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我的一项政治预测/武振荣
(博讯2006年7月06日)
    中国和世界上的文化大革命40周年纪念活动到目前为止可以说就这样草草的、匆忙的不了了之的收收场了。会议在留下了一些矛盾的声音和看起来很负责任的文件后,也就可能要消沉一时。到目前为止,因为我由于没有掌握到相应的资料,所以对它也就不便于发表评论。
    
     我个人预测:此次文化大革命40周年活动中已露出了锋芒的有关民主思想、民主理论和民主精神将会在未来的中国民主运动中成为“主流”;也就是说,我们只有把在文化大革命运动中形成和已经被寻找出来的民主的旗帜重新举起来,才有可能动员13亿中国人民进入未来中国民主化运动;与这一点相应的是,未来的中国民主化运动必然会套上1966年文化大革命的图像,也就是说,在外观上它是成功的“第二文化大革命”。 (博讯 boxun.com)

    
    想象中的未来中国民主化运动的图像:
    
    1、 在文化大革命中发挥了巨大作用的已经从宪法上被取掉了的大字报将会再一次铺天盖地涌现,先是网上的大字报,然后是街上的大字报;不是一个省或者一个市出现,而是象文化大革命那样的在“赤县神州”出现,传单、标语漫天飞……。被拆掉了的“民主墙”会奇迹般地再一次地出现在中国大陆城乡各地。
    2、 共产党组织和共青团组织会在“一夜之间”崩溃,普通人自治组织会在“一夜之间”成长起来,象文化大革命中的组织一样,它们不注册就行动(因为合法性是“天赋”的),以行动就要求权力,行使权力。这样的组织不出现则已,一旦出现,不是数以千或者万记,而是象文化大革命那样的“数以千万”记……。其中学生的组织、工人的组织,市民的组织、农民的组织以及普通干部的组织就会如“雨后春笋”一般的出现——这是谁也没有办法和力量阻止的事情。
    3、 和文化大革命的情况可能一模一样,自治的目的是直接地“炮打”共产党各级政府(不同的是这一次运动首先有可能直接“炮打”中央政府,“炮打”国务院)……各级政府的当权派有可能受到比文化大革命还要“厉害”的“冲击”,共产党“改革”对人民大众造成的痛苦可能被最后地发泄到他们的身上。
    4、 共产党政府垮台之后,就会出现自治组织的“内斗”现象,就会出现全体公民的派性分化和派性斗争……,那时一个家庭也可能分成两派,因着派性的原因,父子可能冲突,兄弟之间可能大打出手,夫妻也可能离异,也可能出现文化大革命中的“武斗”,由拳脚相加到动刀动枪,但是如果文化大革命中的派性斗争的价值在基本上已经被弄清楚了的情况下,多党制的政治框架就已经建设成功了!因此,我预测,与文化大革命不同的地方是,运动搞一个段落时,人们不会把自己的派性“扔掉”,而是把它塞进自己手里拿着的选票中去了……。
    5、 也可能出现混乱,文化大革命运动时没有的黑社会团伙有可能趁火打劫,一时间可能出现“动乱”,某些银行、超市被窃洗一空,铁路、公路、航空可能受阻……停水停电……居民正常生活秩序被打乱……,改革政策积累起来的人的“邪恶”可能一下子被象“魔法从地底下呼唤出来”一样地尽情发泄……,即使这样,也不可能阻止民主,因为民主会最终战胜它。
    6、 军队在文化大革命中的那种作为如果被正确唤醒的话,那么广大军人会“站在人民一边”就有一种“历史”的原因。于是,在未来民主运动中广大军队指战员可能会用支持人民造反的行为来洗去1989年开枪镇压人民的罪行,后果是:共产党对军队的“绝对”控制的历史也就从此而结束。
    
    其实,这个6还可以续下去,这只是个大概的图像,读者们可以用自己的想象去续。反正,这民主的一“关”,中国迟早都要“过”,“过”得越迟,损失就会越大。1989年,如果我们中国“过”了它,损失可能很少,但是到今天为止,17年以来的血腥镇压的历史还没有被结束,这就已经为未来预支了代价。
    
    说明:这是鄙人的一项政治预测,因此,它除了需要等待被未来发生中的事实所证实外,还挂着一个“不争论”的“免战牌”。
    
    2006-7-5于韩国首尔市 _(博讯记者:武振荣)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民主需要一种什么样的人民导师?/武振荣
  • 论民主政治中的“我”/武振荣
  • 尽快地培养我们民主的“快闪族” /武振荣
  • 论先说先表的人——回忆民主墙时期的中国英雄们/武振荣
  • 三言两语说“文革”/武振荣
  • 论心智的解放/武振荣
  • 我在“文革”研究方面的点滴体会/武振荣
  • 评“武振荣:毛泽东与希特勒是一类人吗?”
  • “十年树人”与“十年坏人”——有关人的问题之研究(一)/武振荣
  • 只差“1分”/武振荣
  • 闲话:毛泽东与希特勒的异同,回武振荣
  • 毛泽东与希特勒是一类人吗?/武振荣
  • 论使徒彼得成圣对我们之启发/武振荣
  • 在暴力问题上,我们千万可别吃错药/武振荣
  • 关于自由与民主的一组扎记/武振荣
  • 与网友谈“文革”(11)/武振荣
  • 与网友谈“文革”(10)/武振荣
  • 是改变“土壤”还是培养“土壤”?——读鲍彤的“答记者问”有感/武振荣
  • 又逢“6-4”,说点什么?/武振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