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舒圣祥:“員警衝擊省人大”顯人大憲法地位尷尬
(博讯2006年7月27日)
    舒聖祥 (杭州評論家、註冊會計師 歐洲導報社[email protected] 供稿,原載國風網歐洲導報版http://www.guofeng.info)
    
     這一則“員警衝擊省人大”的新聞,是近日最為熱門的輿論話題之一:仁壽縣警方未經四川省人大允許,強行衝擊數道警衛崗亭,在省人大機關內對省人大信訪辦通知前來參加信訪座談會的程柏林實施捉拿。被警衛人員阻攔後,又多次叫囂“你們省人大不就是個法律監督機關嘛?你管不了我。” (博讯 boxun.com)

    
    誠如有關專家所言,員警在未與省人大取得聯繫、獲得允許的情況下,強行衝擊警衛崗亭實施抓人的行為,是在不當的地點和不當的時間,以不當的方式實施的不當行為,是一種踐踏憲法的行為,是對國家法律和國家權力機關的公然挑釁。員警這種不受約束的權力,讓社會公眾感到了可怕:一個小小的鎮派出所在堂堂省人大竟敢如此放肆,轄區內的老百姓平日裏誰還敢惹他?
    
    如果說員警對公民權利的蔑視,由於屢見不鮮的緣故,我們尚且多見不怪的話;那麼文宮鎮派出所民警對四川省人大的輕蔑,則無疑令人匪夷所思。該鎮派出所指導員劉強多次叫囂“你們省人大不就是個法律監督機關嘛?你管不了我。”——堂堂省人大竟被污蔑為管不了事的“法律監督機關”!翻譯出這句無以復加的輕蔑話語背後的潛臺詞:在這個鎮派出所民警眼裏,省人大就是個“橡皮圖章”和“政治花瓶”而已,完全不足為懼。
    
    眾所周知,省人大是省最高權力機關,擁有立法、監督、決定等諸多權力。瞭解中外憲法的人都知道,中國人大在憲法法律上是世界上最有權力的議會,擁有至高無上的憲法地位。然而,與其說員警對省人大的輕蔑是由於法律的無知,不如說是由於人大憲法地位在政治實際中的真實尷尬。換言之,人大這種至高無上的憲法地位並沒有從政治理論和憲法條文中走出來,而是停留在了理論和條文中。
    
    人大憲法地位的尷尬,首先來自當下人大運行機制上的局限,人大的憲法地位沒有得到真正落實,人大的憲法權力沒有得到真正釋放。曾經有一種觀點認為黨委和政府機關的工作是“一線”,而人大機關和政協機構的工作是“二線”;還有人將人大視為“幹休所”或者官員調養身體的去處,社會上有一句順口溜叫:“老幹部不用怕,不去政協就去人大”。除此之外,人大代表中,政府官員比例過高,使人大常常陷入“自己監督自己”的怪異局面。諸如此類,反映到社會現實中就是人大的“無所作為”或者“作為不力”,這必然會造成人們對人大地位和作用的輕視。
    
    人大憲法地位的尷尬,還來自人大代表角色意識的不健全、不端正。很多人大代表滿足于做“開會代表”、“舉手代表”,而不能認識到或者不願履行自身肩負的神聖使命。去年,某律師起草了“制止公款吃喝”的立法建議,在媒體上徵集人大代表支持,卻無一名代表作出回應;深圳市民李紅光從群眾中收集了12個建議,卻不得不通過刊登廣告尋找代表。像建議叫停銀聯卡跨行查詢收費的黃細花這樣的人大代表,實在太少太少。
    
    “你們省人大不就是個法律監督機關嘛?你管不了我。”——是什麼讓“省最高權力機關”淪落成了員警眼中的“政治花瓶”?小小鎮派出所民警對堂堂省人大的傲慢與輕蔑,確實值得我們深思。
    
    (新聞:http://news.sina.com.cn/c/p/2006-07-24/200310521145.shtml)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舒圣祥:“冒死抵抗强奸”与“旁观者迷当局者清”
  • 舒圣祥:“統一KTV曲庫”是一種娛樂壟斷
  • 舒圣祥:科研經費為何成了分錢遊戲?
  • 舒圣祥:“奖学金抵学费”吹响“全面收费”的号角
  • 舒圣祥:從“糖丸事件”看公共品供給缺陷
  • 舒圣祥:“高鶯鶯之死”與“恐怖的權力”
  • 舒圣祥:豐都鬼城,政府永遠不要做城市“老闆”
  • 舒圣祥:审计报告“不点名”偏离了“纳税人立场”
  • 舒圣祥:银行“操作失误”引发的诚信焦虑
  • 舒圣祥:永州评“超警”是捷径崇拜下的伪民主
  • 舒圣祥、陈一舟:大可质问的“钟南山被抢为何破案神速”
  • 杭州会计师舒圣祥:农民应“追溯”参与征地增值收益
  • 舒圣祥:从大树进城看“大树政治”
  • “高素质人口”是个什么标准?/舒圣祥
  • 舒圣祥:中国老百姓为何“不乐意消费”?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