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从重从快”是当权者逃避社会责任的手段/流星雨
(博讯2006年6月29日)
    作者:流星雨
    
     这是就“从美军枪杀伊平民漫谈人权”一文回应评论之三: (博讯 boxun.com)

    
    最近我写了一个“从美军枪杀伊平民漫谈人权”小文章,有不少读者看过后表达了自己的看法。我觉得有需要回应一下。
    
    很有意思,同一个事件,有人得出了美军是文明之师的结论,有人则看出了美军的残暴加虚伪。
    
    在我们中国文化中,仇恨和复仇的烙印太深。对自己所痛恨的人,恨不得立马从重从快,大卸八块,最好凌迟处死。认为只有这样才能使正义得到伸张。
    
    有人诘问:等等看,死得了吗?好像不处美军士兵以极刑就是轻判,审个一年半载就是纵容包庇罪犯。
    
    事实上,就如同我前面所说。对于统治集团(或称统治阶级)来说,对于布什,切尼和拉氏来说,从重从快,喀嚓一刀最符合他们的利益。按左派们的话说,现今美国当兵的不是边缘地区农民的后代,就是外国人绿卡兵,国会里和白宫里的人的子女没见几个。喀嚓了这些人的人头何以足惜?一方面“杀人灭了口”以摆脱和自己的干系,另一方面博得“包公”美誉,何乐而不为?事实上,“从重从快”是当权者逃避社会责任的最好方法,我认为布什,切尼和拉氏不是不想,而是不能也。谁叫他们不幸生在美国呢?
    
    为何要让屁大一点事情搞得全世界沸沸扬扬?单就一个巴格达阿布格里卜监狱虐囚案就让美国花费了2300万美元,时至今日还时不时地出现在美国媒体上,被人当作攻击布什政府的把柄。更逼得五角大楼公开了本来不愿示人的“审讯指导手册”(审讯方法和手段),几乎给被审者传授了抗审秘诀。
    
    事实上,马拉松式的审判,更能体现社会正义,保障人权,能更好地以儆效尤,防范犯罪。在这样的马拉松漫步中,罪犯的罪恶更能大白于天下。在这样的马拉松漫步中,才能使一切涉案人逃不过公众的眼睛,在这样的马拉松漫步中,才能使得统治当局诚惶诚恐,坐立不安,从而达到一定的制约目的。只要这些罪犯还活着,即使今天不敢说话,即使布什们当政的时候不敢说话,20年,30年后他们还会有机会出来说话。打个最简单的比方,如果你是某市的土管局长,跟随你多年的王副科长上了反贪局的名单,你会希望王副局长的事儿天天在媒体上成为全社会所关注的焦点吗?我看你宁愿看到他被“从重从快”了好。想想原北京市副市长王宝深的事情,就该明白了。
    
    具体到伊拉克平民阿瓦德被杀一案,有人说:“呵呵,估计是定不了罪的”。的确,给在战场执行战斗任务的军人定罪有很大的难度,因为士兵常常会以无法瞬间分辨,或感到威胁,开枪自卫来自辩。但是,在阿瓦德案中,给这些士兵定罪应该没有问题。虽然阿瓦德已经不能开口说话,但现场有士兵多名。前海军总检察长分析说:可以运用辩诉交易手段促使罪行较轻的士兵当庭作证。所以,即使主要犯罪嫌疑人不认罪,也可以用物证和人证将其定罪。
    
    有人看了这些案例有些感动,他们说:“这将是历史上第一次,人类文明史上的一大进步”。是不是历史上的第一次,不好下结论,其实,除开伊斯兰恐怖组织,无论哪个稍有点文明概念的军队都会处罚犯下罪行的士兵的,国-民-党军队会,共-产-党军队也会(报纸没说不等于没有)。不过,如此无所保留的公开审判,并给予嫌犯以充分的公开辩护权,追根究底,将矛头直至最高当局。当今世界,的确没有几支军队能够做到。从这点上来说,美军不愧为“先进”一步的文明之师。
    
    有人对不能处死美军罪犯非常不平,说:“既然美军当局纵容士兵犯罪,那就让阿拉伯人去执行好了,以后别怪阿拉伯人割头暴尸野蛮”。这种说法,除了发泄对美国的仇恨和过过嘴瘾外,既体现不了公正和正义,也帮阿拉伯人捞不到便宜。因为反驳者可以说:“既然阿拉伯人崇尚割头暴尸,那就顺应阿拉伯人的文化和习惯好了。滥杀阿拉伯人的美兵就是英雄了”。事实上,那些反美反到血液里的人,则从骨子里面透露出:美军是一支既威武又文明的军队,美军,你既强大又文明,你就理应受到文明的约束,更不能放开你强健的手脚,否则我等早就灰飞烟灭了。
    
    参与阿布格里卜监狱虐囚而被判刑的美军士兵西维茨当庭向伊拉克人民、囚犯、军队以及家人道歉的时候,西维茨禁不住哭出声来。他身边的两位女兵也哭了起来。看到这里,我知道一定会有人说:颚鱼眼泪,假猩猩的道歉何用之有?是啊,有些人就是这样的,刚刚说过:“道声歉总应该的吧!”,转眼之间就是:“道歉何用?”,潜台词就是说“砍头才是真”。
    
    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是相对存在的,今天的地球上,既没有上帝,也没有耶稣,就连人们想象当中的雷锋也不会存在。文明和野蛮,正义和邪恶都是在比较中出现的。刚刚去穆斯林圣战网站看了“基地”附属圣战组织2006年6月20日的宣言:“我们给伊斯兰国家带来了好消息。我们伟大的国家啊,为上帝的判决高兴吧,祝福新领袖阿布·哈姆扎·穆哈吉尔(AbuHamzaal-Muhajir)已经以割断他们喉咙的方式处决了两名被捕获的圣战寄生虫。”这两名被绑士兵的尸体被残害污辱得非常严重,已经无法辨别。后来靠DNA测试来才辨明他们的身份。那些伊斯兰圣战者们还将两具尸体用作诱饵,在周围埋设了炸弹。(25岁的士兵塔克(Thomas Lowell Tucker)和23岁的士兵门查卡(Kristian Menchaca)被圣战组织绑架数天后遭虐待割喉)。
    
    人类应该庆幸,当今世界最强大的武器掌握在尚能接受文明规则约束的人手中。那些伊斯兰圣战斗士及其支持者们更应该为所面对的是一支文明军队而感到侥幸。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