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谁说打假、扫黑、批愚是民主运动的唯一出路/贺伟华
(博讯2006年6月30日)
    贺伟华更多文章请看贺伟华专栏
    作者:贺伟华
     (博讯 boxun.com)

     在看了彭福兰所谓《打假、扫黑、批愚--民主和法制是民主运动的唯一出路〉的文章后,我考虑了一些问题:现代民主政治制度构筑的基础是什么?我们又以什么为根据判断某某事情是假的?某某事情是黑的?某某事情的愚昧与迷信?难道不能像彭福兰那样到国外去拿绿卡、拿文凭的人都是愚民?难道所有有信仰的人都是迷信?难道与权力划清界限保持距离的人都是刁民黑社会?难道不被彭福兰及中共认同的思想与事物都是假的?这种以自我为中心,自视为科学与正义化身的所谓学者与政府,不就是以这种理由来愚弄民众、轻视民众、打击民众吗?由此,他们可以超越于制度公正而主观臆断任何事物、思想与人是假的、是黑的、是愚昧无知的、是迷信与邪教;由此,当局可以此为根据拒绝任何的民主与法治的全社会普遍诉求,而继续政府的愚民政策的所谓精英治国的专制统治!
    
     现代民主政治制度的基础应该是全社会人们各种思想与观念的重叠共识、应该是为公民所共同接受的有关政治的正义观、应该是所有公民参与拟定与构筑,并由此而共同信仰与遵从的一部国家宪法。而今天中国的民主运动应该是超越于专制暴政的镇压与恐吓,追求一个捍卫每一个公民平等的政治自由、经济自由,完善公民权利与人权保障的现代民主政治思想与政治制度的过程。在制度性的程序公正建立之前,我们缺乏一个根本的公正标准来判断什么是假的、什么是黑的、什么是愚昧的、什么是邪教。因为人治社会政府官员的任意妄为、主观臆断往往是把不符合自己利益的所有一切都说成是假的、是黑的、是愚昧的,只有强权下的主流话语所提倡的才被认为是真的、善的、智慧的。
    
     另外,在政治制度构建方面,从来考虑的就是自由与人权、民主与法治的制度性保障问题,除了程序化的制度公正以外,与工具理性的科学确实没有多大关系;宗教信仰属于社会道德构建的范畴,它本身就不是科学,我们也不可能对之以科学理性要求它,它的价值在于完善人类的精神世界、构筑人的精神港湾与灵魂皈依,它本身就是唯心主义的,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对之提出唯物主义的要求。习惯了唯物思想的彭福兰不懂宗教的意义与价值,完全否认了事物的精神层面的价值,只肯定功利主义的物质层面的价值。因此,才有了今天这副德行:拼命的否认其认为可能对他构成威胁的人,刘晓波也好、高智晟也好、张国堂也好、徐水良也好,个个都成了有问题的人、个个都不完美,个个都成了他拼命抹黑的对象。这种贬低别人抬高自己的作为,要么是个人政治野心的唯物主义功利目的在作怪;要么是为中共所利用,分化瓦解民主阵线。在他感到委屈而声称共特也能够为民主事业做贡献时。人们应该看清楚,他是既为自己、也为中共在工作。绝不是为民主事业而无私奉献。因为他没有对民主事业宗教般的虔诚,他更不会理解精神信仰的价值,而把宗教视为迷信!
    
     科学并不代表正义,那些自以为掌握科学的人更不是正义的象征。二次世界大战就是掌握先进科学技术的人所发动的。把科学作为制度公正与合理的唯一判断标准,由此,把没有机会受到高等教育的人民视为愚民,把有信仰者视为迷信与邪教,最终赋予了政府放弃社会正义而打击那些所谓愚民、邪教的伪科学根据。这就是一种中共习惯思维的打击异己的手段。通过扫黑、打假、扫愚来清除异己,从思想与行动上进行所谓的洗脑工程。彭也有这种动机,凡是异己,他都要攻击、都要清除。只有他这种所谓的知识精英,才是科学精神的象征、正义的化生。
    
     社会与国家,是各种人等的集合,我们没有任何权力否定一部分,肯定另一部分。和宗教一样,我们很多的传统习俗、文化传承都是非理性的,更无科学可言,然而,它却是我们民族的特征与标志,人们之所以认同它,是因为它是我们自己的,不需要任何的科学解释,也不需要以符合理性为根据。一个公正的政治制度必须是多元的、平等尊重与关爱所有民族、所有信仰、所有人的。它在什么是好的问题上是中立的,更没有权力强制人们接受其有政治动机的教育。
    
     “我有手足,自谋温饱;我有口舌,自陈好恶;我有心思、自崇所信;决不任他人之越俎、亦不应主我而奴他人;盖自认为独立自主之人格以上,一切操行、一切权力、一切信仰,唯有听命于各自固有之智能,决无盲从隶属他人之理。”
    
     最后,回到主题,我要说中国民主运动是全民针对政府与国家政治制度的革命运动,而不是针对人民的阶级斗争与暴力屠杀。它绝不能等到中共把所有的所谓黑的、假的、愚昧的异己消灭清除干净后才开始进行。民主运动从现在开始,人民的自由思想与独立人格开始,用批判的眼光审视权力与政府行为,与权力保持距离;追求个人的自由、捍卫公民的神圣私权,完善国家的法治与宪政基础。 _(博讯记者:反抗者)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陋室随想笔录:睁眼说瞎话的女人/贺伟华
  •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喝彩/贺伟华
  • 走向覆灭的特权腐败阶层(之一)/贺伟华
  • 从中国国情咨询网维权成功,看新闻自由的发展走向/贺伟华
  • 中国民主革命正义性与必然性/贺伟华
  • 抓捕南海三山“守土保家农民”,中共悍然与八亿农民为敌!/贺伟华
  • 民主革命对递进民主的公民维权的促进作用/贺伟华
  • 为了忘却的纪念/贺伟华
  • 为自由而战,对六四的最好纪念/贺伟华
  • 递进民主:实现权力制衡的第一步---与权力保持距离/贺伟华
  • 非政府组织与团队归属---生命意义的自我赋予/贺伟华
  • 公民维权的去政治化,中共分化瓦解异己的阳谋/贺伟华
  • 永远的丰碑/贺伟华
  • 从天赋人权看中共的网络监控/贺伟华
  • 全民抗税:抗拒体制性权力腐败的第一步/贺伟华
  • 新的“文革领袖”在哪里? 访民期待您!/贺伟华
  • 中国从来就不缺独立思想者,所缺者宽容的环境/贺伟华
  • 面对腐败与堕落,新左派思潮抬头----资本主义自由化所致?/贺伟华
  • 中共官商合体政权的危机与治理/贺伟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