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石川:“大学衙门化”导致“教育侏儒化”
请看博讯热点:中国教育

(博讯2006年7月19日)
    
    “目前,国内大学教育高中化、研究生教育本科化的趋势已经出现。”在近日召开的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位与研究生教育第四次工作会议上,中科大常务副校长侯建国这样说。
     (博讯 boxun.com)

    中科大校长朱清时认为,这几年研究生扩招速度太快,造成研究生质量下降,在很多学校,研究生成了减缓就业压力的工具。“浮躁”,朱清时用这个词来形容我国研究生教育中存在的问题。(7月17日《中国青年报》)
    
    研究生相当于本科生的水平,本科生相当于高中生的水平,公众早已心知肚明。这种让人痛心疾首的教育侏儒化,其来有自,一是扩招,二是浮躁。美国斯坦福大学校长约翰·亨尼斯点评我国高校时直言,盲目扩大规模会影响教学质量。中科大校长朱清时的“浮躁论”,亦点中命门。诚然,偌大的中国,还有几所大学称得上是象牙之塔?偌大的大学,还能摆下几张安静的课桌?人心浮躁,沽名钓誉,整日都为稻粱谋,无时不为名利计,如此言传身教,莘莘学子怎能心如止水?
    
    追本溯源,扩招和浮躁只是表象,它们的背后隐匿着大学衙门化这一操盘手。何谓大学衙门化?即,权力主导一切,大学的组织序列由行政权力来划分。校长的产生类似于行政官员的任命,因此校长要对上负责;大学成了行政机构,本该占主导的教师须仰行政领导的鼻息。人大教授顾海兵曾说过,我国校长对应的级别是副部级、正厅级、副厅级、正处级等,此言不虚,据悉,我国目前已经确立了31所大学“副部级”的行政级别。教师与行政员工地位颠倒,贻害最深的只能是学子。
    
    以扩招为例。为什么要扩招?强强联合,强弱联姻,终极目标是做大做强,剑指国际一流学府。由此,不惜举债大兴土木,从校舍翻新到轰轰烈烈地兴建大学城,再到引进良莠不齐的人才。尽管如此,师资仍然匮乏,校舍依然短缺,“博士生一走廊,硕士生一礼堂,本科生一操场”,研究生翻倍增长,导师无暇以顾,教学质量谈何保证?然而,上至领导下至老师,谁曾给学生一个说法?在一些学校领导和地方官员眼里,只要把学校打造成巨无霸,俨然就是显而易见的政绩工程。
    
    再来说说浮躁。暨南大学校长胡军,曾游学欧洲,很欣赏欧美大学规范的运行机制。担任暨学校长后感叹道,撼动浮躁可真难!因为“一些有形无形的力量会推着你往前走”,“就像一些地方政府追求GDP”。诚然,教师的天职就是培养学生,不是争博士点,抢经费,比大楼。但是,在强悍的行政压力下,谁能置之度外?况且,一些导师的确唯孔方兄是从,南京航空航天大学校长胡海岩就曾感叹:“有没有办法能够阻止教授呆在学校办公室时想的是公司的事?”如此教授,自然误人子弟。
    
    教育侏儒化的后果是什么?通俗地讲就是学生不值钱了,缺斤短两的教育当然培养不出高质量的人才。常常有人感叹,现在的大学跟养鸡场很相似,会下蛋的母鸡不多,既不能产肉、又不能下蛋的公鸡不少。依我看,培养不出高素质人才的大学连养鸡场都不如,因为学子的家长把血汗钱交给学校,哪会想到收获的却是跳蚤?!往浅处说这是不负责任,往深处说这是祸国殃民。基于此,必须整饬大学里森严的行政序列,弱化行政权力、加大学术权利,同时,增加学子的话语权和博弈权。
    
     作者:王石川 来源:红网 *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陳一舟:藥監局揭牌強拉贊助與教育局搬遷學校送禮
  • 吳迪:中國教育——傳統與現代的碰撞
  • 彭兴庭:新“義務教育法”,又一部過剩的法律?
  • 陈维健:教育产业化导致教育的欺诈
  • 重新布局国民教育:当代中国领导集体面临的一个重大战略任务/老笨牛
  • 陳一舟:高校負債擴張的雙重“教育風險”
  • 从南洋事件看民办教育困境/冼岩
  • 揭开中共义务教育的骗局!/远方
  • 吞噬民财以自肥的中国教育部门/何清涟
  • 炼狱就是利维旦--推荐“南洋教育十年炼狱”一文/金石
  • 深圳布吉勺麻岭教育新村
  • 張英按:中國作者談教育醫療一百篇
  • “荣辱观”教育同样也不能改变统治者走向没落的历史规律/张建
  • 李卫平:立志公民教育事业的周鸿陵
  • 学校家长会后想到祖国的教育改革与出路/贺伟华
  • 如何建立创新国家?--中国教育的几大问题/林牧
  • 儿子不怕打,让我悟出了教育部的不怕骂
  • 中国令人堪忧的教育:别无选择/陈道军
  • 要教育富人/张国堂
  • 花钱发表论文── 一种很流行的教育腐败
  • 2000家长彻夜排队暴露出教育之病(图)
  • 萧瀚:公民教育要从名人抓起—有感于钟南山先生的昏话
  • “红色教育”令人毛骨悚然,肃清文革余毒仍然任重道远
  • 中国最大民办教育集团崩溃 董事长成A级通缉犯
  • 中国教育制度被指全世界最不公平
  • 中宣部刘云山: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武装党、教育人民
  • 浙江一中学教师割喉自杀,控诉教育体制
  • 中国人不需要愚民教育
  • 美心理學專家研究報告 中國孩子欠缺「笑容教育」
  • 中国文化部原部长刘忠德三批超女破坏教育
  • 聚焦义务教育法修订:应当明确不收学杂费(图)
  • 心酸:被教育部清退的代课教师(图)
  • 把袁世凯当“先烈”:不怪小孩怪教育
  • 现代大学理念与人文素质教育
  • 大学骄子“落魄”与教育“死结”
  • “中国民办教育航母”为何倾覆
  • 李鹏捐款稿费300万 中国教育发展基金会成立
  • 剥开中国教育乱收费的“皮”
  • 天津市黑暗的小学教育
  • 中国政府实行的是没有诚意的义务教育!/张建
  • 教育部长“辞退”代课老师,无耻?
  • 揭露教育部十宗罪
  • 成都教育局纵容包庇,树德联校逼疯女生
  • 成都教育局行政乱作为七年 导致红军后代几近精神失常
  • “10%”看教育部的水平
  • 教育部文件暴露惊天骗局:大学在如何非法牟取暴利!
  • 审坤:谁在“逼良为娼”? 万恶的教育乱收费
  • 姜福祯:教育、医疗产业化的实质是劣币驱逐良币
  • 中国官员汽车一年烧掉全国一年教育总经费!
  • 政府再作蘖:中国流动人口子女被摒之教育门外
  • 白桦: 教育买卖在中国
  • 江西小学爆炸突现中国教育悲惨的困境--触目惊心的资料大披露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