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从刘路沧州受辱看法律维权的困境
(博讯2006年7月12日)
    吕耿松
    
     (博讯 boxun.com)

    
    刘路(李建强)先生是中国著名的维权律师。近几年来,他象佐罗那样在中国大地上东奔西走,南下北上,为中国的弱势群体和异议人士伸张正义,真可谓铁肩担道义。然而,中国恶劣的法制环境使维权道路布满荆棘,尽管刘律师义无反顾地勇往直前,但他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巨大的代价。最近的两次沧州之行,使这位热衷于维权事业的敬业律师面对苍天发出了“律师,你是个屈辱的职业!”“律师,何辜要生在中国!”的悲怆的吼声。
    
    6月10日至14日,刘律师和他的助手林晓楠赴沧州会见被当局指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郭起真先生。到沧州后,他们下榻在扬帆宾馆,几个鬼鬼崇崇的人跟踪而来。他们先是盘问来访的郭起真的亲属刘律师包了几间房,然后在其隔壁开了房间,还安排了服务员,昼夜监视。第二天,刘律师给沧州市新华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大队长打电话、发短信,希望能够正面交流,大队长毫无回应,组织抓捕郭起真的政法委书记则明确拒绝了他的要求。于是他们又去找沧州市国保支队队长。这位表面上和蔼可亲的政治警察头目几经周折才告诉他们说,案子已经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了。他们又马不停蹄地赶往检察院。检察院先是口气生硬地告诉他们“没有这个案子”,后又说“内勤不在,你们明天再来吧!”为了早点见到郭起真,刘律师不死心,决定去看守所碰运气。看守所的理由更可笑:“我们需要看到检察院的公章才可以进去见人,我们只认公章不认人”。过了天,刘律师又去检察院,对方又冷冷地回答:办案人员不在,不能给你们盖章。你们去看守所尽管去看就是,看守所没有权利阻止你们。于是刘律师他们又象无头苍蝇一样地回到看守所。看守所这次更绝:“这样的案子,没有让你们找国保支队盖章已经不错了,还想怎么样?”刘律师至此才明白:他们是串通好了,压根儿就没有打算让见郭起真。无奈之下,他们只好打道回府。
    
    7月5日,刘路和另一名助手再次北上沧州,仍然遭遇扯皮、撒谎,不得会见。他几乎是恳求似地对沧州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支队长说:“支队长,你给我们想想办法,让我们今天会见一次,我见不到当事人,国际舆论对我国的司法形象不利啊”,但对方仍表示要请示领导,领导让见才可见。
    
    律师会见被羁押的当事人,是一项国际上通行的权利。 我国已经签署的联合国《关于律师作用的基本原则》第7条规定:“各国政府应确保被逮捕或拘留的所有的人,不论是否受到刑事指控,均应迅速得到机会与一名律师联系,不管在任何情况下至迟不得超过自逮捕或拘留之时起的48小时”, 第8条 规定“遭逮捕、拘留或者监禁的所有的人,应有充分机会、时间和便利条件,毫不疑迟地接受律师来访和与律师联系协商”。我国《律师法》第30条规定:“律师参加诉讼活动,依照诉讼法律的规定,可以收集、查阅与本案有关的材料,同被限制人身自由的人会见和通信,出席法庭,参与诉讼,以及享有诉讼法律规定的其他权利”。《刑事诉讼法》第 36条规定:“辩护律师 自人民检察院对案件审查起诉之日起,可以查阅、摘抄、复制本案的诉讼文书、技术性鉴定材料,可以同在押的犯罪嫌疑人会见和通信”。此外,最 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等六部委《关于刑事诉讼法实施中若干问题的规定》第11条、《律师办理刑事案件规范》第24条、《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43条、《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151条等法律法规都相同的规定。“六部委规定”明确指出:“ 对于不涉及国家秘密的案件,律师会见犯罪嫌疑人不需要经过批准。不能以侦查过程需要保密作为涉及国家秘密的案件不予批准。律师提出会见犯罪嫌疑人的,应当在四十八小时内安排会见”。
    
    在我国,司法机关往往以“国家机密”来刁难当事人和律师,以此来阻止律师和当事人会见。为此刑事诉讼法第96条留了条尾巴:涉及国家秘密的案件,犯罪嫌疑人聘请律师,应当经侦查机关批准;即使侦查机关允许犯罪嫌疑人聘请律师,受聘律师要求会见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还必须再次经侦查机关批准,此即所谓的“双批准” 。“双批准”的规定存在重大立法缺陷,在涉密案件犯罪嫌疑人寻求律师帮助方面设置了一大障碍,导致具体操作中律师与在押犯罪嫌疑人会见权成为一纸空文。因此,有不少学者及法律工作者提出要废除“双批准”,保障受聘律师及时会见涉密案的犯罪嫌疑人。即使按照刑事诉讼法第96条的规定,郭起真的案子也不涉及国家机密。据郭起真的妻子赵长芹女士说,她分别于6月24日、6月30日、7月1日见过郭起真,郭的朋友綦彦臣6月30日也会见过郭起真。如果此案涉及国家机密,那么郭的家属和朋友是绝对不能见他的。很显然,沧州政法机关阻止刘路与郭起真会见是违法的,它严重侵犯了律师和当事人的权利。这一事件的背后,可能还有深层次的原因。
    
    刘路先生是主张法律维权的,也就是按现有的法律法规,按照当局给的程式,进行具体的个案维权。在今年2月高智晟律师发起绝食维权运动后,他还写了《中国式维权的法律品格》和《把绵羊和山羊分开 ──漫谈维权路径之二》等文章,阐述了他对中国维权动的看法。但纯法律的维权在中国是行不通的,因为专制政权的本质是要剥夺老百姓的一切权利,而不是给予或维护。中国的宪法虽然规定了一些基本的公民权利,但它又通过一些法律来限制、剥夺这些权利,如宪法规定公民有集会、游行、示威的权利,但它却通过《集会游行示威法》来限制、剥夺公民集会、游行、示威的权利,这是一个非常明显的例子。即使在民事案件上,在强势者和弱势者之间,根本没有公平可言。只有在强势者与强势者之间,或弱势者与弱势者之间,才看到一些公平。从本质上讲,中国的法律是向着强势者的,虽然从文字看法律似乎是公平的,但法律的解释者和执行者总是向着强势者的。强势者和弱势者从总体上来说是一种政治上的分野,所以中国的维权势必要与政治挂钩。因此,中国式的维权就是政治维权,是高智晟式的维权。而纯法律的维权,势必陷入困境。
    
    针对此起彼伏的维权活动,受中共摆布的“中华全国律师协会 ”于今年3月20日发布了《关于律师办理群体性案件指导意见》,这是一根束缚中国律师的绳索。中国律师本来就缺少自由,再加这么一根绳索,就更加可怜了,这也从另一方面说明了中国法律维权的困境。该“指导意见”规定,律师办理群体性案件,应当接受司法行政机关的监督与指导。此外,律师与司法机关的关系、与政府的关系、与媒体的关系都有严格的规定,还特别要求“应慎重对待与境外组织和境外媒体的接触”。这个“指导意见 ”出台后,一些地方律协也出台了类似的指导意见,如辽宁省沈阳市司法局就制发了《沈阳市律师承办重大疑难敏感案件请示报告的若干意见》,明确了重大疑难敏感案件范围,请示报告的内容和程序,管理、指导责任和信息披露权限的界定(据 2006年4月20日《法制日报》)。
    
    对于这个“指导意见”,中国律师网特约评论员、解放军西安政治学院理论军事法学教研室傅达林有这么一段评论:“站在法治的角度,由政府部门规定律师办案须请示,怎么听怎么别扭,简直让人匪夷所思,我想这大概只有在中国才能出现的怪事”。他说:“纵然有再多的‘大局考虑’也无权限制律师合法的执业行为,否则,国家的法治将会在各种漂亮的政治口号中丧失殆尽”。北京大学法学教授贺卫方认为,之所以要出台这样一个东西,就是要把律师群体当作一个需要规训和限制的群体,“所以我们永远做不了成年人,我们永远是被教育﹑被整顿的人群”。
    
    眼下全国的法院和检察院系统都在进行一种所谓“社会主义法治理念的教育”,据了解,最初提交的文件是叫做“现代司法理念的教育”,后来把 “现代”改成“社会主义”,具有了强烈的政治导向。“社会主义司法理念”被界定有五项内容,真正涉及现代司法的只有一项,即“公正司法”,其他还有“服务大局”、 “党的领导”之类。可见,中国的法制,没有一样不政治化的。在这样的法制环境下,维权要想“不政治化”是办不到的。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甘肃省“维权勇士”孙小弟紧急通报
  • 关于出租车维权及其他——就维权问题的一些看法致齐志勇弟兄/綦彦臣
  • 袁红冰:中国维权运动的历史性方向
  • 严正学海外后援会:支持大陆法院开审恶警郑勤建!声援维权人士杨春红、王妙增、严正学!
  • 从中国国情咨询网维权成功,看新闻自由的发展走向/贺伟华
  • 力虹: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之维权风暴
  • 民主革命对递进民主的公民维权的促进作用/贺伟华
  • 何清涟:争取私权利的维权活动与要求公权力的民主化运动
  • 力虹: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之维权热点
  • 泛蓝联盟:女性知识分子与维权/井绳
  • 博讯特稿-太黑了:杀人无罪 维权有罪/刘晓波
  • 茉莉:女性知识分子与维权
  • 鲍彤:关於公民维权问题的提纲——献给赵紫阳
  • 公民维权的去政治化,中共分化瓦解异己的阳谋/贺伟华
  • 全力支持严正学民告官的维权行动!
  • 天理:百折不挠 抗争到底!-请继续支持《爱琴海》网站维权行动
  • 达尔:以维权为起点,创民主之伟业
  • 郭永丰:中国举报,给维权者所预设的阳谋陷阱
  • 沧州维权者郭起真再陷险境/綦彦臣
  • 上海维权人士倪天英因为网上言论,遭到政治迫害
  • 各地民办教师晚景凄凉 上访维权屡遭打压
  • 深圳龙珠花园业主维权被拘、恶黑势力渗入政府高官
  • 滕彪 : 临沂野蛮计生事件及陈光诚事件维权大事记(2006-06-30)
  • 张祖桦:恶质化政府比黑社会危害大得多—声援陈光诚和维权村民
  • 老劳模怒斥 "私闯民宅 "公安员/维权之声记者李非洋
  • 三峡移民维权者付先财被殴打致残
  • 维权,维出一个人权新中国/曾宁
  • 德医生探视遭打的大陆维权人士傅先财
  • 2006年4月20日至5月20日中国维权大事记/吕耿松
  • 百姓维权十年空 政策法律有何用 ——一个老工人的维权经历 刘飞跃(湖南
  • 中国国情咨询网重开是民间维权的有效尝试
  • 三峡移民维权代表付先财遭暴徒袭击
  • 维权网:人权记录(半月刊 06年5月27-6月12日)
  • 维权网《人权记录》半月刊5月27日-6月12日
  • 天网:中国国情咨询网维权取得成功
  • 骇人听闻,江阴政府给维权农民上脚镣(图)
  • 维权网关于南海征地案农民维权代表被绑、架强迫失踪事件的声明
  • 救救弱女!《官权毁容案》遭毁容的维权人士杨春红被抓捕
  • 掀起全球蓝丝带维权运动高潮
  • 莆田征地维权:失地农民依法申诉为何遭遇重重设防?(图)
  • 莆田市失地农民维权:农民进步了怎么办?抓!?(图)
  • 一个女工的维权遭遇(一) /程云惠
  • 养殖海涂搞房产,渔民艰辛维权路/吴孟谦
  • 耕夫:中国农民维权的悲哀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报道:“共产党万岁,黑社会万岁!!”
  • 茫茫维权路、何处是尽头?
  • 政文:南京职工为维权,人身安全没有保障
  • 孟晓霞悲剧:维权18年,6次被关进精神病院
  • 重庆民工患矽肺病数人死亡 熊德明前往温州维权 (图)
  • 北京维权人士陈宽遭到数百家媒体口诛笔伐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进展:黑社会把持午夜管理,政府纵容,业主生命受威胁(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