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陋室随想笔录: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贺伟华
(博讯2006年7月13日)
    贺伟华更多文章请看贺伟华专栏
    
     作者:贺伟华 (博讯 boxun.com)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每当仰卧于平静的水面、凝望朦胧月色,脑海中不禁泛起这首脍炙人口、赏心悦目的“春江花月夜”,仿佛又回到了古人所描述的诗一般的意境,而尽情享受着如梦、如画、如诗的夜景。落花流水、物是人非之感也往往于不经意之间突然莫名其妙的喷发出来,似乎刻意要激起我内心情感的波澜,平添许多“无边丝雨细如愁”的感觉。
     是的,从童年到今天,耒水河滨的景色依旧。依稀之间,我还能想起坐在河边、看着小年同伴在河水中嬉戏,我守护着他们衣物的情景。而如今却“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过往的一切有如过眼云烟“灰飞烟灭、雾轻云薄”,在诗情画意的美景之中,留下的只是许多物是人非、物在人亡之惆怅。
     突然间,一阵潇潇夜雨,洗净我心中的愁绪,为之一振的是,我心中的奇想。像古人一样,留住这美景、留住这梦幻;于波澜不惊之间、于平凡与简单之间,奏响我心灵激荡的乐曲;谱写我情景交融的生命乐章。当自我高奏起生命的激情与绝唱;当自我赋予了生的意义与死的价值,我们又有什么可以惆怅?我们又有什么需要哀怨?细致入微的于平静的生活中感悟生命的乐趣、领受造物主的恩赐,这该是一种怎样的幸运?
     落花虽有意,流水自无情。岁月流淌、时光飞逝,人事竟日更迭,太阳有毒!无论是皇宫贵族、还是平民百姓,我们都无法逃避似水流年的侵蚀;都无法回避生老病死的自然法则;作为有限的理性存在,人却有着蔑视一切人间践踏、否认与限制而追求永存希望与不灭狂想的内在潜能;作为具有自由意志、独立人格的有尊严的有限个体,人却有着藐视一切强权、凛然不可动摇、不可侵犯的“浩然之气”。我们有什么理由妄自菲薄、灰心丧气、卑躬屈膝。当全人类联合起来刻意否认一个所谓的“卑微者”时,卑微者的价值就由此产生。这种否认,来源于一种惧怕、来源于一种追悔莫及的补救不能、来源于强权与金钱联合的无奈与无能。
     这些天来,基于个人的坎坷经历,我日益的明白男人的生命价值与意义可以自我赋予,而女人却不能够,即使其背后有强大的体制性力量与经济做后盾,也未必能做到。从成年以来,我的生命意义就是在不断的追问与探寻中得到升华的,对隐藏在迷障与罪恶背后真相的追问与追寻,从来就是我的生命主题。无论人们如何把我比成无情的流水,还是把参与这一系列隐秘事件与罪恶的女人比作有意的落花。即使是眼看着所谓鲜花的日渐枯萎、凋谢、随波逐流,只要隐藏在这朵花之后的秘密永远不对我公开;只要用这朵带刺有毒的鲜花来诱惑受害者的背后真凶不从黑暗与罪恶的角落走出接受阳光的洗礼、向受害者公开罪恶的真相。那么,对花儿残酷的绝对不是流水、绝不是受害者的罪过;而是策划着让鲜花凋谢走向自我毁灭的这一系列事件的背后操控者。
     当人们感叹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之时,我能说的只能是花自凋零水自流;我能提醒的只是“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一切的创造性希望、一切获得新生的幸福就在眼前,打开通向希望之门的钥匙不在受害者手中!有如肆虐的狂风、凄厉的暴雨在雨过天晴之后,面对随波逐流的凋残之花必须接受人们的谴责与清算一样;掌握钥匙而具有颠覆一切之力量的体制性强权及其参与整个事件的官员必须对事件负责,从此拒绝谎言,对受害者说出真相。
     力量强大、人多势众并不是可以作恶的理由;也不是逃避良心上的谴责与道德上追究的凭证;更不是抹杀受害者声音控制舆论与社会声讨的根据。强权者自可以抹黑受害者、禁锢受害者、折磨摧残受害者,甚至药物毒害受害者。但是却无法控制受害者的思想与意志;但是却无法挽救其无可挽回的必败结局;但是却无法否认其雨打鲜花、洪水泛滥的暴虐与罪恶。醒醒吧,被权力与金钱蒙蔽了双眼的强权者,在满目疮痍的灾难面前接受受害者的质疑与追问,向受害者公开一切罪恶真相,才是挽救凋残落花的唯一途径,才是在忏悔中获得拯救的唯一希望。
     流水有的是时间追问洪水的源头,落花却在哀怨之中走向枯萎、走向死亡。这就是女人的悲哀!这就是带刺鲜花的无奈!在这种追问、反思与追究之中,我就快写完我的经历、我的随想、我的推理、我的陋室随想笔录。要进一步了解事件真相,只能等到强权者的忏悔,在强权者的忏悔中坠入深渊的弃女得以拯救;在强权者的忏悔中受害者找到事件真相!
     _(博讯记者:反抗者)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乐见泛绿、泛蓝与大陆同胞共筑民主中国/贺伟华
  •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之二)/贺伟华
  • 谁说打假、扫黑、批愚是民主运动的唯一出路/贺伟华
  • 陋室随想笔录:睁眼说瞎话的女人/贺伟华
  •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喝彩/贺伟华
  • 走向覆灭的特权腐败阶层(之一)/贺伟华
  • 从中国国情咨询网维权成功,看新闻自由的发展走向/贺伟华
  • 中国民主革命正义性与必然性/贺伟华
  • 抓捕南海三山“守土保家农民”,中共悍然与八亿农民为敌!/贺伟华
  • 民主革命对递进民主的公民维权的促进作用/贺伟华
  • 为了忘却的纪念/贺伟华
  • 为自由而战,对六四的最好纪念/贺伟华
  • 递进民主:实现权力制衡的第一步---与权力保持距离/贺伟华
  • 非政府组织与团队归属---生命意义的自我赋予/贺伟华
  • 公民维权的去政治化,中共分化瓦解异己的阳谋/贺伟华
  • 永远的丰碑/贺伟华
  • 从天赋人权看中共的网络监控/贺伟华
  • 全民抗税:抗拒体制性权力腐败的第一步/贺伟华
  • 新的“文革领袖”在哪里? 访民期待您!/贺伟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