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鲁扬:计划生育——母亲的屈辱,人类的暴行!
(博讯2006年7月24日)
    鲁扬更多文章请看鲁扬专栏
    对于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我长久以来困惑不解。但喝狼奶长大的我,是从来没怀疑这一“基本国策”的伟大性和正确性的。
     (博讯 boxun.com)

    第一次对这一“伟大国策”有印象是在八九上岁吧。那时我还生活在农村,正在村里的大街上和小伙伴们玩。突然有一帮人从一户人家扯出一位没系胸扣的女人。她哭喊着,挣扎着,但很快被那几只大手按在一辆平板上。然后他们又用绳子象捆猪一样,把她牢牢地缠绑在平板上,急急匆匆拉走了。我们看清了,是我们其中一个小伙件的母亲。这位在地忙了一上午农活的母亲,当时正光着上身在家给孩子做中午饭。因天热,农村妇女在家做饭一般是不上衣的。我们可以想象这帮人闯入她的家里,她是怎么地急急忙忙地找自己的衣服往身上穿,而又没容她系上扣子就被扯到大街上来——裸露着胸脯,象猪一样拉走。
    
    当时我吓呆了,幼小的我还不知道一个人可以象猪一样捆绑着给拉走。那会儿我不知她被拉到哪里去——猪是拉去是要被杀掉的,而人呢?最让我那会儿受不了的——这位是“母亲”。“母亲”这个角色,在孩子意识是什么感觉,我不好说。但在我当时孩子的感觉里,母亲是可阻挡一切,维护一切,是锇了可以找,怕了可以藏——让你感到安全,感到温暖无比的“巢穴”——是一个孩子的全部。然而,那时刻一个叫“母亲”的人,却可以象猪一样,在一个孩子眼前被拉走。这样一个在孩子感觉里安全,温暖无比的“巢穴”——可以突然被人无情,粗暴地拆掉。我哭了——当我注意其他小伙伴时,他们脸上也挂着泪水。最后大家把目光集中那个“失去”母亲的小伙伴身上——他也流着泪。与我们不同是他小声骂着什么。后来我们知道是她拉去“结扎”着去了——因为国家要“计划生育”。
    
    第二次对这一“伟大国策”的记忆,是十六岁时一篇日记。这是我对计划生育,第一次有文字的记载。说记载,其实什么也没记。十六岁已读书识字的我,已经知道“爱国”了。国家是没有错的,国家的基本国策当然是没错的。但我的日记仍这样记录道:不对!不对!这样绝对不对!!错了!错了!这样肯定错了!!一页日记我反复记录这两句话。当时具体事件我没记录,但现在我仍可清楚知道,是计划生育工作者“伟大的行动”,让我这个少年爱国者不得不为他们写上几笔,但因莫名的畏惧,又不敢把具体事实记录下来。
    
    第三次是十八九岁时,记得我家突然成了“避难所”。因为是父亲在外面工作,我家在村里算是个“吃官饭”的人家。乡亲们认为他们是不会到我家来抓人的。父亲不常回家,母亲自做主了。当时我正离家不太远城里上学,每一二个月回家一趟。回家见老老少少这么多人在我家小声嘀嘀咕咕,偷偷摸摸的举止,感觉是很有意思事。来我家避难并不是大腹便便的年轻孕妇。而是上了年岁的老人,是孩子的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们。有的带着他们的孙子或孙女,有的没带。他们准备再要下一胎的怀孕儿媳与女儿们,早已远走他乡——事实上,他们也知道我家也不是绝对安全之地,为了后代,他们还不敢冒这个险。有的可能要问,这些老人也跟着躲藏,他们也要抓吗?抓!抓他们之后,做为人质,来要挟儿女们,让他们回来。有孝心儿女是不忍心看着自己父母受罪的,往往听说父母被抓后从千里之外返回来。再,一旦被抓就要交数千元钱才能放回来,而且关一天的费用要十几或数十元。对一些粮食被装走,猪羊被赶牛被牵,房屋被扒的人家来说,那雪上加霜,让人没有话路的事。
    
    到了晚上,我与自小就感到“特威风”而那会儿神情沮丧的老队长聊天。他说,热天还好混,街头村尾一躲,地里场里一藏,到了冬天就难过了。你不能总这样在人家家里常住吧?当年躲鬼子和二金领(我们当地过去的土匪)还有个时候。知道他们来了,乡亲们就到村外跑,到地里躲起来,一会儿他们就走了,我们再过日了。可现在你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来,这日子什么时候结束啊。鬼子和二金领这么坏,他们只是抢些东西走人,还没毁过咱们的房子,你看他们现在做的,还让人活吗?
    
    说到毁屋扒房这的事,我有着特别的记忆。那是学校刚毕业,还没分配工作。我学开车,学完要求实习。当时在我们当地车辆还比较少,且只是乡政府有小车开。通过父亲的关系,我去乡政府去实习开车。说是开车,其实并没开几天,不过这几天足让我大开眼界了。正巧我赶上冬季计划生育宣传活动。记的开车到了某村,主管计划生育的乡长用车上的麦克风先大讲一通,然后指挥人员扒房。在农村长大,我见过扒房子的,但象他们那样的扒法,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我们那里房子一般都有一根主梁,其它一二十根细梁都对称着横搭在这要主梁上。他们先在屋外,房子前面或是后面找到这间主梁的“梁头”,然后用一条两头都有钩子的钢筋绳,一端挂住“梁头”,另一头挂在拖拉机上。然后开动拖拉机,加油门走不到半米,因主梁被拉出,整个屋盖就全塌下来。前后用不了十分钟时间——一座房子就解决了。如此迅速,而又高妙手法,实在让当时的我惊叹不已。记得那次一个村子完成任务后,又到另外的一村子,以同样迅速让人惊叹的方式,完成了对两家的扒房任务。在回来路上,那位主管计划生育的乡长说了一句话,让我至今记忆犹新:如果不是为了党的基本国策,我们真不该干这种伤天害理的事。这十冬腊月的,让人家到哪里住去啊?!其实这位乡长原来与父亲是同事,是一位看着我长大,被我一直称为叔的人。也许他感到在一个晚辈面前做出这样伤天害理的事,需要解释一下吧。
    
    近几来一直在外工作,不常回家了,对现在老家计划生育情况不是多了解了。不过一两月前送母亲回老家过麦,与村里老哥们小聚了一下,又听到了一点“新闻”。当时我发现一位并没干什么营生的老哥,开着一辆半成新,没牌子的面包车。问他现在油这么贵,你又不做卖买,这车怎么玩了?他说租给乡里用,现在计划生育又开始抓人了,出一趟车五十块钱,挣个油钱还没问题的。
    
    其实 “又开始抓人了”——这样的“新闻”,不能算新闻。因为整个世界都知道:在山东东部叫临沂那个地方,计划生育搞得惊天动地。有个叫陈光诚的盲人, 因对此进行调查,早被抓了起来。同一个省的,山东西部——我老家农村,出现“又开始抓人了”这样的事,那绝对不是什么稀奇的事。
    
    我开篇就写道“对于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我长久以来困惑不解”。就写这篇文章前,为了进一步搞清楚这个问题,我又重新搜索相关“计划生育”。我希望看到某一学术大著中对“计划生育”科学的合理的论述——可惜我们没找到。没找到并不意味着没有,为此我仍迟迟没有动笔。而现在我不再迟疑地写下:“计划生育——母亲的屈辱,人类的暴行!”这个题目——是因为我们不能再让母亲们受此屈辱,我们不能再允许人类暴行在我们的国土上肆意横行。虽然在人口科学方面,我还没找到对“计划生育”相关合理地科学的解释,但人类的现代文明思想告诉我们:一切声称自己发现了真理,掌握历史发展方向,并用非人性的手段来达到所谓的“伟大和目标”的行动——那都是反人道,反人类文明的的行为。谁也没有权力,为了未来不可知的“伟大的目标”,让现在人遭受非人类的暴行。
    
    二战时期的德国人,在希特勒所指出的“伟大目标”下,去疯狂杀人,并疯狂让大量的德国人去送死。斯大林为了波兰的“长治久安”,替波兰人把那些由波兰知识分子组成上万名军官统统杀掉。在苏联本土,为了实现他伟大的“共产主义理想”——更是杀人无数。
    
    虽然我本人现在仍无法判定“计划生育”这一国策是否具有科学性,但可行性绝对值得怀疑的。尤其这一的“国策”的执行者们,使用反人道的,血腥的,残酷的手段——已使其成为让中国下层人们难已容忍的暴行!用我十六岁那页日记上的话:不对!不对!这样绝对不对!!错了!错了!这样肯定错了!!
    
    不给中国人人权、自由和民主——一些人说是由于我们的“国情”,中国人素质太低。不错,中国人文明意识是差。可一些人借国家和伟大、正确、光荣——党的名义,向中国人民灌输了一些什么样的反人类,反现代文明思想呢?让我们看看流行在中国大地上的“计生”标语口号吧:
    
    ◆一人超生,全村结扎!──云南楚雄某农村
    ◆该扎不扎,见了就抓。──四川某乡路边的农舍上用白漆刷着
    ◆宁可家破,不可国亡。──山东菏泽
    ◆宁添十座坟,不添一个人。──安徽某县
    ◆宁可血流成河,不准超生一个。──江苏农村多处可见
    ◆谁不实行计划生育,就叫他家破人亡。──湖南某县
    ◆一胎生,二胎扎,三胎四胎--刮!刮!刮!──四川某山村
    ◆一胎环,二胎扎,三胎四胎杀杀杀!──广西前往德天瀑布的路上
    ◆该扎不扎,房倒屋塌;该流不流,扒房牵牛。──四川某地区
    ◆你不要国,国不要你;喝药不夺瓶,上吊就给绳。──流行在鲁西
     地区。
    ◆通不通,三分钟;再不通,龙卷风!──湖北阳新地区
    
    
    2006/7/23 于山东聊城 (首发民主论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鲁扬:关于“应对鲁迅狂徒”一文回复徐沛博士
  • 鲁扬:汲取人类健康的文化思想,理性地来走自由民主之路
  • 鲁扬:阻碍中华民族进步的最大障碍——“专制思想”
  • 鲁扬:“六四”是什么?——中华祭
  • 鲁扬:中国的“专制文化”是怎样形成的?
  • 鲁扬:没有健康的文化思想,中国走哪条路都是行不通的
  • 大陆著名诗人鲁扬抗议剥夺其著作发表自由的声明
  • 鲁扬:中国网络——逼我上梁山
  • 著名青年诗人,自由思想学者鲁扬,因拒删改其网上发布文章而被迫辞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