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宪法、宪政与依法治国/巩胜利
(博讯2006年7月18日)
    巩胜利更多文章请看巩胜利专栏
    (一)
     中国是一个有5000多年历史的“人治”国家。“新”中国的前40多年,国家最高决策层也没有提出、确立“依法治国”的方略。换句话说:“新”中国前40多年完全不是一个“法制”的社会,而是一直延续“人治”。 (博讯 boxun.com)

    
    “新中国”提出“依法治国”的理念发萌于上世纪90年代中叶:1996年3月全国“人大”八届四次会议在《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九五”计划和2010年远景目标纲要》中第一次历史性的明确提出要“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制国家”的新概念——这是自1949年“新中国”诞生47年之后,第一次提出“依法治国”。
    
    1997年9月12日,执政的中国共产党第15次代表大会报告第一次确立、并提出:“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制国家”。这也是执政党、绝无仅有的第一次明确跨越党派体制——无产阶级专政,提出要“依法治国”。
    
    1999年3月15日,全国九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上中国首次通过了《宪法》修整案。在中国《宪法》第五条增加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实行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中国《宪法》曾被废止(“文革”期间),这是“新”中国第一次将“依法治国”载入国家的母本法律《宪法》之内。于是“依法治国”开始在中国形成的共识。
    
    2002年11月8日,中共16大报告提出“扩大社会主义民主,健全社会主义法制,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但是,不管是“民主”还是“依法治国”,都绝对无法与一党执政兼容,一党执政即“依党治国”,而不允许“依法治国”。因之“依法治国”虽然写入宪法,但在现实中还是寸步难行。
    
    如果想到中共历来的运动,想到连国家主席也可以不经法律,就可以逮捕、囚禁、迫害致死,在一党执政的制度下又怎么能指望写入宪法的“依法治国”能真正实行呢?
    
     (二)
    要“依法治国”,中国《宪法》就必须能够束约中国政治、社会、经济等。这就是说:中国需要保证《宪法》的实行,使宪法成为宪政,为此中国应该设立宪法法院。“新”中国近60年,国家不维护《宪法》,也没有履行《宪法》的监督机制和保证机制。可以想想,“新”中国近60年没有裁判过一起违宪案件,国家《宪法》名存实亡——甚至连名也可以废掉,成了最最无用的国家法律,不如电话账单、“计划生育条例”、各级党政机构的内部通告等等。中国“依法治国”之寸步难行,就是因为没有《宪法》的当然保证。如果国家的根本大法——宪法都没保证,那么其下的法律又如何能保证实施?国家如何走上“依法治国”坦途?
    
    中国“依法治国”,首要是维护宪法、实施宪法、保证宪法,以宪政取代“党治”。中国的“土改”、“镇反”、“三反五反”、“反右”、“大跃进”、“文革”那一件不违反宪法?中国“城镇户口”与“农村户口” 57年了,谁问过它是否违宪?中国《宪法》中的言论自由、信仰自由、结社自由实行过吗?法制的前提是宪政。一个国家不能保证宪法,当然就更不能保证法律与社会公正。
    
     (三)
    一党制是国家之患,其使党治取代法制。“法制国家”不存在“亡党亡国”问题,党可以亡,而国则依法而存在。近60年来,中共总是以“亡国亡党”恐吓人民。亡党,国何以就亡? 他们据国为党有,所以才有此歪理:亡党而国亡,是一个近60年的慌言!一个正常的法制国家根本就不该存在“亡党亡国”的问题。中共通过暴力革命,非法取得国家权力:从“暴力革命”到“暴力专政”,从“暴力专政”再到“暴力执政”,其从根儿上就与“法制”相悖。他们害怕失去权力,害怕将权力交换还于人民,要维护独家的“党治”,当然就将《宪法》当作摆设,视之为废纸,“文革”废止《宪法》就是例证。
    
    “民主与法制”,是文明发展不可缺的两个车轮。所有富强国家的历史经验告诫我们:管不住权力的国家,是危险的国家,将导致必然的灾难。国家宪政的重要意义之一就是制约权力,没有权力的制约,法律就无保障,“依法治国”就只能是一句空话。如此,要国家《宪法》还有什么意义?
    
    转载自《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新农村”:真能救中国、救农民吗?/巩胜利
  • 今天13亿人齐喑……/巩胜利
  • 源源“九脉”流中国——未来20年前后中国社会所面临的绝对挑战/巩胜利
  • 中国评论:中国5000年来短缺“和谐”/巩胜利
  • 2005中国聚焦——李氏审计的中国8年之痛/巩胜利
  • 巩胜利:盘古开天“中国秀”
  • 中国经济“高温”的矛与盾—世界经济“第一速度”/巩胜利(图)
  • 中国:高官“升迁图”/ 巩胜利
  • 巩胜利:“新特首”给世界的新启示
  • 巩胜利:驳《中国市场经济发展报告》
  • 巩胜利:国民党访华“救中国”
  • 【独家聚焦】敌对党访华,中国“国是”怎么办?/巩胜利
  • 巩胜利:“和谐中国”真谛很需要
  • 【中国述评】中国国劫——“月租费”/巩胜利
  • 【中国评述】中国春运的“死结”//巩胜利(图)
  • 【中国述评】“没有超乎人民的权力”/巩胜利
  • 巩胜利:“中国官象图”之绝伦
  • 苏州“中国官象图”及其它/巩胜利
  • 《中国策》“对面”/巩胜利
  • 世纪聚焦:余振东案的非《刑法》判决/巩胜利(图)
  • 贪官逃之夭夭——中国《法律》有漏洞?/巩胜利
  • 审计·中国绝对“第一案”/巩胜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