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皇甫平:越南改革值得关注
(博讯2006年7月12日)
    
    近日,来自越南一条新闻,吸引着人们的眼球。
     (博讯 boxun.com)

    6月24日,69岁的越南国家主席陈德良、72岁的政府总理潘文凯和68岁的国会主席阮文安,向越南国会递交了辞呈。当天下午国会投票通过三个人辞呈,三天后胡志明市委书记阮明哲当选国家主席,常务副总理阮晋勇当选政府总理,河内市委书记阮富仲当选国会主席。新生代领导层又快又靓地正式走上前台。
    
    大家知道,今年4月越共召开“十大”,作出中央领导人年轻化决定。照说,党代会后第二年才开国会作出人事调整,也就是说,陈德良、潘文凯和阮文安尚有一年任期时间,可是,这次三位元老级高官却集体提前请辞,打破了原来新老交替的惯例。
    
    当年决定,当年调整。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越共加快了政治体制改革的步伐,表明将更严格更坚决地实行领导年轻化方针,使高层领导新老交替更趋平稳、规范。
    
    越共提出革新开放路线,始于1986年的“六大”,今年恰是越南改革的20周年。“十大”作为一个转折点,将迎来越南新一轮的革新。应当说,越南很重视向中国学习改革开放的经验,也确定经济建设为中心,提出社会主义定向的市场经济改革目标,到去年人均GDP已达到650美元,进步很快。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他们从革新开放实践中体悟到,经济体制改革推进到一定阶段,一定要相应地推进政治体制改革。他们非常认同邓小平说的一句话:“我们所有的改革最终能不能成功,还是决定于政治体制的改革。”
    
    我认为,越共推进政治体制改革,迈出了切切实实的步伐,特别在加强党内民主和监督体制建设上,做得既积极又稳妥,既大胆又细致,值得改革先行者中国学习。概而言之,有以下几点:一是强化中央委员会对中央政治局和中央书记处的监督。越共规定对重大政策主张、重要干部任免、大型工程项目等都要在中央委员会集体民主讨论基础上进行无记名投票表决。相对照,中共的中央委员会除每年开一次会议通过一个决议以外,只是形式上对政治局和书记处实行监督与民主决定大事的职能。
    
    二是越共在中央全会上实行质询制度,开创了党内民主的新形式。质询制度如于2002年,每位中央委员都可以对包括总书记在内的其他委员提出质询,也可以对中央政治局、中央书记处、中央检查委员会集体提出质询,直到得到满意答覆为止。中共还没有实行这个制度。
    
    三是提前公布党代会政治报告草案,广泛吸收党内外智慧。这从1986年“六大”开始,提前两月公布,在全党进行充分讨论,对文件作了重大修改,正式提出革新开放路线,其意义类似于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七大”、“八大”继续这样做,到了2001年“九大”,越共首次通过新闻媒体提前两个月公布政治报告草案,不但在全党甚至在全国范围广泛征求党内外意见,进行补充修改,这不但集中了党心,还反映了民意,充分表现了执政党的责任心和自信力。
    
    四是实行中央委员和重要领导职务的差额选举和信息公开化。选举前,将党和国家领导人在内的所有候选人的基本情况、家庭地址、电话等向全社会公开,便于党员干部和群众直接实施监督。省委书记及所有省级干部均需有10%差额比例,在全省干部大会上进行无记名投票选举产生。还允许党员干部自荐参选党政群团领导职务。令人惊讶的是,在“十大”上党的总书记也是差额选举产生,因此阮晋勇当选政府总理后,在记者招待会上公然表示,为这次国家主席、国会主席和政府总理的选举未能参照总书记差额选举的办法而表示遗憾。这表明越共高层官员民主观念深入人心。中共在这一点上差距是不是大了?
    
    五是越南国会规定专职的代表比例大幅提高到25%,避免兼职代表过多“既踢球、又吹哨”的弊端,真正发挥民意机关的作用。而且,国会可以对政府包括总理在内进行质询,而且质询场面还要向全国进行现场直播。回想一下,中国只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在全国人大上进行过一两次人大代表对政府官员的质询,后来就无影无踪了。
    
    仅举以上几点,可以看到越共的政治体制改革是走正路,出实招,迈实步,收实效的。学生已经走到先生前面去了。正当越共更坚决更大胆向着全面改革大道上豪迈前进的时候,中国国内却陷入了一片改革反思与纷争之中。就从这个意义上,越南改革不是很值得中国关注的吗?
    
    ----作者为北京《人民日报》前副总编辑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九问皇甫平们/张勤德
  • 为什么必须支持皇甫平?/小国寡民
  • 评皇甫平“改革中面临的新问题,只能用进一步改革来解决”
  • 别再添乱了,“皇甫平”先生!/水生
  • 农家子弟皇甫平(周瑞金)首先“得益”于毛泽东时代/云淡水暖
  • 改革和革命不是专利—我看皇甫平的文章
  • “皇甫平”夹带着浑浊与污秽
  • 皇甫平靠臭架子还能混多久?/黎阳
  • 改革动摇不得/周瑞金(皇甫平)
  • 改革,是个什么东西?兼评皇甫平新文中欺骗性的一段话及其它
  • 皇甫平: 色情服务需要产业化,规范化
  • 皇甫平:社会主要矛盾已改变 应该改革政府
  • “中国又走到了历史性拐点”“皇甫平”一文激起千层浪
  • 皇甫平挑战胡温/李平
  • 大陆信息汇编:《皇甫平挑战胡温》等五篇
  • “皇甫平”撰文忆小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