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毛泽东曾坦言:我们现在实行的是专制主义愚民政策/雪洋
(博讯2006年7月20日)
    作者:雪洋
    
     读了〈一句从未透露的毛泽东惊世名言〉后联想到我曾读过的另一句毛泽东的言论。他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胡乔木等人说:“我们现在还是训政时期,我们现在实行的是愚民政策,我们的问题不止是官僚主义,而是专制主义,我是马克思加秦始皇。”这是毛泽东对共产主义和马克思主义本质的理解,是他发自内心深处的独白,也是他的一生真实的写照。 (博讯 boxun.com)

    
    马克思是无产阶级专制主义者,秦始皇是封建阶级专制主义者,毛泽东是两者合二而一,中西合壁生出的混血杂种。他是秦始皇嗜血成性的残暴加上马克思鬼计多端的流氓霸权。
    
    什么是专制主义?毛泽东的专制主义就是一个思想,一个主义,一个党,一个领袖,专制主义由党来实现,党由谁来管呢?党的领袖。专制主义就是人民的标准是一回事,领袖的需要又是一回事;写到纸上是一回事,实际执行又是一回事;没有掌权时是一回事,成了执政者更是另一回事。为了这个专制主义的最高理想,他从建党伊始就用流氓铁腕对付身边的战友和“敌人”,他“说了不算,算了不说。”未坐皇帝龙椅宝座时对蒋家王朝大讲“还自由民主于人民”,“人权大于主权”,背后韬光养晦,养精蓄锐,伺机动以武力,当皇帝宝座坐上后,正是此一时也彼一时也,为了屁股坐得稳就用屁股想问题了。“龙椅”是暴政的机器,一旦到手真面目暴露无遗。疾风暴雨式的杀戮一个接着一个,从政治到经济,从思想到文化,从精神到肉体……一场硝烟刚过另一场硝烟又在酝酿,几千万人民就这样在硝烟中倒下了,没倒下的也被其异化了。毛泽东的事业就是暴政,杀完了地主杀资本家,杀完了信教的杀念书的,杀完党外杀党内的,杀完下边杀上边的。为了他的王朝代代相传,在晚年时还总结出一套歪理“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整人运动“七八年来一次”。
    
    专制主义同人民的利益是水火不相容的,不管他怎样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外衣打扮自己,这个体制性质是保证不了人民的利益的,“全心全意”更是侈谈,这个体制就是只要保住中共自身利益的政治体制宁愿牺牲人民根本利益,在政权与人民利益矛盾时毛泽东的威信和党的威望是高于一切的,为了这个可以疯狂的打击镇压一切不可靠的“危险”人物和力量。毛泽东具有偏执、颠狂、霸气的特性,他言出即必句句是“真理”,他靠高压让人恐惧,靠大话让人信从,靠谎言让人迷糊,把人民戏弄成愚民,历次整人杀人后,面对悲惨后果,人民不但不反抗,还感恩不尽,正是在各种危机中具有强化各种专制手段,愚民政策的结果。
    
    58年大跃进饿殍遍野,草根树皮吃尽后人吃人,这样惨烈的现状,中共没有人出来负责,更别说问责制和引咎辞职了,恶党竟以“三年自然灾害”堂而皇之骗过人民,用全国掀起反右倾机会主义反革命集团来救他,可见其手段之流氓狠毒。批臭彭德怀后,把全国因为挨饿而躁动的心压下去了,可是肚皮还咕咕响,于是略施“资本主义’小伎,请出刘少奇等老右倾利用一下,他的两面三刀反而成了高瞻远瞩善于团结一切力量的典范,真是左右逢源。之后,他又“光焰无际”,“一句顶一万句”十余年,直到人民怨声载道,经济到了崩溃边缘,他无可奈何花落去。
    
    这是历史上多么荒诞无稽的丑剧啊,但是这确确实实是毛泽东给恶党留下的宝贵财富。第二代接班人邓小平虽然在毛泽东手里死里逃生,依然重演着毛泽东的悲剧。89枪声已过去17年连死了多少人都不敢正视,还有什么资格谈“以人为本”!那期间全北京市的舆论近乎一面倒:反腐败,军队不要进城。枪响以后,一批中央公安部队中上层干部,在极其复杂的心绪里,茫然若失的聚在办公室哭泣“这回共产党真的完了”。没过两天他们愁云拔散“这两个战士可救了共产党了”。原来在“动乱”这几天有两个战士被“烧死”了,恶党立即抓住这根稻草,嫁祸于“暴乱分子”,并从家乡接来其父母大肆煽情渲染,最后老人用儿子换回一台彩电抱回家了事,于此同时宣传机构一片蛙鸣,随声附和,中央讲鸡蛋是树上长的媒体就大肆炒作鸡蛋是带把的。邓小平和毛泽东的政治伎俩何其相似乃尔!
    
    这位自称是“人民的儿子”,懂得“人民”是什么吗?在他心目中“人民”算什么?人民抽象时可爱,是可利用的招牌,具体时是案头肉,任其宰割,人民是他政治游戏中扑克牌的小2,甲种玩法小2仅次于大王和小王(此时需要人民的数量壮壮他的胆),乙种玩法小2就成了微不足道的老末,(彼时可弃如敝履)。
    
    专制主义是不把人当其人的,是蔑视人性的。
    
    毛泽东万万没想到他这位“龙种”却生出了个“爬虫”第三代,这个两栖爬虫是个邪恶愚蠢的无耻之徒,他自我感觉良好常常癞蛤蚂跳到称盘上━━自称自站(赞),他丑闻满天飞,是中国历届政府在台上而被人民骂声不断绯闻连连的恶首,他非法登台后紧紧抓住独裁专制不放,他吹嘘自己的“盛世”,可是这个虚幻的盛世不太平,搅的他头晕腿拐,胡话连篇,国际上的政要人物都觉得他应该去看心里医生,严肃的中国问题专家对其“盛世”揭示:在GDP增长中掩盖残酷的现实是,中国的成就,很大程度上归功于西方的资金和技术支持……所以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象中国这样需要解决那么多内政问题……物欲横流,公德沦丧,文化进步的缺失,导致社会正义感消失,犯罪率大幅升高,骚乱不断……不是什么问题都可以用经济方法能够得到解决的。
    
    是的,财富的积累并没有回答一些人类最为基本的问题,为什么活着?怎样活着?对中国人民显得更为重要,市场经济不能叫人不撒谎,也不能叫人不害人。
    
    法轮功的出现在客观上起到了提高人们的社会公德作用,它的最高法理是“真善忍”,法轮功在大陆的美谈至今还比比皆是,我在早市看到一个买菜的问卖菜的:“你称的菜缺斤短两吗?”卖菜人骄傲的说:“我是学法轮功的,法轮功学员不会干那种事。”一个社会如果一个人没有道德感,那么就再也没有什么可以制衡的力量,作事情也不会自律和负责任,这是可怕的,可是,江泽民不怕,他已不具有人的辨别能力,他对邪的视若无睹,对正的法轮功却虎视耽耽,因为法轮功太得人心,太有凝聚力,于是嫉火中烧,对法轮功集专制主义之大成疯狂镇压,在他的“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指令下,被抓法轮功学员不但受尽酷刑,而且被血腥凶残的活体摘除器官,这是无以复加的反人类罪,是星球上肆无忌惮、前所未有的邪恶,他比毛泽东、邓小平有过之无不及,他把制造人类悲剧的毛、邓远远的抛在了后边,一路登上了顶峰,这个大恶魔遗臭万年都不够资格,无间地狱在等着他。
    
    毛泽东、共产党在中国的这段历史是中国人民巨大劫难的历史,是共产主义走向彻底灭亡的历史,他的接班人驾轻就熟正沿着他老牛拉破车碾出的辄,把共产主义事业拉向黄泉末路。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王雍罡:五四反儒与毛泽东反儒的根本区别,以及之其他
  • 孔子的理想与毛泽东的恶行—中国政治现象与真实/曾宁
  • 王卓超回忆毛泽东重上井冈山(1965年)的一次谈话
  • 鲁迅 VS 毛泽东: 他们的心是相通的!?
  • 唐山大地震30年祭:24万人成了毛泽东的“人殉”/綦彦臣
  • 陈破空:如何看待“毛泽东热”?
  • 评“武振荣:毛泽东与希特勒是一类人吗?”
  • 细说台湾的“毛泽东热”/萧延中
  • 美化后的毛泽东文革中,人民文革消失了/张鹤慈
  • 林彪对毛泽东的背叛/刘晓波
  • 闲话:毛泽东与希特勒的异同,回武振荣
  • 毛泽东与希特勒是一类人吗?/武振荣
  • 王方:听西班牙医生讲解毛泽东
  • 毛泽东荒淫糜烂生活实录
  • 和毛泽东文革合二为一的人民文革/张鹤慈
  • “拍卖毛泽东像”背后需要关注的真问题
  • 刘晓波:毛泽东的红卫兵也爱金条
  • 民族英雄林则徐与世纪毒枭毛泽东/亚笛多星
  • 郭知熠:我为毛泽东辩护-写给文革四十年
  • 任不寐:毛泽东与中国传统文化—读苏绍智先生《民主不能等待》一书
  • 胡平:评毛泽东热—写在文革四十周年
  • 毛泽东与江青独生女李讷据传贫病交迫
  • 毛泽东对达赖喇嘛讲「宗教都是骗人的」
  • 鲁德成、毛泽东相片出现在加拿大「环球邮报」头版(图)
  • 纽约时报 天安门前的毛泽东像 (图)
  • 毛泽东像母本倘若被外国买家拍走的话(图)
  • 中国天安门城楼毛泽东画像 母本将被拍卖(图)
  • 毛泽东遗产 超过一亿三千万人民币
  • 中国最大毛泽东石雕像运往西藏
  • 人大代表建议更换人民币毛泽东肖像(图)
  • 政协委员怒斥:金版《人民领袖毛泽东》是腐败书(图)
  • 前毛泽东秘书李锐批中国缺乏言论自由
  • 陈小雅谈新作《中国“丈夫”:毛泽东情事》
  • 曾宁:毛泽东的悲剧
  • 毛泽东在湖南韶山被摆上神台供人跪拜(图)
  • 金正日下榻武汉毛泽东别墅(图)
  • BBC评论:毛泽东仍在影响着当代中国(图)
  • 中国计划在韶山建立纪念毛泽东基地(图)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