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吴敬涟是出色的义务鲁迅宣传员/黎阳
(博讯2006年7月03日)
    2006.7.3.
    
     當代中國誰對弘揚魯迅精神貢獻最大?不是別人,就是吳敬璉、樊剛、易綱之類 (博讯 boxun.com)

    “主流經濟學家”。
    
    我崇拜魯迅,也經常引用魯迅的話。但在讓更多的人相信魯迅這一點上,我的說
    千道萬絕對不如“主流經濟學家”們的現身說法當反面教員。
    
    吳敬璉“聲音顫抖”地一句“請你指出我和哪個利益集團結盟”,立刻使一大群
    中國人知道了魯迅的名言:“這正是‘資本家的走狗’的活寫真。凡走狗,雖或
    為一個資本家所豢養,其實是屬于所有的資本家的,所以它遇見所有的闊人都馴
    良,遇見所有的窮人都狂吠。不知道誰是它的主子,正是它遇見所有闊人都馴良
    的原因,也就是屬于所有的資本家的証据。即使無人豢養,餓的精瘦,變成野狗
    了,但還是遇見所有的闊人都馴良,遇見所有的窮人都狂吠的,不過這時它就愈
    不明白誰是主子了。”
    
    顧雛軍的罪犯身份被戳穿之后,當初拿了他的錢便封他為“改革方向”的“主流
    經濟學家”們蟄伏了一陣子,現在又好象赶上了“惊蟄”,而且抽足了大煙吃夠
    了“偉哥”,勁頭十足地冒了出來向中國人指手畫腳了。他們在2006年6月25日的
    “中國經濟50人論壇”的“長安論壇”上又一次大出風頭。
    
    吳敬璉宣布:“貧富分化背后的因素,一是腐敗二是壟斷”。“因此,要縮小收
    入差距,最重要的就是把腐敗治住、使壟斷行業實現市場化。”
    
    樊剛聲稱:“中國也許剛剛進入收入分配擴大地比較明顯的階段”,“腐敗問題
    導致的收入差距拉大,這是典型的制度問題”,腐敗的原因是“舊体制沒有改革
    到位”,衹有“深化改革”才能解決問題。怎么深化呢?那就是“公權民營化”
    。“市場經濟改革就是要把大量的公權取消,變成私權。”
    
    易綱宣布:不存在什么貧富分化的問題,因為“改革幵放還有市場化的過程是收
    入分配不平均暴露的問題,是一個暴露的過程,而不是簡單地說擴大得非常快”
    。“不明白為什么中國的經濟學家要喚起民眾對貧富不平等的抱怨,這是非常難
    以理解的。”“經濟學家、媒体爆炒,美國人都不知道。”
    
    你看,同一天,同一個論壇,同一個“貧富分化”的主題,三個“主流經濟學家
    ”三种說法。一個說,貧富分化是腐敗和壟斷造成的,解決的辦法是徹底市場化
    。一個說,不對,“中國也許剛剛進入收入分配擴大地比較明顯的階段”,也就
    是說,中國貧富分化才起步,“我們這些從事研究的人現在就不能忽視這個問題
    ”。瞧,“主流經濟學家”們多高瞻遠矚,貧富分化問題剛一露頭就抓住了,功
    勞大大的。第三個說,你們說的全不對,中國根本不存在什么貧富分化,貧富差
    距以前就有,衹是大家不知道而已,現在才剛剛暴露出來。中國的貧富差距“是
    一個暴露的過程,而不是簡單地說擴大得非常快”。而“貧富分化”之所以被人
    關注,是因為“經濟學家、媒体爆炒”。換句話說是“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扰之
    ”。
    
    網友“數學”在“吳敬鏈在提出自己觀點的時候應當關注一下香港”一文中指出
    :“吳敬鏈在最近的觀點,中國社會貧富懸殊的主要原因是腐敗和壟斷,解決的
    唯一辦法是市場化。我認為這個觀點在學術上是站不住腳的。”
    
    “在所謂‘壟斷’和‘腐敗’方面,香港社會都是基本上沒有這個問題的。可以
    認為,香港社會是世界上少有的反腐成功的社會,……另一方面,香港社會也是
    世界上少有的純市場經濟社會,如果說香港都不能夠叫純市場經濟社會,那世界
    上就沒有純市場經濟社會了。”
    
    “香港的貧富懸殊的世界排名,應當不是第一就是第三,總之就是在頭几名上徘
    徊的。”
    
    “因此,我們在檢驗吳先生的理論時,有了香港的這么一個樣本,即解決了腐敗
    問題,又是完全市場化的社會,結果貧富懸殊仍然在全球之冠,這本身說明,反
    腐敗和市場化并不能夠解決貧富懸殊問題。”
    
    吳敬璉的邏輯敵不過“數學”的邏輯。樊剛呢?他就比吳敬璉高明。吳敬璉至少
    還承認如今比過去腐敗,樊剛卻有本事“証明”過去現在都是一樣的腐敗,現在
    根本不存在腐敗加劇的問題。他說:“什么叫腐敗呢?腐敗的基本定義是利用公
    權謀私利。我們傳統体制的特點是什么呢?一切都變成了公權。以前連個售貨員
    賣豬肉都是公權,給誰肥肉、瘦肉都有腐敗。市場經濟改革就是要把大量的公權
    取消,變成私權。”
    
    你看樊剛多會賴:因為“腐敗的基本定義是利用公權謀私利”,所以“售貨員賣
    豬肉都是公權,給誰肥肉、瘦肉都有腐敗”。如此一來,賣肉的挑肥揀瘦跟從國
    庫盜竊個几千億就成了同樣性質的問題,要算犯罪就都算犯罪,要不算犯罪就都
    不算犯罪。換句話說,過去并不清廉,因為有賣豬肉式的腐敗﹔如今并不特別腐
    敗,因為利用職權盜竊國庫本質上跟利用職權賣豬肉挑肥揀瘦是一碼事。要靠監
    督公權“反腐敗”,就得一視同仁,怎么監督盜竊國庫上千億就得怎么監督賣豬
    肉。既然“監督是有成本的”,這么多的監督無論如何也賠不起,那“反腐敗”
    的可行之道就是公權“民營化”、市場化。賣肉的公權能“民營化”,政府的公
    權,如軍隊警察法院國庫管制土地管理等等也能“民營化”。一句話,賣肉的“
    公權”跟政府的“公權”是一回事,能怎么賣肉就能怎么賣國。
    
    最高明的還得算易綱。吳敬璉承認中國已經存在貧富分化,樊剛說中國貧富分化
    才剛剛幵始,而易綱則宣布中國根本不存在貧富分化問題,衹存在“貧富差別暴
    露”的問題。人們之所以關注貧富分化,全怪“經濟學家、媒体爆炒”,一群笨
    蛋攪臭了一鍋盪,“不明白為什么中國的經濟學家要喚起民眾對貧富不平等的抱
    怨,這是非常難以理解的。”換句話說,要解決中國人對貧富分化的不滿,封鎖
    消息讓大家都不知道就行了。這才是最省事的解決辦法,一個子也不用掏,什么
    事也不用做,堵住老百姓的眼睛嘴巴耳朵鼻子便可治國平天下,世界上還有比這
    更“經濟”的“經濟學家”嗎?
    
    “主流經濟學家”的話明明自相矛盾,漏洞百出,但人家照樣厚著臉皮,臉不變
    色心不跳地當眾撒謊。因為他們并不是想真正解決問題,而衹是在向中國老百姓
    作些解釋,糊弄老百姓。不管說得通,說不通﹔不管你信不信,他們照樣干他們
    的。這又令人想起魯迅的一段話:
    
    “上司的行動不必征求下屬的同意,這是天經地義。但是,有時候上司會對下屬
    解釋。”
    
    “當上司對于下屬解釋的時候,你做下屬的切不可誤解這是在征求你的同意,因
    為即使你絕對的不同意,他還是干他的。他自有他的夢想,衹要金銀財寶和飛机
    大炮的力量還在他手里,他的夢想就會實現﹔而你的夢想卻終于衹是夢想”。
    
    有人會問:這三個“主流經濟學家”怎么會成了上司呢?
    
    別忘了,他們是在哪里說這一番話的?“中國經濟50人論壇”。多大口气,堂堂
    中國經濟,卻衹有50個人有資格議論。光聽這口气就狂得沒邊了。中國多少人口
    ?十三億。十三億人口國家的經濟決策,居然由50個人來支配左右,平均一個人
    支配了多少人的命運?兩千六百萬。這難道不比平常概念中的“上司”厲害百倍
    嗎?光這個名稱“中國經濟50人論壇”就足以充分暴露“精英”們狂妄自大、目
    空一切、极端藐視人民群眾的心理。如果不是老百姓民憤太大,他們怎么肯屈尊
    出面向人民做“解釋”?至于他們的“解釋”如何前言不搭后語,如何不能自圓
    其說,他們豈會放在心上?所以他們幵口的實際效果是用自己的精彩表演向老百
    姓驗証了魯迅揭示的客觀規律,當了出色的義務“魯迅宣傳員”。
    
    白骨精會三變。豬八戒會三十六變。孫猴子會七十二變。“主流精英”會多少變
    ?不知道。衹知道孫猴子再變也瞞不過閻王爺的照妖鏡,再翻跟頭也跳不出如來
    佛的手掌心。那么“主流精英”們呢?再變也逃不掉魯迅毛澤東早已揭示出的客
    觀規律。不信?“且將冷眼觀螃蟹,看爾橫行到几時”?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鲁迅 VS 毛泽东: 他们的心是相通的!?
  • 鲁扬:关于“应对鲁迅狂徒”一文回复徐沛博士
  • 槟郎:再答徐沛君关于鲁迅信
  • 郭知熠对话录:我为什么要和鲁迅过不去?
  • 论鲁迅的出现是中国思想界的灾难/郭知熠
  • 刘逸明:复兴文化,实现民主,从告别鲁迅开始
  • 请鲁迅回答吴敬琏/黎阳
  • 鲁迅的位置/王童
  • 张耀杰:由“狼奶”想到鲁迅及孙中山
  • 鲁迅、许广平和高长虹的恋爱纠纷/谢冀亮
  • 鲁迅的形象会更高大吗?/郭知熠
  • 从自称“当代鲁迅”所想到的/郭知熠
  • 楚一杵:李敖为何要否定鲁迅?
  • 綦彦臣:面对鲁迅的无奈
  • 李敖,鲁迅的白话文不好吗/伍国(图)
  • 李敖先生,鲁迅的白话文不好吗?
  • 鲁迅害了几代人?— 从“阳光男孩”说起/徐沛
  • 鲁迅小议大问题:该不该以成吉思汗为自豪或荣耀?
  • 余杰:“非鲁迅化”与当代文坛
  • 槟郎:我们死在路上—纪念鲁迅冥诞70周年
  • 余杰:“世人都成了鲁迅可不好”—从王蒙的鲁迅观说起
  • 深圳200万元收买“鲁迅文学奖”
  • 鲁迅故乡爆出打击民营企业主的一串腐败贪官,揭开千万国资黑幕
  • 从刘和珍到刘荻-重提鲁迅之“纪念刘和珍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