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马文都:“陈光诚事件”-明眼人的盲区
(博讯2006年6月26日)
    “陈光诚事件”最近又成了一个新的新闻焦点,牵动了国内维权、民运人士的心。
    由于当局滥用纳税人的钱,搞“长城”网络封杀行动,使我们在一个固定IP地址上上网,就如同是有一个黑手在帮助你上网,它想让你看到什么,你就能够看到什么。尽管如此,我还是看到了一些这方面的消息。
     高律师在《保卫陈光诚 必须舍得一身剐》一文中提到的“国内维权的专家、学者及法律界人士召开了一次陈光诚案件的研讨会,据说与会者很为这次会议中聚集的人气而感到自豪,也就是说参加会议的人数是很多的”。但令人不解的是,在这样一个颇具规模,盛况空前的会上,竟将主要的时间放在了“讨论如何能够确保参与陈光诚案件维权者的安全及风险的避免方面”。更不可思议的是,在一番大的讨论后,竟又得出了一个相当一致的结果,“要坚守非政治化维权原则”。 (博讯 boxun.com)

    我们先不说,这是不是他们这个会的主要议题,也不提陈光诚在黑暗中探索真理的那份执著,亦可把光诚仍被羁押在暗狱之中的那份惦念搁置一边,仅就在“余访美事件”余温未消之时,国内维权的专家、学者及法律界人士又再次提出了“坚守非政治化维权原则”这一主张。我真不是要侮辱这些大腕的智商,一个带有很浓政治色彩的政治事件,却要用一个非政治化维权原则来化解,这不是明眼人的盲区吗。
    陈光诚事件能够牵动那么多民运、维权人士的心,我觉得这里有以下几个原因,一、国内维权正在向理性化、规范化、规模化、效应化、地域化上发展,以期形成一个坚固的公民维权阵营。二、公民维权个案的群体运作体系已在运营中形成。三、“一个省和一个盲人的一场战争”所反映出的当局极度虚弱、野蛮、暴政的本质引发的一场正义与邪恶的抗争。四、尝试一种规模化、效应化、地域化维权的新形式(尽管没人言表,但已形成事实)我想,起码有以上这些成分使“陈光诚事件”成为了焦点。
    鉴于此,本该大家同仇敌忾“舍得一身剐”,在这一事件上极大的动员起全社会的力量,打破派别之争,据理维权,对当局暴政给予最沉重的一击。但事实上却并非如此,由于国内维权的专家、学者及法律界人士对于国内维权认识上的盲区,使他们无法脱离开国内维权自己为自己划定的底线。如果真的能像那几个律师一样,亲自到当地为光诚做点实事,或者组织个声援团、律师团、后援团…给当局一种震慑,再或者我们能以各自的微薄之力,为光诚捐些钱款,那就另当别论了。而不是坐在那里煞有介事的召开什么研讨会,且这个会不是去研讨如何为光诚维权,而是在那里研讨如何规避风险,如何解脱自己参与政治之嫌疑。可以说,这是“余访美事件”的后遗症,假如在前一阶段能够由“余访美事件”引起我们足够的重视,在各派之间引发一场大讨论,我想就不会出现今天的怪现象了。
    国内维权的专家、学者及法律界人士的大腕,其中不乏与我年龄相当的人,有的可能还要比我年长,我想他们都是亲身经历过那个疯狂的、扭曲的年代。你们可能还记得,“五七反右”、“三反、五反”,“文革…”,你;你身边的朋友,哪一个在当年是出于政治动机去写一些文章、说一些话,而哪一个到了最后,不也是要被冠以涉政之嫌而被冤沉海底吗。这段历史我想你们不会忘记吧,应该是深深的铭刻在你们的心里。在今天,你们难道没有看到这个体制并没有变,只要这个体制不发生质的变化,那么,由于这个体制而产生的悲剧就不可避免地要发生。到了那时,难道你还能够以自己无涉政治而给自己开脱掉罪名吗。假如你们在维权的形式上不是陷在这个盲区中,那么,不得不使人联想到那你们就是在充当当局“开明政治”的花瓶。
    最近,国内、国际上发生的大事不断,是喜忧参半。当局内部斗争趋于激化,体制内民主政治的呼声日益强烈(不管是不是作为他们内斗使用的工具),国际社会对国内民主、维权的支持力度不断加大,体制弊端带来的社会矛盾更加激化,道德沦丧的业力远远大于荣辱观的愿力(如果业力大于愿力的时候,佛祖都无力救助),中共自己都承认它面临着有史以来的最大统治危机。在这一形式下,“陈光诚事件”本应是一个营造维权声势的契机,我们本应拿出人的良知和善念为一个无助的盲人,为一个能带给别人光明的人做一些实事,以使他能够早日摆脱当局黑狱的关押,还他本来的自由,这才是我们应该做的。而不是去研讨如何规避风险,如何无涉政治之嫌。不客气的讲,风险你能规避吗?无涉政治之嫌到了把你押上审判台的时候,你能够洗脱得掉吗?!就在几个月前,在我的身边发生了一件事,过去参与组党,现在租住房在香山的一个多年好友,他要换一下房,没想到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本已与那家房东交了订金,但房东却突然毁约,最后一问,果然是“国安”做的手脚。目的很简单,就是不想让他在这个区域住。而实际上,我的这个朋友因为生计,已有七年的时间不再与过去的民运朋友往来了,更谈不上参与任何与民运有关的活动。这件事不仅能说明当局政治的恐怖性,同时不是很鲜明的也在告诉我们,在这一体制下,有第三条道路可以选择吗。做个不恰当的比喻,同样去刑场,你像个三孙子一样吓的大、小便失禁也是逃不过那一枪,你壮怀激烈不是死得还有点人样吗。
    面对陈光诚事件,自己不要再去装瞎,或者是做一些自欺欺人的蠢事。当局在他们已处于内忧外患的情况下,对我们的打压只能是采取黑社会化的手段,这种做法,其一,能哄骗最高级领导,其二,对胆小鬼也是颇有效用的方法。我们应该有这样的心理准备,今天面临的是绑架,明天可能我们就会面临着被暗杀,难道不是这样吗,请看近半年来各类失踪、非法绑架事件的频繁发生,可以看作是当局采取极端手段前的一个试探性尝试,如果他们觉得这种黑社会化的手段可以安全的实施而不会带来多大的社会影响,很有可能我们这些人都会成为他们砧板上的肉。不过,越在这个时候,我们越应该清醒地看到,这真的是黎明前的黑暗,民主新中国的曙光即将来临的前兆。为此,我;还有我的那些民运朋友表示,在这一最黑暗的时期,我们不会选择回避,不会选择中间道路,我们宁愿用自己的牺牲换来一个民主新中国的到来。
    在此,我呼吁全国的民运朋友,在“陈光诚事件上”能够勇敢的站出来,用我们的实际行动声援、支持赴山东的律师团,同时,在适当的时候我们也应发起、组织起一支声势浩大的声援队伍,亲赴山东,为光诚讨回公道。
    民运朋友,到了我们应该站出来的时候了。
    
    2006年6月25日于香山家中 大纪元 _(博讯记者:马文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民运人士的作用不可抹杀/马文都
  • 新年献词/马文都
  • 台湾情结与一国两地创想/马文都
  • 马文都已平安回家,感谢各位朋友对我的关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