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对“从追随专制到逃避自由 —— 对文革到六四历史时期的再思索 仲维光”的文章的选评(下)/张鹤慈
(博讯2006年7月11日)
    仲维光更多文章请看仲维光专栏
    
     从今年三月开始,我陆续的写了些文章。写的过程,也是我重新整理自己的思想。我的文章,是有点不够安分。虽然我自认是对事不对人,但多少也会得罪一些人。有人说,我是固执的,从生下来就不可能改变看法。说这个话的是我最好的朋友,又是几十年的患难之交。但我是不可能同意他的这个判断。 (博讯 boxun.com)

    这次,对仲维光的文章的选评。是我写文章中最为特别的一次。因为,仲维光文章中的大多数的观点,是我过去完全支持的。而且,在看了仲维光的文章以前,我还是基本上持和他一样的观点,不论是对马列主义知识分子在中国的历史作用,还是对刘宾雁等人的看法,都没有什么区别。我是在看了仲维光的文章后,改变的我的看法。他一定不会想到,他的文章,会使一个和他持同样观点的人,走向反面。
    为什么我会,在看到和我的观点一样的人的文章后,反而会改变我的观点?仲维光把我们的共同的观点,发展到了极端。而他的结论,使我吃惊。我在想,是他的推理有错误?还是,只要是持有我们这种观点,发展下去,就必然会得出如此的结论?
    下面的一句话,就是使我重新思考的原因:
    【对这是一道天然的防火墙,最近十年的发展使人们看到,双方都已经非常明白这种关系。对此最典型的是对于所谓“擦边球”的运用。共产党集团也已经学会巧妙地利用他们的擦边球化解社会的不满,并以此损害、乃至摧毁自由派知识分子和法轮功等完全与共产党文化不相容的新的追求。】
    对所谓“擦边球”的运用的评价,是我们分歧的根本所在。
    我想提一个过去讨论过的问题。有人提出,清官比贪官坏,因为清官使反动的统治,可以延长寿命。清官更具有欺骗性,清官的作用,就是蒙蔽人民,阻止革命。这种说法,其实只是对想取而代之的野心家和被社会排挤在外的边缘人【痞子】,才有意义,老百姓在过去的中国,只能使希望有一个好皇帝,和一个好的父母官。如果说,清官阻止了革命。那么,革命又为了什么?革命后,给小百姓的,最多就是一个好皇帝,和一个清官。所谓的统治阶级对人民的让步,所谓的休养生息。对老百姓来说,具体的,不就是一个清官?血流万里,就为了要革这些比贪官更坏,更具有欺骗性的清官。然后,再给老百姓一个新的清官?而按照这个理论,马上就应该进行下一个革命,因为,又是出现了比贪官更坏,更具有欺骗性的清官。
    这些都是古代的事,那时候是换汤不换药。不应该套用于今天。但从民国到现在的百年历史,仍然是惊人的相似。革命是想取而代之的野心家和被社会排挤在外的边缘人【痞子】的事。人民是被欺骗,强迫,裹胁的参与。每个野心家,或曰革命者全部是以人民的名义,以革命的名义,以主义的名义,都是以救人民于水火中为招牌,而实际上是利用人民的苦难的民贼。
    回到仲维光的“擦边球”的问题。1,“擦边球”的另一个说法,就是合法斗争。现在还真的没有什么人敢提出武装斗争。看看当年的共产党,是如何得心应手的利用合法斗争的,应该是一堂很好的教育课。毛泽东时代,不可能有合法地址的空间,但今天,有了合法斗争的空间,为什么不用呢?为什么不让用呢?2。“共产党集团也已经学会巧妙地利用他们的擦边球化解社会的不满”,60年代初,人们饿的怨气冲天,共产党集团为什么不用擦边球化解社会的不满?中共对媒体的打压,对一些公开出版的书,再禁止发行,如中国农民调查报告,就证明了这些擦边球不是中共‘学会巧妙地利用’。共产党容忍擦边球,是它的权利资源的流矢后,不得已的屈服。3。擦边球的边不是一个规定的边,是民主力量在一点一滴的侵蚀中共的专制的基石。这个边,是那些打擦边球的人,在不断的改变,不断的扩大。4擦边球的确没有什么法轮功的空间,但绝对有自由派知识分子的空间。仲维光肯定的谢泳,就是擦边球的代表人物,这群人的工作,仲维光到底是肯定,还是否定?
    仲维光的文章,几乎是否定了中国的所有的知识分子。我看不出他所说的“自由派知识分子“还能剩下什么人了。因为,中国除了这些在国内可以公开活动的知识分子,最大的限度也就是打擦边球了,如谢泳,袁伟时,那些在国内不能发出声音的,如戴晴,又是里外统吃。
    我认为,这些擦边球,这些具体的一点一滴的动摇中共专制基石的工作,是比那些大叫大翁,急于求成的工作,更为有意义。把擦边球这些,为了中国的民主发展,做着的具体工作,称之为:“具体的直接或间接响应共产党极权主义政治文化的回音壁”。这就是使我重新整理和修改我的想法的理由。张鹤慈。11、7、6墨尔本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鹤慈:仲维光
  • 仲维光:从追随专制到逃避自由-对文革到六四历史时期的再思索
  • 仲维光:曹长青已经沦为党派斗争的工具
  • 四十年文革寻思/仲维光
  • “东西德统一”及曹长青现象辨析/仲维光
  • 仲维光:面临崩溃的中共黑社会流氓集团
  • 《穿越生死》读书札记——兼谈当前中国知识界的一些问题/仲维光
  • 仲维光:写在刘宾雁先生八十寿辰
  • 赵紫阳祭/仲维光
  • 歐洲導報: 仲维光读王友琴《文革受难者》的宏文
  • 仲维光:《穿越生死》读书札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