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陋室随想笔录:睁眼说瞎话的女人/贺伟华
(博讯2006年6月29日)
    贺伟华更多文章请看贺伟华专栏
    作者:贺伟华
     (博讯 boxun.com)

    入夏后的气温格外的炎热,七月的太阳分外的刺眼,散布于肌肤之上让人倍感辛辣刺痛。由此,我把日常游泳的时间推迟到傍晚六点以后。今天,一个信佛的陈某一如继往的主动找上门来,约好一起到东洲游泳馆去进行日常的锻炼。在路上,像往常一样,他谈起了1995年被当局镇压的耒阳三愿词民间香火圣地,由于他曾经主动和我商量如何恢复这一民间信仰组织,激起了我强烈的兴趣,因此两人商量着过两天组织几个队员到三愿词考察的事情。然而,让我出乎意料的是从他的嘴里,竟然冒出了“610”这几个等同于灭绝人性与反人类滔天罪行、屠杀的血腥字眼,他说组织去三愿词考察的单位竟然是耒阳市“610”办公室,而带队的游泳队队长周晓明竟然是这一反人类罪恶组织的成员。这个消息让我再次在游泳队看到这个周某时,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恶心!
    
    原来他并不是一个普通的记者!也不是一个因为报社关闭而被下放到乡政府的普通干部!难怪他的游泳技能超凡,就像受过特种训练的特警一样;难怪两三年以前,从我开始学游泳之后,他就频繁的出现在我的面前。从他的主动自我介绍认识到今天已经有三年的时间了,我竟然没有想到他与这一反人类罪恶组织有任何关系。他是否屠杀法轮功成员,我不得而知,但是臭名昭著的、形同纳粹盖世太保的这一组织是不能被人类所容忍的,它最终将受到人类的审判。当向往自由与和平的人类在美国兴建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时,这一反人类的610组织正在屠杀自己的人民!而净化人类灵魂与道德的宗教组织与圣地又怎能被610肮脏无耻之手所染指?
    
    由此,我得以发现所谓重建民间的宗教圣地---三愿词原来是当局的一个“阳谋”,当这个老陈说到“谁有权谁就有理,谁有枪谁就代表正义,610为什么不能插手宗教信仰?”时,我得以判断他也是当局特意安排过来的。这时的我,才不由得细想起这个所谓的记者;这个几乎天天在游泳时搭载着两个妖媚女子从我身边游过的周晓明,这个曾经和我有说有笑的人,又怎么可能610的中共特警?然而,每当想起他的种种行为,想起他最近每每带头对着我吐口水;想起今天陈的提醒,我又似乎得以判断他以前的行为和能力与中共610有所雷同。记得有一次,他竟然声称他写的一篇谩骂诅咒共产党的文章上了“新耒阳”报,我带着怀疑的眼光接过报纸一看,没有看到一个共产党的字眼,他不过是指桑骂槐的诅咒我以个人修炼为名行写政论文章对国外投稿之实!这时,我嘲笑他为中共的犬儒知识分子。如果他竟是610的杀人组织成员,那么连个犬儒知识分子也算不上,那是一种怎样的悲哀?但愿当局是出于恐吓目的才这样欺骗我的。然而,这个我曾经撰稿陈述并引以为豪的民间非政府组织---东洲游泳队,为政府所暗中操控是毋庸置疑的了。从周围怪异的目光中,我仿佛突然间看到了隐蔽于周围的、脉络清晰的战线,它如猛兽、若恶魔般的虎视眈眈,警告着一个孤独者不要再跃雷池一步!
    
     二十几年来,我所看到的世界,竟如梦幻一般,充满着伪装与欺诈;当周边的人们屈从于体制性强制力量的操控,我竟然很难从其中找到起码的真实与基本的人间真情。今天对我突然微笑起来的人、今天突然找上门来的人、今天为我构筑希望与海市蜃楼的人,明天却突然变成了凶神恶煞的冤家、对头与讨债者。这种恶劣环境不禁让我产生一种本能的反应,对一切的主动亲近者保持一种基本的怀疑。而十九年前的我,却没有建立起这种基本的防御体系,相信真诚的力量、相信真实足以战胜谎言与欺诈的我,对任何人都坦诚心胸,对任何人都不设防。直到一天,在磕磕碰碰、伤痕累累之后,融汇于世事而如鱼得水的弟弟终于提醒我:“不要把人想得太单纯、太善良,不然在这方面,你将吃尽苦头!”我才仿佛有所察觉。并且制定了相应的对策:只要受到来自任何方面的攻击与欺诈,我都将予以还击,我的防守反击也日益的犀利,让当局与对手从此惊叹不已。
    
    紧接上集《陋室随想笔录:刑场上没有婚礼 》对我在全国各地遭遇的描写,今天重点陈述培训回单位工作后,在本地所遭遇的集体性封杀与愚弄,如今再次回想当初,我感觉自己宛如一个无形之网围困的猿人,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当时汪洋之水已经涨到我的腰间,无比干渴的自己低下倔强的头颅想吸吮几口,洪水却突然退去;抬头仰望,无尽的鲜果就在眼前,无比饥饿的我才举起无力的手,鲜果却突然消失。基于生存本能需求的诱惑就在四周游荡,它时而仿佛触手可及,却于瞬间远到天边。不同于今天公然于全世界全面封杀我的是,暗中的集体封杀与愚弄把受害者放到了没有任何尊严与人格的位置任由众人蹂躏与践踏,人们就像分析一个低等动物一样,怀着诡秘的心态、神秘的笑容,围观挑逗者这个所谓的“猿人”,并且用尽各种无耻肮脏的手段在希望与绝望之间埋葬受害者!
    
    表面上政府把受害者吹捧成“特殊人才”、说成有点小聪明,而在背地里却进行着当地社会的总动员。我所面对的是来自四个层面与阶层的“热情洋溢”及其背后的暗藏杀机,而我却浑然不知其内幕的深陷其中:
    
    第一个阶层的人物是紧紧围绕我的家庭、渗透于其中的三教九流黑社会团体,他们以我弟弟为中心,以我的住所为基地,以各种目不暇接、防不胜防的肮脏手段腐蚀受害者的思想与灵魂,威胁受害者的人身安全,然后寻找受害者的缺陷与把柄。为了建立起我弟凌驾于我之上的威权,当局可以说费尽心机。而黑社会式的恐吓则是其中的杀手锏之一,原本与我没有任何共同兴趣与认同的三教九流都突然的聚集于我的身边,原本一辈子都不可能结交与相识的街头混混这时根据需要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然后成事之后又突然的离去,他们在我面前讲述表演着各种荒诞的事例,炫耀着他们的淫荡与武力。而让我最终看清楚弟弟本来面目而对他敬而远之的是他们所共同策划的一件肮脏丑事:仅仅是因为他喜欢上了邮电局陈局长的女儿,他们竟然动员十多个人来到舞厅,在该陈姓女子与男朋友跳舞的时候,把这个读书出生文弱不堪的男子拖出来痛打一顿,然后是威胁不能再找陈姓女子为朋友,最终自取屈辱,为陈姓女子所唾弃。在他们讲述这件事情的时候,为了炫耀他们的武力,浑然不觉其中的耻辱而丧失应有的羞耻感。我的家庭,成了这些人等卖弄武力、发泄兽欲,甚至是策划盗窃与群殴事件的场所,其中弟弟的两个所谓铁杆兄弟因盗窃染织厂保险柜一个被判刑、一个躲藏到外地多年。就在我的这个家里,他们策划着投奔自由世界的“逃港行动”;上演着一个男人和几个女人鬼混的丑剧;集体炫耀着他们的隐私部位以达羞辱我的目的。当时目睹这一切的我除了惊异于为什么男人突然间都变成了疯子、女人都变成了婊子之外,我还想不到这一切都出自于政府强权力量的操控。直到有一天,沉迷于声马犬色等物欲的弟弟突然间有了读研究生的机会;突然间一个空降部队的绝色女子成了他的情妇时,我才似乎感到一个强大的体制性力量在背后操控着这一切。
    
    第二个层面的人物是所谓耒阳地方知识精英团体与我的主动靠拢,其中以青年俱乐部表现最为突出,当时它几乎聚集着各单位、各系统有前途的知识青年。这时,他们统一意志与思想的邀请我加入其团体,先让我在耒阳报社进行科研成果与技术演讲,然后是拿出各种技术转让的广告与资料,以否认我从事科研工作的意义与价值,“全国各地科研成果、技术转让铺天盖地,谁也不会对你个人的所谓成果与技术感兴趣!”
    
    当然,青年俱乐部也有个别人士凭着良知提醒我小心上当受骗的,他就是教师进修学校的杨成义老师,在强权者策划让谢慧俭与我骗婚时,是他首先提醒我小心上当,他不能明言,只能对我说“经常看见半夜三更谢在黑暗的角落里等着一个男人!”当我再质问谢时,不小心却暴露了他,从此,他受到谢家排挤;而后来他在亲眼目睹了在我家里带着两个小女子鬼混的弟弟的狐朋狗友邓惠民时,他再次为我伸张正义,痛斥悉数人等的无耻与下流,让当时没有安身之地的我狠狠的吐了一口恶气。后来,杨成义在教师进修学校被社会上地痞流氓砍了十多刀,伤愈后离开耒阳,到海南岛寻找命运的归属。
    
    第三个层面的人物是政府各部门官员的假意重用与拉拢:也许,再也没有谁像我这样一离校就受到来自政府方面的高度重视,从市长到武警部队的领导,都表现出从未有过的“青睐”。然而,这种以所谓“特殊人才”为名义的“重用”包藏着种种不可告人的祸心!从宋市长出面借调我到经委科技组,到政府与武警部队合作让我考察撰写武警部队罐头厂承包可行性方案;从曾市长调我到食品办公室搞红薯粉丝的开发,到马上否认我的任何工作成绩、扣发我的工资;从外经委主任贺某以肯定我的成果而把我骗到深圳,到火车上被乘警群殴;从银行蒋行长主动出面提供贷款支持乡办企业与我开展合作,到王市长及其下属纷纷出面威逼我无偿提供技术支持、退出所有的技术转让费,凡此种种难以计数的伎俩,都不过是当局“关门打狗”的险恶计划。
    
    第四个层面的人物是以权力为背景的各类女色的围攻:每想到此,我不禁感到这个世界的疯狂与堕落,当一个年轻的少女于火车上为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所簇拥,斜着妖媚的眼神与男人一起做出公开做出下流无耻的动作与表情时;当妖媚的女子与男人一起如影随形的围绕着自己,故意发出寻欢作乐的淫荡“哀号”声时。我所感受到的是,在权力与金钱的操控下,女人竟变得如此的下贱与浅薄。而这竟然是我二十几年来无法逃避、必须经常面对的现实。中共对付所谓异端的手段可谓无所不用其极,以至于至今我无法想象我生存的这个世界究竟是人间还是地狱。而近二十年来,我所经受与阅历的种种情景与遭遇,又岂是简单的“地狱”可以表达的?
    
    从动员市长、老红军、南下干部等团科级官员的女儿纷纷找上门来,进行着各种若即若离的色相诱惑;到各类绝色女子轮番袒露肉体的可望而不可即的性诱惑;从恋爱骗局到婚姻骗局,可以说都在中共当局的严密操控之下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它似乎在刻意的测试一个人的承受极限;似乎在实验一个人在何种强烈的刺激之下才会丧失理智而最后变成疯子。却没有想到受害者的心理承受能力一旦视苦为乐就会突然之间提高许多。一旦我珍爱我所有的苦难、所有的经历、所有的痛苦之时,这种痛苦就成了唯我独有的一份宝藏、一份资产,它又岂仅仅是未来文人墨客足以研究一个时代的“历史遗产”?苦难因为属于自己才变得可贵,也因为属于自己才值得反复的体味与珍藏!也因为属于自己才至今不离不弃,珍爱终身。这种感受又岂是世间的豺狼虎豹可以体会感受得了的?
    
    无论是黑社会流氓、还是丧失尊严与人格的女子;无论是政府官员,还是所谓的知识精英,当他们诱骗我吸毒、犯毒时;当他们诱骗我利用所长研制炸药时;当他们设置搬运陷阱敲诈钱财时;当她们进行若即若离的感情欺诈时,他们所有的非法行为在政府与大众眼里都不构成犯罪,我的任何举报行为都为当地黑社会及警察所嘲笑,其中一个敲诈犯在我叫来派出所警察时,他竟然公然的嘲笑到:“你怎么把我的上级领导给叫来了?”而让我研制炸弹火药的政府食堂厨师曾某面对我质疑的眼光,也惶恐之下露出诡秘的笑容:“这不是我的意思!要问就问政府!”
    
    对于政府眼里的异端来说,是没有任何的法律救济渠道的,然而,异端的任何一个反抗行为,在当局的眼里,都是嫁祸于人,构筑当事人违法事实的根据。最起码,没有任何一个事件见证人敢于凭着良知站出来为受害者作证;而众所周知的是,所有的见证人,都将根据政府、根据强权者的意志栽赃陷害、嫁祸于人!只要有政府的许可,杀人不是犯罪;然而,只要受害者反抗,罪责必将难逃。在这种受害者无法自救更没有社会正义的情况下,要抗拒累累加害于自己的强权者,办法只有一个:以死相拼、同归于尽,就是死也要抓一个垫背的!我今天乃至于今后的坚守,就是对地方强权孙家及中共最好的清算,让中共狗官最终承担起他的罪恶责任!让中共狗官永远无法收场!
    
    言归正传,回到我今天要陈述的主题,我将重点回忆的是我的初恋,再现出当年这种纯洁与神圣的高尚情感是如何于看不见的战线下,为中共罪恶的无形之手所玷污。
    
    如上集所述,从培训结束回单位工作开始,我就不再有属于自己的私人空间,我的家突然间变成了人人都能在此撒野的公共场所,弟弟其几乎所有的朋友,都有了一把打开我家门的钥匙,他们由此把这里当成和女人鬼混的场所,他们由此得以在我面前上演着一幕幕不堪入目的丑剧;他们由此人多势众的嘲笑着我的种种缺陷,在我自己的衣服添加一个肩垫,大家嘲笑我身材太弱小;在我买双跟高一点的鞋时,大家嘲笑我个子小;在我渴望朋友友情和同届校友交往时,校友则嘲笑我没有一个朋友;在我用吉他自娱自乐、自弹自唱时,大家则嘲笑我的技艺不如弟弟的吉他独奏好;在我回避他们回到工厂宿舍时,他们集体的来到工厂借宿舍搞娱乐。孙家的儿子孙小平甚至安排自己的女朋友到我单位服务社工作,并主动找上门来约我打羽毛球;而孙平英则让人写来匿名信给我介绍女友。当一切都变得无法回避、只有面对之时,当局刻意开始用传统的女性贞操来羞辱受害者,让受害者从此蒙羞、蒙耻、蒙难,蒙受种种不白之冤:
    
    对于女性的贞操,原本我没有任何的感性与理性的深刻认识,也并不明白它还有多少真正的意义与价值可言,只是到了弟的所谓同学周小安在自己面前炫耀着他为什么只要黄花女时,才知道女性贞操的意义:“女人永远怀念她的初恋,女人对初恋丈夫与家庭是绝对忠诚的,她跟的男人越多,她就越无所谓,因此,婚姻与家庭的稳定来源于贞操,男人找女人要试婚。”这种片面之词在社会风气还未开化的上世纪八十年代是如此的流行,以至于中共当局与强权者一致认为女性的贞操足以羞辱任何一个受害者,而我作为当局眼里的思想异端、强权者眼里的轻视女性者、好斗者,成了他们利用这一手段加以攻击的首选目标。从而,培育受害者在这方面的羞耻感成了实施罪恶计划的第一步!
    
    当这种观念通过这些人的言行日益强烈的向我传输时,我不禁感到这个世界是如此的荒唐,在世人的眼里,仿佛贞操超越于崇高而真挚的男女情感,成了爱情与家庭的根据;仿佛由此女性贞操成了强权者得以侮辱践踏受害者、埋葬政治异端的手段!
    
    而进一步的情形更是超乎想象,在故意传播这些观念、在让弟的同学谢正义与女人配合上演一幕幕马路求爱的伎俩之后,周小安开始约我到六处舞厅跳舞,然后告诉我舞厅某某女人被他开了红包又甩掉的,他竟然是如此的潇洒:在第一次于舞厅认识后,就把对方带到了二中的操场,于深更半夜将对方强奸,第二天在该女人找上门来时,他装成不认识,从此两人拜拜!
    
    在他于舞厅散场给我讲解这一切之时,这个如此漂亮的少女就在我们的身边,还多情的向这边张望着。后来才知道,这一切都是有计划、有预谋的安排,目的就是要告诉我玩女人是不存在任何责任问题的。而超乎个人想象的是,这一切的女人,竟然与他们如此默契的紧密配合、一致行动。另一个被周说成是被他开了包的女人按计划的主动找上门来,不是让他承担责任,而是找到我的家,说是在这里认识周的、在这里被周破身的。而这个少女的哥哥就是从小天天和我在一起玩的小伙伴!让人感到荒谬的是最终介绍给我认识的第一个女友---睁眼说瞎话的女人---谢小红,一个南下的团级干部的女儿,竟然被告知也是被周小安破了身而夺去了她的贞操!
    
    当弟的几个朋友当着母亲的面要该女子介绍给我做女友时,邢世南(弟的同学)带着诡秘的嘲笑对我说:“她可是周小安玩过不要的,他们两个是同学,从初中开始,她就天天跟着周小安的屁股后面走!小心捡破烂!”就像今天中共天天安排着各种人等提着垃圾在我面前转悠着一样,当时当局早就下定了让我一辈子“捡破烂”的决心。而当时主动找到我家的两个女子,竟然一个因为在我家里被周破身而让我负责;一个因为介绍给我做女友我就必须对她负责。女性的贞操就这样为强权者所利用而转变成侮辱受害者的手段!
    
    已经开始有所警惕的我对第二天找上门来的该女子谢小红态度鲜明的表达了我的观点:“我没有谈过女朋友,如果你已经和周小安有这种关系的话,就不要再在我身上花功夫,这是对我的侮辱。我的条件是女朋友必须也是黄花女,你能达到吗?”这是一种丑话说在前头的善意拒绝,更是一种明确的提醒,如果你不够格的话,就不要欺骗我,因为邢已经当着你的面公开提醒了我。
    
    其实当时说这一些,只是为了拒绝她,我可以在熟人圈之外找任何一个女子做女友,就是不能找这种刻意羞辱人的女子做女友!然而,该女子的矢口否认却让我开始怀疑这一切都是他们“善意”的无聊谎言;女人的信誓旦旦“可以见红”让我开始相信她是无辜的。我甚至决定:如果一切正常的话,在新婚之夜两人才真正的结合在一起!然而,超乎想象的是,女方竟然在某天主动的投怀送抱,要提前完成这一历史性的检验,以证明她的纯洁!为此,她准备好证明其纯洁的一切物件,卫生纸、手帕等。
    
    记得当时,舞厅欢快的舞曲已经结束,街头耀眼的阑珊灯火已经熄灭。夜阑人静,我们愉快的相拥来到了家里,一切是如此的和谐、温馨与甜蜜,仿佛丘比特爱情之箭从此穿透两颗纯洁的心灵,气氛是如此的沁人肺腑而让人难忘。笨拙而紧张的我开始了生命的历险,在激情飞越、振荡与激昂之后,一张白净的手帕等待着爱的见证。在忐忑不安与期待之下,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没有看到任何的结果,她的脸蛋开始变得苍白,最后显出昏厥的神态。我于心不忍的安慰着她:“即使不能证明自己,你也可以说明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难道真是他如此残酷的甩了你。”谢却什么也不说,在闭目养神大约五分钟之后,她有些无地自容的主动要求离去,我挽着她的手走到了门口前方近十米远的柚子大树下,她突然说:“来了,证明来了!”然后转身往我家里飞奔。看着她高兴的神情,我也跟着高兴了起来。在家里仔细一看,原来可以证明她纯洁的淡红有几滴已经渗透在短裤上,由此,她用此来证明了自己的纯洁,证明别人所说的一切都是谎言?初次与女性接触的我信以为真,我们的感情开始了飞跃!
    
    如果不再有莫名其妙的风言风雨、如果女方不再有往日的忐忑不安、如果不再有刻意的侮辱与嘲笑、如果我们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而寻求到一片世外桃源,也许,早就喜结莲李、生儿育女了。然而现实却是无法逃避的残酷,女人不过是强权者侮辱受害者的工具、贞操则更是打受害者的手段,强权者仿佛狂妄的认为,无论如何羞辱我,我也必须接受被践踏、被羞辱的现实,即使是破烂、是垃圾,我也开弓没有回头箭,只有接受现实永无止境的践踏。强权者狂妄的认为一切都在当局的掌控当中!
    
    在谢小红的眼里,我究竟是珍爱的对象,还是一根随手捞到的救命稻草?后来她的种种行为证明了这一切,当他们用五年炼狱般的婚姻来折磨践踏我的时候,当2006年我参加绝食被省公安厅人员传唤我到公安局作笔录而在路上看到她俩姐妹在我面前诡秘的嘲笑时。我知道其对我从没有产生过任何的爱情,作为一个情感的失落者,她早就没有了再获得人间真爱的自信,她要找寻的是一个老实忠厚、不敢违抗她家威权与地位的卑微者。而我,作为集体性愚弄的对象、作为被强权势力与黑社会严令禁止绝不敢说半个不字的被践踏者,他们认为天生就是捡破烂的羞辱对象。
    
    本来,如果心胸坦荡、没有任何欺诈行为的话,谢不应该是我所见到的整天诚惶诚恐、惊魂未定,每当周小安等社会上的人找上门来,与我交谈后,她都忐忑不安的问起对方是否说了她什么?“不要相信这些人所的话”然而,似乎在这些人眼里,她似乎什么也不是,人们并不关心她的感受,而在我面前继续的戳她的脊梁骨,即使是她的妹妹,在我被邀到她家吃饭时,也眼睛斜视着我高声的说“姐姐竟然也还有人要!”。而她自己也鬼使神差故意在我面前说着“在晚上睡觉时,总是有人半夜三更从窗台爬了进来,压在她的胸口上让她说不出话来。”而她窗台的下方,正好对着周小安的房门。既然对我如此紧张,却又不自觉的说出这话,我至今不能明白这里的内幕究竟是什么?
    
    而恰恰在这时,仿佛是为了证明她所说的一切,周小安的弟弟周小勇以支持我提供“瞬成双眼皮”技术服务场馆为名,把我约到了他的理发厅,在我们正商谈时,谢小红突然莫名其妙的出现了,周小勇诡秘的笑着对我说:“我找不到老婆,只能找别人玩过不要的,就像眼前专门捡破烂的人一样。”当时,我心中一惊,回头看着她时,其历来苍白的脸突然间泛起了荤红。我无地自容的带着她马上离开。这种羞辱,如果仅仅发生在社会上混混的言语之中的话,我还无所谓而不会产生任何的怀疑,问题是我的初中女同学、与她住在一起的谢娟,也当着她的面,对我神秘的笑着说:“你女朋友太纯洁了,我们都没法比,谣言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把我听得云里雾里,听不出这些人究竟是为什么在这个问题上纠着不放,难道仅仅是为了侮辱我不成?为什么要把这事情咬着不放?
    
    也就是在与她首次同房过了刚好一个月,她主动要求我带她到衡阳去给他父亲买生日蛋糕,我高兴的带上所有的工资,和她来到的火车站,正想买票时,她说不要买,她有熟人。我们上得车来,近一个小时左右,已经到了衡阳火车站。刚刚下车,我们跟着人流还没有走出十米,站台的乘警从人群中把我们两拖出来要单独验票,我正想补票时,她竟然脸不退色心不跳的对乘警说:“你这个乘警,也不看看我们是谁?我俩像不买票的人吗?”她这种理直气壮说谎的勇气与技巧让我大惊失色,世上竟有这种睁眼说吓话的女人,而且还是我的女友!
    
    这时,我想起了她的家庭背景:父亲南下老干部,级别团级,组合家庭。当乘警大声的让我拿出票来时,我赶紧的声明:我们根本就没有买票,现在补票或罚款都行。终于两人一共罚款五十元才过得此关。这时对她的诚实我已经有了一个大大的疑问,并在这种疑问之下,得以判断他以前所证明的一切都可能是撒谎,追究问题的真相,成了我的日常思考的一部分。终于,在两人同房的第一个月后的这一天,开始了我的检验:任何的流言都不足为凭,只要这天也像一个月以前的初次一样,出了同样的、淡淡的血痕,那肯定是月经来潮。当我对她说明这一切时,她从所未有的惶恐,甚至有些抵触抗拒。最终,检验的结果出来了,卫生纸上,和第一次初夜简直是一模一样。她再次故伎重演的绝望、晕厥,然后一言不发的悄然离去。无论如何,我还是把她送到了家。过了几天,她突然让我姐拿着有着月经红的卫生纸开始对我兴师问罪起来,仿佛这不是月经红、而是初夜的破红。人人都说,我是一个不会转弯的硬汉,但是人们不知道,在真相乍现的当晚,送走了她之后,我一个人关起房门,痛哭了一场。这是一种永生不能遗忘的刻意伤害与羞辱,人性的丑恶竟然达到这种境地,用基于传统的羞耻感埋葬受害者,而女人竟然甚至毫无廉耻的累累充当这种肮脏的脚色,以至于我曾经充满柔情的心灵也变得日益的冷酷,激情从此日渐消失。
    
    对此,我感到一种莫名的无奈,在众人眼里,无论我如何的卑微,作为独立的人,他的尊严是不是可任意挑战与践踏的。利用这种欺诈手段,又如何能够获得男人的真爱。如果她是真诚而坦白这一切的话;如果我不是有言在先的话;如果不是人们刻意的制造这种有辱人格无耻手段来亵渎高尚纯洁的人间真情的话,是否保持贞操根本就不是我的考虑。就是到了后来,当初与我现在已离婚的所谓妻子恋爱时,我与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不在意你的过去,但是我在意你的未来,因为彼此诚实是家庭与爱情的基础!”为的就是避免类似事件的再次发生,在其母亲甚至声称她谈的男人成排成连时、在其母亲声称其可能没有生育能力时,我也坚称两人感情是第一位的。然而,根本想不到的是,强权者还是要利用女人的“好事”来永无止境的侮辱人。当全社会的女人都响应党的号召,随时准备用她们所排泄的污垢来侮辱一个所谓政治异端时;当全社会的男人都随时准备响应党的号召,当众掏出他们的隐私部位侮辱人时,我深深的感受到这个社会是如此的疯狂、荒谬、虚妄,怎么可能,无论男女,都抛弃了人的起码尊严,而做出种种让人匪夷所思的丑态!
    
    这件恋爱欺诈事件结束以后,作为黑社会老大的周小安再也不好意思在我面前频繁露面了,而他的其他狐朋狗友为了制造新的事端,也只能在我面前声称与周发生了矛盾、不再与其往来以解除我对他们的戒心。为此,其成员邓惠明就是以合伙生意、经济矛盾为借口,与周公开决裂来骗取我的信任,由此,他得以和谢慧俭一唱一和,开始策划历时五年的婚姻骗局,从我婚前他们之间的故意打情骂俏开始;到鼓励我和其合伙投资开店,然后在我资金投入后突然撤资;到计划好颠覆我家庭时主动送上黄色杂志;邓惠民就像一个以假乱真的绝佳演员,配合操控上演着一幕幕炼狱般的家庭悲剧,塑造着海市蜃楼般的梦幻假象。目的只有一个,就是配合体制性国家力量,让受害者永无止境的领略人间地狱的苦难。这种遭遇,超越于欧洲中世纪黑暗时期但丁神曲所描写的炼狱般的苦难与绝望,而让人永生难忘其中的种种不堪与耻辱。
    
    瞬间消失生命与经受经年累月感情折磨与肉体摧残,以至于受害者不堪屈辱、在挣扎与反抗中死亡是两种根本不同的感受,而中共这种借助亲情摧残受害者的手段超越于任何时期的反人类法西斯暴行而达到令人发指的境地。人作为一个有着情感需求的群居动物,却被强制孤立于一切人间亲情、友情之外,并受到来自家庭后院亲朋好友的暗算与荼毒,这是一种怎样的残酷?
    
    原本,从1987年培训回家,我就敏感的发现家庭周边环境的变化,并对弟弟身边突然之间有了如此至多的黑社会成员感到惊讶不已,并且对这些人等从来就是有所堤防的,直到当局策划了一个天衣无缝的计谋,才解除了我对这些人等的深刻不信任与堤防:让我表弟把我骗到公共场所,然后是七八个街头混混突然围攻我。在我落荒而逃之后,周小安等三四十人组成了一个复仇团,为我报仇。当一个陌生的消防队员举起他的铁拳而高声叫嚷“你竟敢动我的兄弟!找死!”时,我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莫名其妙,我怎么突然间有了这么多朋友?如今才知道,体制性力量是如此的强大,它既可以构筑众星捧月的假象,也可以在顷刻间让任何人众叛亲离,而将受害者封杀于全世界。
    
    经过这件事件后,我才放松对悉数人等的堤防,而任由他们策划实施了如上有辱尊严与人格的恋爱骗局,从此步入深渊,经受着一浪接一浪无法预知的灾难与考验。直到当局策划家庭颠覆案,直到我的防守反击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后,弟弟出现在我的面前,放下他以往的威严而破天荒的第一次在我面前哭涕,这时,我终于得以验证弟弟与已经离婚的前妻悉数人等的命运是如此的紧密相联,以至于在这一切被我断然否定之后,仅仅因为我给自由亚洲台写信,弟弟即再次凶形毕露的再次利用他的黑社会狐朋狗友将我绑架到疯人院,他们的本来面目与政治使命再次暴露于我的面前,不由得我不正视自己面对的是一个怎样的有着政治背景的黑社会集团。
    
    今天,之所以提到我的初恋,提到这个“睁眼说瞎话的女人!”,是因为当局为了证明对我的迫害与政治无关,后来每每动员该女子每当我出门时围着我转,尤其是在我参加全球绝食运动被耒阳市公安局传去录口供时,她姐妹俩故意再次出现在我回家的路上,其得意的眼睛似乎在炫耀着后来我一生所遭遇的一切不幸,都是她的报复行为,而与政府无关!而她与我前妻及其家庭的关系,也确实密切,曾经在我一家三口到剧院看戏时,她就特意坐在我们的身边。似乎刻意的向我强调“你的婚姻存续期间所发生的一切家庭灾难性事件,都与她有关。然而,我却更相信,她不过是政府的一粒棋子,因为有迫害与愚弄的需要,才有她的出现,她也才有睁眼说瞎话的勇气。
    
    今天,我也终于明白一个叫彭福兰的所谓海外人士主动与我通信联系,也是受悉数人等的委托,在表面恭维之下与我虚与周旋的。一是害怕我公开事实真相,从他开始的恭维到后来的凶形毕露、威胁恐吓就已经说明了这一点;二是当局有一个无法解开的死结,不然的话,早就像从前一样,对我痛下杀手了!把有计划的、有预谋的颠覆我的家庭事件说成是仅仅是与政府毫无瓜葛的地方强权迫害事件,并以栽赃构陷的所谓作风问题,为的就是强制我屈就而解决他们永远无法解决的难题。不然,它绝不可能不惜代价的动用全社会的力量,对我一天二十四小时的严密监控。中共除了祈求我的妥协之外,已经骑虎难下了。然而,这可能吗?神仙也救不了他们!从来就没有救世主,一切靠你们自己!一个已经超凡脱俗而远离尘世的人,对之已经无能为力了! _(博讯记者:反抗者)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喝彩/贺伟华
  • 走向覆灭的特权腐败阶层(之一)/贺伟华
  • 从中国国情咨询网维权成功,看新闻自由的发展走向/贺伟华
  • 中国民主革命正义性与必然性/贺伟华
  • 抓捕南海三山“守土保家农民”,中共悍然与八亿农民为敌!/贺伟华
  • 民主革命对递进民主的公民维权的促进作用/贺伟华
  • 为了忘却的纪念/贺伟华
  • 为自由而战,对六四的最好纪念/贺伟华
  • 递进民主:实现权力制衡的第一步---与权力保持距离/贺伟华
  • 非政府组织与团队归属---生命意义的自我赋予/贺伟华
  • 公民维权的去政治化,中共分化瓦解异己的阳谋/贺伟华
  • 永远的丰碑/贺伟华
  • 从天赋人权看中共的网络监控/贺伟华
  • 全民抗税:抗拒体制性权力腐败的第一步/贺伟华
  • 新的“文革领袖”在哪里? 访民期待您!/贺伟华
  • 中国从来就不缺独立思想者,所缺者宽容的环境/贺伟华
  • 面对腐败与堕落,新左派思潮抬头----资本主义自由化所致?/贺伟华
  • 中共官商合体政权的危机与治理/贺伟华
  • 中国民主革命之路探索(之2)/贺伟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