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彭兴庭:“农民工医疗保障”的救赎之道
(博讯2006年7月29日)
    (“政府能力”與農民工醫療保障)
    
     ● 彭興庭(南昌評論家、江西財經大學研究生 歐洲導報社供稿[email protected] 原載國風網歐洲導報版http://www.guofeng.info) (博讯 boxun.com)

    
    -、農民工醫療保障問題的由來
    
    健康權,是每個人的不可剝奪的基本人身權利之一,受國際法和各國法律的保護。我國於1997年簽署了《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第12條就是健康保障權,即人人享有體質心理健康保障權。我國民法通則第九十八條也規定,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權,指的是公民有保持身體組織的生理功能健全以及心理健康的權利。使所有社會成員能夠享受到醫療保障,是各國政府義不容辭的責任。
    
    建國以來,我國一直實行城鄉分治的人口政策,通過戶籍制度,防止農民向城市流動。與這種城鄉分割的二元體制相比較,我國公民享受的醫療保障也明顯呈現出城鄉分化的特點。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我國開始醫療體制改革,目的就是建立城鎮人口的醫療保障制度和新型的農村合作醫療體制。然而,已經脫離農業生產,在城裏工作,但戶籍仍在農村的農民工,卻成了醫療保障中的一個盲點。一方面,他們被探索中的農村合作醫療遺忘,另一方在,又被城鎮醫療保障體制邊緣化了。
    
    2003年,一場SARS把農民工醫療保障問題擺到了公眾的視野之內。農民工雖然居住在醫療資源豐富的城市,但看病卻並不容易。昂貴的醫藥消費是農民工無法支付的,他們需要的是與自身消費條件相當的診所,但這樣的診所無法在城市合法生存。一旦面對疾病,他們無法像城市職工般享受醫保,就像一座孤島般無助,唯一的選擇只有“小病扛,大病回”。於是,當面臨SARS的威脅時,農民工最理性的選擇就是返鄉。由此,中國人民大學博士李彥敏指出,人們批判民工素質低下,呼籲民工擔起自己的責任,然而,問題是誰來為民工承擔責任?“實踐證明,給予農民工醫療保障的行動比任何批評和道德約束更重要。”
    
    SARS以後,許多城市開始關注農民工醫療保險問題。在2004年,北京市出臺了《外地農民工參加基本醫療保險暫行辦法》,規定除從事個體務工、不存在勞動關係的農民工外,外地農民工將可以享受醫療保險待遇。個人無需繳費,由用人單位繳費。此外,2005年,深圳政府常務會議也通過了《深圳市外來勞務工合作醫療試點辦法》,該方案規定,外來勞務工每月向“外來勞務工合作醫療基金”繳費12元,其中用人單位繳8元。
    
    然而,從實踐來看,這幾種模式並非獲得預期效果,農民工參保的積極性並不高,企業更是沒有動力。究其原因,筆者以為,這些模式與與城鎮職工的醫療模式相比,並沒有多大差別。但我們知道,農民工流動性很強,地區性的保障政策能行嗎?
    
    二、癥結不在經濟實力,而在於政府能力
    
    2000年,世界衛生組織對成員國衛生籌資與分配公平的一項調查顯示,我國位居188,在191個成員國中排倒數第4。這一點,尤其體現在城鄉之間的醫療保障差距上,儘管我國城鎮職工醫療保險已經覆蓋1.24億人,但這僅限於城鎮居民,城市外來農民工、失地農民等弱勢群體並沒有得到應有的保障。
    
    農民工游離于醫療保障體制之外,這首先是政府的一種失職。作為一項社會福利,農民工醫療保障有權利獲得國家的扶持和資助。其實,實現農民工醫療保障也並非烏托邦。即使以城鎮人口的醫療資費標準計算,每人500元,那1.4億農民工每年的醫療保險費用約為700億元。2005年,我國全年的財政部收入是3萬億元,這樣算來,農民工醫療保障所需的資金占財政總收入的2.3%。儘管以目前政府的財力,還不能對農民工醫療保障實行全額補貼。但是,給予外來農民工相應的補貼卻完全有可能。
    
    事實上,農民工基本醫療衛生保障體系的主要障礙並不是經濟實力,而是政府能力。現在許多地方政府總是熱衷於搞一些“形象工程”,在醫藥衛生領域也是如此,比如,弄幾個農民工醫療保障試點充充門面,逢年過節來一個“送藥品”去工地,或者免費為農民工體檢一次。更有甚者,一到愛滋病日,有些計生部門、基層社區就忙著為農民工送避孕套,就像送領導“送溫暖下鄉”一般。
    
    也常有人把農民工參保積極性不高歸結為“社會保障意識薄弱”、“知識水準不高”,在我看來,這是一種絕對的誤讀。農民工選擇不參保,這在外人看來或許不是“利益最大化”的行為,但農民工自己卻並不那麼看,這背後,正是一種“農民理性”。“農民家庭的問題,說白了,就是要生產足夠的大米以養家糊口。”醫療保險,對於生活相對貧困、待遇較低的農民工來說,就是一件奢侈品。他們最主要的問題,是如何生存下去,而不是發展。
    
    而且,在現行醫保制度下,由於資訊不對稱,農民工對醫保的合理性、合法性、可行性和穩定性缺乏瞭解,對醫保普通存在疑惑心理。由於身處弱勢,再加上工作的流動性和前途的不穩定性,制度執行過程中存在的諸多漏洞難免又會人為侵佔農民工利益,這一切,更加重了農民工對醫保的抵觸。要提高農民工的參保率,政府就必須提高政策的透明度,確保資金運作的透明化,避免“群眾交錢、幹部吃藥”等腐敗現象,只有這樣,才能增強農民工對制度公平性的信心。
    
    此外,出於利潤最大化,企業參與農民工醫療保障的積極性也不會太高。對於企業來說,農民工參保,這意味著勞動力價格的提高和企業生產成本的增加。為了吸引資金,加快本地建設,增加地方財政收入,地方政府也很可能對農民工醫保政策持消極甚至抵制心理。為了保障農民工的合法權益,中央政府就有必要通過社會強制手段,要求每個企業必須按照經營狀況及時繳納農民工基本衛生醫療保障費用。
    
    三、路徑選擇:“農民工醫療保障”的救贖之道
    
    其實說到底,“農民工醫療保障”仍是一個農民工國民待遇問題。“農民無權”使農民工在城市裏處在一種“二等公民”的位置。“國民待遇”,是農民工融入城市的最基本要求,而“農民工醫療保障”,只是這個“大問題”下的一個小問題而已。試想,一個“二等公民”怎麼可能實現在“一等公民領地”上的權益?
    
    中國社會科學院教授王春光曾指出:國民待遇的城鄉差別不是一個臨時性問題,而是經過幾十年形成的、非常頑性、有很強利益剛性的問題,既有社會結構的問題,更有政策和制度的原因,這也決定了消除這一差別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到的。我想,要全面實現“農民工醫療保障”也不是一年兩年的事。毫無疑問,這是一個多重角色反復博弈的過程。這裏面,不僅是農民工與企業、政府之間的博弈,還有中央與地方政府之間的博弈。
    
    所謂的“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地方利益對抗中央的手段之一,就是讓中央的制度在執行中被架空或者異化。因此,為了分階段、有秩序、有步驟地解決農民工的醫療保障問題,借用一個國際流行的名詞,那就是要制定實現農民工國民待遇“路線圖”。
    
    在這張“路線圖”中,首當其衝的,就是完善相關法律制度。目前,《農民權益保護法》已經被納入全國人大常委會的立法規劃,我想,這是實現農民工國民待遇“路線圖”中的一個階段性成果。要順利實行農民工醫療保障,就要排除種種制度障礙。此外,從根本上改變地方政府的立場。廉價的勞動力是我國吸引外資的一大優勢,但如果吸引外資不能給老百姓帶來相應的好處,又有什麼意義呢?犧牲人民利益來獲取外來資本,這種不人道的短期行為,不但違背社會發展初衷,也不可能實現企業的長遠效益。第三,充分考慮農民工與其他產業工作的不同點,制定科學、合理的農民工參保方法,適應農民工的流動性,提升醫療保險的服務水準。比如,泰國的醫療卡制度就值得我們借鑒。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彭兴庭:“營業稅”,房價上漲的推手?
  • 彭兴庭:不孝罪,施于國則成俗
  • 彭兴庭:日本式的民主和“派閥政治”的未來
  • 彭兴庭:喝斥記者和有權者的行為慣性
  • 彭兴庭:科研領域的“道德風險”源于泛行政化
  • 彭兴庭:“轉移支付”是怎樣滲漏的?
  • 彭兴庭:烟草专卖,该退出历史舞台了
  • 彭兴庭::“掛牌督辦”不應成為執法常態
  • 彭兴庭: “藥監局收贊助”其實就是“保護費”
  • 彭兴庭:住房公積金不能成了“沉澱資金”更應加強“風險控制”
  • 彭兴庭:新“義務教育法”,又一部過剩的法律?
  • 彭兴庭:以平常心看待“南昌上榜全球十大活力城市”
  • 彭兴庭:当佛门圣地卷入市场逻辑 和尚学MBA意欲何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