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南京拆迁:为什么要把中央行政主管机关告上法庭!艰难的维权(系列一)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2006年7月26日)
    我们为什么要把中央行政主管机关告上法庭,因为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拆迁办是为政府需要才用暴力拆迁的,南京市国土局(拆迁人)获得土地使用权后,拒绝解决安置补偿问题。中国的法律有规定,土地权属问题、国家赔偿问题只能由政府解决,不能告。所以我们只能要求上级行政主管机关管理好下级机关,要求追究违法责任。但是3年来,我们数十次求助中央和省、市政府,均被拒绝不能依法追究责任,所以我们感到这样下去问题将永远也得不到解决,被逼无奈之下,我们只有依据法律将中央及省级行政主管机关告上法庭,要求他们履行法定监管职责。可是自2006年6月6日我们去北京将行政诉讼状递交至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庭后,至今也没有收到任何是否立案的书面告知,法院先是说让我们到发生行政行为的当地去告,后说依照常识是不受理的。我们说告中央行政主管机关追究责任不到北京来告到哪里去告?如果你们说不受理,只要开出不受理裁定书给我们就可以。在我们坚持要求出具裁定书的情况下,最后法官回答说:“你们留下一份诉状,我们经合议庭合议后会给你们回答”并要求我们留下了电话号码(因为我们家在南京,所以我们回来后一直在等电话)。可现在7天立案期已过,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没有任何答复。
    
     南京市政府违反中央46号令,应该由中央政府主动追究责任,维护中央政府的权威性,实在不该需要我们来帮助中央来维权。 (博讯 boxun.com)

    
附上我们送北京的诉诉状。

    
    行 政 起 诉 状
    原告:戴长斌 地址:南京市长江路239号 电话:025-85522992
     范宗斌 地址:南京市长江路267号 电话:013082544193
    第一被告:国家信访局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西黄城根北街9号
    第二被告:国土资源部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阜内大街64号
    第三被告:国家建设部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9号
    第四被告:江苏省国土资源厅 地址:南京市牌楼巷47-1号
    第五被告:江苏省建设厅 地址:南京市北京西路70号
    请求事项:
    1、 请求判定南京市国土局在没有拆迁安置补偿收回原土地使用权的情况下,向开发商转交了还属于我们被拆迁户的土地使用权是违反国务院2004(46)号政令的违法行为。
    2、 请求判定南京市国土局直属单位:土地储备中心(拆迁人)为了尽快的获取土地使用权,将使用权转交给开发商而采取的暴力强拆我们的住房,抢光室内财产至今不予安置补偿的行为违法。
    3、 请求判定第一被告不按(信访条例)规定开通电子信箱和传真(公布)的行为违反了(信访条例)规定,应立即整改。
    4、 请求判定第一被告在接到我们向国务院反映被南京市违法暴力强拆住房,省政府不依法追究责任,责令限期整改问题的信访材料后不按(信访条例)的规定告知是否受理转办的行为违法,应当立即整改。
    5、 请求判定第二被告在接到我们的申请复核报告后逾期不按(信访条例)第三十五条规定给出复核意见是违法的,应当立即整改,给出复核意见。
    6、 请求判定第二被告在知道第四被告作出包庇、放任南京市国土局行政欺诈行为(出具违法的“权属证明”);行政不做为(不为居民拥有的53年人民政府发放的登记证重新换证);利用职权违反46号令,乱作为(向开发商发证)的渎职情况后不及时责令下级行政机关改正并追究行政违法责任的行政不作为违法,要求第二被告改正并履行职责追究责任。
    7、 请求判定第三被告在接到我们反映南京市政府为了获取土地使用权而违法拆迁,省行政主管机关不依法监管的十一次上访信后,在得知我们四十多次书面求助省、市主管机关、有权处理机关无果后人继续推卸责任、行政不作为。对拖延了3年不解决负有领导责任。请求判令其履行职责,追究下级主管机关、责任机关的违法行为,请求判令其履行(国务院拆迁条例)和46号令赋予的法定监管职责。责令第五被告撤销发给开发商的建设用地批准文件,限期解决没有安置补偿的问题,收回原土地使用权。
    8、 请求判定第四被告作出的复查意见故意不审查南京市国土局的发证程序、发证依据的行为违法,请求判令第四被告执行国务院46号文规定,依据(土地管理法)第一十六条规定、(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三十二条规定,撤销南京市国土局发给开发商的邓府巷地块土地使用权证,责令南京市国土局土地储备中心(拆迁人)限期解决未予拆迁安置的问题,收回原土地使用权证,并追究行政责任和刑事责任
    9、 请求判定第四被告明知南京市国土局不履行职责,没有对人民政府53年登记发证确认我们所拥有的土地使用权重新登记造册核发证书,再次确认使用权的行为是违法的,明知南京市国土局在接到我们申请换证后不肯履行发证职责,在我们多次交涉下刻意出具违法的不准出具的“权属证明”欺骗我们的行为是违法的。第四被告至今不履行职责,责令南京市国土局改正并追究其行政不作为、行政欺诈的责任,请求判令第四被告履行职责,责令下级机关限期整改并追究行政责任。
    10、 请求判定第五被告身为(省拆迁条例)(国务院46号文)的江苏省最高监管、执行机关不及时履行职责,制止下级机关为了获取土地使用权而采用暴力违法拆迁,违法发放建设用地批准文件,不追究责任机关违法责任的行政不作为行为违法。请求判令其履行法律、法规赋予的监管职责,追究下级机关未予安置补偿、收回原土地使用权而违法发放建设用地批准文件的行政责任、刑事责任并责令责任单位限期解决违法拆迁未予安置补偿、收回原土地使用权的问题,撤销下级机关违反国务院46号文发放的建设用地批准文件。请求判定第五被告不追究南京市责任机关历经七个信访办结期不办结,不出具办结报告的违法行为责任,构成行政不作为,判令第五被告履行职责,追究下级责任机关违反(信访条例)的责任。
    事实和理由
    为了促使各行政机关自觉依法行政,做到有令必行、有禁则止,认真贯彻中央法制要求,自觉纠正违法行政行为,维护政府形象,所以我们为了维护法制社会、和谐社会,决定提起公益诉讼。帮助各被诉机关提高依法行政能力和行政觉悟,改变自觉依法行政的决心,促进各被诉机关更自觉的为人民服务
    一、关于违法拆迁与变更土地使用权的问题:
    2003年5月南京市政府以62300万元的价格卖掉的我们世居的邓府巷地块45000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13800元/平方米),并指定南京市国土局土地储备中心为拆迁人,负责拆迁工作。拆迁人委托玄武区政府拆迁办实施拆迁,拆迁人没有提供产权调换房、安置房,没有评估,没有按市场评估价做出拆迁方案,因为是政府拆迁,所以即便按(拆迁条例)的相关规定不具备发放拆迁许可证的条件,可是南京市房产局还是违法发放了许可证,因为省(拆迁管理条例)从2003年1月1日起施行,所以被拆迁居民要求依法安置、等价换房。可是为了与民争利,拆迁人不给安置房,拆迁价只给地价的25%(3000多元/平方米),还随意克扣,所以双方无法达成一致,在此情况下,在拆迁期内为了赶走被拆迁居民,尽快将土地交给开发商,让开发商赚取暴利(商品房卖16000元/平方米)。拆迁单位调集大批流氓打手,采用威胁、恐吓、殴打等暴力手段逼居民签字让房,对拒不妥协的居民强行拖出家门,摧毁住房,抢光室内财产,直至发生自焚事件时99%的房屋已被拆毁,其中又有近300多家没有签订安置补偿协议而被强行拆毁住房,我们就是其中的两户。为了使开发商获得各项建设用地批准文件,南京市国土局从拆迁人的角色转换成为行政主管机关,公然违反国务院46号文规定“严禁未经拆迁安置补偿,收回原土地使用权而直接供应土地,并发放建设用地批准文件”,不顾还有很多被暴力强拆居民没有安置补偿,没有收回原土地使用权,不顾还有几户居民住房没有拆,还有人住在里面的情况下。不顾省(土地管理条例)的相关规定向开发商发放了邓府巷地块的使用权证,严重侵犯了我们的合法权益。对于我们提出变更土地使用权违法问题,南京市国土局答复的意见是:“该地块已拆为平地,按规定可以予以发证”。我们搞不懂这是由哪一条法律规定的,可以不管土地是用暴力抢来的还是合法拆平的都可以发证。照此理由所有买地的开发商都可以带着打手、开着铲车打倒居民,将人拖出家门,推平住房后到国土局领证,这样做合法吗?不管是国土局还是开发商,这样做都是违法、违规的,更是违反国务院46号文规定的。
    二、关于第一被告:
    如果不是要尽快的将我们的土地使用权转给开发商,政府不会违法拆毁我们的住房,如果法律不是规定土地使用权问题由人民政府处理,如果不是规定上级管下级,我们也不会提出信访,如果责任机关履行职责,我们也不会向上级机关信访,既然需要信访,有(信访条例),那谁不遵守就是违法。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制定法律的政府机关也不能例外。可是自2005年5月1日(信访条例)实施至今,身为制定条例的国家信访局却没有开通电子信箱和传真,接受电子邮件和传真件的信访材料。接受信访是信访局的本职工作,可是这种做法却起了非常坏的带头作用,也是违法的。要求立即改正,按(信访条例)第九条办。我们数次信访国务院材料都是由国家信访局截收,对此我们理解。如果我们是无理信访,你可以不回答,但我们是有理信访,你不履行(信访条例)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规定就不对了。如果是第一次信访,你可以按“属地原则”办事,如果省政府作为市政府的上级主管履行职责,你可以按“主管原则”办事。问题是第十一次信访你不可以按属地原则办事,省政府3年没有管好的问题,中央政府不管是不对的。请问被告谁是省政府的上级主管,宪法第八十九条、第一百一十条是怎样规定的?我们被南京市政府违法拆迁已长达3年,市政府不解决,省政府不管,国务院不管谁管?(信访条例)第四十一条、四十二条、四十三条规定中所指的上级是谁?南京市的上级难道不是省政府、省政府的上级难道不是国务院吗?我们依据此三条规定,请求上级机关责令下级机关改正违法行为,解决问题有错吗?由于省、市拖延了3年不肯解决问题,我们请求国务院追究下级行政不作为和违法责任不对吗?国家信访局身为国务院的专职部门,不为国务院分忧,不督促有关责任机关解决问题,不告知信访人如何处理、转办才是错的。请求判令改正,责令被告按(信访条例)办事。
    三、关于第二被告:
    国土资源部身为省国土厅的上级行政主管机关,(信访条例)规定的复核人在2006年3月21日接到我们的申请复核报告后,没有告知是否受理复核,在法定的30天复核期到期后没有给出复核意见,此做法违反了(信访条例)第三十五条规定,身为省国土厅的上级主管机关在接到我们第八次、第十二次集体上访信后,明知省国土厅包庇、纵容市国土局的违法发证行为后,不履行土地法第十三条、第十六条、第六十七条、第七十二条、第八十四条规定的职责。构成行政不作为。在得知市国土具出具违法的“权属证明”欺骗我们时,省国土厅不纠正,反而宣布我们手中政府所发的登记证、权属证明是无效的,并拒绝追究市国土局违法责任,国土部也不采取措施责令下级机关改正错误并追究违法责任。因此我们请求法院判定国土部行政不作为行为违法,判令国土部改正错误,履行职责,责令下级机关改正错误。执行(信访条例),执行国务院46号文规定,撤销违法发放的土地使用权证,并追究下级违法责任。
    四、关于第三被告:
    国家建设部是国务院拆迁管理条例法定的监管机关,国务院建设主管职能部门,国务院46号文指定的督办机关,可是面对我们十一次信访、面对我们被违法拆迁,面对南京市政府违法发放建设用地批准文件,发放拆迁许可证的违法行为,拆迁条件不具备,就唆使采取暴力拆迁,拆迁实施单位为了克扣拆迁补偿款,威胁、恐吓、雇用流氓打手搞打、砸、抢,暴力抢拆居民住房,抢光室内财产的一系列违法行为,至今没有追究下级机关行政责任和刑事责任,构成行政不作为。我们请求法院判令被告改正,限期追究责任机关和责任人的相关违法责任,责令下级行政机关尽快撤销建设用地批准文件。
    五、关于第四被告:
    江苏省国土厅身为地方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门,面对下级南京市国土局为了获取土地使用权,用暴力手段拆平土地,导致我们被违法强拆住房、搞光室内财产的违法行为无动于衷,麻木不仁行政不作为的行为实为违法,面对我们反映国土局违反法律、法规、中央46号文规定:“严禁未经拆迁安置补偿,收回原土地使用权而直接供应土地,并发放建设用地批准文件”为了尽快获得土地,将使用权转给开发商,不惜违法发放建设用地批准文件,不顾还有近百户被违法强拆居民没有得到安置补偿,强行将被拆居民的土地使用权转交给开发商,向开发商发放了土地使用权证,对此省国土厅身为上级行政主管机关,不但没有依据土地法第十三条保护居民合法的土地使用权不受侵犯,反而宣布居民拥有的人民政府发放的土地登记证无效。违反了(确定土地使用权的若干规定)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省国土厅不但不依据土地法第七十二条、第八十四条规定,追究市国土局违法责任和市国土局违反(国土资发383号)文,用违法的“权属证明”代替我们要求发放的土地使用权证这一行政欺诈行为违法,反而宣布我们拥有的政府发放的“权属证明”无效,当我们要求国土厅依据土地管理条例第三十二条规定,履行监督职责采取改正措施时,省国土厅至今拒绝履行职责,构成行政不作为。我们请求判令省国土厅履行职责,责令市国土局收回违法发放的“权属证明”,依法改发有效的土地使用权证,撤销违法发放给开发商的土地使用权证。追究市国土局违法拆迁、违法发证的行政责任和刑事责任(给被拆居民造成巨大财产损失的暴力拆迁)
    六、关于第五被告:
    2003年1月1日实施的江苏省(拆迁管理条例)第二条、第三条规定,在本省实施拆迁补偿安置的都应当遵守国务院和省(拆迁条例),省建设厅为法定监管机关。可是省建设厅履行监管职责了吗?没有!2003年6月南京市国土局土地储备中心获得拆迁许可证,对邓府巷地块实施拆迁。1、拆迁程序违法,没有进行拆迁项目公开评估,至今我们没有见到评估报告。2、利用职权违法获取拆迁许可证,不具备省(条例)第五条规定条件,没有提供安置房、产权调换房,没有弄清用途、权属等现状。3、房屋拆迁管理部门没有对拆迁中的违法行为采取严格监督及时制止,特别是省建设厅作为上级行政主管机关在接到我们多次反映拆迁单位为了获取土地多次动用暴力违法强拆住房、打伤居民的情况后,竟没有采取强力制止措施,最终导致自焚事件的发生,事后至今3年时间我们40多次书面求助,上百次走访省行政主管机关,被告身为省条例指定的监管机关,面对我们被暴力拆迁、抢光室内财产,无家可归,面对我们长达3年的求助,仍然没有采取有力的措施,解决下级责任机关违法拆迁、违法发放建设用地批准文件,损害群众利益的重大行政违法问题,没有按法追究责任机关责任人的行政责任、刑事责任。我们请求判令省建设厅依法履行监管职责,督促责任机关在规定的时间内解决问题,履行执行职责,撤销责任机关违反国务院46号令违法发放的建设用地批准文件,依法履行主管职责,追究责任机关过去的、现在的违法行政责任,涉及刑事的送交监察机关追究刑事责任。面对新(信访条例)实施后,南京市责任机关接到第五被告转交的7次信访材料,即不办结,也不出具办结报告,拖延、敷衍、推诿、欺骗。面对我们一次次要求解决问题或要求出具办结报告,第五被告始终推托管不了南京市,南京市不听我们的指示的做法已构成行政不作为。请求判令第五被告改正违法行为,追究下级不执行(信访条例)的行政责任。 _(博讯记者:孑木)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医乱/樊百华 (南京)
  • 要不要炸掉南京长江大桥?
  • 徐水良:四五运动的前奏——南京事件回忆
  • 就杨天水先生被捕案与南京当局对话/罗列
  • 李国涛等:强烈谴责中共重庆和南京当局的倒行逆施行为
  • 南京市民扣留民警阻止拆违触发袭警罪之争
  • 任诠:谈南京大屠杀和北京大屠杀的本质联系
  • 当时国民党军队是否该固守南京?
  • 从《南京女演员反对陪舞被处决》看诋毁文革者的卑劣/李宪源
  • 寒山:“西安以东”、“南京以北”、“武汉以西”
  • 政文:南京市区道路交通治安及市场需要加强管理
  • 现代社会的毒瘤——关于南京大屠杀的社会学反思
  • 宋楚瑜与南京艺术家书信传友谊
  • 万达 南京的奸商!
  • 各地的网友纷纷指责南京人没有血性
  • 江苏荣:答“麻木的南京人,真为你们感到羞愧!!”
  • 麻木的南京人,真为你们感到羞愧!!
  • 江苏荣:文集、加入世贸的人民、南京被拆迁户焚火和民主抗争
  • 屠城的背后——换一个角度看南京大屠杀(图)
  • 南京人可打“飞的” 租直升机每小时两万元(图)
  • 南京市副市长缘何成了“出气筒”
  • 南京副市长痛斥看病贵 称自己治感冒花费4千
  • 南京军区连环坠机空军司令员要问责(图)
  • 南京医生自曝黑幕:倒卖病人在各医院很普遍 (图)
  • 政文:评“中央及省属媒体集中采访南京信访工作”
  • 南京大学发生研究生互杀命案:当中将死者头割下
  • 南京一女大学生英语4级考试未过 跳楼自杀身亡(图)
  • 政文:南京白下区执法队滥用行政处罚权行使暴力 对市民合法权益造成侵害
  • 南京前副市长:长江大桥阻碍经济被夸大了(图)
  • 江苏交通厅:南京长江大桥炸不得(图)
  • 江苏官员:南京长江大桥炸不得
  • 专家建议:安徽湖北各出500万炸掉南京长江大桥(图)
  • 南京:某化学公司爆炸2人死亡
  • 南京:硕士适应力低于本科生 每年少挣6670元
  • 中国沙尘暴,江南未幸免-南京一天降5万吨沙尘
  • 玷污了张纯如——《南京大屠杀》中译本错漏百出(图)
  • 最大磚室古墓 南京挖出(图)
  • 南京公务用车改革——车补比一般职工工资高!
  • 老军人因南京市白下区政府违规拆迁给蒋宏坤市长的信/政文(图)
  • 看南京白下区政府拆迁办怎样和黑社会勾结!/政文(图)
  • 政文:南京“97-12-9”事件(一)司法部门的罪恶与腐败(图)
  • 政文:江苏南京拆迁的十大罪状(图)
  • 政文:南京前湖村民“致国务院总理的一封信”
  • 南京清江花苑小区居民向全国人民求救!
  •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又抬头(三)(图)
  • 政文:谈拆迁——南京人有话要说!
  •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怎样抬头(二)
  •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怎样抬头(一)
  • 政文:南京市房地产管理局转变“真”快
  • 政文:南京职工为维权,人身安全没有保障
  • 政文:评江苏南京的某些法官与律师们以及人大
  • 政文:南京优秀高级教师漫漫七年申诉信访路
  • 政文:南京市白下区建设局违法行政诉讼词
  • 政文:评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第41号“行政判决书”
  • 政文:评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第2号“驳回申诉通知书”
  • 南京市优高级教师的“申诉状” /政文
  • 南京一优高教师告了七年“民告官”的《控诉书》(图)
  • 南京大学女研究生被省外办主任王华强奸后反被诬陷,受害人生命受威胁
  • 关于南京1月13日警察打人事件
  • 南京:断臂残垣中的居住者之实录(图)
  • 被严密封锁的消息:南京邓府巷拆迁户翁彪自焚之后,又有两人惨死在“强拆”二字之下(图)
  • 昨天,骇人听闻的暴力拆迁再现南京!(图)
  • 南京市玄武区警察恋栈拆迁一线,仍在做与身份不符之事!(图)
  • 建设部中外记者招待会第二天,南京拆迁再次发生武力冲突:残酷拆迁真相!
  • 南京警方再次强行拆除民宅,像‘鬼子进村’一样
  • 不撤消南京市市长及市委书记的职务怎么能慰藉死去的八位冤魂?
  • 南京司机阻我去“大屠杀纪念馆”
  • 南京中毒案:中国官方新闻社道德沦丧
  • 质问江泽民:你敢代表南京人民吗?
  • 南京鼓楼医院见闻(少见多怪 !?)
  • 南京局长非礼女服务员案续:主任接受20天拘留
  • 耍流氓的南京市政公用局长等受到处分:保留党籍
  • 又撬车牌又掏手枪 "二级警督"南京街头撒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