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舒圣祥:科研經費為何成了分錢遊戲?
(博讯2006年7月18日)
    舒聖祥(杭州評論家、註冊會計師 歐洲導報社供稿)
    
     在很多人眼裏,科研專案已經成了“圈錢項目”:只要有了科研專案,科研人員就可以從中提成,甚至有媒體報導說,有人用科研經費買車買房。《中國青年報》報導,近日在上海召開的第三屆中外大學校長論壇上,不止一位參會的大學校長發出這樣的呼聲:現行的科研經費提成合法不合理,到了不得不改的時候了! (博讯 boxun.com)

    
    那麼,應該怎麼改呢?校長們的一致意見是:提高學校的提成比例。——良知的火花就這樣被金錢熄滅了。本來,公眾期待大學校長們對屢受詬病的科研經費的關注和抨擊,能夠切中要害並“引起療救的注意”,誰料最後卻蛻變成了一場“分錢博弈”,充其量只是一場因為“分錢不均”而引起的科研內訌而已。大學校長與社會公眾對科研經費的關注點根本不在一個方面:大學校長關注科研經費的內部分配,而社會公眾關注的卻是科研腐敗。
    
    首先要問的是,科研經費可以提成嗎?科研經費的開支範圍裏有提成這一項嗎?誰說科研經費提成“合法”?科研經費只能據實依法列支,現在呢?其一,科研經費成了行賄經費:一方面送回扣(有的項目經費至少要拿10%打點關節);另一方面送專案(專家評審通過了總課題,科研人員就拿子課題賄賂對方)其二,科研經費又成了洗錢手段:吃喝拉撒可以,自己開公司可以,旅遊報銷沒問題,乃至買房買車都行。這些都是腐敗,誰說是“合法”的了?校長們竟然把違法潛規則描述成“合法不合理”,真是不可思議。從這個意義上說,這場科研內訌,實際只是關於科研腐敗之“分贓事宜”的一次公開較量罷了。
    
    據悉我國科研經費每年已達數千億元,而且還呈逐年遞增趨勢。這當然是符合“科教興國”戰略的,而且單純從數量上來說,仍無法與發達國家相比。問題是,並不只是增加科研經費,就能使我國的科技力量迅速強大。我們投入了這麼多,產出有多少呢?當然,如果把“完成任務”就當成“科研成果”的話,那估計我們已經“世界領先”了。事實上,一些人也正是這樣做的。他們只關心如何申請到大筆科研經費,重心在於“經費”而不在於“產出”,學校評價教師也只看申請到了多少課題,而不管形成了多少有效的產品。一項調查結論令人吃驚:我國近一半的研究開發機構,一年中竟然沒有在國際上發表一篇論文。效率低下由此可見一斑。
    
    雖然納稅人是科研經費的最終埋單人,但對納稅人產生直接效益的科研專案卻少之又少。有人說中國的科研人員似乎更偏好於探索未知世界,而對與實際結合的科研項目關注不夠。這顯然背離了作為投資者的納稅人意願。我看貓膩就在於前者更容易出“成果”,而後者大家“不看廣告看療效”,所以難出“成果”。歸根結底,仍是科研人員只關心能否申請到科研經費,而不關心對社會生活的改善有多少積極的影響。這是科研人員“經濟人化”的表現,同時也是“去責任化”的表現。
    
    納稅人是投資者,但納稅人同時又是局外人。正是對納稅人權益的長期漠視,讓科研經費從分配到使用的全過程都如同一匹脫韁的野馬,在潛規則的暗流裏肆意馳騁。這個時候,我們有必要高呼:科研工作必須對納稅人負責!納稅人沒有義務白養人,沒有價值的“產出”比沒有產出還要糟糕一百倍。因此,“提高學校對科研經費的提成比例”是個偽問題,真正的問題是:科研經費為何成了分錢遊戲?
    
    (新聞:http://news.163.com/06/0716/04/2M4HCDMJ0001124J.html)
    
    原載國風網歐洲導報版http://www.guofeng.info/bbs/index.php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舒圣祥:“奖学金抵学费”吹响“全面收费”的号角
  • 舒圣祥:從“糖丸事件”看公共品供給缺陷
  • 舒圣祥:“高鶯鶯之死”與“恐怖的權力”
  • 舒圣祥:豐都鬼城,政府永遠不要做城市“老闆”
  • 舒圣祥:审计报告“不点名”偏离了“纳税人立场”
  • 舒圣祥:银行“操作失误”引发的诚信焦虑
  • 舒圣祥:永州评“超警”是捷径崇拜下的伪民主
  • 舒圣祥、陈一舟:大可质问的“钟南山被抢为何破案神速”
  • 杭州会计师舒圣祥:农民应“追溯”参与征地增值收益
  • 舒圣祥:从大树进城看“大树政治”
  • “高素质人口”是个什么标准?/舒圣祥
  • 舒圣祥:中国老百姓为何“不乐意消费”?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