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舒圣祥:“高鶯鶯之死”與“恐怖的權力”
(博讯2006年7月05日)
    舒聖祥(杭州評論家、註冊會計師 歐洲導報社供稿)
    
     只能用“恐怖”來形容發生在花季少女高鶯鶯身上令人髮指的慘案:高鶯鶯在她工作的賓館“墜樓”身亡,但卻身體多處被抓傷,一個乳頭被咬壞,喉部有被掐的手印,手腕有黑紫色勒痕,上衣紐扣少了好幾粒,腰帶和鞋子不見了,褲子拉鏈也沒有拉上,家屬提前藏起的白色內褲上還檢驗出了精斑。在她離奇死亡後,公安人員一不保護現場二不查看現場,第二天就定性為“自殺”,法醫隨便看看就走,而後又動用公安和武警搶奪屍體,通過抓人、軟禁、連坐等手段威逼家屬簽字火化,火化時將衣物全部燒毀一件不留…… (博讯 boxun.com)

    
     報道此案的《民主與法制時報》開篇寫道:“對於襄樊市的人們來說,高鶯鶯是個耳熟能詳的名字,是個讓人落淚的名字。”我想,從今天開始,對於全國的所有百姓來說,高鶯鶯都將婦孺皆知,成為和孫志剛一樣讓人落淚的名字。請注意,高鶯鶯是死於2002年的3月15日,之所以直到四年多後才被報導出來,那是因為孫楚寅等一批襄樊貪官,倡狂到現在才因腐敗問題倒臺。
    
     如果說孫志剛是死於“恐怖的制度”,那麼高鶯鶯則是死於“恐怖的權力”。在當地,從平常百姓到有識之士普遍認為,製造高鶯鶯命案的元兇一定同孫楚寅關係密切,因為調動駐襄樊的武警,沒有市委書記的命令是不可能做到的;阻止襄樊報刊登載這個事件,除了他,在整個襄樊,沒有第二個人有如此大的能量。
    
     可憐的高鶯鶯永遠不會想到,“有位市領導老盯著她”給她帶來的竟是這樣的後果;我們所有人同樣不會想到,因為我們從小就被告知生活在“美好的新社會”,我們天天在新聞聯播裏聽到“以人為本”、“和諧社會”,怎麼還會發生如此無法無天的慘劇呢?強搶民女,殺人如草芥,政府部門成貪官私人走狗,這些不都是影視劇裏“萬惡的舊社會”才有的嗎,怎麼能和現代“人民公僕”的身份對接起來?
    
     我曾經說過,權力最瘋狂的表現,不在於瘋狂地貪污搞錢,而在於把治下的人民都變成自己的奴隸。現在看來有必要擴展一下:權力最瘋狂的表現,在於把看上的女人都變成自己的小妾,在於把治下的機構都變成自己的家奴,在於把管轄的草民都變成自己的魚肉——想殺就殺,而且不用承擔任何責任!假使權力能做到這些,貪污搞錢自然不在話下,大概已經和吃飯喝水一般平常而持續了。可是,在地方搞獨裁專制的孫楚寅們卻是因為腐敗而倒臺的,這與其說是反腐鬥爭的勝利,不如說是官員監督機制的悲哀。
    
     權力總是遵循這樣一條顛撲不破的真理:凡有權力出現,必然伴隨著濫用權力的衝動;如果權力不受制約,衝動就必然會轉為實際的濫用。權力濫用的第一階段也許只是讓授予其權力的國民感到失望,然後是絕望,最後是恐怖。“恐怖的權力”是最壞的權力,它實際上早已喪失了存在的合法性依據。當失去制約的絕對權力已經發展成“恐怖的權力”時,如果我們的制約機制和反應機制仍然處在昏睡大夢當中,那將是多麼可怕!一個為所欲為的大惡之官居然還能在地方頭把交椅上穩坐長達四年,一個花季少女的冤魂苦等四年之久卻得不到人間法律的昭雪,何談公平正義?何談法治社會?何談以人為本?如果惡人不倒臺,冤魂是否永遠不得瞑目?如果不是腐敗,惡人是否永遠不會倒臺?
    
     短短幾個小時,各門戶網站這條新聞後的網友評論紛紛超過了萬條。那是沸騰的血,那是悲情的雪。——六月天下雪了,好大的雪!
    
     (新聞:http://news.163.com/06/0704/00/2L56R1C90001124J.html)
    
     原載國風網歐洲導報論壇http://www.guofeng.info/bbs/index.php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舒圣祥:豐都鬼城,政府永遠不要做城市“老闆”
  • 舒圣祥:审计报告“不点名”偏离了“纳税人立场”
  • 舒圣祥:银行“操作失误”引发的诚信焦虑
  • 舒圣祥:永州评“超警”是捷径崇拜下的伪民主
  • 舒圣祥、陈一舟:大可质问的“钟南山被抢为何破案神速”
  • 杭州会计师舒圣祥:农民应“追溯”参与征地增值收益
  • 舒圣祥:从大树进城看“大树政治”
  • “高素质人口”是个什么标准?/舒圣祥
  • 舒圣祥:中国老百姓为何“不乐意消费”?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