更新),是社会发展过程中最具革命意义的一次历史转变;是对第一次历史大过渡的螺旋性否定时代;是人类从对抗走向妥协,从初级文明走向高级文明的一场以社会冲突缓和为特征的历史演进。这是人类社会发展史上的第二次时代大过渡,它包括后旧文明与前新文明两个阶段,是两种现代性相冲突的时代。贝克曾因此提出了“两种现代的冲突”观点:“在十九世纪,现代化解散了已不断肢解的农业社会,揭开了工业社会的结构图景;与此相似,当今的现代化勾销了工业社会的种种构想,在现代现象的连续性中,出现了另一种社会形态。”贝克认为:现代指社会转变过程本身,而不是这种社会转变所要达到的目标。现代化不是指社会向某个特定的“现代”之境迈进的转变,而是指社会转变始终开放着的本身。 (博讯 boxun.com)

    这一后对抗的现代化时期,全球性的军备竞赛已经结束,战争走向了对战争的否定,以东西两大阵营对抗为特征的全球冲突得以消解,对话与谈判成为这次大过渡的主流。这时,人类不再困于国家意识形态、制度、阶级与种族等偏见,各国都从坚持政治对抗,转向寻求经济合作,通过建设性的对话求同存异,客观务实地处理彼此的利益关系。这一过渡时期,将为人类走向共同妥协、全面合作的圆和文明社会奠定基础。
    冷战作为人类对抗性历史的最后阶段,实质上已经反映了人类对暴力与战争的深刻反省。由此才导致了国家指导思想上的和平遏制战。冷战的结束,进一步反映了国际社会渴望打破僵局,结束分裂,谋求全面合作与共同发展的思想性革命。因而,这一与社会智能与科技大发展相呼应的时代大过渡,集中反映了人类自己对自己,以清理对抗意识,完善自我为主要任务的深层次意识革命。谈判就是这场革命所运用的主要思想工具。
     我们当前正面临着这样一个从对抗到妥协的文化大呕吐和历史大转折时期。这一时期以本世纪80年代末的冷战结束为契机,进入21时世纪得以全面展开。这场历史性的大转折究竟能持续多长时间,取决于人类自己对自己的这场意识革命的速度和质量;取决于全社会能在多大程度上达成共同妥协的共识。
    在后对抗时代,由于人类自由精神的全面发展,完全掌握使用了以卫星、电脑为标志的高科技全球旋转圆动工具体系,因而导致了全球自由思想与资本世界性扩张的物质力量“二合出三”地冲垮了反自由、反资本扩张的“社会主义阵营”,实现了经济的全球化,由此也导致了世界秩序从两极对抗走向多元合作,社会管理形态正在向世界化过渡。后对抗时代,是一个以享乐性消费为特征的知识资本主义时代。在这个时代,文化被普遍包装为商品,可供人们消遣、享乐;知识可以转化为资本进入市场,赢得利润;智慧的创造性是驱动新市场经济价值增殖高速运转的真正动力;科学技术是决定后对抗时代资本竞争的最基本条件。
    人的未来,是与科学技术的发展联系在一起的。圆科学与圆技术是人类手中的一个强大武器。它使人类不仅能够认识圆动的外部世界,而且能够深入圆动的内心世界;不仅能够进入外部遥远而神秘的太空,而且能够探索虽然近在眼前、但同样是神秘莫测的人类个体微观宇宙,揭示人类“自我”最隐蔽的奥妙,发掘“自我”的物质本质和精神本质。任何现象,特别是科学技术进步的本质,只有通过揭示这个现象与时代的具体现实的全部内在联系与普遍和谐的圆动规律,才能得到深刻理解。在许多情况下,揭示科学技术进步的本质,主要意味着圆和科学技术对社会、人类和个人所带来的影响。如果说第一次历史大过渡,是人类自由意志并不成熟阶段,在使用简单圆动工具推动下走向社会化的分裂时代;那么第二次历史大过渡,则是人类自由精神全面发展时期,在高科技圆动工具推动下走向全球化的圆和时代。
    后对抗时代,是一个理性大反思与文化大呕吐的意识更新时代;是对一切旧文明的政治制度进行否定与批判的认识革命时代;是拒绝不断“加工敌人”的对抗性意识形态而走向人性圆归的理性觉醒时代。一句话,人类第二次历史大过渡,就是通过解构旧文明自我分裂与相互对抗的政治原则,而把敌人变成朋友的一个历史发展的圆和过程。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牟传珩:前对抗时代——历史分期问题探索之四
  • 牟传珩:新文明时期——历史分期问题探索之三
  • 牟传珩:旧文明时期——历史分期问题探索之二
  • 牟传珩:前文明时期——历史分期问题探索之一
  • 牟传珩:中国经济发展的负面代价——环境恶化严重
  • 牟传珩:心圆体和——有关人性的哲学思考
  • 牟传珩:我骑策命运的脊背(外二首)
  • 市场失灵还是社会腐败?——中国“医改”/牟传珩
  • 牟传珩:走向理性大反思的后对抗时代
  • 牟传珩:市场失灵还是社会腐败——中国“医改”失败
  • 牟传珩: 古希腊神话的启示
  • 牟传珩:通往新文明时代的“未来之路”
  • 牟传珩:中国古代文化遗产的精髓——《太极图>与太极思维
  • 牟传珩:“三角一圈”宪政改革初探
  • 牟传珩:快餐小炒
  • 牟传珩: 一掬幽思飘飘
  • 牟传珩: “白脸盆提来的”往事
  • 牟传珩:劳改制度之弊——山东省第一监狱里的“采风”
  • 牟传珩:亚洲的“柏林墙”何时能被摧毁?
  • 牟传珩 :向山东省第一监狱走去
  • 牟传珩“胡温新政”思路清晰,纲领模糊
  • 牟传珩:中共第四代领导人政治哲学探秘
  • 牟传珩、燕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法庭辩论纪实
  • 山东民运人士牟传珩出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