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舒圣祥:一紙殺人戶口比摔兒莽父更需要審判
(博讯2006年7月27日)
    舒聖祥 (杭州評論家、註冊會計師 歐洲導報社供稿 [email protected] 原載國風網歐洲導報版http://www.guofeng.info)
    
     這是一幕令人髮指的人間慘劇:因為孩子的戶口上不了,北京市昌平區的“莽父”劉某一把將剛出生43天的親生兒子活活摔死。(據《北京晨報》報導)張大著驚訝得合不攏的嘴巴,我們每個人都在問:都說虎毒尚且不食子,做父親的怎麼就能殘忍地摔死親生兒子呢? (博讯 boxun.com)

    
    雖然事後經司法鑒定,劉某患有嚴重的抑鬱症,是一名限制行為能力人。但是這絲毫未能減弱公共輿論從靈魂深處冒出來的強烈震撼感。因為這是“一紙戶口引發的血案”,即將被審判的“莽父”向公安機關供述的摔兒理由,已經撕裂了整個社會的良心:“如果孩子上不了戶口,以後就是黑戶,會受到歧視,與其這樣還不如讓孩子早點解脫。”——可憐的孩子,他剛來到這個陌生的世界不久,就被一個喚作“黑戶”的名詞指使並脅迫他的父親,親手把他殺死了!
    
    戶口能殺人,這決不是危言聳聽。一個生活在“戶口照耀不到的地方”的黑戶,必將遭遇到的遠不只是“莽父”所說的“歧視”,而是從生到死的痛苦折磨:沒有戶口,他就無法證明自己的中國公民身份,就無法獲得中國公民的憲法權利,沒有公民權利就上不了學、結不了婚、找不到工作——出生的時候既沒有出生證明,死去的時候也開不到死亡證明!出生時正規醫院不給接生,死了殯儀館不給火化!誰敢說讓孩子從這樣的魔鬼制度中逃離不是一種“早點解脫”?誰敢說那個可憐的孩子是死于父親的冷血,而不是死于制度的冷血?
    
    沒有人曾經或者試圖統計過中國有多少黑戶,但是非婚生子、違規生子、戶籍丟失等種種原因,卻使得黑戶成為我們社會中的“正常現象”。然而我要大聲地說,黑戶的大量存在是文明社會的奇恥大辱:作為有尊嚴的個體,每一個生命都享有不容任何制度橫加剝奪的憲法權利,尊重人權的文明社會不能容忍自己的同胞在自己的國家裏淪為黑戶。
    
    康得告誡我們:永遠把人當人看!永遠把人類(無論是你自己還是他人)當作一種目的而絕不是一種手段來對待!換言之,人只能是手段所要實現的目的,不能是實現目的的手段。在“永遠把人當人看”的評判標準下,在戶口登記上疊加任何懲戒的意圖或程式的刁難,都違背了比實在法更為高級的自然法所平等賜予人類的“天賦人權”。孩子的“戶口權”,不能因為非婚生子、違規生子的身份或者父母“沒有住房證明”而被剝奪,我們無權區別對待平等來到世間的生命並人為地把一部分人貶為黑戶,憲法不允許我們這樣做。
    
    正是在這個意義上,殺人戶口比摔兒莽父更需要審判。對摔兒莽父的審判不日將在法院進行,那麼對殺人戶口的審判呢?但願不只是繼續遙遙無期地停留在輿論的風口浪尖和公眾的茶餘飯後,我們期待能在莊嚴的憲法下進行實質性的審判和糾正。
    
    從天堂裏來的孩子,只在人世呆了短短43天,就又回到天堂去了。悲慟的人們仰望天空喃喃發問:天堂裏有沒有黑戶?我想,天堂是“永遠把人當人看”的,因此天堂裏一定沒有黑戶。
    
    (新聞鏈結: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06-07/26/content_4878144.htm)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舒圣祥:“員警衝擊省人大”顯人大憲法地位尷尬
  • 舒圣祥:“冒死抵抗强奸”与“旁观者迷当局者清”
  • 舒圣祥:“統一KTV曲庫”是一種娛樂壟斷
  • 舒圣祥:科研經費為何成了分錢遊戲?
  • 舒圣祥:“奖学金抵学费”吹响“全面收费”的号角
  • 舒圣祥:從“糖丸事件”看公共品供給缺陷
  • 舒圣祥:“高鶯鶯之死”與“恐怖的權力”
  • 舒圣祥:豐都鬼城,政府永遠不要做城市“老闆”
  • 舒圣祥:审计报告“不点名”偏离了“纳税人立场”
  • 舒圣祥:银行“操作失误”引发的诚信焦虑
  • 舒圣祥:永州评“超警”是捷径崇拜下的伪民主
  • 舒圣祥、陈一舟:大可质问的“钟南山被抢为何破案神速”
  • 杭州会计师舒圣祥:农民应“追溯”参与征地增值收益
  • 舒圣祥:从大树进城看“大树政治”
  • “高素质人口”是个什么标准?/舒圣祥
  • 舒圣祥:中国老百姓为何“不乐意消费”?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