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土河”与“冷汤”兼及钱易“杂考功夫”/綦彦臣
(博讯2006年7月07日)
    綦彦臣更多文章请看綦彦臣专栏
    
     乡下老家,村名叫徐屯大庙(对外称徐屯,此屯为著名的自然村集团),土地肥沃,地下水在七八米处可取到。1983年之前,此村属河北省交河县管辖,后交河县改泊头市,辖系仍旧。 (博讯 boxun.com)

    出我家故宅约50余米,即为土河。少年时,在涸河道下掘两米即可沥出清水。清水甘凛,取即可饮,但绝大部分人家取此中水以洗涮及饮家畜、牲口之用。村民常挖此种浅土井取水,村语称此土井为“井磨透子”。“透”字应为“淘”字音转。此“淘”中有细泉涌出,村人称之为“水眼”。少年时,亦与玩伴在涸水期挖“井磨透子”,供大人们取水。多半是为玩耍,而无所谓公益之心。
    据有关水文资料记载,土河远古时为黄河下游的九河之一,本名徒骇。与“淘”与“透”二音之转一样,徒骇(又名土骇)也蜕化为“土河”了。土河之名定于元朝,亦见元时尽可能简化地使用汉字。
    徒骇河有现名者在山东惠民,应当与交河之土河原为一体。以黄河由西往东流向而言,交河县之土河当为山东惠民徒骇之上游。
    《史记·夏本纪》曰:“(黄河)北播为九河,同为逆河,入于海。”《尔雅·释水》名指徒骇、太史、马颊等九支流,为史记之九河。据《汉书·地理志》所载考证,徒骇故道在交河县境内。唐代《元和志》又称:徒骇为汉之商河,成帝间有许商督浚此河,故名商河。至于“徒骇”最初来源,《中国地名大词典》曰:“禹欲疏此河,众人闻之,不无惊骇,故名。”看来,若抽取时间因素,也等于说“大禹经过我家门口”,然而此止为调侃而已。徐屯集团村自明初才立(由一徐姓将军立屯),只能说村之先民落脚于大禹曾过之地。
    吁戏!考古之悠思,“文物”者随处可见也。
    村中又有土语,称凉面条之食为“冷汤”。少时,儿童多诘问大人:“一点儿汤都没,全是面条怎么称为‘冷烫’呢?”;大人又多所附会,称曰:“热面条不是叫‘热烫’吗?不热的,就叫‘冷汤’呗!”
    后来,读《隋唐生活掠影》一书(毕宝魁著,沈阳出版社2002年版),乃知宋人钱易考唐人琐事之书《南部新书》有云:杜甫在夔州时吃过“冷面”,并有诗云“经齿冷于雪”;又,潼关有野狐店亦卖冷面,因店旁有泉,可立淘,大发利市。
    冷面,亦曰凉面,唐人叫“冷淘”。估计村人之“冷汤”的“汤”字为“淘”转音而来,类似于“井磨透子”中的“淘”言之转。
    生活中音转之例几乎不胜枚举。徐屯集团村后有谢庄村,村人多言之“邪庄”;集团村内有高庄,人亦之曰“告庄”,云云。沧州附近有捷地镇,沧人多谓之“绝店”,亦此类也。
    至于记录“冷淘”的钱易,实在是宋代上等大才,时人云其诗才不在唐朝李白之下。钱易为南唐宗室,归宋后,不得封,亦发奋读书。17岁应殿试,不到半天时间答完三张卷子——提前交卷,令主考官嫉妒,指为“轻俊”——用现在的话来说是:“有才,但不稳当。”故未得及第,反遭罢黜,但钱易也因此轻狂之举,名满天下。咸平二年(公元999年),再考,名列第二。上书讼,自称第一,真宗亦惜亦妒,硬改之为第三。
    钱易登第得职后,不但才情纵横,而且理政有方,力谏真宗废除肉刑,真宗从之。钱易倾心地理与杂考,随真宗泰山封禅后,作《车驾所过图经》,为上乘地理(地名)之作。所著《南部新书》,虽有杂芜之嫌,但大补于新旧两《唐书》之阙,亦可佐之考证。
    钱易文笔之迅捷,在宋代各才子之首,两三千字文章一个时辰即成,虽苏轼、欧阳修等后世名流所不及。此种功力不仅与其才思敏捷有关,亦得益于上乘的行书功夫(亦善草书)。
    ——————
    著《缺乏精英的时代》一书,考证资料,额外闲记于2006年7月7日,乡下土河边。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綦彦臣: 评中央党校的政改设计提纲
  • 关于出租车维权及其他——就维权问题的一些看法致齐志勇弟兄/綦彦臣
  • 巴蛇食象与六鷁退飞/綦彦臣
  • 怀念史学的黄金时代/綦彦臣
  • 唐山大地震30年祭:24万人成了毛泽东的“人殉”/綦彦臣
  • 綦彦臣:郑经不再 !—兼说清代台湾问题影响下的耿尚二系政治命运
  • 綦彦臣:在自己的谎言中为别人而忍耐
  • “勿言革命”与阿瞒的心机/綦彦臣
  • 给自由一个尊贵的身份/綦彦臣
  • 关于本人侵吞綦彦臣先生捐款之争的来龙去脉/郭庆海
  • 沧州维权者郭起真再陷险境/綦彦臣
  • 郭庆海:有关传言本人侵吞了海外给綦彦臣捐款的声明
  • 綦彦臣:劳动维权的操作策略-以L案为例的说明
  • 綦彦臣:监狱里逼疯人的机制
  • 綦彦臣:没人出来为“错杀”道歉
  • 黄大川(辽宁)还有多少中国历史被误读?- 读綦彦臣新书《中国人的历史误读》
  • 郭起真坠塔事件至今未了/綦彦臣
  • 綦彦臣:村政败坏与被迫的民主
  • 綦彦臣:面对鲁迅的无奈
  • 綦彦臣:关于退出中华绿党的函告及善后处理
  • 綦彦臣:与晓波讨论,圆满结局
  • 独立中文作家綦彦臣签名售书通告
  • 綦彦臣:被枪决吓蒙了的小伙子
  • 綦彦臣:幽静的山谷,丰硕的果实!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