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舒圣祥、陈一舟:大可质问的“钟南山被抢为何破案神速”
(博讯2006年6月23日)
    (博讯编者按:最近笔者在和回国朋友的聊天中,听到朋友抱怨广东治安不好,街上非常不安全,并分析说有些人太穷了所以抢劫。笔者的看法是:街上的抢劫多是有组织的,真正因生存而去抢劫的人很少,而这样的“没组织”的流民的抢劫要么会被警察抓走,要么被黑社会组织吃掉。坦白说,有组织的犯罪团伙多与警察过密。记得80年代严打前,治安非常恶劣,但笔者家乡流传一个抢劫的规则,这些抢劫的都在一定日期内不动抢来的财务,等待有门路的人认领。很多被抢找警察将失去物品完好找回来的例子,这也算盗也有道吧!)
    
大可質問的“鐘南山被搶為何破案神速”

    
     ● 舒聖祥(杭州評論家、註冊會計師 歐洲導報社供稿)
    
     鐘南山院士在廣州街頭被飛車黨搶走了手提電腦,10天后警方破了案,而且電腦裏面的資料未遭破壞。此後,一種質疑聲開始在網上蔓延:為什麼院士的電腦被搶就能10天后原封不動找回?飛車黨是不是和警方有“串通”?為了“以正視聽”,《南方週末》以“鐘南山被搶為何破案神速”為題介紹了破案過程,對線民的質疑予以闢謠。
    
     也許有些出乎《南方週末》預料的是,闢謠不但未獲成功,反而卻加深了線民的猜疑。有人堅信,這是“越描越黑”,警方與搶匪之間完全存在著相互勾結的可能,並認為這是廣州治安異常混亂的重要原因;有人則大聲質問,如果不是名人被搶,員警破案能否如此神速?
    
     其實,這兩種猜疑都可以用“鐘南山被搶為何破案神速”來提問。前一種猜疑雖然未免摻雜了線民們“豐富的聯想”,但“原價一萬左右的電腦銷髒時能否賣到7000多”、“10天時間、幾經倒手的手提電腦資料竟能未遭破壞”等仍然是非常有價值的疑點。而後一種猜疑,則幾乎是確定無誤的事實:如果不是名人被搶,如果不是“省委書記批示”,破案速度肯定不會如此神速。而且,正是基於對後一種事實的切身體驗,以及警匪勾結醜聞的屢屢曝出,才會讓人油然而生前一種警方與飛車黨“相互串通”的猜疑。
    
     《南方週末》的闢謠落腳於前一種猜疑的“玄幻性”,然而真正有價值的關注實際在於後一種質問的“事實性”。這決定了《南方週末》的闢謠必然達不到效果。那麼,現在的問題是:名人被搶與老百姓被搶,員警區別對待是否合理合法?很多老百姓財物被搶劫的“死案”,究竟是無法破案還是員警重視不夠?如果問得尖銳一點,我們甚至可以質問:員警是為人民服務,還是為名人服務?
    
     我認真看了《南方週末》介紹的警方破案過程,除了“省委書記批示”和“成立級別很高的專案組”之外,破案手段也無非是“伏擊守候”、“調查可疑車輛和可疑人員”、“嚴密布控”之類。如果我們的員警同志對所有公民的合法財產被搶劫都能如此重視,就算不能“破案神速”,是否至少大多也可以破案呢?值得一說的是,為了查鐘南山的電腦,“警方卻意外查獲了被搶手機83部、手提電腦28部,據說已經有部分找到了事主”——看,這麼多被搶的市民都托了鐘南山被搶的福,員警難道主要是“為名人服務”,順便也“服務”於人民嗎?
    
     也許有人會說,名人丟失的電腦價值更大——錯,老百姓的電腦之于老百姓,決不比名人的電腦之于名人的價值更小;可能還有人說,名人對社會的貢獻更大,或者納稅更多——錯,正如“有償納稅”是荒謬而可怕的,依靠全體納稅人供養的執法者卻只在為名人服務時高效率,同樣荒謬而可怕。
    
     因此,“鐘南山被搶為何破案神速”依然是大可質問的。因為“破案神速”對大多數的公民來說,無疑是從來沒有享受過的服務;相反,他們經常享受的是報案後再無下文的“服務”。是否“破案神速”如果只因員警的重視程度而異,那麼老百姓當然要大聲質問他們的“公僕”:為何對我被搶不重視?
    
即便千萬個鐘南山被搶,也要維護公正

    
     ● 陳一舟(山東評論家 歐洲導報社供稿)
    
     近日被搶手提電腦的醫學專家鐘南山院士說,廣州治安狀況和目前沒有有效管理無業遊民直接相關:“偷竊與搶劫的人,和城市流浪人員只有一水之隔。”由此,他進一步認為:在收容制度存在的時候,“儘管有不該收容的人被收容了,但一下子否定和廢除收容制度,我有不同看法。”當時的收容制度還是比較有效地管理了流動人口,自從廢除後,廣州至今還沒有找到更有效的管理方式。他呼籲用嚴厲的措施來改善廣州治安。(《南方週末》6月22日)
    
     無疑,鐘南山院士的言下之意很明顯:恢復被廢止的收容制度,重典治亂。一直以來,與鐘院士持同樣觀點的人不在少數——將流浪乞討者增多、社會治安狀況不佳歸咎於收容制度的廢止。在筆者看來,正如推動收容制度廢止的憲政學者許志永博士所言,這種觀點是荒謬的,我們不能因為碰到一些治安困局,就想到用粗暴的老方法,就想恢復收容制度。
    
     收容制度的“罪惡性”——在其實施過程中造成的對公民人身權利的嚴重漠視和侵犯,已不容置辯,幾年前的孫志剛事件就是一個最具說服力的標本。不要說目前尚沒有有力的證據表明,收容制度的廢止與一些城市的治安狀況下滑有必然的因果關係;就算是因收容制度的廢止為社會治安帶來了一些隱患,也不能輕易提出恢復這種有悖於社會文明進步的陳腐制度。制度的“不良”必須要加以“糾正”,對在“糾正”之後所產生的一些“後果”,積極採取措施應對和解決就是了。
    
     城市犯罪中,“三無人員”的比例確實比較高,這是一個事實。但不能因此就將所有流浪者假定為“防範物件”,更不能粗暴地利用制度將之“收容”起來驅逐出去。流浪者也有到城市尋求幸福生活的權利,誰也無權加以剝奪。如果在城市之外,到處遊蕩著憤怒的流浪者,城市這個孤島能夠安定嗎?即便我們有員警和收容制度能夠維護城市的穩定,我們又能心安理得地享受這一幸福嗎?不能。
    
     英國當代最為著名的法官丹甯勳爵有一句經典名言:實現公正,即使天塌下來。誠哉斯言!以大量傷害無辜者為代價來管理社會的時代已經過去,也應該過去。流浪者也是公民,也與我們一樣擁有自由、平等和權利,我們堅決不能為收容制度招魂——即便千萬個鐘南山被搶,哪怕天塌下來,也要竭力維護來之不易的公正。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质问“钟南山被抢为何破案神速”
  • 钟南山警告:广东今年应对禽流感的形势严峻(图)
  • 钟南山:变异流感病毒与禽流感混合将是人类灾难(图)
  • 钟南山:黄种人存在某种易感染SARS的基因缺陷
  • 钟南山被抢案暴露警方的精英情结
  • 钟南山被飞车盗贼抢劫手提电脑(图)
  • 钟南山:“医院市场化导致重治疗轻预防”(图)
  • 钟南山警告 大范围流感随时可能暴发
  • 钟南山:400医院大多自制脱敏疫苗,危险!
  • 钟南山表示五一黄金周出外旅游不必害怕非典
  • 钟南山: 我国食品问题严重 50年后许多人难生育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