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关于出租车维权及其他——就维权问题的一些看法致齐志勇弟兄/綦彦臣
(博讯2006年7月03日)
    綦彦臣更多文章请看綦彦臣专栏
    綦彦臣
     (博讯 boxun.com)

    我发于《观察》电子刊的关于北京出租车司机的弱势状况的调查报告,有幸受到《南华早报》、英国BBC两家国外媒体的关注,他们联系北京著名维权人士齐志勇(也是我的朋友和主内弟兄),要志勇帮助进行个案采访。这件事不仅是个人的“荣耀”,实在也是《观察》电子刊的影响所及而致。
    
    如果这还算个“功德之举”,那荣耀终要归于主耶稣的教导:“怜恤人的人有福啦!”
    
    关于《南华早报》及BBC要进行个案采访,以及两家媒体是受我在《观察》上的文章“启发”而决定此举,是志勇弟兄在电话中告诉我的。我也委托志勇弟兄对两家媒体表示感谢。在我看来,国内媒体的报道哪怕如《新京报》、《南方周末》的时评,也影响不了管理当局的决策;倒是,该寄希望于国际媒体,让这个“事件”进入“出口转内销”的流程,才会使出租车司机可悲状况的改善有一线希望。
    
    由这个故事,我也联想到国内维权的一些问题,坦言之:“好多人没事做,好多事没人做”。
    
    其原因则在于,相当多的维权人士只注重做出“轰动效应”(这固然不失为战略措施),但一旦论到下功夫做细事、做小事上,就犯了难,不愿身体力行。这实际上是犯了“马谡病”。在权利意识普遍缺乏、公民长期以来受到过度压抑而致不良心理从扭曲形式爆发的情况下,作为自己知识分子、维权人士的人们,的确应该有“不积跬步无以致千里”的精神。
    
    单论出租车司机问题,整个北京城有约12万人(七万辆合法车),是个很小的群体,远比不上在北京毕业后无法就业的学生的数量。但,并不能因为这个群体小,我们就不去关注。毕竟,我们的经济收入再有限,乘出租车的机会还是有的。既便我们不去“套词儿”,他们也会把自己的辛苦倾诉出来,尤其看“你像个知识分子”的时候。
    
    并不是我的观察力敏锐,而实在是我们中的不少人在维权上一直喜好“做大事”,所以才忽略许多社会真实存在的问题。
    
    可以说,一个没有社会调查能力的政治团体是没有续航能力的,更多的设想也只能纸上谈兵,仅举一个仍与“北京”二字相关的小例,我们就当知道维权的“细节问题”还需大有待耐心地去做。
    
    这个小问题是:中国高校高收费规定是怎样确定的,以及高收费与低就业的不对称是否要由校方负担责任——退一部分学费。此中:1,收费标准的核定依据是什么?②价位逐渐上涨的依据是什么?③城市生和农村生收费是否应分档?④学生会对学生的权益起到了维护作用吗?⑤校名与毕业证名不一,是否合法?
    如果这些调查与维权作好了,就能有效减少郑州升达贸易学院与青岛海洋学院的“校园风暴”那类事件的发生。
    
    这样做,不是向管理当局“买好儿”,而是对已经沦为弱势群体的多数大学生的命运负责任。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巴蛇食象与六鷁退飞/綦彦臣
  • 怀念史学的黄金时代/綦彦臣
  • 唐山大地震30年祭:24万人成了毛泽东的“人殉”/綦彦臣
  • 綦彦臣:郑经不再 !—兼说清代台湾问题影响下的耿尚二系政治命运
  • 綦彦臣:在自己的谎言中为别人而忍耐
  • “勿言革命”与阿瞒的心机/綦彦臣
  • 给自由一个尊贵的身份/綦彦臣
  • 关于本人侵吞綦彦臣先生捐款之争的来龙去脉/郭庆海
  • 沧州维权者郭起真再陷险境/綦彦臣
  • 郭庆海:有关传言本人侵吞了海外给綦彦臣捐款的声明
  • 綦彦臣:劳动维权的操作策略-以L案为例的说明
  • 綦彦臣:监狱里逼疯人的机制
  • 綦彦臣:没人出来为“错杀”道歉
  • 黄大川(辽宁)还有多少中国历史被误读?- 读綦彦臣新书《中国人的历史误读》
  • 郭起真坠塔事件至今未了/綦彦臣
  • 綦彦臣:村政败坏与被迫的民主
  • 綦彦臣:面对鲁迅的无奈
  • 綦彦臣:你没权反对庸俗化!
  • 綦彦臣:由师涛案想到湖西肃托事件
  • 綦彦臣:关于退出中华绿党的函告及善后处理
  • 綦彦臣:与晓波讨论,圆满结局
  • 独立中文作家綦彦臣签名售书通告
  • 綦彦臣:被枪决吓蒙了的小伙子
  • 綦彦臣:幽静的山谷,丰硕的果实!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