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陆士绅:中央警卫团战士的血到哪里去了?
(博讯2006年7月18日)
――中共的“换血疗法”事实与恐怖的“器官利用立法”喧嚣。

    
     在中国,那个曾经8341番号为部队的中央警卫团及其故事给人许多神秘遐想。 (博讯 boxun.com)

    今天,这个8341部队已经从部队番号中消失,然而从毛时代开始的“换血疗法”至今仍然普遍被使用。时至今日,在中共老朽高官中仍然将换血疗法作为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的保健治理和延续垂死生命的手段。这也是中共部军级别干部待遇的一部分。
    
    关于“换血疗法”,经历过70年代的人也许都有记忆。而李志绥在《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也有提及。
    
    “文化大革命”期间,在民间曾经非常流行鸡血疗法。有段时间,全国的大小医院门口每天都排着怀抱公鸡的人们,他们对把鸡血注入体内就能延年益寿的无稽之谈深信不疑,有不少人因血液中毒而死。这些公鸡要求是童子鸡公。
    
    因为死了人,或者别的原因,后来大陆媒体宣传这是无稽之谈,没有科学依据。其实,这是不过是中共的“人血疗法”在那个人间地狱年代的民间版本。老百姓没有童子军血液可以使用,因而在一些天才医生建议下使用了童子鸡代替。
    
    中共中央警卫部队由全军抽调的最身强力壮的未婚士兵组成。除了正常的军事任务,每年这些士兵都会被时常要求义务献血,然而,他们大多不知道,这些血液根本不是供给普通的救死扶伤使用,而是给老朽的中共元老们换血使用。
    关于这些内幕,尽管有些曾经在这些部队当兵的战士有所察觉,至今但是绝大部分这些童子军战士都被蒙在鼓里。
    
    在那个年代,人血疗法是有科学依据的。是一些御用巫医的提议,并被毛周等接受和使用。这些中央警卫团的战士,全部是未婚的童子军,血液中确实有不少天然的抗体。可以说是中国最优质的天然血库。
    
    以下是转贴的有关“关于刑事罪犯的器官利用”的中共专家意见。尽管无法100%确认这是真实的,但是这种事情在中国完全有可能发生。就目前仍然在实施的给中央高级干部使用的“换血疗法”一样,这种事情只是一个逻辑的延伸而已。
    
    对于今天,中共将罪恶本质使用现代法律,现代语言词汇,重新包装定义的赤裸裸公开化侵犯人权,突破人伦底线的行为趋向,世人必须警惕,并且加以谴责和抵制。
    
    不然,我们有一天也许会发现,我们自己和我们的后代不光思想言论不自由,我们的身体将变成他人的器官供体。照此逻辑,如果任由这样下去,我们的器官将会成为被中共当作刑罚的一部分。有一天,他们的判决书上会出现,“判处10年有期徒刑,摘取眼球器官+左肝脏”的字样。
    
    附录:ZT:
    5a8令人震惊的发言稿 凭心
    
    [博讯论坛] 据说以下内容是国防科技大学人口与发展战略课题组负责人讲话的部分内容。不知是否属实,仅供参考。
    
    转变观念 开拓创新 彻底解决人口与经济发展矛盾的战略构想
    
    在座的都是国防战略理论的精英,我就单刀直入,简单讲讲对课题的要求,其它的就靠大家努力了。
    
    我国的GDP总值已经达到1.65万亿美元,排在美、日、德、英(2.14万亿美元)、法(2万亿美元)、意(1.67万亿美元)之后,名列全球第七,但人均GDP只排在世界的第129位,如果除去成本,数字更是少得可怜。为什么?毫无疑问,是人口问题导致了今天的局面。为了解决温饱问题,我们不得不过度地利用资源,致使生态环境恶化,为了获得最大的经济效益,我们只能忽略污染问题。我们的课题就是研究如何从根本上解决人口与经济发展的矛盾,使我们国家从本质上提升为一个真正的强国,使我们的党成为一个能够真正掌控世界局势,领导世界发展方向的有力的政党。这个课题所面临的任务是艰巨的,我们必须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以最大的热情投入工作。但是只有工作热情是不够的,我们必须以马克思列宁主义基本原理为思想基础,结合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的具体实践,改变封建、保守的思想观念,以三个代表为精神指导,保持共产党员的先进性。站在时代的潮头,转换观念,坚持我党不断创新的理念,争取把人口负担变废为宝,变害为利,开发人力资源,使人口成为我国经济发展的新的动力。
    
    一 我党的人口政策回顾
    
    有人对我党提出质疑,说什么是我党以前错误的人口政策导致了我们今天的人口灾难,可以说为数不少的人持有这个观点。从当前表面上看,似乎是这样的,但是这是对历史的无知造成的片面认识。从抗日战争时期开始,我党就非常重视人口的发展。人口是战争的决定性资源之一。日本之所以在战争的后期陷入被动,主要原因是日本的人口不足,不能支撑繁重的战争人口消费,必定导致兵源不足,这一教训我党深以为戒。在抗日战争期间,我党大力发展人口数量。到抗日战争结束时,解放区的人口达到2亿,正规军120万,民兵200万,我党才有了与国民党对抗的资本。在解放战争时期,我们的战略方针与国民党相比具有明显的先进性。国民党衡量战争的得失是又占领了多少个城市又占领了多少个县城,我们不以一城一地的得失为目标,而是以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为指标。国民党的军队在抗战结束后大约有400万人,号称 800万。在战争的初期我们平均每月消灭国军7个半旅,大约10万人。以这样的速度大概三年左右就可以把他们消灭一遍,当然国民党可以补充新兵,可是新兵的战斗力更弱,更容易被消灭掉,就这样,消灭—补充,再消灭—再补充,他们的人口再多也是经不起这样消耗的。所以大力发展人口是战争的决定性的因素。这是我党在艰苦的革命实践中总结出来的经验,经得住时间的考验。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以美国为首的所谓联合国军虽然在准备上大大优于我军,但是他们是纸老虎,讲究什么资产阶级民主,没有统一的战争意志,损失一点点兵力国内就受不了了。在战争中我们与他们的兵力损失大约是20比1,消耗是如此巨大,但是我们拥有大无畏的革命意志,“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我们的战士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尽管有百万战士埋身异国,我们最终迫使美国佬签订了停战协议。如果没有大的人口底数,我们经得起这种战争吗?朝鲜战争结束后,世界仍不太平,以美帝国主义为首的资产阶级没落势力亡我之心不死,世界随时有爆发核战争的危险。毛泽东主席亲自拟定了准备牺牲三亿人打嬴主场战争的计划。试想,我们不发展人口行吗?
    
    所以我们的人口政策是根据但是的形势制定的,当然后来战争没有打起来,这是我们对形势估计的小小的失误,但是这是当时的历史背景造成的,不应该抛开这个背景单纯去指责我国的人口政策。
    
    二 目前的形势和我们的任务
    
    目前的形势是非常严峻的,我国的人口已经突破15亿,解决人口与经济发展的矛盾是摆在我们面前的迫切任务。这是挑战也是机遇,如果我们能够合理利用人口资源,我们就能够把坏事变为好事,劣势化为优势。我坚决反对成虎同志的意见,这是一勇之夫的愚蠢见解,把十亿人就这样牺牲掉,就象放火烧毁大片的森林一样,既浪费资源又污染环境。我们为什么不能有效的利用这些人口资源呢?
    
    在实践中有些部门已经开始利用这些人口资源,比如用人的皮肤提炼化妆品,利用胎盘提炼滋补品等,其中利用价值最高的是器官移植。尽管这些都是新的领域,但是我们的党非常提倡勇于进取、开拓创新的精神,王进喜同志说过: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事实上兄弟部门已经在实践中先行了。我们的任务是把他们的实践上升到理论高度再反过来指导实践。我们目前要着手研究以下两个问题:
    
    (一) 关于刑事罪犯的器官利用问题
    
    虽然死刑犯的器官一直有所利用,但是缺乏有力的法律保障, 80年代制定的条例仅仅是个指导性的方针,内容比较空泛,缺乏细则,显然不符合依法治国的方针。我们现在就要进行调研,看是否可以立法,把罪犯的器官利用以法律的方式加以规范。他们既然对社会犯了罪就要承担后果。我们已经有法律剥夺他们的自由权、财产权和生命权,我们为什么不可以依法剥夺他们拥有器官的权利?他们应该为他们的行为给国家造成的损失给予赔偿。除了他们给社会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从侦察、抓捕到审判还需要花费大量的国家资金,他们拿什么补偿?尤其是死刑犯,如果用他们的器官救活了其他人的生命,那么我们不是把坏事变成了好事吗?同时还可以创造一定的经济效益。可以根据所犯罪行的轻重,合理地剥夺其对器官拥有权力的大小,以量化的形式写在判决书中。这样就使我们政府在这一领域有法可依,也可以使国际上敌对势力的诽谤失去着力点。具体的研究内容有:①法律的名称:叫做“刑事罪犯器官所有权法”或其它。②量化的原则和细则。③国际影响评估(包括权力阶层的态度和等待器官移植的患者的态度,重点调查后者)。
    
    (二) 关于社会不稳定因素的解决途径和代价
    
    根据生物学的研究,当种群数量增多时,动物的肾上腺皮质激素增加,个体的好斗性增强,种群会变得越来越不稳定。我国目前人口已近或超过15亿,不稳定因素相当多。主要有几个大类:工业化正常代价中的失地农民;国企改革中的下岗工人;即将复员转业的军人;新毕业的找不到工作的大学生。现在收容制度已经取消,有许多问题不好解决。我们要探讨收容制度取消的利弊以及重新恢复的必要性和难度。目前最容易解决的类别是(个人见解,不代表组织)复转军人,这部分人身体条件好,又容易集中,可以提供很好的器官来源。我们的野战医院的硬件软件都是世界一流的,可以有效地、充分地进行利用。注意我们要利用的都是那些思想不好的、不符合党的要求的坏分子,他们到社会上只会给党和人民带来麻烦。江总曾说要把不稳定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我们要创造性地执行领导的指示,主动体现三个代表的精神,把不稳定因素消灭在未萌芽状态,我们的社会将更加稳定。对在器官移植事业中献出生命的战士,可以授予烈士称号,给家属优厚的抚恤金。其它几类比较难办,希望大家充分发挥聪明才智,集思广益,全面调研,为党和国家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
    
    要求:关于刑事罪犯的器官利用问题在一年内完成调研。社会不稳定因素解决途径问题先进行前期摸底,注意保密。谢谢大家。 _(博讯记者:陆士绅)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陆士绅的《公民维权手册》
  • 我的互联网神迹:经历爱/陆士绅
  • 陆士绅:致小溪先生,兼谈博迅和自由中网络的人心的平安
  • 陆士绅:正名、和解、改革和平反, 再继续就是犯罪和亵渎
  • 陆士绅:如何看"六四"15周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