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草根:狗日的神圣
(博讯2006年7月03日)
    草根更多文章请看草根专栏
    猥琐的东西骗不了我们,神圣的东西才能把我们骗得精光光,连一条裤衩都不留。
     (博讯 boxun.com)

    不管什么东西都可能神圣化。一堆烂泥,就是“粪土当年万户侯”的那个“土”,塑成菩萨,就神圣了,对菩萨像吐一口痰就是亵渎。要是塑成毛主席,那就更神圣,据说有人砸毛主席像被枪毙了,这事我没有详细证据,有据可查的是三个年轻人拿鸡蛋壳砸毛主席像,坐牢半辈子。
    
    还是这么一堆烂泥巴,给它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做“祖国的土地”,那就更他妈的神圣,珍宝岛那一堆烂泥让几千人死在那里,老山和法卡山的每一块烂泥里都有士兵尸骨渗出来的汁液。
    
    还有钓鱼岛那一堆烂泥巴,日本粪青发了狠誓死保卫他们的国土,中国粪青也发了狠誓死保卫自己的国土。靠!就为了抢那一点地盘?每个中国人拉一堆屎,就可以盖住整个钓鱼岛。官方报道整天说那个小岛对国家的命运有多么重要,傻逼们也不想想,很多国家根本就没有那个小岛,不也过得好好的?
    
    很幸运,神圣的东西基本上都是政客们拿来骗老百姓的,政客们自己并没有真正把它看得神圣,粪青们也不是真的圣徒,所以才没有前赴后继地为了神圣的国土泥巴玩命,咱们才能在互联网上见到几个活着的粪青。不然,他们不是被外国的军队干掉,就是被本国的军队干掉。
    
    神圣让一切妥协失去了可能,最后的冲突无法避免。咱举一个例子,青蛙和蛤蟆都生活在稻田里,青蛙认为这稻田是他们1000年前的祖先留下来的基业,所以必须把入侵者蛤蟆赶尽杀绝。蛤蟆认为那是他们祖先3000年前留下来的基业,所以应该把青蛙赶尽杀绝。于是我们看到青蛙和蛤蟆投入双方都自认为很神圣的战争,类似于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冲突。
    
    在孙大炮时代,“驱除鞑虏,恢复中华”这个口号很有吸引力。如果那时候洪门天地会势力强盛,应该会喊“反清复明”,如果慕容复皇帝的后人还在,会想尽一切办法制造天下大乱,最终目标是“恢复大燕”。看来看去,这些人的理念都跟青蛙蛤蟆的理念同样神圣。
    
    科学的东西可以兼容,神圣的东西不可以兼容,不兼容的东西就会冲突。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是不能统一的,爱国主义和人道主义也是无法兼容的,但是这些东西都曾经被神圣化,如果死脑筋死扣不放,逻辑上的冲突会让人无所适从,神经错乱。比如施琅将军,一会儿是坏蛋,一会儿是英雄,让认死理的笨蛋想到死都不明白,其实很简单:你拿来作为道德判据的那个神圣的东西是骗你玩你的,你非要拿它当回事,那是你自己玩自己,累死活该。
    
    神圣的东西制造了优越感。上帝挑选的东西是神圣的,亚伯拉罕一句“犹太人是上帝的选民”,让犹太人自豪到现在。某些中国人喜欢意淫,开口闭口“炎黄子孙”,“龙的传人”,把这些词汇弄得很神圣,说起来一脸的庄严,如果某个洋人创立一个马桶品牌叫“炎黄子孙”,毫无疑问会引起一场外交风波。其实“炎黄子孙”纯粹从字面上看,跟“非洲黑猴后代”或“爬行动物后裔”或者“Son of a bitch”这些词汇含义差不多,表明一种基因上的继承,哪有什么神秘的含义?
    
    当一些日本人抬着巨型鸡巴模型游行崇拜的时候,那不崇拜大鸡巴的礼仪之邦的族群就充满了优越感:瞧这些日本人,真他妈的下流!畜牲!当日本人创造了500人同时性交的吉尼斯纪录,某些族群的优越感就更强烈。当武藤兰跟成百上千的男人性交的时候,某些族群一边流着口水和粘液欣赏武藤兰的演技,一边享受自己的优越感。很不幸,终于有一天,一个叫章子怡的女人在电影里据说被一个日本人压在身子底下,(应该没有精液射进去),顿时无数的愤怒就劈天盖地地砸向章子怡。——面对日本人,中国女人的贞操应该是神圣的,神圣的含义是:是圣女而不是神女。
    
    神圣感带来的优越感相当普遍,比如有一对叫余杰和王怡的作家,仅仅因为自己是基督徒(半路出家的),面对那些非基督徒民运人士就有了一种居高临下的优越感(有余杰自吹跟小布什会面的某篇文章为证),这种优越感,说穿了就是中国粪青看武藤兰手淫时蔑视日本人的优越感——一方面自己不失时机地也跟别人一样靠“异议”成名并享受成名带来的好处,另一方面又声明自己跟他们不是一伙的,他们是为基督教家庭教会维权而不是为邪教徒维权,他们是受过洗礼的基督徒,是“有信仰的人”——类似于礼仪之邦面对日本人的优越感。
    
    看到某人把手按在圣经上宣誓,我就想:这家伙一定是个邪教徒,基督教反对把任何物品神圣化,把圣经看得如此神圣,不是邪教又是什么?看到某些佛教徒对释迦牟尼的骨头毕恭毕敬,我也忍不住哈哈大笑,又一堆邪教徒!看到别人追杀拉什迪,我都笑不出声了,真他妈的恐怖,我都不敢说他是邪教了,免得死无葬身之地,我可不把什么言论自由看得多么神圣,要我命的时候,保命第一。
    
    一切神圣的东西都制造冲突,一切宗教都是邪教,只是邪的程度不一样。按照我现在的观点(不是几年前或几年后的观点),如何判断一个宗教的邪度,就是看这个宗教的教义神圣到无法跟其他人妥协的程度。假设赋予其它宗教与该宗教教义同等的权利,比如该教义认为杀异教徒天经地义,也该允许其他的宗教宣传杀异教徒天经地义,根据可能造成的冲突的程度,确定该宗教的邪度。一般来说,越是神圣不容侮辱的宗教,邪度就越高。该邪度咱暂时命名为“草氏邪度”。
    
    按照这个定义,还有一些不被看作宗教的信仰,比如把民主或人权看得很神圣的,并说这东西就是天赋公理的不容攻击的,那也是邪教。我不是自由民主邪教的教徒,我也要人权和民主,但不会把他们神圣化,而是赤裸裸的利益化和欲望化,没有人权自由让我感到性压抑般的痛苦,自由民主让我有射精的快感!——这就是我现在的自由人权民主观。谁剥夺我的自由民主人权,就是从饿狼口中夺走骨头,这是我的狼性。
    
    更可恶的是把“人民”这个词神圣化,好像“人民”是什么得罪不得的东西。本来“人民”这个词就是各种各样人模狗样的政治家发明的用来诱拐大众的东西,什么东西穿上“人民”的外衣,马上就神圣崇高起来。这几天新海川论坛为“人民文革”吵得天翻地覆,说白了一句话:大伙都认为“人民”这个词太崇高了,某些人用“人民文革”来说明文革某些方面的正义性,另一些人认为文革这样的东西根本不配穿上“人民”这么神圣的外衣。还好,我最近对于“人民”这个词彻底丧失了神圣感,连“正义”这些词汇也被我看作动物博弈的产物,跟“人民”一个德行。所以不管哪方的观点,对我都没有强烈的影响力。换一句话说,人民就是大众的总和,去掉那些出类拔萃的足以玩弄人民的政治精英,剩下来的都是人民。那些真心想挽救人民的人,最后都被人民干掉了。耶稣是谁杀死的?是人民杀死的。这里我想说一句真心话:刘国凯、黄河清、茉莉、毕时园、草根,你们都是人民。
    
    我本人也领教过某些神圣教义信徒对我的怜悯:真遗憾,你是个无神论者。好像无神论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似的。今天,我想回应这些朋友一句话:你头脑中是否有很多神圣的观念?如果是,恭喜你,你是一个真正的邪教徒。神圣制造冲突,神圣拒绝妥协,神圣拒绝和解,神圣限制人们冒犯的自由,神圣的东西无法安全共处,把所有的神圣放在一起,就是在把原子弹中铀的两半合在一起。
    
    神圣的东西必须隔离。以前地球上人少,交通、通讯不发达,那是幸运。黄帝和古埃及人的神圣观念也许不大一样,只是距离远,不会冲突。即使埃及人知道了世界上居然有黄帝部落这样的异教徒,大概也没有能力带十字军东征。同样,宋朝报纸即使登很多漫画讽刺那些不开化蛮夷的古怪宗教,估计玛雅人也不会勃然大怒之余派刺客来搞恐怖活动。每当世界上人口密度多到一定程度,就有勇敢的人们为了某种神圣的东西,比如国土、尊严、信念,来一次神圣的冲突,把世界人口重新减到比避免冲突的地步,这是动态平衡。
    
    现在地理距离已经无法隔离神圣观念的冲突。每一个神圣的观念都可能制造流血冲突。如果一定要有一个神圣的观念,希望是:应该允许别人来攻击嘲笑那些我们认为神圣的东西。但愿将来人类社会最大的罪名是:制造神圣罪。
    
    那些神圣感特强烈的人,如果只是他们彼此争斗,最后让那些神圣感特强烈的基因全部淘汰掉,显然有利于人类和平。遗憾的是:历史上几乎任何一个时代,神圣感特强烈的人总是联合起来,而没有神圣感的人总是联合不起来,强弱对比,反神圣基因总是被不断灭绝。进化的结果是:人民的神圣感居然比猴子还强烈,居然比猴子还擅长自己玩弄自己,同时比猴子更喜欢自愿被猴王玩弄。我这样的稀有基因只能躲在人民中间,战战兢兢地把自己伪装成大多数人民的一员,只有蒙上假面具,才敢偷偷摸摸在背后大骂一声:操他妈的神圣!
    
    人类被神圣的东西骗得够惨,今天咱放开喉咙痛骂一句:让狗日的神圣见鬼去吧,老子是赤裸裸的犬儒。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草根:教导钟南山怎样做秀
  • 草根:钟南山——牺牲自己,启蒙大众
  • 草根:通俗的政治教条胜过真理1000倍——马克思主义政治家的成功
  • 小龙虾吃尸体——反日愤青又一次无耻造谣!/草根
  • 草根:药渣
  • 草根:我遇到的几个“无家可归者”
  • 草根:向《爱琴海》网友致敬
  • 草根:一个外围混混的遭遇,——我的1989
  • 故事瞎编: 2007年春节联欢晚会——统一台湾现场直播/草根
  • 草根的坚持和抗争更显可贵——声援爱琴海网友维权团/南飞燕
  • 草根:论坛的民主
  • 草根:棍棒教育是传统文化中最值得发扬光大的
  • 草根:儒教是一条豢养的狗
  • 草根:《同一首歌》与巴甫洛夫的狗
  • 草根:从赠送台湾的大熊猫想到陈景润
  • 草根:怀念萨达姆
  • 草根:纪念许万平
  • 草根:尸体怎么处理?
  • 草根:狼妈妈偶尔咧了一下牙
  • 草根组织代表和列席代表选举产生——草根组织选举通告(2)
  • 全国草根组织全球基金研讨协商会议在北京召开
  • 关于召开全国草根非政府组织全球基金研讨协商会的通知
  • 草根组织选举中的不规范之处
  • 原国土资源部部长田凤山:从草根官员到阶下囚
  • 连战访北京,草根要民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