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潘一丁:现有社会理论无知和愚蠢的新证据
(博讯2006年7月28日)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根据科学《认识论》和《新人类社会学》观点,认为现有的西方社会理论,有着一百八十度方向性、原则性错误,是现代人类社会一切问题或灾难的总根源和罪魁祸首! (博讯 boxun.com)

    
    本来证明这个结论是一点也不困难的,因为只要稍有理工科思维常识的人(尽管这种思维对认识社会问题,存在先天不足的缺陷),就应该发现,要是按照某种理论(比如“燃素论”)去指导实践,结果总是跟预期达到的目的相反。那除非背后有“欲盖弥彰”的利益需要(如南韩最近发生的“学术造假”事件),否则对这种理论提出怀疑,甚至断然做出是“绝对错误”的结论,对有正常科学逻辑思维的人来说,应该是理所当然而毫无疑问的。可惜事实却远非如此,在资讯交换条件已经发展到无远弗届的今天,当笔者不断公开指出这种严重错误,并加以批评时,居然几乎得不到一点共鸣或响应、甚至哪怕是自认为有理有据的、群起而攻之式的反驳。只能令笔者有一种客观上身处“动物世界”、有热闹却无交集的寂寞孤独之中的感觉。
    
    这其中的原因也是显而易见、一点就破的。因为人类自从进入“人造”的非自然生态环境系统(社会)以来,受当时语言、文字和物质条件限制,就从来没有形成一种可以正确认识、解释自己和自己社会的理论,只能由逐步形成的各种宗教来充当这一角色,开始将人类引入了第一个“歧途”,走进一条“死胡同”。接下来,随着中世纪自然科学的兴起,因物质文明的成就而产生的经验主义影响下形成的社会理论。由于达尔文进化论和丛林法则为基础,发展起来的社会理论的误导,人类虽然逐渐退出了那条宗教“死胡同”,却被引入了更为不幸的第二个“歧途”的误导,人类虽然逐渐退出了那条宗教“死胡同”,却被引入了更为不幸的第二个“歧途”--以为自己是一只只跟猴子有同一祖先的“高等动物”,需要“认祖归宗”地,去重新遵守“丛林法则”,从此开始了向动物世界倒退复辟的“进程”。这只要拿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社会,今天的种种具体表现以及发展趋势,来和动物世界表现一比较就知道了。我们之所以感觉不到,就是因为长期以来一直受这种错误理论“以错为对”的熏陶,并形成积重难返的习惯势力,所以“入茅厕久而不闻其臭”罢了。
    
    不过真正令人失望的是,面对如此明显的问题和灾难性危险,我们至今非但不知道开始去质疑这个被当成圭臬的社会理论本身的正确性,从而以“釜底抽薪”的策略来“另起炉灶”,找到一个正确的新理论来取而代之。反而只知道象“一再犯同样错误”的蠢人般,一味从已经被证明行不通的“陈芝麻烂谷子”理论中,希望找回一根“救命稻草”,从而注定了只能反复失败的宿命!
    
    这不是泛泛而论的空谈,而是有针对性目标的。这个目标就是现在网路上掀起重新吹捧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思潮。尽管笔者始终承认他们二老,都是对人类曾经做出过贡献的伟人,但是绝对反对走他们走过的老路。因为他们最后都被客观历史,无情地证明是实践的“失败者”,今天才得以让一只“资本主义猴子”称了大王!究其失败的原因,就是他们不是都摆脱不了无知、愚蠢而错误的社会理论羁缚,就是受没有解压缩之前的中国文化的表象所困。以天才般的能力和能量,靠鼓励“窝里斗(阶级斗争)”的方式,在和真正“文明”相反的方向上,把人类推向毫无希望的深渊!
    
    比如直到今天,还不断有人在为“人性和兽性”“性善还是性恶”之类的,缺乏科学分类逻辑,混淆不同概念、甚至莫须有的愚蠢问题,在不断打着文字官司。而这些问题,以科学认识论和新人类社会学理论提供的立场、观点、方法,是早已说清楚、道明白了的,没有任何难以自圆其说的矛盾。我们之所以在人性和兽性之间纠缠不休,是因为原有的错误社会理论中,根本不知道从逻辑学的特殊性关键要素切入,来区别人和包括动物(兽)在内的其他一切生物的本质不同。才会从普遍性出发,把一切生物都有的共性(天性)当成了“人性”,再根据当时的现实需要考量,想说它好时,就拿来当人性吹捧自己,要说它坏(甚至禽兽不如)时,就拿动物当替罪羊来说成是“兽性”,整个一左右逢源式的机会主义投机!而恩格斯在他的《反杜林论》中一句“人来源于动物界这一事实己经决定人永远不能完全摆脱兽性,所以问题永远只能在于摆脱得多些或少些,在于兽性或人性的程度上的差异。”(《反杜林论》。《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就自动提供了充分的证据。说明起码在马克思、恩格斯受教育的那个时代的社会理论,就是没有能力及水平,来正确认识人类,并明确分清人性和兽性之间的原则区别的。而当前网上还在不断争论这个已经不成问题的问题,只能认为这种没有出息的社会理论,一百多年来毫无长进。证明今天人类的普世社会现状,就是这种理论“以其昏昏使人昭昭”的结果!
    
    至于那个不断被翻来覆去拿出来炒作的所谓“(人)性善、性恶”之说,更是一个无中生有、鼓弄玄虚的“假命题”。这只要换一个字来套用一句“三字经”作回答就够了。那就是“人之初,性本白(原为“善”)”。因为根据“新理论”观点,人出生时只不过是一个被叫做“人”的高等动物“毛坯”,而要经过文化的加工(好比锻造或车削)和社会习惯势力的熏陶(好比时效处理或热处理),才能成为一个符合社会基本指标要求的正品“社会人(简称为人)”。而任何一个社会人的具体表现,都从中找得到上面两个影响的基因。
    
    这才是没有难以自圆其说的死角,更经得起推敲质疑的正确结论。不服气的话,欢迎各路社会学者、权威或网路名人,站出来正面挑战、批驳,以长自己人的志气,灭笔者之威风。更可以勇敢地在笔者的“试金石”上,擦出一个代表自己含金量成色的历史痕迹。而以滥用“话语权”优势或技术手段,来封锁笔者网站或扣发文章之类的阴暗伎俩,反而证明手中的确没有可用之兵(理论),只能色厉内荏的尴尬事实。不得不在正经论坛(如大陆的“强国论坛深水区”)上以攻为守,东拉西扯出一些旨在哗众取宠的不入流东西,虚晃一招地、以数量来“滥竽充数”地搪塞罢了!
    
    注:笔者个人对此结论负责。潘一丁 2006年7月28日
    
    
    (其它相关文字,请浏览网站《新里程碑》,从同名文字的链接中查阅。http://www.newmilestone.org/06/czl60728.html)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潘一丁:维和需要威权-联合国只不过是“泥菩萨”!
  • 潘一丁:一个“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问题
  • 潘一丁:潘一丁是什麽“东西”?
  • 潘一丁:人不教、理论之过,教不严、社会之惰
  • 潘一丁:最幸福国家的启示
  • 潘一丁:解铃还须系铃人
  • 潘一丁:理工科思维的用武之地
  • 潘一丁:论慈善事业的最高境界
  • 潘一丁:台湾经济跟“民主”风牛马不相及
  • 朝鲜导弹危机:解铃还须系铃人/潘一丁
  • 潘一丁:台湾丑闻和香港罢工都是假民主惹的祸
  • 潘一丁:腐败源自于社会主人的寡廉鲜耻
  • 潘一丁:检验民主的唯一标准
  • 潘一丁:民主就应该是包治百病的“万灵药”
  • 潘一丁:台湾的现状是大陆未来民主的沙盘推演
  • 潘一丁:羞耻感的表象和本质
  • 潘一丁:文革是中国民主要吸取的教训
  • 潘一丁: 假得“理所当然”
  • 潘一丁:和人性八杆子打不着的母爱
  • 潘一丁:中国人需要良知而不是激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