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我在“文革”研究方面的点滴体会/武振荣
(博讯2006年6月22日)
    
    
     武振荣 (博讯 boxun.com)

    一、
    
    所有没有“研究”过“文革”的人,或者没有自己经历过“文革”,而他自己关于“文革”的事情都是道听途说的人,大都会感觉到要在“文革”问题上发表意见是很容易的事情,因此他们会以无比轻松的方式,不费吹灰之力的发表自己对“文革”的看法、想法,而发表的方式也可能带几分幽默感,其语言也可能很生动,很逗人。
    
    二、
    
    但是,所有研究过“文革”的,如果他们的研究又不是停留在“表面”上,而是“进”到了“文革”“里面”,那么几乎可以说他们都会被“文革”的复杂性、奇妙性、惊人性所倾倒,他们都会为“文革”的规模之盛大、气势之宏伟、影响之深远而叹为观止。因此他们即使动脑筋思考了许多的问题,动笔写作了许多的文章,动口讲了许多的道理,也还是感觉到自己只抓住了文化大革命这个冰山的一个小角。所以,他们就不能不服膺费正清关于“中国的文化大革命……是一个值得世世代代长期研究下去的历史课题”的话的正确性。
    
    三、
    
    “舞蹈大师马尔罗,一手撑着头,一边在思考”,边沁在《道德立法原则导论》一书中说:“那形形色色的东西能不能包括在一小段舞步中?”他由此而提出的问题是:“那形形色色的东西能不能包括在一段立法中?”(以上引文出于记忆,可能不准确)我顺利着边沁的思考而提出的问题是,“那形形色色的东西能不能包括在一小段历史中?”我承认,在这个问题上,一方面是有我自己的思考,但是在另一方面,我也是“顺”着如边沁这样的大师的“竿子”“爬”的。如果说回答是:“可以、可能”的话,那么在关键的时刻,一个舞步、一条立法和一段历史,可以起到人们难以预料的作用不就是学术研究之意义了吗?
    
    四说明:
    1、 我不是“文革史”研究的“专家”,如果是的话,我不会使用我目前所使用的方式来论述“文革”的,但是我承认,我是一个努力研究“文革”的人,因此,我的任务不是为“文革”研究做“专门”的事情,而是要在“文革研究”中,想破除毛泽东的方法和邓小平的方法在我们中国人中间所造成的束缚,而选择一个民主的新方法,也就是说我努力寻找一个我们中国普通人认识文化大革命新立场和新视角。
    2、 我个人是从1968年元月(这一年我19岁)开始站在我个人和我所在的“于阡中学中造司”的“立场”上(这和毛泽东林彪立场是不同的)思考文化大革命是否“胜利”或者“正在取得胜利”的问题,结果得出的结论是:文化大革命失败了!而这时候中国社会上开始“造”以“革命委员会”的成立为标志的“文化大革命胜利”的“势”,1970年,我开始学习哲学,想用哲学的方法来解释文化大革命,1971年,我作为解放军“支左”人员,又一次地回到了我逃了出去的已经失败了的文化大革命中来了,1974年我开始写作批判毛泽东的“文化大革命理论”的书稿。
    3、 在一个没有出版自由的社会里,我写作的文化大革命的全部书稿都不可能见天日。因此在2004年以前,在中国所有发表了的文字中,见不到我的一个字。
    2006-6-22 _(博讯记者:武振荣)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评“武振荣:毛泽东与希特勒是一类人吗?”
  • “十年树人”与“十年坏人”——有关人的问题之研究(一)/武振荣
  • 只差“1分”/武振荣
  • 闲话:毛泽东与希特勒的异同,回武振荣
  • 毛泽东与希特勒是一类人吗?/武振荣
  • 论使徒彼得成圣对我们之启发/武振荣
  • 在暴力问题上,我们千万可别吃错药/武振荣
  • 关于自由与民主的一组扎记/武振荣
  • 与网友谈“文革”(11)/武振荣
  • 与网友谈“文革”(10)/武振荣
  • 是改变“土壤”还是培养“土壤”?——读鲍彤的“答记者问”有感/武振荣
  • 又逢“6-4”,说点什么?/武振荣
  • 与网友谈“文革”(9)/武振荣
  • 与网友谈“文革”(8)/武振荣
  • “巫毒娃娃”何以风靡中国(续)?/武振荣
  • “巫毒娃娃”何以风靡中国?/武振荣
  • 与网友谈“文革”(7)/武振荣.
  • 与网友谈“文革”(6)/武振荣
  • 与网友谈“文革”(5)/武振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