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鹤慈:仲维光
(博讯2006年7月10日)
    仲维光更多文章请看仲维光专栏
    仲维光文章原题:从追随专制到逃避自由——对文革六四历史时期的再思索
     (博讯 boxun.com)

    张鹤慈
    
    导致历史变化的有很多偶然因素,笔者认为,造成这个现象重复、历史循环的重要原因之一是,占据大陆主流社会具有相当影响的知识精英在从文革六四这段历史中的表现和作用。这些人既包括从三十年代末期就投身共产党,并且在党内占据高位的李慎之、于光远,在学界和文化界的刘宾雁、许良英、苏绍智,也包括其后李泽厚、万润南、陈一谘、王军涛等下一代所谓知识精英,一言以蔽之,党、政、知识界中,置身于共产党文化中的精英。
    
    [ 这些人不能觉得的算作一种人:康生,姚文元和苏绍智是不应该放在同一种人的。如果说造成这个现象重复、历史循环的重要原因之一是,李慎之等人,那么。共产党内的毛泽东和他的知识分子爪牙应该付什么责任?]
    
    笔者认为不是如方励之先生所说的,中国的农民太多使得中国实行民主困难,而是五四以来一部分知识精英,尤其是包括 方励之先生在内的两三代共产党文化中的知识精英,不仅追随、协助建立了极权社会,而且阻碍、误导了其后民众朝向民主化的奋斗。
    
    【由于二次世界大战,当时的思潮对资本主义是否定的态度。世界大战的确是暴露出资本主义的严重问题。苏联作为新生事务的出现,马克思主义作为新的思潮。的确是在世界范围内,吸引了知识分子。知识分子的特点又是反现实的,当时的中国社会,也的确是弊病多多。毛泽东能够从山沟里,取得政权,不能说只是苏联的后台,不能说只是阴谋诡计。共产党内的清华帮,燕京帮,都是富家子弟。不少是国民党要员的子女。这些人投身革命,就是有个人动机,也不是主要的。】
    
    要清楚地描述出这批人的对当代中国社会的影响和作用,我认为必须澄清的不只是文革到八九这一条历史线索,而且还有他们始终引以为豪,没有任何反省的另外一条历史线索。那就是他们的前半生,从三十年代开始到六十年代,他们投身建立的共产党政权和共产党文化。他们是不是如自己所说的那样,最初置身于民主潮流,最终上当受骗。如果并非如此,那么他们就更应该从根本上反省自己,究竟是智力上、精神上出了问题,还是道德上出了问题。
    
    【谁说没有任何反省?吴祖光不是在大庭广众就直呼毛贼?大声质问,为什么现在还不把毛贼的象从天安门上拿下来?前不久,十三个就是文中指责的,党内占据高位,知识界,新闻界的老人,联名为冰点,对中共说了不。】
    
    生于那个开放年代的李慎之、刘宾雁、 于光远先生不会看不到这一切,感觉不到世界面临的这个威胁。然而他们选择的却是二十世纪对民主和自由的两个最大的威胁 — 极权主义和革命、以及它的政治及文化。或许年轻人由于热血选择错了是可以原谅的,例如波普在一九一六年前曾经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社会主义者,《一九八四》的作者奥维尔三八年曾在西班牙内战中和共产党并肩作战。但是,当波普看到共产党为了自己的政治目的而不惜牺牲普通人的生命,当奥维尔看到共产党集团内部那种没有道德约束的相互倾轧,三十年代苏联的大清洗,他们立即都变成了最坚定彻底的反极权主义者。具有类似经历的还有作家纪德、凯斯勒等。
    
    【纪德也是开始肯定苏联的,后来才改变对苏联的看法的。如果想用当时的左翼知名知识分子来说话,反对苏联只占很小的一部分。最有名的在英国的苏联的间谍,是英国的贵族,是因为信仰马克思主义而背叛的祖国。】
    
    同样,李慎之、刘宾雁等先生当然知道这一切,他们甚至能亲自更多地感受到从井冈山到延安中国共产党内部的黑暗,但是,他们却仍然是坚定的共产党人。这种情况一直到五十年代赫鲁晓夫秘密报告后,苏联的坦克 53 年镇压过东德, 56 年镇压过匈牙利的起义后,乃至他们自己被打成右派后,他们仍然是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忠于中国共产党。这就是笔者所强调的:人们有理由问他们,是智力、判断力出了问题,还是道德出了问题?
    
    【我在监狱中,遇到过大量的信仰马克思主义的反革命。如谭天荣,我虽然不同意他的观点,而且,我对马列主义十分的反感。但我从来没有认为,他的智力,和他的道德出了问题。】
    
    这是第一个历史线索,面对这个历史,面对过去他们批判反对过的那些西方与当代中国知识分子对于极权主义的抵抗和探索,他们至少现在应该有一点谦卑和反省吧?【因为毛泽东根本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所以,如果用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去批评毛泽东。就是我完全不同意马克思主义,我也无权否定,他们不是认真的反对派,或不是真正的反革命。】
    
    第二个历史线索就是现在我们所说的从六六年文革到八九六四
    
    这是一个令人惊异,但是很少有人思索的历史现象。那么愚昧黑暗,并且带有典型的极权主义血腥的文化大革命,几乎不需要太多知识、敏锐的辨别力就能够看到这些。我们这一代人无法看到,是因为从我们出生共产党就为我们植入了他们特制的眼睛、嗅觉,乃至大脑。然而匪夷所思的是,经历过三十年代、四十年代,受过系统教育的李慎之、刘宾雁这一代人,甚至在受到残酷整肃的时候,尽管有时对某个人,某些事有些微怀疑,但是从来没有怀疑过党。
    
    【可能有的人,如刘宾雁,提出过好的共产党和坏的共产党,但你不能说这一代人,都从来没有怀疑过党。不少的知识分子,不只是怀疑了党,而且,是否定了党,为什么会有 55 万的右派?】
    
    而尤为令人不解的是,他们居然在六六年也狂热地跟着搞文化革命。我的一位导师居然进出韶山三次,热泪盈眶。
    
    【一位导师不说明问题,文革中这些知识分子,基本不是搞,而是被搞。这是简单的事实。】
    
    典检这一批七十年代后被冠之 " 自由派 " 的知识分子从六六文革到八九六四间的作为,实在是让人失望。文化大革命初期,他们尽管自己受到冲击整肃,但是自觉地紧跟党、紧跟毛泽东。七一年林彪事件后,他们稍有改变,开始对毛泽东产生怀疑、转向邓小平。但这也只能称之为改变而不能称之为觉悟。粉碎四人帮后,他们对党充满了更多的希望。这尤其是在右派平反后,他们大多数人重新回到党内,回到有权有利的地位。例如 李慎之先生重新成为党的重要部门领导人,作为邓小平的顾问陪同邓小平访问美国。在这个最为有利的,有可能从刚刚过去的文化大革命入手,彻底反省共产党和毛泽东的极权主义问题和罪行的时候,他们所作的是 " 为党 "" 向前看" 。
    
    【似乎没有能彻底否定毛泽东,不是邓小平等党内的当权者的决定,而是李慎之先生等人的罪过。在邓小平否定文革,开始改革开放时,如果你能够帮一把手,为什么不应该帮?难道应该帮助江青?就是对两个凡是等毛泽东的残余实力的交手,平凡冤假错案。难道不应该帮党内的改革派?邓小平和美国的缓和与亲近,难道不应该协助?对文革的基本否定,对毛泽东 49年后,历次运动的受害者的平反,基本上否定了历次大的政治运动,这是向后看,而不是为党向前看。至于没有彻底的否认毛泽东和中共的制度,责任主要也不能只怪邓小平的顾问,而不去怪邓小平本人。】
    
    
    主持反右的邓小平在此期间的为右派平反可说是一着" 恶棋 "" 险棋" 。说它是恶棋,因为它转移了建立在直接伤痕上的,民众对过去三十年,尤其是文化革命中共产党罪行的追究。说它是险棋,因为五七年在第一线利用反右镇压了民众不同意见,巩固了专制的正是邓小平,现在利用平反巩固专制难道不会伤及自己?然而结果却是邓小平左也是、右也是,而这批知识精英不但没有人对这种自打自己的嘴巴提出质疑和追究,反而都陶醉于重新回来的风光。他们不但没有反省自己昔日在知识领域、精神领域的所作所为,而且居然在此时又像三十年代末期那样再次以 " 自由民主派 " 自居。仔细思索,这其实是和邓小平左也是、右也是血缘相通的一种现象。
    
    【有不要脸的右派,说反右时母亲打了自己的孩子,但大多数的右派,你凭什么说" 他们不但没有反省自己昔日在知识领域、精神领域的所作所为," 极左的周阳都有反思和忏悔。文革后,是有一些干部,认为共产党除了整我,其他都没有错,但陆定一等党内不少的人,开始对毛泽东身后的制度,提出了挑战。】
    
    对于七十年代末期他们为党的路线服务,进行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的教科书、宣传化的讨论,八十年代初期他们要给政治局领导人进行所谓科学启蒙,【所谓科学启蒙,有什么错。让他们糊涂一辈子?58 年如果没有科学家钱学森能够给毛泽东进行伪科学的启蒙,用光合作用证明亩产可以几十万斤,可能会给当时的疯狂降点温。给政治局领导人科学启蒙有什么不好?不论是自然科学还是社会科学。了解民主的领导人,当然不一定会想实行民主。但完全不了解民主的人,肯定不会想实行民主。】八十年代中期由跟着邓小平变为歌颂胡耀邦的英明,人们只要跳出那个共产党所营造的环境就能够清楚地看到,在东欧,没有一个共产党国家的持不同政见知识分子和他们类似,没有一个自由派知识分子会如此去做。【匈牙利的纳吉是不是共产党人?东欧并不少胡耀邦那样的人物,苏联的戈尔巴乔夫,我们可以不可以肯定,至少是部分的肯定?】因此,说到底他们至多是有点毛泽东 " 反对自由主义 " 中的自由主义,也就是有点不遵守党的纪律而已,但是就这一点,他们自己的解释也是,他们不是不遵守,而是对党的纪律理解不同。
    
    为什么他们不去、甚至也可以说没有能力彻底反省文化大革命问题?【那么,你自己是否有能力彻底反省文化大革命问题?自己思想上的否定是一回事,让中国政府否定是另外一回事。他们没有能力使中国政府彻底反省文化大革命问题,不是他们的罪过。】因为这一批知识精英和邓小平等共产党高层一样,投鼠忌器,不敢彻底否定反省文化革命的问题。虽然他们在 "文化大革命 " 中被整肃,但是,究其一生却是和 " 文化革命 " 和共产党血肉相连。
    
    检索八十年代中国大陆差不多所有的所谓的政治和文化运动,几乎都不能够和此前三十年东欧的持不同政见者的思想或者政治活动相比。例如魏京生七九年西单民主墙的诉求是走南斯拉夫的道路,共产党要实现第五个现代化,而此前二十多年,南斯拉夫的德热拉斯就已经在《新阶级》中彻底对共产党绝望。(笔者必须要说的是,笔者对魏京生极为尊敬,他的过人之处在于他大无畏地以身试法。)至于根本没有走出意识形态的政治论战和共产党教科书框架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的讨论,【如果毛泽东的新烧书坑儒,闭关锁国,使魏京生等人没有可能接触现代的西方政治,经济理论。这不是他们的错误,只能是中共的罪行,就是在资源极度缺乏的情况下,能够提出第五个现代化,难道还需要你来指责?】人道主义辩论也都远远没有达到五十年代在波兰、匈牙利、苏联的发生过的哲学讨论。而八十年代的走向未来丛书、北京文化丛书、华夏丛书,则更都是在有上述共产党干部和知识精英背景下产生的。它们的思想基础、探索方向,对二十世纪历史和政治、思想的认识,对文化和传统的看法,对共产党的定位和分析,都根本没有合上世界追求自由民主的思想潮流,很多时候不仅错位,而且根本上就是对立的。这就是居然到了八四年北大学生还在十一游行中自发打出 " 小平,你好 ! " ,把向专制者的献媚当作自由和进步的颂歌的思想和社会文化基础!【84 年说 " 小平,你好 ! " ,不是向专制者的献媚。因为那时候的邓小平就是干的不错。而且 ·,这不同于邓主席万岁。在中国,对长辈,上级,师付,老人,甚至不大熟悉的小于你的人,习惯都是用您,而这里对中国的最高领导人,直呼小平其名,连您都没有用,而用的是你,这是民主精神的体现。】
    
    从文革到八九,最令人注意的是,这些号称自由民主派知识分子,在八九年再次爆发声势浩大的民众对共产党的不满的运动中,他们之中一部分人积极充当共产党领导集团中权力斗争的代言人插手学生运动,而另外以自由派自居的一派则令人惊异地远离运动、远离历史,据说是要保持学生运动纯洁。这也是中国独特的现象,因为稍加对比就会发现,在东欧每一次民众对共产党政府的反抗中,五六年匈牙利事件,六八年布拉格之春,七十年代末期波兰的团结工会运动,持不同政见知识分子都是非常积极地参与。【 89 民运,知识分子为了躲开政府黑手的指责,的确是做的有所欠缺,中共给了学生一种突出的身份,成功的把学生和知识分子,工人等分离,。这里,不只是知识分子的责任。】
    
    保持学生运动纯洁而拒绝介入,拒绝站在对抗共产党政府的第一线,是胆怯,还是由于和共产党统治者的千丝万缕的联系?实在是一个值得思索的问题。而事实上,正是这一切造成学生运动的混乱和无力,最终造成学生们在第一线受难!【主要是中共的黑手的说法,制约了知识分子,学生一定要独自占领舞台,同样是原因。 "还是由于和共产党统治者的千丝万缕的联系, "的指责,没有道理,当时的知识精英,还没有多少如今天被当局收买的问题。】
    
    在这一段历史中,人们常常问,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胡耀邦和赵紫阳尽管被整肃,但是他们却绝对不退出共产党,和共产党决裂,其原因就是,他们的自由化至多不过是对批评意见宽松一些,而无论怎么宽松,他们都像毛泽东、邓小平一样,绝对不能影响到共产党政权。这就是赵紫阳曾经参与对西藏民众的镇压,胡耀邦在每次运动中也是整人者的原因。至死和至今还歌颂胡耀邦的所谓自由派知识分子,例如李慎之们,在这一点上也和胡耀邦类似,他们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的思想方法,想到自己曾经积极追随,现在设法改良的共产党政权是和希特勒一样的极权主义政权。
    
    从文革到八九,走过了二十多年,正是在这批知识精英的影响下,中国仍然没有走出三十年代他们为中国社会奠立的意识形态和文化,仍然没有打出追求另外一种生活,一种精神,一种文化,一种政治制度,彻底抛弃极权主义的共产党的旗帜。这本来是从二十年代以来世界上主流自由派知识分子的奋斗方向,但是,从文革六四,甚至到今天,他们一如既往地坚持共产党文化。【如果说,在中共的政治舞台上,仍然是三十年代他们为中国社会奠立的意识形态和文化。但在今天的中国的民间舞台上,已经早不是万马齐喑了。追求另外一种生活,一种精神,一种文化是今天中国的现实,至于一种政治制度,彻底抛弃极权主义的共产党的旗帜。这种声音已经不是悄悄的私语了】
    
    回顾文革六四,我们应该看到自由主义精神在中国社会、中国知识界的重生,依靠他们是绝对不可能的。【谁让你依靠别人了,为什么不依靠你自己?文中所提到的这些人,并不完全是一样的,可以对他们中的人,事具体分析,批评。可以就他们的共性提出批评,可以就马列主义提出批评。但是,这些人就是在过去,做过错事,说过错话,也是协从,不是主凶,更何况,这些人的一生,是在黑暗的中国,探索的一生,他们不同程度的改变了原来的信仰,投身于中国的民主运动,而且,在中国民主化的进程中,有着不小的贡献。今天,把中国的问题,主要规之他们,是本末倒置。】
    
    .切断中国社会及其文化和当代世界联系的封闭围墙
    
    自三十年代末期以来,正是于光远、李慎之,乃至李泽厚等这一类知识精英在协助共产党,利用排他的马克思主义唯物论在中国建立了封闭的社会,封闭的共产党的文化。在中国和世界之间建立了一道有形的政治墙,无形的文化墙,阻断了中国社会和世界的联系。这一批人有的人自己曾经或者一直在共产党主宰意识形态、教育、文化和科技领域担任要职,有的人则是文化和科技领域中共产党意识形态的代言人,而他们的共同特点就是,无论是在其位,还是受到整肃时,这种封闭、专断、教条的,打棍子的思想方法从来没有改变过。对资产阶级,对其他西方思想文化流派的排斥感情,对共产党的感情,只有起伏,从来没有发生过根本的颠覆性的改变。【是毛泽东的新烧书坑儒的政策,闭关锁国的政策,还是 " 知识精英在协助共产党,利用排他的马克思主义唯物论在中国建立了封闭的社会,封闭的共产党的文化。在中国和世界之间建立了一道有形的政治墙,无形的文化墙,阻断了中国社会和世界的联系?" 听美国之音被送进监狱,书店里没有" 其他西方思想文化流派" 的书,这也能怪他们?】
    
    这批人所积极协助共产党建立的共产党文化在中国和西方之间建立了一道有形,一道无形的封闭墙,它使得以后几代人生活在客观和主观双重封闭的世界,不仅不了解世界的其它部分,而且天生地排斥共产党文化外的一切。【一个历史,中文,政治的老师,哪怕是小学的老师,能够不对学生讲马列主义?这些人也应该为 "有形的政治墙,无形的文化墙 "负责?】
    
    2 .斩断中国当代和历史传统脐带的绝壁
    
    当代著名的政治学家,自由主义思想代表人物达伦道夫( R. Dahrendorf )在对共产党极权主义的分析中说,这种极权主义的两个显著特点是,一是它反对近代自由人权民主思想传统,二是全面反对人类的各种文化传统。三十年代以后,正是李慎之、于光远这一批知识精英,继承了五四运动以来的多元思想中的一种倾向,在中国社会建立了第二道墙,这道墙屏蔽、隔绝中国文化传统。 " 文化大革命 " 是毛泽东发动的,但是 " 文化革命 " 却是于光远、李慎之等这一派知识精英,终生所从事的。【文革毛泽东进行的整肃政治异己的政治运动,请具体说明,于光远、李慎之等这一派知识精英,做了什么。是终生所从事整肃政治异己的 " 文化革命" 。李慎之最后写的风雨苍茫也是此事文革?】。
    
    
    这一道他们所建造的唯物主义一元论史观的墙,彻底毁灭了中国社会固有的文化、道德、伦理和秩序。这个一元史观使得人们相信,无论共产党如何都比过去封建社会,中华民国好、进步。罪行不是共产党固有的,而是中国传统遗留的,不是共产党的极权主义思想有问题,而是中国文化。【是中共不允许百家争鸣。这不是信仰马列主义者的责任,当然,马列主义的反民主的本质,是不利用百家争鸣的。是中共的政治需要决定的意识形态,而不是这些马列主义者知识分子决定的中共意识形态政策。】
    
    其次,在上述思想基础上,共产党的罪行,当代极权主义罪行被他们解释为根源于中国传统,而不是共产党制度及其思想。其中尤为突出的是被某些人吹捧为 " 自由主义" 的 李慎之先生,他至死还在宣扬继续反传统,继续文化革命。可以毫不为过地说,正是所谓 " 中国自由主义的领军人物" 协助了共产党,转移了民众的注意力。【反传统不等同继续文化革命,5 ,4 运动,能说是文革?共产党有反传统,的一面,但也有利用传统的一面,毛泽东的卧室里,放的不是马列主义著者,而是资治通鉴。】,
    
    8 、 7 、 6 墨尔本
    (7/10/2006 1:2)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仲维光:从追随专制到逃避自由-对文革到六四历史时期的再思索
  • 仲维光:曹长青已经沦为党派斗争的工具
  • 四十年文革寻思/仲维光
  • “东西德统一”及曹长青现象辨析/仲维光
  • 仲维光:面临崩溃的中共黑社会流氓集团
  • 《穿越生死》读书札记——兼谈当前中国知识界的一些问题/仲维光
  • 仲维光:写在刘宾雁先生八十寿辰
  • 赵紫阳祭/仲维光
  • 歐洲導報: 仲维光读王友琴《文革受难者》的宏文
  • 仲维光:《穿越生死》读书札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