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鲁迅 VS 毛泽东: 他们的心是相通的!?
(博讯2006年7月02日)
    
     毛泽东说: “我和鲁迅的心,是相通的”.说这话时还充满大慈悲, 似乎赏了鲁迅一杯剩茶 (亦为圣茶), 让一贯独立自主的许广平从此肝脑涂地, 抱定这条粗腿, 甘当一名小兵, 以为终于为鲁迅找到了个万无一失的保险箱, 远比昔日上海麦加银行用以存放鲁迅日记的保险柜要保险得多. 她终于放下心来,忙不迭地把鲁迅拱手相让-----为了保存这个人,她实在有些心力交瘁了. 什么都献出去, 房子也献出去,稿子也献出去, 版权也献出去. 那是她的黄金时代,苦尽甘来, 幸福到无以言表的程度.
     (博讯 boxun.com)

     我想毛泽东之所以那样说, 一定是他发现了, 鲁迅和他一样, 是个好斗分子. 毛斗天,斗地, 斗人当然就更斗得个不亦乐乎, “其乐无穷”, 直斗得江河改道,流沙遍野, 人为刍狗,易子而食.天地不仁啊, 以万物为刍狗. 只求天降大仁于中国,从此不要让任何一对中国夫妇做出第二个毛泽东.
    
     鲁迅则只和人斗. 他确是有些好斗, 斗得瘾起,从上海一回到北平就想立即回去继续战斗------北平无限好,只是太安静.
    
     然而毛某说出这句话,实在有些霸道了,仰仗着话语霸权, 生生让后人把鲁迅看成毛派红卫兵的先驱,身上兀自流淌着”中国无产阶级先驱者的血”,一生事业,似乎只为”毛泽东先生”鸣乐开道. 这个被人称为斗士的人,其实倒是个窦娥,冤得令人切齿.
    
     不管是心,还是身体的其它部位,相通不相通,总是两个人的事. 一个人,任你怎样一厢情愿,没有得到人家的反应,总是不能说相通. 比如输液,没有找准地方,千针万针扎下去,半点血都不回给你, 这就是一厢情愿妄图相通的结果. 一个强奸犯,在提裤整衣之时,不忘好整以暇地那个恨不得死去,或者已经死去的女人说: “我们这一次是达到了高潮的” . 从这个角度上说,毛某的确犯了强暴罪.
    
     其实虽然同是好斗一族,毛鲁斗法, 路数截然的不大相同. 毛一路斗下来,永远保全金刚不坏之身.只是其他一干人等, 被上穷碧落下黄泉, 自几千岁的孔老二到被陪毙的两岁的地主富农孝子贤孙, 皆都被斗得鼻青脸肿, 屁滚尿流, 血流成河. 而毛从头到尾最多只当个烧火匠, 一待风扇火点, 他拍拍身上的灰尘, 开始享受观赏”人这畜生”在热锅上被烧得好比蚂蚁, 到处乱窜, 争相求死. 这是他的幸福时光.
    
     鲁家斗法不是这样. 一旦和人开斗, 鲁战士就只和这个人斗到底, 哪怕人家变成落水狗呢, 他还要打得它不得上岸. 但他耻于运用株连术,哪怕被别人从胡须骂到牙齿, 他不屑拿人家的身体部件开刀. 当然在他实在”出离愤怒”的时候, 他也小玩一把. 顾颉刚鼻头是有点红, 就被他在书信里把人家的一点红奚落一番. 但是点到为止, 他不会走得更远. 至于斗争的结果, 说不得, 往往只好唱一支”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 . 斗毕躲到一边去自己舔尽刀口上的血, 还生怕被人看见.
    
    还有不同. 毛的斗法不是”和人斗”, 他没有那样傻. 他要的是”人和人斗”, 即使斗天斗地, 他也不出劳动力. 他驱赶农民去给他修水库, 整梯田, 深挖地(至于挖出”阴土”,颗粒无收), 开山取石, 砍树炼钢, 发动市民给他修大会堂, 造纪念碑, 拆窗毁门, 也是为炼钢, 全部都是义务的,不发一分钱, 据说是社会主义新风尚, 不提也罢, 反正都是他有理. 全国人民劳役, 他也不容易, 经常失眠, 于失眠之余劳心, 据说也是为了我们的幸福. 他是我们的大救星.
    
     相比之下, 鲁式斗法实在笨拙. 他毫无自我保护意识, 其实他也不是不懂得堑壕战术, 并且还对其有所推崇, 只是一性情中人, 一当斗事蜂起, 他也就顾不得了. 于是乎一有战事, 总是他出头, 被冠以”旗手”和”先锋”, 终于被来自敌人和朋辈的热枪冷箭杀得身心颓废. 敌人的火枪伤身, 朋友的冷箭伤心, 终于, 吐完最后几口悲凉的血, 他即撒手人寰, 斗死方休, 时年五十有五. 搁今天, 还算得是个中青年作家, 多么可惜!
    
     这些还不是最大的不同.
    
     毛发挥战斗性的时候, 全国人民都被他绑上战车. 做完”中国社会各阶层的分析”这篇题目, 果然中国社会各阶层, 都吃他分析个透亮,他把我们分别定为地, 富, 反, 坏, 右, 分门别类, 打包捆扎 , 随时取用方便. 不管你愿意不愿意, 不管你参加不参加, 都要演戏给他看. 他是戏弄人的高手. 明知道农民最重的就是那口安稳饭, 他双手把碗端给他们, 在人家刚刚闻到饭香, 准备好好吃一顿好做点别的的时候, 他使个劈手式, 把碗夺过来一把摔得稀烂; 对知识分子, 晓得人家害羞, 他叫人家脱裤子. 且必得在大庭广众之下召开”公脱大会”, 脱得心甘情愿, 感激涕零, 方才过得脱裤大关. 尤其一招杀手锏让人不得不佩服. 他命令知识分子学习, 但是不给他们书读. 世界上没见过比他更关心知识分子知识的人, 尤其担心他们的知识不够丰富, 于是 喂猪 的(不计其数), 种田的(其数不记), 当木匠的 (流沙河), 刨粪 的 (汪曾祺), 一众分子干起体力活来倒是个个都不含糊. 那时期知识分子转而关心哲学问题的比较多, 成批的自杀, 直追尼采叔本华辈, 甚至还许深刻过叔本华, 因为叔本华空自悲观许多年, 最后还是不自杀. 按王蒙的最新观点, 毛某应当是在为中国培养诺贝尔文学奖的生力军, 因为作品不够伟大, 是因作家自杀的太少. 但不知为何, 作家自杀数量已经超额完成, 文学在质量上却只出了<金光大道>和<艳阳天>. 这两部书送到评委会, 只怕金光灿灿的要刺得评委老先生们老眼越发昏花.
    
     鲁战场上没有这些名目. 鲁迅斗只顾斗他的, 除了他自己和他的对手, 众人可保无虞. 非但此也, 我们个个都可以坐山观虎斗. 他们斗得酣畅, 我们也看得痛快. 看的时候不忘指点江山, 看完还要激扬文字, 是一场何等搭长蓬至于千里的不散盛宴! 更有晚生后学看得兴起, 也忍不住摩拳擦掌加入战斗. 最绝的是有那一等文章新鲜不甚闻名的小人, 为了刚出炉的书籍和名声有个着落处, 想出一招借力打力的办法, 把挑斗鲁迅作为成名之道. 果然十分管用, 一般都达到预期的效果. 鲁迅知道却不以为意, 只要作品好歹算个作品的样子, 他乐于助人, 自吃哑巴亏. 他的哲学是: 我有铜钿在这里, 人家来借, 我总不好说我没有吧! 呆哉先生, 仗象你这个打法, 再多几个鲁迅也不够你给人家打死.
    
     所以呢, 毛鲁斗法, 最大的不同, 是鲁战场上, 观众个个当得, 好戏个个看得, 看完之后各自谋自己的生活, 虽大不易, 一口饭食一般还是不成问题的. 观斗之余, 我们主要考虑的是, 是什么把鲁迅气成这样, 写文章赚得盘满钵满还给气得来不及地早早”出离”了这”非人间”的世界.
    
     可是毛战场上就只有一个观众, 那就是他自己, 其余全部都是给他做戏的好材料, 悲欢离合, 生离死别, 才子佳人, 奸夫淫妇, 落井下石, 欣然忏悔, 一样都不缺. 到了易子而食这一章, 毛欣然叫暂停. 统计册造下来, 饿死成千上万, 实在比他要我们踏着其足迹步其后尘的革命先烈还要多得多. 他心有歉然, 但他是豁达的人, 赞成庄子的鼓盆而歌, 他于是想, 没事, 我少吃几顿红烧肉, 再抓几个县长杀杀, 就可以了. 于是再行开辟新战场,直到我们的战斗激情被调动到至于发疯, 这才心有不甘地永远倒下. 他沉痛地告诉我们, 阶级斗争要年年讲, 月月讲, 天天讲. 他在一天, 我们总要演一天, 让他开心, 他长期失眠, 老得搽不动口水, 我们要让他开心, 才对得起他给予我们的幸福生活. 我们成天只顾演戏, 忘了还有思想这个东西. 偶有几个没有忘记, 利用演戏之余, 思想思想的人, 其下场就不甚敢想得, 被割喉者有之, 被活取肾脏者有之, 母亲为女儿付一角钱的枪毙子弹费有之. 当年鲁迅之所谓”非人间” 和”吃人”, 到了毛泽东这里才被”活生生”地搬演成功.我认为毛泽东堪称世界第一流的行为艺术导演家, 不足之处就是导演风格有点太暴露了. 比如说, 爱情一般被认为是高尚的, 性,根据我们当世的前卫后卫作家们身体力行的说法, 也是美的. 但杜拉斯的<情人>生生被毛拍成了地地道道的”毛片”, 却也是非常人敢看的.
    
     所以不管毛泽东怎样的媚眼乱抛, 谬托知己, 他和鲁迅的心是不可能相通的. 想通都不行, 因为毛根本连心都没有, 通往何处? 他们斗争的指导方向南辕北辙. 鲁迅抱定”革命不是要让人死, 是要让人活”的宗旨, 一切身先士卒, 先天下之死而死, 后天下之活而活. 而毛泽东弹指一挥间, 几千万条人命即刻灰飞烟灭. 他一定要让人死, 不然他活不下去.
    
     我有时也想一想, 如果鲁迅操持生杀大权, 他会不会也要杀几个人给自己开开心呢? 我思前想后, 结果是不会. 鲁迅虽然面相生得有些不善, ( 虽然陈丹青称其为中国作家第一好相貌, 我怀疑引此说为同道的人究竟不多, 即使我自己算是一个), 其实鲁迅这个杀手实在不太冷, 满怀妇人之仁, 让实战家看了不免偷笑. 儿子一 病他立马眠食倶废, 战士即刻不当了, 只顾当爸爸要紧.
    
     毛泽东长得也不俗, 少年英俊, 老年慈祥, 算得中国的一块好脸. 但他计划杀人的时候也是这么慈祥祥, 笑眯眯的, 杀过人之后他还是这么笑眯眯, 慈祥祥的. 他说他不流泪, 除了听到劳动人民的哭声. 为了让自己耳根清静, 他一举饿死三千万劳动人民, 让自己少听了三千万声哭声,少流了三千万滴眼泪, 这对他的健康, 我们的幸福, 是有益的. 至于儿子更不是什么希奇玩意. 两个儿子陪母亲在狱中等待判刑, 他照样可以在革命圣地的婚宴上, 揩干净刚刚杀好的王佐袁文才的血, 端起酒杯小酌一口, 礼貌地解释他不善饮, 然后拥新娘入怀. 长征路上, 他更是走一路, 生一路, 随生随丢, 那叫一个潇洒! 怪不得历史书告诉我们, 长征是播种机! 一般人丢点钱财就会被尊为看得破. 但毛泽东比某些言行不一的佛家看得开 得多, 比庄子要灑脱得多. 因为儿子究竟不比妻子. 妻子固然如一件不合身的破衣,尽管脱得, 但儿子比之手足实嫌不够. 手足去之, 命尤存焉. 儿子岂是随便丢得的, 丢了儿子就等于是丢了心脏. 儿子丢得, 自己为什么丢不得? 还活着干什么? 倘若庄子是为庆祝儿子的死而又敲又打, 隔壁二大娘必然泪光点点, 速请其弟子前来劝慰. 其弟子, 因为知道尊师是因失子患了失心疯, 必会为尊者讳, 隐瞒这段历史, 我们今天也看不到这个精彩片段了.
    
     所以开天劈地, 毛泽东谁人可比? 他似乎有些高处不胜寒了, 把鲁迅拉来陪绑. 鲁迅于是乎得以坐上一把”革命家”的交椅, 引得王蒙激呼”我的天!”, 因为他怕鲁迅太多了 我是不会嫌鲁迅多的, 非但不嫌, 还曾因其不可再有而心生绝望, 之后却又释然: 在中国, 在世界, 鲁迅永远是”这一个”, 出了一个就再也没有了, 想要都得不到了. 而王蒙, 如多出几个固然我们也不会嫌多, 不过是有他不多, 无他也不少. 有就有吧, 没有就算了. 这倒不是他缺乏战斗性. 缺乏战斗性的作家, 汪曾祺算得是一个, 但他也属绝版珍品, 只此一家, 别无分店.
    
     扯得远了, 就此打住吧. (作者: Cherry)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鲁扬:关于“应对鲁迅狂徒”一文回复徐沛博士
  • 槟郎:再答徐沛君关于鲁迅信
  • 郭知熠对话录:我为什么要和鲁迅过不去?
  • 论鲁迅的出现是中国思想界的灾难/郭知熠
  • 刘逸明:复兴文化,实现民主,从告别鲁迅开始
  • 请鲁迅回答吴敬琏/黎阳
  • 鲁迅的位置/王童
  • 张耀杰:由“狼奶”想到鲁迅及孙中山
  • 鲁迅、许广平和高长虹的恋爱纠纷/谢冀亮
  • 鲁迅的形象会更高大吗?/郭知熠
  • 从自称“当代鲁迅”所想到的/郭知熠
  • 楚一杵:李敖为何要否定鲁迅?
  • 綦彦臣:面对鲁迅的无奈
  • 李敖,鲁迅的白话文不好吗/伍国(图)
  • 李敖先生,鲁迅的白话文不好吗?
  • 鲁迅害了几代人?— 从“阳光男孩”说起/徐沛
  • 鲁迅小议大问题:该不该以成吉思汗为自豪或荣耀?
  • 余杰:“非鲁迅化”与当代文坛
  • 烟波渔者:怀念鲁迅
  • 槟郎:我们死在路上—纪念鲁迅冥诞70周年
  • 余杰:“世人都成了鲁迅可不好”—从王蒙的鲁迅观说起
  • 深圳200万元收买“鲁迅文学奖”
  • 鲁迅故乡爆出打击民营企业主的一串腐败贪官,揭开千万国资黑幕
  • 从刘和珍到刘荻-重提鲁迅之“纪念刘和珍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